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回家,报复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上海多呆了7天,就看火凤是否有小日本不死心的消息。结果日本的内线给的情报是现在日本3大公司的各个堂口已经在总部吵起来了。因为各个堂口的硬手几乎全挂在上海和深圳那边了。

根据火凤的分析,最起码在半年内,日本杂碎们不可能发动什么大规模的入侵了。在庆功酒宴上,我半醉不醉的叫嚣:“妈的,日本人生殖能力太弱,挂了2000多个就不敢来了。妈的,难怪他们皇太子要戴绿帽子…”东北黑龙帮的一个大哥马上接口:“操,谁叫他日自己老婆都日不爽?妈的,有机会去日本,给他们上下多带点绿帽子过去。”柳老大也喝得不行了,舞动着啤酒瓶子乱叫:“妈的,有机会去日本,我就穿绿色三角裤过去,做完了直接套她老公头上。”哄堂大笑…

临走,终于看到了火凤幕后的大哥,我和长脸的舌头直到火车上才收回来。难怪火并的时候总是几个下面的大哥出头。妈的,混黑道混到长字号上了,能和我们成天在一起么?也难怪支援我们的一批重火力这么轻松的就大包上了后头的行李车。

长脸喃喃的问我:“他大概是什么级别?”我猛的摇摇头清醒一下脑袋:“上海这边级别高,他起码是部级?”几个小把子疯狂点头。

一路上我们海吹神吹,反正没服务员敢到我们包的几节车厢里来。

终于到了我们自己的城市那个破破烂烂的火车站,妈的,感觉就是好,我和长脸在出站口一露面,就看到火车站广场上50来个小b狂奔四散。妈的,在我们地头上做生意,被抓住了还不打死?更搞笑的是一个刚拎了一个包的小子,狂叫着:“我还人家了,我还人家了。”包一扔,没影子了。*。

派了100个小子护送自己的火器和火凤支援的一批重火力。我和长脸叫住一辆d,叫小弟们自己散了回家休息。直奔老大办公室。

妈的,怎么回事,我们远征部队回家了,居然连个接的人都没有。长脸恶狠狠的要砍了那个接电话的服务生。

老大办公室,妈的,怎么没人?我和长脸这才着急了,四处打电话找人,同时把还没散开的小弟招呼了起来。

色狼接的电话:“大哥,你们回来了?马上来第一医院,肥哥被人开了红。”妈的,我和长脸带了聚积起来的300多号小弟直接冲向第一医院。

果然,所有的大哥都在,不过肥哥是趴在床上的。老大正在房间里四处乱转,看到我和长脸到了,一群大哥明显松了口气。看到肥哥睡着了,老大招呼我们出门,把事情详细交代了一下。

“妈的,你们刚走2天不到。附近3座城的公司结盟砸我们的场子。好手走了一大半,下面一般的小弟顶不住。现在就守着自己本城的场子动弹不了了。妈的,昨天晚上老肥回家,门口被人堵了,屁股上被一刀拉下来一斤肉的样子。幸好附近有兄弟在,扑上来砍了20多个,不然老肥彻底挂了。”

妈的,我和长脸的火啊。外面的小弟也炸窝了,叫嚣着要平了附近的3座城。

我说:“老大,叫几个兄弟守着肥哥,我们回去商量。从上海带了点好东西回来。”老大会意,招呼一声,留了300个小弟把医院给围了起来。众人一溜烟的跑回了总部。

刚坐在椅子上,老大就问:“上海的事情怎么样?没丢脸吧?”长脸马上吹嘘起来:“妈的,我们青火出去的,怎么可能丢脸?600多个打死的,我们起码包了一半。剩下500个可和我们没关系,整个大楼塌了全砸死了。”

一巴掌拍长脸脑袋上,妈的,砍人的时候这么精明,一讲话就开始乱套了。详细的讲了一遍上海的经过,长脸在旁边插嘴吹嘘。妈的,吹得太厉害,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简直把我说成个杀人魔王了。*。

老大一直青嘘嘘的脸泛起了红光:“嗯,长脸小萎做得不错,这下我们的名头可是彻底出去了。好了,不多说,去上海的兄弟一律重奖。现在说说自己家的事情。”

炮哥开炮先:“妈的,附近城的公司打我们,我们没话说,毕竟是我们先去占地盘。妈的,本城的10多个小公司居然配合起来带路包饺子,这算什么?”

