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抢购狂潮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411个兄弟分散成20多人一队的小组,找了一个*近海的住宅区租房子住下了。对房东的借口是:“我们来钓鱼的。”5月份了,这样说也过得去。

隐隐约约的觉得地皮在晃悠,所以我们租的全部是3层以下的建筑,各个小组之间分开不到100米。

眼镜喃喃的说:“也不知道这地皮在晃悠是真的还是我们的心理作怪啊。”我耸耸肩膀,摇摇脑袋。这时候,一个玻璃杯从饮水机上滑了下来。我吞了口口水:“大哥,我们是不是应该连夜撤跑啊?玄乎了点。”

疯子几个看着那个破碎的玻璃杯不吭声。

猛的跳起来,我们4,5只手一起按向电视开关。一个面目煞白的中年妇女正在“哇啦哇啦”的乱叫嚷什么。远远的背景,是富士山附近通红的云彩,四周黑漆漆的,不时有火星落下来。

“沉寂了几百年的富士山,因为莫明的原因,昨天晚上伴随闪光开始了又一轮的活动。根据专家的判断,最近将会伴随大地震,地震的具体方位正在调查。现在,请大家听听清井教授的意见。”

锦绣天的小弟在同步翻译。一个极度猥琐,淫猥,龌龊的老头子出现在镜头里面,摆出了一副专家的派头:“昨天晚上的闪光,伴随了巨响,是正常的岩层释放压力的表现。大家不要惊惶,一切尽在掌握中。嗯,富士山最近没有大暴发的可能,只是转入了新一轮的活动期。发生地震的可能性也是很小的,日本最近的板块还是比较稳定的。而且,上次的6.7级的地震,已经把积累的能量释放了大半,这次就算有地震,影响也仅仅是东京附近,对北海道等地方没有影响底……”一支手抢走了话筒。

一个神色冷漠的年轻男子接替了播音员,从他的胸牌可以看出是日本情报部门的专门的特工一类的身份:“大家放心,最近不会发生大的自然灾害。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大家尽快离开高层建筑……”

就在这个时候,富士山的小半边山头不见了……随着哄然的巨响,小半边山头化成了无数的火红的熔岩,拼命的钻上天,然后拼命的向四周砸了下来。那个年轻男子抖了一阵子,狂喊了一声:“妈啊,火山暴发了……”随后,飞快的跑了,从镜头里看到的最后的画面,是高入云霄的火红的一根熔岩组成的柱子,然后,是富士山附近那纷纷破裂倒下的树林子。我们脚下的地皮也轻微的晃悠起来。

我吞口口水:“妈的,我们出去吧,别被砸里面了。”眼镜不在乎:“我们住的是一层建筑,上面就一点点瓦片,几根细木头和天花板的承尘,砸下来也砸不伤什么。”我看了看,的确这样,四周的墙壁还有两面是纸格子门咧。

等了30多分钟,电视终于重新转播了:“全国2个大岛,39个大中城市发生严重地震,损失……损失……”没图像了。

我嘻嘻笑起来:“那个专家说准了一句话:北海道不会有地震。嘻嘻。”眼镜他们也嘿嘿笑起来。妈的,承那个杂碎的不是太乌鸦的嘴了。

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晚上,地皮晃悠晃悠的,如同按摩床一样。外面的海浪拼命的卷,卷,卷,声音好大。

第二天,没有任何的音讯。第三天下午,终于恢复了广播和电视。

一个神色慌张的中年男子拿着张纸片,拼命的擦着脑门,在做记者发布会:“到现在为止,死亡人数超过200万,另外有近似数目的人口被困在高层建筑的废墟中。受伤人数无法统计,估计超过了千万。损失,到现在为止,超过了7万亿美金,九州已经全境断水断电,我们日本政府在此呼吁周围国家尽快给予人道主义的支援……”

