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小夜曲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司徒一脸喜色的在我和长脸的套房客厅等我们,等兄弟们聚齐了。司徒乐不可当的说:“妈的,现在日本公司开始慌神了,才来了3天不到,稻川会,山口组17个高级干部被干掉了。妈的,爽死,我们老大在上海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妈的,太过瘾了,太过瘾了。”

我们兄弟全部轻轻的“yeah”起来。妈的,17个,起码现在瘫掉他们四分之一的实力。司徒继续:“妈的,他们第三大的佳吉会的老大被深圳的杀手在胸口打了一枪,现在正在抢救,是死是活还难说。深圳的人够黑,弹头上抹了糜烂性毒剂。”*,我们又是一阵欢呼。

司徒今天真是个喜神,继续道:“横滨,日本第二大的港口,被黑龙的人干掉了17艘10万吨货轮。嘿嘿,接到我们安全局的情报,美国的cia坐不住了,正在调查是否拉登跑日本来了,美国的安全级别被提升到了橙色。”我们阴笑起来。

问了问小弟们的收获,今天一天砸了4个场子,都没留活口,总共大概干掉了150个左右的打手。炸了4条街。东京警视厅估计已经开始换老大了。

司徒大肆拍了我们一顿马屁,最后包揽说:“事情完了,回大陆,我请大家做上海10日游,我全包了。”兄弟们自然是感谢不尽。

送走了司徒,点了一下战利品,我捞了个妞,疯狗从酒吧卷了20多万美金的现金,妈的,真有钱。4个小组加起来卷了70来万的现金。

我邪笑着:“现在才下午1:20分,我就不客气了,长脸哥带大家去杀火,我就享用这个妞了。”抱起仍旧在昏迷的美女,迫不及待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反锁上了门。

妈的,就是爽,狠狠的抽了小娘皮几耳光,剥光了她的衣服,看见她醒了,没等她意识到自己到了哪里,就扑了上去,狠狠的捅了进去。

你叫,妈的,怕的就是你不叫,越惨越好。蚩尤都在帮我打气:“加油,加油,拼命,运斗气捅啊…”妈的,运了斗气,一捅就彻底穿了,还弄个屁啊。

拿起小匕首,抱着这小妞到了浴室,妈的,过瘾,一刀子捅在她大腿上。哭,叫,你哭,不哭我怎么过瘾啊?你叫“痛”?妈的,就是要你痛。你越痛夹越紧,你夹越紧我越爽快。

妈的,整整搞了3个钟头,捅了50几匕首,最后才发泄出去。扔下深度昏迷的小妞,用水管冲走了血,妈的,你估计快死了?操,还要我收尸,真他娘的麻烦。

开门,对长脸留下来的两个小弟说:“过来帮个忙。”两个小弟跟着我到了浴室,我骂到:“妈的,才这么点时间,又这么多血。”那小妞迷迷糊糊的在叫:“救命,不要杀我。”

妈的,弄脏我的浴室了你,大手一伸,握住她脖子一拧,对小弟说:“找块油布包起来,晚上扔东京湾去。”顿了顿:“等下陪我出去,我们好好爽一把,妈的,这个妞哭得我性趣掉了一半。”

晚上7:00,带着两个小弟,和杀火归来的长脸说了声。开着吉普出了门。

对着地图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司徒特意注明的:“援交小妞特别多。”的那条街道。

两个小弟吹起了口哨,妈的,路边是烧烤摊,什么墨鱼串,章鱼丸。路上随处可见13,14岁左右的,染了头发,涂了眼影,上身一件长长的背心,下面一件热裤,脚下一双松羔鞋的小妹子。

我对小弟淫笑着说:“日本,不愧是色鬼的天堂啊…”两个小弟嘿嘿笑起来。

开车停在一家烧烤摊钱,打了个响指,勾引了对面一个条子的注意,夹了500美金在雨刷上,妈的,你要开罚单就开吧,我对两个小弟说:“操,我们别的没有,就是有钱。”两个小弟和我狂笑起来。对面那条子变了脸色,狠狠的走了过来,两个小弟二话不说,扯起了袖子,露出胳膊上的刺身。那个条子吞了口口水,屁都不敢放一个,快步走开了。

带着小弟坐在摊子上,不理会老板一脸的巴结,不会说日语啊,只好拣看起来好吃的东西狂点了一大通,啤酒自己拎了两箱什么狗屁麒麟啤酒过来(日本的名牌)。

我*,味道爽,就是爽,小日本起码有一个可爱的地方,海边住久了,妈的,弄海鲜烧烤味道的确一级棒。灌了瓶啤酒,对小弟说:“妈的,谁说日本杂碎全部该杀?杀光了日本人,也要留100个烧烤高手伺候我们。”两个小弟呜呜噎噎的吞着章鱼丸,点头不已。

吃饱喝足,老板小心翼翼的说:“1万7000日元。”妈的,这么小心,怕老子不给钱?不过看两个小弟的样子,还真是不给钱的主。妈的,吃得够多,1700人民币的样子咧,而且是吃小吃,不是大宴席咧。妈的,数了20张100面额的美金,塞给老板,不理会他的一脸惊喜的笑容:操,又不是我们的钱,乐得大方。带着两个小弟上了车。

