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月夜幽灵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回到房间,长脸正带着疯狗,血狼,疯子看日本的成人综艺节目。我懒洋洋的走向自己房间,长脸问:“成果怎么样?”我嘿嘿笑起来,说:“妈的,一般啦,杀了9个条子,奸杀一个小妞,小kiss。”长脸他们嘿嘿笑起来。

洗了个澡,端了杯酒出来,叫嚷道:“看什么狗屁片子,看看中国的电视台,说不定有我们这两天的消息。”

调到了cctv-4,*,还真有我们的消息,不过黑锅全部被拉登老兄背了,评论如下:“最近日本国内发生了一系列的恐怖活动,估计是拉登的基地组织对美国最坚定的盟友日本发起的报复。美国cia发言人称:正在周密的调查中。同时,阿富汗的美军已经开始了又一轮的扫荡活动。并且,已经有2个激进的伊斯兰组织发布声明,对以上活动负责。”

长脸怒骂:“妈的,老子们杀的人,关伊斯兰鸟事?”这时,画面一转,播音员说:“最新消息,日本新任东京警视厅副厅长与8名警察在东京警视厅门口被枪杀,估计与最近的恐怖活动有关。”

长脸扑向我,掐住我脖子:“妈的,萎哥,你他妈的上电视了你知道不?妈的,下次有这样的生意,如果忘记叫我,我一定砍你一刀。”我嘿嘿的笑起来。

接着,cctv-4数落了一通日本最近5天遭受的损失:“人员伤亡1743人,被炸毁大楼57栋,10万吨级的货轮被炸毁32艘,日本横滨港已彻底瘫痪,7辆押银车被洗劫,23个金铺被打劫,同时包括日本青年社等一批右翼组织干部被刺杀…”

我兴致提了起来:“看到没,盟友们的动作够快吧?妈的,我们也要努力啊。我们除了杀了几个人,根本没什么大动作…”

长脸恶狠狠的喝了口红酒,说:“干脆这样,明天打两发炮弹到东京的皇宫去。”

我想了想:“也好,然后晚上的时候我们四处骚扰一下。不过,东京皇宫的那两发炮弹,给我加一个毒气弹进去…”长脸几个阴阴的笑起来。

临晨3:30,我,长脸,疯子,疯狗,血狼,带了4个小弟,一共9个人,驾了2辆吉普慢慢的开向东京的天皇皇宫。

一路上,解决了17个警卫。妈的,全部砍掉了脑袋。

我愣愣的看着300米外那广阔的庭院,说:“娘咧,这么大,打哪里好?”

长脸更狠:“操,2分钟打20发炮弹进去,加5个毒气弹,分散了打,总能打掉几个人的。”小弟七手八脚的架起了120毫米的迫击炮,妈的,火凤提供的军火就是够威猛。

我下令:“给我发快点,15发高爆弹,5发毒气弹,2分钟后,马上撤退,不开炮的人准备火器突围。”

低闷的炮声,1分37秒,我们所见的东京皇宫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飞快的收拾了一下迫击炮,也就是抬到吉普车里,飞快的撒丫子。

妈的,毕竟是日本杂碎的精神信仰的中心,我们刚跑出1个街区,四周已经响起了警笛。操你娘,我狂叫:“兄弟们,是死是活,给老子卯起来打。”

疯子更急,两发rpg-7的破甲弹已经发了出去,路上两辆堵路口的警车打着滚飞了出去。我们9个人6杆m4疯狂开火,疯子干脆在对着四周的写字楼打高爆弹。妈的,你问还有两个干什么去了,妈的,还有两个要开车啊。操。

妈的,就20个不到的警察,堵我们?不到10秒钟,已经冲了出去,看后面,妈的起码30辆警车追了上来。

我问疯子:“妈的,火箭弹够不够?”疯子咬着牙齿:“还有30颗,够了。”

没多说的,疯子对着后面疯狂的抠火。3分钟后,警察爆了15辆。我们车不愧是改装过的,妈的,警车根本追不上,我们周围已经安全了。

我冷兮兮的说:“还有多少火器,不要带回去,给我全轰出去。”开车的小子说:“萎哥,干脆我们去银座跑一圈,妈的,轰死那群杂种养的日本杂碎。”长脸夸到:“好主意,开路,疯子,现在不要砸了,还有几颗?”疯子数了下:“7颗,够银座的杂碎喝一壶了。”

车子飞飙到银座,我狠狠的下令:“给你们祖宗争口气,给我狠狠的打。”

妈的,什么叫做尸山血海,这就是了。6杆m4,总共240个弹夹,7发火箭弹,50个手雷倾泻到一条半夜人很多的街上的时候。那个情景。你自己想想。

耳边传来的熟悉的:“妈呀。”的声音,我操,妈的个比,中国人半夜来银座干什么,炸死你活该。我狠狠的对着一个精品店里面抱头鼠窜的男女抠了扳机,眼见10几个杂碎就随着血花倒了下去。

我一路狂叫:“条子呢?条子呢?给老子出来。”长脸边扫着边骂:“妈的,条子现在都在皇宫保护他们的jb天皇咧,哪里管这些小杂碎。”

操,我抠,我抠,我抠,妈的,子弹,没子弹了。回头看看长脸傻不拉叽的脸,我咆哮:“妈的b啊,跑路啊,子弹打光了。”开车的小子不用我们招呼,枪声一停,油门早踩到底了。

2辆吉普飞快的跑到停车场。我结结巴巴的对保安说:“太恐怖了,街上在杀人,你们日本太不安全了,我们下次宁愿被公司调去非洲业不来日本了。”那个保安傻愣愣的,开始打电话问家里面的消息。

