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纹身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前面过于紧张,来一章过渡的。血腥的马上跟着来。

司徒跑了过来:“这下事情大条了,你们把他们海军基地给捅了个窟窿。现在全市戒严。这两天你们不要动手了。万一陷了个兄弟进去麻烦大了。”

我和长脸不置可否:“没事,不动手刚好我们自己到处玩玩。放心,不会惹大麻烦的。那边几个动手的效果怎么样?”

司徒一脸兴奋:“妈的,炸了山口组20多个场子,两个豪华赌场被炸成了土窑洞。佳吉会和稻川会的损失也差不多。他们大哥地位的角色被打死重伤了40多个,现在日本黑帮的头子基本上全躲起来了。”

长脸嘻嘻问到:“他们日本黑帮的头子平时不是经常和他们这个狗屁大臣,那个狗屁首相在一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么?怎么,现在都不出门了?”

司徒笑到:“平时他们嚣张的时候,怕什么。他们公开身份都是这个老板,那个老板的。和政客在一起鬼混,日本政府还可以说:我们正在和企业家商讨关于振兴日本经济咧。”

一屋子人哄笑起来。

司徒千万交代了一轮:“各个地方的兄弟全部停手了。现在正在组队游富士山来着,你们如果闷,我找向导带你们好好的玩一次东京。不过最近半个月内不要再出手。你们出手也太狠了点,那个基地被挂了100多号,有一个还是执勤的高级军官。总之,现在风声紧,不要出去乱逛悠。”

停了停,司徒交给我们20张身份证:“这是伪造的东京附近的身份证。万一有事,临时顶一下。不过你们不会说日语,估计还是麻烦…”

我嘿嘿笑起来,“哇啦哇啦”的和司徒扯了几句,得意的说:“没关系,我正在学日语,说得不错吧?过个两天,来检查了也不怕。”

司徒惊喜的走了。我撇撇嘴:“他们正当生意做多了,胆子变小了。不管他们,我们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过,动静小点,杀两个重要的没关系,昨天那样动大招数的事情少做了。”长脸点点头。

入夜,没有行动计划,外面两三分钟就是一部警车过去。对长脸说:“我出去一趟,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乐子做。”长脸极其不放心,我嘿嘿笑了笑,说:“没关系,我又不和条子接火,身上也不带家伙,碰到了也没关系。”长脸想了想,ok。

一个人轻松的走到了大街上。真是讽刺啊,国内的时候,上街起码20个小弟跟着,到了日本这个垃圾地方,居然可以一个人上街消闲了。

对面两个条子走了过来:“身份证。”我掏出司徒刚刚准备好的证件,吹了个响亮的口哨,递了过去。两条子端详了半天,问:“干什么的?”我嘻嘻笑起来:“出来混的,山口是我大哥,最近风声紧,大哥叫我们到处找找碍眼的人。”

两个条子不说话了。山口组在东京的名气不错,口碑还可以。上次日本大地震,居然还充当了一把红十字会发了很多的食品和物资。妈的,司徒告诉我们这个的时候,我那个惭愧啊,长脸马上说:“这感情好,日后我们附近出地震什么的,我们青火也发点东西捞名气。”我狠狠的刮他脑袋一下:“妈的,乌鸦嘴,好好的出什么地震。”长脸想了想,自己给自己脑袋来了一下。

条子说了句:“最近危险人物太多,你们也小心。”走远了,听到两个条子说:“妈的,还不是他们招惹过来的麻烦。这些事情明显是冲着山口组,稻川会他们来的。”另外一个骂到:“闭嘴,警官不许我们说这些事情。”

操你娘咧,感情你们黑白勾结,去我们那里闹事的事情,连你们这些小条子都知道?干,等风声松了,送你们几个大蘑菇种在东京。

嘴里哼着日本的黄色小调,专门找附近的小巷子走。几个鬼影子一样的人窝在路边的门面里头,嘴边红色的光一闪一闪的。妈的,烟客,就是不知道抽的是哪个牌子的,金三角呢还是哥伦比亚。

脑袋里头动起了很久以来的念头,不过在国内,高手太少了,没有条件。那就是纹身。出来混的,谁不纹上几个图案?不过国内的纹身的角色,妈的,真是丢脸,一个“忍”字都纹得扭扭歪歪的。看到上次干掉的几个日本黑道的,身上那个纹身的精美啊,妈的,羡慕死老子了。

四处逛悠了一个多钟头,终于找到了一个门面大概10米宽,大堂有50多平米的店子。看着里面几个家伙正挺在按摩床一样的东西上让人在背后扎针,我还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估计日本也没有针灸,那么只可能是纹身了。

走了进去,恶狠狠的问了句:“有人没?”一个正挺在床上的家伙抬起脑袋就骂:“妈的,老子这么多人在。你是那个大哥手下的?”

哪个?妈的,右手握起拳头,砸在店面的柱子上,整个拳头没了进去。

出来混的,实力就是一切。那个很嚣张的家伙马上赔起了笑脸:“这位是哪位大哥的手下啊?”妈的,懒得理你。问一边畏畏缩缩的两个纹身的师父:“你们这个铺子手艺最好的是谁?”

