第五十二章 逼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天清晨,毛都没掉根的兄弟们快活的在香蕉林和橡胶林里做着早上的操练。废话啊,用火器对付砍刀,如果还有受伤的,那么我们也不用混了。

中午时分,欣喜的苏老板和林老板拉了我们几个大哥过去吃饭。苏老板已经顺利的收回了他的那5个场子。合法的文件表明他是那里的主人,而占了地皮的人已经彻底消失了。

席间,苏老板年轻了起码10岁,兴高采烈的问:“好,好,好,不过,那些土匪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

白眼虎闷着脑袋啃一个狮子头,嘿嘿说:“妈的,全部扒皮点了天灯,后头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苏老板,林老板以及他们家族的人马上脸色惨白,差点吐出来。

我桌子下面狠狠的踢了白眼虎一脚,诚恳的抓住苏林两位的手,说:“两位放心,我青火,在国内就是黑道上的。但是,我们有一个原则:中国人,不害中国人。现在,我们国内的毒品生意都停了,专门来开辟印尼市场的。两位老板尽管放心,我们手段是毒了点,不过,不会伤害你们一点点的。”

苏林两位不愧见过世面的,马上接口:“没问题,杨老大,你是要人我们给人,要钱我们给钱。只要我们华人能安心的做生意,怎么的都可以。”

我笑了笑,敬了他们3杯。

下午2:00,回到住地,一个小弟马上跑了上来:“老大,各位大哥。印尼的苏哈南上将来了,等了20分钟。”

我挑了下眉毛,和几个大哥对着狞笑,嘿嘿嘿的连忙跑到了自己住所的客厅。

“呀呀呀呀,贵客,贵客,苏上将,简慢,简慢,出去应酬,都是我不好,不要见怪。长脸,给苏上将换茶。”

马上,长脸叫人送上新茶,茶杯,茶盘,茶壶全部是纯金打制的精美货色。

苏哈南,印尼军方实际上的老大,50来岁,斑白的头发,典型的东南亚人的外貌,精神还不错。

苏哈南看着这套茶具,眼睛离不开了:“杨老板,你的公司生意可真是大啊,这样的茶具,我们以前皇宫里面都找不出来。啧啧,够漂亮。啧啧,够华贵。”

我呵呵笑:“见外,见外,这算什么?您喜欢?好咧。”招呼长脸:“给苏上将准备3套一摸一样的,大家朋友嘛……”

苏哈南和带来的两个随员,两个上校眉开眼笑:“中国朋友,大方,大方。哈哈,对,对,对,我们是朋友。”

我坐了下来:“苏上将,怎么样,您可是印尼当之无愧的老大啊,不过,冒昧的说,您的享受还不如我咧。”苏哈南挑了下眉毛,没说话。

我继续阴笑着说:“您看看,您上面是什么人?您位高权重,但是还要看他的脸色。唉,算了,不说了,为您不值啊。”

苏哈南恶狠狠的说:“不瞒你,那个家伙上台了,妈的,我日子就难受了。要军费没有,要自己的开支也没有,还拼命打压我们军方的人。”

我马上凑近他:“我们是好朋友。”苏哈南嘿嘿笑了几声:“不过,就怕到时候你不认识我了。”我嘿嘿笑:“那就看您怎么表示了。我没有别的,就手头一点点钱,想投资。”苏哈南怪笑,低声说:“你能投资多少?我的胃口不小哦。”我笑嘻嘻的:“如果是军方统治印尼,不知道我能有什么好处?”苏哈南想了想:“今天就这么多,您的茶很好喝,改天我再来拜访。您的投资很好,可是我还要找人接受才行。”我点头。

出门的时候,3套茶具,外带一个小小的黑皮箱。苏哈南打开箱子瞟了眼,笑嘻嘻的打招呼走了。我笑起来:“1000万美金,就看这家伙能买通多少人。”

海哥笑起来:“我敢打赌起码600万归他自己了。妈的,他也不需要买通多少,印尼军队的那些头子哪个不是他带出来的。”我摇摇头:“军队归军队,他要买通的是文人。他如果想上台,也要人说点好听的不是?”

我吩咐:“苏哈南一旦和我们达成协议,一上台,马上开始倾销那1亿支特制香烟。国内要加班造,妈的,越快越好。缅甸那边要他们加劲,老子需要大量的货。”几个大哥哄然称好。长脸算了下帐:“如果我们能统一印尼的市场,一年起码1000亿跑不掉。”我嘿嘿的怪笑起来:“妈的,不是印尼人口多,而且官员够**,我也懒得下这么大功夫。”

隔了2个星期,苏哈南带了几个人,跑过来请我们参观他们的空军基地。没话说,带了长脸他们,跟了30多个小弟就涌了过去。

看着天上破烂的飞机做了几个特技,我大惊小怪起来:“哎呀,苏上将,怎么你们的飞机还是30年前的啊?不是有最好的f-16么,怎么不拿出来飞一下?不把我当朋友?”