然后,换了个妞上来:“在这里,呼吁依然生存的人,不要留在城市,尽快转移到北海道和冲绳等没有发生地震的区域。不要留在城市。同时,注意自己的安全。自慰队和警察损失惨重,已经无力维持日常的治安等。”

换了个洋鬼子:“我们联合维和部队已经急电招回前天应日本政府要求撤回自己国家的维和部队,尽力维持日常的治安。但是,考虑到灾区面积之大……我们只能尽力。上帝保佑日本。”

直升机在天上拍摄的镜头,东京最繁华的地区地面上出现了大大的裂口,足足有3米宽,不知道多少米长,黑漆漆的如同一张张大嘴。

从冰箱里掏出瓶啤酒,一匕首扫开盖子灌了口,招呼眼镜:“赶紧出去买吃的喝的,和那几个大哥打好招呼,把附近的超市全给我搬空了,起码要准备足够3个月的食物。最好扛两台海水淡化机回来。妈的,鬼子全部跑北海道的话,妈的,看他们吃什么。”

没人吭声,疯狂的跳起来去招呼其他的大哥。妈的,紧急关头,真的让我们陪日本人挨饿?呸……

400多个兄弟全体出动,疯狂的搜刮附近30个街区的所有超市,百货商店什么的,不要别的,就要日用品。有警察维持治安的,阻挠我们:“不行,你们不能买这么多,上面决定控制配额了。”妈的,冲上去3个兄弟,一顿猛扁,最后搬了一个满装的矿泉水瓶子狠狠的砸他头上,随后一个兄弟提起粘了血的瓶子就扔上我们开来的货车。

车子是锦绣天的兄弟在路上顺手牵的。

足足准备了够500个人吃4个月的食物,我们路上趁兵荒马乱的,顺便抢了一家大型的储蓄所,10麻袋的大额日元,就用它付帐了。强行和房东商量,我们租用了一间很大的庭院,扔了他2麻袋钞票,那房东一高兴,把屋契给了我们。下面有地下室,我们的食物什么的全装下面了,派了100个兄弟守着。

用个望远镜爬树上看远远的港口,妈的,一船,两船,三……不知道多少杂碎难民跑了过来。

我蹦下树,两下冲到大哥们聚会喝茶,打牌,摸麻将的地方,恶狠狠的说:“兄弟们跟我继续去抢买东西。”一个老大正胡了个大三元,乐死,笑呵呵的问:“萎哥,食物够了,我们最多住两个月就跑路了,要这么多干什么?”我嘿嘿笑:“妈的,我刚才看港口,起码50万人过来了,还仅仅是3个钟头的时间,妈的,起码要过难民一个月,抢光生活品,让他们试试鬼子在冀中平原扫荡的时候,我们老百姓过的日子。”

几个大哥全蹦弹起来了:“操,对头,搞死他们,二狗子,开路了。”

300个兄弟继续上街抢购,留了100多个兄弟留守,庭院也就12000平方米,100多人足够了。

简直就是疯了,还有4麻袋的钞票,我们见什么要什么,药品,绷带,灭火器,救生圈,注射器,小型的污水净化器……

一张大额钞票是1万日元,1麻袋估计有个几十亿,4麻袋……妈的,总之我们把能想到的,能搬走的全搬走了。临走,大街上看到电话亭就给它割两刀。不过,输电线我们没动,我们自己还要用电灯电视的咧。

回到驻地,兄弟们一阵忙乱,足足用了4个钟头才把东西搬回了地下室。安排了一下,青蝰蛇的兄弟负责伙食,谁叫他们野战多,妈的,做快餐的速度一流,味道也不错。锦绣天的几个兄弟就轮流给我们大哥们烤点面包,饼干,糕点,弄点咖啡,牛奶什么的。妈的,我问:“足够我们喝两年的咖啡,*,喝不完,临走撒海里去。”大家深以为然。