一个40来岁的家伙鞠了个躬,“haiyihaiyi”的说:“是金川森井老师傅,不过,他已经很久不给人纹身了。”

很久?我问:“纹身一个多少钱?上半身全纹的。”那家伙估计了一下,说:“如果以前没有图案的,全新的,根据花纹的复杂程度,最复杂的要40万日元。”妈的,4万块咧。

我邪笑问:“如果非要你们的金川师傅动手,你们要多少钱?最好是开个价钱,不然,我带人砸了你这个店。”

里头咳嗽了一身,一个70岁左右的,极其瘦小的老头走了出来:“不管你是跟那个大哥的,就是山口组的组长,对我也是客气得很,年轻人,不要太嚣张。要我亲自动手做半身的纹身。也是40万,美金。”一副当我是小流氓,拿不出钱的样子。

我掏出10叠钞票:“这是10万,算第一笔钱。明天我就带剩余的过来。你准备好所有的器具,我向来不要次品,我只要最好的。”金川的眉毛扬了下:“整个日本,纹身的技术我也是排在前两名的。你放心,绝对是最好的。不过,小子,你忍得住么?最好得,就是最痛的,起码要半个月的时间。”我操,我根本感觉不到痛,我怕你?

把钱扔给了一边的店员,冷冷的说:“明天你就知道我怕不怕痛了。”

回到驻地,长脸几个正在担心:“妈的,你跑哪里去了?”我交代了一下事情,嘿嘿笑起来:“怎么样,你们在国内纹了这么多,这次我找到真正的高手了。”长脸呸了一声:“妈的,等你搞定了让我看看效果,效果好,我抹掉了身上的,重新来过。”疯子他们也是一脸羡慕。

第二天一早,提了30万美金,找到了金川的店子,妈的,还真勤快,昨天那几个黑道上的早躺床上让人刺上了。

金川守在一堆的针啊,小碟子什么的旁边,问:“什么图案?”我好奇:“什么图案你不需要预备一下么?”金川一脸的骄傲:“我纹了57年,什么图案对我都是一样的。”

操,干。我嘿嘿笑起来:“两条黑龙,夺一颗血红色的火球,随便你发挥,搞得好,我再给你20万。搞不好,山口老大在这里,我都砸了你的店。”金川特牛轰轰的说:“准备好你的20万吧,年轻人。”

脱掉了上衣,金川的眼睛一亮:“好,好材料。肌肉极紧,皮肤极细密有弹性,好,我纹了57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好材料。放心,我一定给你纹出最好佳作。”躺在床上,谁听你吹牛咧。金川招呼到:“来来来,你们没客人的,过来看看我是怎么弄的。”妈的,那几个有客的,有钱赚不好?怎么和死了亲妈一样的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

旁边几个黑道上的也是羡慕不已:“小子,你真够运气。我们是提了钱,金川师傅也不给纹的。”说了一阵子,那几个家伙开始扯和自己帮会有关的事情了。

“妈的,这次去支那的兄弟,真是亏。居然被他们的政府军给看住了,什么动作都不敢做。政府军说什么反恐怖演习,妈的,反恐怖,演习,你放大口径火炮在他们旁边,什么意思?”

另外一个家伙说:“都是大哥们的错,弄得目标太大了,现在那边的兄弟出去撒尿,都起码2个条子跟踪。根本没办法动手。”

“嘘,嘘,你不要命了,敢说大哥…”

我心里狂笑:“妈的,你们小日本也就这种脑筋,几千人聚在厂子里,外面一围,看你们怎么动弹。我们就不同了,几百个人,弄得你们全国鸡飞狗跳的。”

任由金川在我身上施为:“怕什么,你纹坏了,我炸了你场子宰了你。你纹得再难看,用激光一洗就干净了,我重新找高手。怕你个屁。”

足足纹了14天,每天10个小时,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妈的,够酷,够漂亮。前胸是条张牙舞爪的黑龙,龙头就在胸口,左边的爪子伸向左肩,离爪子13公分,我的肩膀上,是颗火红的火球珠。背后,一条黑龙正扑向那颗珠子,带起了一背的水云。两个胳膊,一直到手腕,是淡淡的一片片的云气水雾。两条龙4颗血红的眼珠,透出的就是一股子杀气。妈的,够精致,够生动,简直就是两条活的。

尤其让我满意的,是,最后点睛的这一天,听到旁边已经混得比较熟的那个黑道的小头目说:“山口的老大回东京了。前一阵子全国乱腾腾的,都不敢回来,现在估计闹事的中国人走了,他回来打点生意。你们一定猜不出他新的情妇是谁…”

妈的,谁理你你们黑帮头子情妇换了谁。*。

带着情报以及一身的刺绣,回到的驻地。*,长脸羡慕得差点流口水,看看自己手臂上要死不活的两条小龙小虎,长脸痛骂:“妈的,回去宰了那个给我纹身的。”我笑嘻嘻的安慰他:“放心嘛,中国也有高手。回去找几个老大问问,找个老师傅看看。”长脸一路点头称是。

我问蚩尤:“怎样?够威风吧?”蚩尤嘿嘿起来:“妈的,这种小龙算什么,看到我动都不敢动。你要威风,纹我的头在身上,还可以辟邪咧。”我*,纹个牛头在身上,我又不是印度教的。

山口的老大回东京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