到了房间,长脸一脸的马屁:“萎哥,你真是我的偶像啊,才学了半天的日语就会说了,不愧是高中毕业咧。妈的,教我说几句?”妈的,我们是哥们啊,教就教,我狠爽快的教长脸什么:“**,干你爹,日你全家,**,**,sonofbitch…”等等的问候语。这下,不仅仅是长脸,疯子他们全围上来了。说什么:“多学点外语,方便和日本妞交流。”我一高兴,把例如:“妹妹,什么价钱。”之类的教了不少。疯子他们那个高兴啊,说:“总算不要给冤枉钱了。”*。

第二天中午12:00,我被长脸砸醒了,长脸兴奋的说:“快来看新闻,国内在报导咧。”我飞快爬起来,这可是露脸的事情,妈的,老大知道了还不知道怎样高兴咧。

cctv-4,妈的,还是那个挺美的播音员:“昨天日本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恐怖袭击。恐怖分子向日本天皇的宫殿发射了10发以上的炮弹,并与日本警方进行了激烈的交火。日本皇宫损失惨重,有50%以上的建筑被摧毁。同时有大约200人因为毒气被送入医院,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50人因为抢救无效而死亡。追击匪徒的日本警察伤亡惨重,有大概70名干警殉职。”

顿了顿,播音员继续:“尤其让人心惊的,袭击皇宫的匪徒血洗了东京银座的一条步行街,正是午夜营业高峰的步行街顿时成为血海。到现在为止有超过700名市民死亡,其中27名中国留学生以及进行商务活动的人士死亡…”

我呸了口,说:“操他老母咧,妈的,留学生,留学生半夜去色情区,操,妈的,干什么去的。”长脸哼了声:“妈的,不是卖就是买,还能干什么,杀了干脆,省得丢我们的脸。”

看着新闻里面列数日本最近几天受到的损失,那个爽啊,妈的,比干了twins那两个小妞都爽。操,过瘾。

这时候,司徒兔子一样的蹦了上来,进门就是一个大拇指:“妈的,你们青火的人我今天算见识了,妈的,没二话,牛就是牛。妈的,炸了日本皇宫,我操,哪个大哥出的主意?我替我爷爷给你磕头。”

我和长脸笑骂到:“司徒,妈的,磕头我们可受不起,国内有什么消息?”我们现在为了保密,根本不用手机。司徒办公室有专线的商务电话,现在我们听国内的消息就*这部电话了。

司徒一脸的崇拜,说:“妈的,什么消息?黑龙,黑虎,锦绣天的老大都发火了,最大的红彩被你们拿了。黑龙的老大在发命令,要他的手下炸平大阪市。黑虎的老大说要烧了富士山。锦绣天的老大也发毛了,指示他的杀手,有机会就干掉日本现在的首相。妈的,就是你们昨天晚上害的。”

我嘻嘻的乐起来:“这样好,不然,他们没动力干大的。”

司徒说:“你们老大是乐惨了,在你们城摆了100桌,妈的,那个热闹啊,不知道人还以为他嫁女儿…”

我和长脸笑起来,如果能平安回国,妈的,按照老大的脾气,我们两个可就发大了,妈的,起码2000万的奖励跑不掉。

我们吃着简单的快餐,商量着晚上的活动。

带足了火器,夜晚9:30,我和保安打了个招呼:“兄弟,一起去happy一下,我替你买单,银座,美女。”那个保安一脸羡慕,摇摇头,去不成,为了安慰他,我塞了500美金给他。

东京湾,日本国民海军自卫队。操你老母。长脸看着司徒的情报:“一个10。8舰队在这个基地,不过警卫太严了,我们的火器也搞不定他们的军舰啊。”

我嘿嘿笑:“妈的,谁说搞他们军舰了,他们军舰要喝油不是?他们小兵兵要吃饭不是?我们炸他们的军械仓库。美国不是给了他们几百颗标准导弹么?妈的,今天就废了他们。”

顿了顿,我说:“丑话说前面,今天这次,估计会有兄弟挂掉,不要怪我们当大哥的送你们进死地,既然来了,起码要有点觉悟,说不定,今天挂掉的就是我和长脸。自己小心为妙。”

所有的小弟猛点了下头,没说话。

妈的,老子从来不相信你日本军队有多少战斗力,这不是,我装成问路的喝醉的傻b,两拳就拧掉了大门的岗哨。两个小弟扑上来,撕下尸体的衣服,穿身上充当起哨兵来。

4辆吉普慢慢的开进了基地,一路上,碰到人,就是用带了消音器的m4点名。按照司徒的地图,他们的军械仓库周围空荡荡的,但是就是里面,存了美国鬼子卖给他们200颗标准iii导弹。妈的,好几亿美金列,炸了这个仓库,看你们日本杂碎哭去。

我们18个兄弟飞快的挂了仓库附近的20多个岗哨,啥jb玩意,居然还在用手枪,妈的,找死。看看我们的火力。*,不是盖的。

8个兄弟冲了进去,整个仓库被安放了24颗烈性的塑胶炸弹。走人咯。妈的,我对着海港里面黑漆漆的军舰吐了口吐沫:要是老子有黑龙的那些tnt,早一个快艇炸了你。

飞奔到门口,什么jb自慰队,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接了两个吐着吐沫说晦气的兄弟,我们飞车跑了。

跑出2000米,历史性的时刻啊,我他妈的答应长脸10顿穿山甲才弄来的机会。我狠狠的点下了遥控器的按钮。

辉煌的烟花…

我们轻轻笑着走了。100多个被我们干掉的杂碎,200枚最先进的标准iii导弹,你们日本人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