我吩咐两小弟:“看上的有没有?”两个小弟点头:“妈的,两个小妞够漂亮,够水灵,差点就想强奸了。”我呸了一句:“妈的,有冤大头出钱,强奸,强奸你老母咧。”数了2万美金给他们,说:“不知道价钱如何,一人塞她们2000美金,国内玩顶级的也不过5000块,绝对够了。你们自己打d回去,不要说话,点方向就是。车子我用了,妈的,晚上我再弄点动静出来。”

两小弟说了半天要我小心,我最后不耐烦了:“妈的,我一个人起码砍100个不成问题,我不找山口组的麻烦,我调戏条子不行啊?”小弟们一听,对啊,老子一个砍100个绝对是小kiss,不说话了,直接找上那两小妞,摸了两把,就打d走了。*,日本援交就是好。国内如果和这样年纪的小妞玩,怎么也是10年徒刑咧。

看到小弟走了,溜下车,满大街找顺眼的小姑娘。妈的,这个不错,金色头发,清水脸蛋,削腰紧臀,眉毛挺紧贴的,看来开苞还没几天,就她了。

走上去,不理会她的女伴的媚眼,拍拍她的屁股,掏了一叠子美钞出来。

小妞和她女伴商量了下,笑着陪我走了。开着越野吉普,特别改装的就是爽,妈的,马力够劲,妈的,地图上东京警视厅在哪里?操,看地图开车。还好车上有gps,顺图摸瓜的找到了。

路上,已经把小妞脱了个精光。到了警视厅大门,发动机都不停,把坐椅的*背放下下去,就压在了小妞的身上。

妈的,怎么这么紧,小妞惨叫了一声,*,日本人的玩意就是小,已经不是雏儿了,居然还搞得老子和开苞一样。

狠狠得抽动了没5分钟,小妞惨叫了足足5分钟,妈的,谁敲窗户?*,条子啊,等的就是你。奇爽无比的抽出小弟弟,我就这么赤身**的开门走了出去。*,够雄伟吧?妈的,羡慕死你们日本龟孙子男人。

两个条子估计没见过这种场面,结结巴巴的说:“先生,不要在警视厅门口停车,谢谢…”然后,眼睛盯着我小弟弟不眨眼了。

我结结巴巴的现学日语现卖的说:“妈的,火气上来了,就地解决,看看,我的妞够爽吧?”嘿嘿,看你怎么回答。两个条子居然真的向车子里看了两眼。嘿嘿,笑死老子。

这时候,警视厅里面出了辆奔驰车,一个看来是高级官员的矮子从车里跑了出来,怒骂到:“八嘎亚路,干什么?怎么还有个**的?”

条子跑了个上去,附耳说了一阵子,那个矮子怒火重重的跑上来:“妈的,你是哪里的,在警视厅门口这样作?你老大是谁?”我结结巴巴的说:“我没有老大,我就是老大。”

那个矮子愣神了,吞了口吐沫,说了句:“呵呵,我有事情,我先走了。”妈的,蹦上奔驰就跑路了。懒得理会两个条子,车门开着,我上去继续拼命的弄那个妞。妈的,在警察厅的门口**就是爽,就是爽,妈的。

两个条子极其尴尬,用对讲机请示着什么。过了不到2分钟,一个黑色西服的中年矮子带了5,6个家伙跑了出来,怒骂到:“妈的,你是山口正夫的手下吗?太不象话了,这里是警视厅,不是你们总部,妈的,滚,给我回你们总部去操女人去。”

妈的,你是副厅长啊?等的就是你。从座椅下面抽出我宝贝的沙漠之鹰,飞快的射击,不到7秒钟,东京警视厅门口多了9具尸体。

拉上车门,把正准备尖叫的小妞的脑袋压在小弟弟上,他妈的这个爽啊。一路疯狂的按着小妞的脑袋,开向东京湾。

夜色下的东京湾,就是漂亮,狠狠操了一个钟头这个小妞,结结巴巴的对她说:“下辈子不要出来坐援交妞。”拧断了她的脖子,顺手扔到了海里。

穿好衣服,把小妞的身上的行头扔到海里,开车向东京最大的图书店。妈的,告诉长脸他们说了要学习日语的,怎么也要装模作样一下吧。

*,规模够大,上下3层,每层起码在600平方米左右的门面。妈的,半夜还这么多学生样的杂碎在这里看书。操。

走进去,拎着店面经理的脖子,恶狠狠的问:“中日对照的教材,给我中日对照的教材。我们山口组的老大要我来买中日对照的教材。”

那个经理差点吓出尿来,飞快的弄来了20多本不同的教材。懒得仔细算帐,扔了500美金给他。左右逛悠了一下,妈的,这些学生在看什么jb东西,难怪说日本色情业世界第一,妈的,全部在看黄色漫画。操,按照你们小日本的动画片:“老子替月行动,消灭你们。”我悄悄的按了4个塑胶炸弹在书架的角落里面。

让经理把书送上了车,开了1000米远,按下了按钮,这个爽啊,世界上又少了200多个人渣,你说爽不爽?

哼着《黄河大合唱》,我开车到了我们的驻地。地下车场停下车,扔给看门的保安1张钞票,喜滋滋的走了上去。妈的,我们的车还要*他看着,当然要贿赂一把,等我们走的时候,宰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