在庭院潇洒了几天,唯一的有有线电视的建筑被我们大哥和小把子们住了,但是兄弟们也没闲着啊,房间里是背投和dvd,放的正宗日本a片,没两天,他们一个个日语水平大进。据说有不当班的兄弟足足2天2夜没眨眼的欣赏咧……

外面就惨了,周围到处是难民帐篷,每天就*两个小馒头过日子,喝水?附近不到一公里就是海滩,海水很多,清水嘛,限额配给的。我们几个大哥端着清酒,咖啡,坐在单向玻璃的空调房里,看着外面的景色,妈的,天堂啊。

日本人的劣根性终于表露无疑,平日一个个温文有礼,现在,强奸,杀人,抢劫,暴动,什么玩意都出来了。有10几个傻b带了匕首爬墙进来摸东西,结果被100多号小弟拿了新买的武士刀砍成了碎片,顺手扔出了墙。

我们几个大哥不乐意了,训斥他们:“妈的,你们是兄弟不是?既然是兄弟,有爽的机会就要叫兄弟们一起爽,下次来这种傻b了,圈起来叫兄弟们一起扒皮点天灯,顺便做人肉烧烤不是?”

第八天,一个小弟跑上来说:“大哥,我们门口外15米,20多个家伙正准备**7个妞,都挺水灵的,怎么办?”

我问问:“周围有人看没有?”小弟说:“老百姓全跑了,警察被那20多个小b给放翻了。周围500米,鬼都没有。”眼镜正摸了张么鸡没好气,扔出去说:“兄弟们出去挂了那几个比养的,把7个妞脱进来,5个妞兄弟们爽,2个给大哥们,看那个大哥要杀火的送房间绑好了。”小弟嘻嘻笑着扑腾下了搂,外面顿时一阵鬼叫。

我冷冷的打出一张发财:“妈的,不能这样啊,你们。小弟们都快憋出病来了,总不至于回去了一个个成阳痿吧?叫他们自己晚上附近帐篷里面摸几个妞回来,如果被发现了,附近的全部灭口,不许用枪。400个小弟,弄40个妞就够了,大家凑合着用。”

南边老大马上吩咐了他手下的小把子,话传下去了。妈的,外面顿时一片磨刀的声音。我操,都是什么玩意。

入夜,轮到我查值班的兄弟,带了疯狗几个人跑四周看了看,50个值班的小弟挺精神的猫在树上,墙头上看外面的风景,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200多号人在砍架么?*,场面见识还不够?算了,由得你们去了。

到了一栋附属楼,进去看看,20多个小弟围着一个妞正在排队。看看脸蛋,难怪,妈的,弄得我火气都来了。难怪隔壁才2个人伺候一个妞,全跑这里爽了。

那个妞还在疯狂叫嚷:“饶了我,我不行了,今天已经是第两百个了……呜呜呜”

我火冒啊,直接冲上脑袋了,推开周围得兄弟,一脚踢开了上面趴着的小弟,狠狠一脚踢那妞屁股上:“妈的,日本杂碎,我兄弟轮着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还想出去啃馒头?起码这里喂你吃鸡腿不是?喝牛奶不是?妈的,你们日本不是有慰安的传统么?给老子小弟慰安一下,你会死啊?”冲刚才趴着的小弟挥挥手:“兄弟,打搅了,还没软吧?继续,继续。”那小弟嘿嘿怪笑,又趴了上去。

锦绣天的小弟翻译了一下,20多个兄弟哄然叫好:“妈的,就是,让美国人**了就说爽,让我舒服一下就这么**yy的,妈的,还是萎哥见识高。”废话,我是大哥咧。

回到主楼,冲那几个正在摸麻的,showhand的大哥点点头:“不错,值班的和不值班的兄弟精神状态都不错。不过,明天还是给他们点事情做。一天到晚趴日本妞身上,为他们后代做贡献,不值啊。”

眼镜头也不抬:“碰,胡了,清一色。是啊,明天我们两个带几个小弟出去找找有没有什么乐子,给他扔几个炸弹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