苏哈南一脸通红:“妈的,没钱当然要飞30年前的飞机了。f-16?操,买来了当摆设的,美国人卖了飞机,零件要额外出钱,哪里有钱买零件?只好放仓库了。”

我嘿嘿笑起来:“要是你做了总统,那不就有钱了?”苏哈南附近的军官紧张的看着苏哈南,妈的,一群野心鬼。苏哈南慢慢的说:“如果我当了总统,我自己有什么好处呢?”我凑上他耳朵:“让我的生意通行无阻,您一年可以拿2000万美金,您的部队,每年我赞助1亿美金如何?想想,1亿虽然不多,如果从中国买飞机,起码就是50架好货色咧。坦克的话,就是100辆最先进的主战坦克。只要保证我的生意,您的利益就有保证,如何?”

苏哈南嘿嘿嘿嘿的怪笑起来,猛的站起来:“好,杨老板,我们现在可就是盟友了,您的生意,我们军方绝对支持,只要不贩运核弹头,随便你作什么,一路绿灯啦。维亚卡中将,准备人手,我们的总统需要退休了……”周围的军官全部站起来:“万岁……”

我的手下也站起来拼命的鼓掌,妈的,你们乱,越乱越好,老子不卖核弹头,我们卖白粉的……20年后,苏哈南,你等着哭吧,如果你能活到那时候……

晚上,和火凤的老大通了个电话,妈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直接帮印尼猴子定了一堆飞机大炮什么的。不过,工厂那边有没有做什么手脚,那我是真的不知道。火凤的老大在阴笑,那么,如果一打仗,飞机直接栽地板上了,那的确和我无关咧……嘿嘿。

午夜12:30,雅加达全城响起了枪声,冒出了火头。苏老板和林老板陪我站在墙头,远远的隔海看热闹。苏老板嘿嘿冷笑:“妈的,一兵变就暴乱,老子是知道印尼这个jb毛病了,哼,管他什么人上台,我还是继续做自己的生意。”林老板哼了声:“闹吧,闹吧,闹死你这帮印尼猴子。老子继续拼命走私去,妈的,就是不给你们印尼缴税。”

我很得意,附近的华人早接到警告,在街区拿了火枪什么的警戒印尼的老百姓转成的土匪。我还派了4000兄弟出去,配合苏上将的人维持治安,不过,我们维持的态度有点怪,看到印尼鬼子拿了砍刀就杀。苏上将的兵就当作没看见。

我憋不住了,吩咐长脸:“留500兄弟在园子里面守着,500兄弟跟我上街爽,妈的,老子今天要开胡。”

长脸二话不说,指派了人手,就穿了条裤头,抓着ak就跟我上了车。到了车上,我忽然想起事情来:“妈的,长脸,回去管管你妹妹,对我跟对自己儿子一样,要打就打,要骂就骂,弄得我自己面子全丢了。”长脸嘿嘿笑,摸着自己的枪不说话。

一路上,果然,印尼鬼子难得碰到有点事情,马上骚动起来打砸抢,二话不说,带了兄弟就从街这头冲到街那头,路上碰到黑漆漆的,厚嘴唇的就全部打死。迎面来了一堆印尼的政府军,看看带头的,认识,苏上将两个随从里的一个,笑嘻嘻的塞了个红包给他,问:“情况怎么样了?”那家伙眉开眼笑:“差不多了,忠于总统的军队加起来不到1万人,现在已经被杀掉了7000多,总统已经架了专机跑菲律宾去了。”我乐了,笑眯眯的说:“我帮你们维持治安,不反对吧?”那家伙嘿嘿笑:“随便您咧,不过您自己小心,我们将军说了,你少根寒毛我们都要陪脑袋。这样吧,我陪你来维持?”我不说话,继续两个红包塞了过去,直接对着街对面的一个绑了红头巾的家伙抠火。

印尼政府军的人也发瘾了,怪叫着跟着我们一条街一条街的扫了过去。我怪笑着对那个上校说:“这些半夜出来抢劫的,肯定是支持你们原来的总统的。妈的,想给你们添乱子,响应你们原来那个总统啊。”那上校疯狂点头:“就是,支持我们军方的人,现在应该在家里准备参加明天的宣誓大会的。”

我回头冲长脸露了个阴冷的笑容。长脸会意,招呼兄弟,背后开火,干掉了这群政府军。我冷冷的看着这个上校不瞑目的眼:“妈的,你们苏上将要是上了台,还肯听我们的么?妈的,就趁机干掉他的亲信,他不听我的也不行了。”

闹腾了一个晚上,苏哈南顺利的接掌了印尼的政权,但是,他的亲信,除了各地的军队将领外,在雅加达附近的几乎被我的小弟暗杀光了。

宣誓大会前,苏哈南一脸的油汗:“这可怎么办?我的亲信心腹,带兵的,几乎都被原来总统的人干掉了,我现在就算就职总统,也没人可用啊?”我慢慢的抿了口红酒:“你看看,和你关系好的,有钱的上流社会里面,听话的那些家族的人,你先暂时提拔几个用着,反正,军队的人也就管管军队,工商啊,金融啊,种植园啊这些,还是要那些文人的嘛……”苏哈南恍然:“好,不说我还忘记了,我们印尼最大的苏氏和林氏企业,他们人多,我先征用几个。”我心里冷笑起来。

妈的,印尼的上流社会,除了华人,你还能找谁呢?印尼的土包子?叫他们做外交试试,美国人不两炮轰死他们才怪。呸。你们印尼人也就屠杀暴动有一手。一群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