马哥接到:“能打能杀的小弟,全公司也就1000来个,你们把好手一带走,剩下的500多个根本顶不住,他们那边3个公司加起来9000多人,我们只能守自己的据点了。”

我二话不说:“妈的,这次从上海带了500发新式的火箭弹回来。什么穿甲,高爆,破甲的,今天晚上兄弟们辛苦点,先平了本城的那几个公司再说。”

老大做决定:“老炮,老钢,老马,我自己,小萎,长脸,我们分开带队,带上小弟,尽量不要用火器,平了本城的,马上汇合,临晨2:围住那3个城的在我们这的据点。城外仓库区的5号仓库。都知道地头吧?”

我们全部点头。老大继续:“剩下的大哥,每个人带300个小弟,全城搜,反正不是我们公司的,出来混的全部给我砍。条子那里,我现在就去吱一声,啊?明天完事了,老炮给公安局用我们的名义援助1000万。他们不是正在整修办公楼,新修宿舍嘛,再送300台窗式空调。妈的,封住他们的嘴。”

入夜,会齐了疯子,白傻,猴子,色狼,疤脸,身后是300个小弟。火器不多,就30杆54。妈的,自己城里还是不要太嚣张了好。我带了沙漠之鹰,右手提了那把特制的苗刀。好货色啊,砍了50多个了,妈的,刀锋上面一点痕迹都没有。

一群人偷偷的接近了城里风景点秀山的山脚。这里有一片别墅,城里金鹰的老大,带了20多个小弟住在这里。我们围住了目标别墅

手晃了晃,两个身体灵巧的小弟翻进了墙。隔了一会儿,大门悄悄的开了。我低声吩咐:“记住了。除了他们老大,不要活口。女的带走。妈的。”

我带头冲了进去,妈的,声响太大了,别墅里冲了5个出来。“儿子哎”,我狂叫一声,一刀砍飞了两个,左手成拳砸在一个倒霉鬼的喉咙上,“咯嚓”一下,肯定活不了了。剩下两个尖叫一声,回头就跑:“老大,老大,青火的人砍上门来了。”你跑?妈的,冲上去背后一刀,一个家伙的脊椎骨被整齐的分成了两条。左脚狠命的一踢,剩下的一个飞出去5米远,然后就向后弯了180度整个的软在了墙角下。

已经被发现了啊,我狂叫一声:“兄弟们冲,妈的,给老子拆了这栋楼。”

疯子几个早带人冲进了门。我走了进去,别墅一楼的大厅里面,30几个兄弟围着10几个人拼命砍杀,妈的,场子里的人刀法不坏,兄弟们的刀子大多被架住了,只有几刀能砍在他们身上。

哪里这么麻烦,老大叫少用火器,不是不让用啊。我抽出自己的至爱:沙漠之鹰,“砰砰”两下,打死了两个。带了枪的小弟们反应过来了,抽出手枪就想开火。金鹰的老大,一个只穿了条内裤的光头大汉马上认输:“兄弟,别开火,我认栽了。”“当啷啷”一阵,金鹰的人把刀全抛了下来。

我撇撇嘴,看了下手表:“妈的,才11:,离集合的时间还早得很。”叫疯子:“把金老大伺候好了,先给我绑上。”金鹰场子里面还有15个小弟剩下。我走过去:“妈的,蹲下,蹲下。现在你们是俘虏,不知道俘虏该怎么表现?”15个吓傻了的小弟马上蹲了下去,妈的,刚开始和这么多小弟对砍的精神呢?

蚩尤冷兮兮的说:“红烧?清蒸?油炸?还是生肉片?”我*,哪里这么麻烦,给小弟使了个颜色,冲上来20多个,就是一顿猛砍。人肉翻飞啊,这几个小弟估计这个把月憋久了,砍得人都成了10几截还不停手。算了,难得发泄一次,随他们去。

笑嘻嘻的走到金老大面前,我用苗刀的刀背拍了拍他的脸蛋,说:“金老大,我们老大很想念你咧,这个,叫我带了300个小弟来请你。不许出声,出声就割了你舌头。”

带了疯子,白傻上了二楼,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值钱的首饰什么的就交给下面的小弟带着,反正他金老大也用不上了。到了二楼最后一个房间,我*,一个绝色美女正穿着真丝睡衣在床上发抖。

盯着那小妞淡水色的嘴唇,清秀的瓜子脸,长长的秀发扫了一阵子,吞了口口水,对疯子说:“还好他妈的没带色狼上来,不然不当场强奸了这小娘皮不可。妈的,我都动火了。”

疯子也傻愣愣的说:“妈的,早听说金老大的马子是个祸水,操,金老大每天晚上还真舒坦。”*,这种祸水留着,以后害了我们青火哪个兄弟都说不准。手起刀落,那女的没来得及出声,脑袋就飞了2米多远,在地上滚来滚去。

疯子和白傻全哆嗦了一下。我冷冷的说:“要女人,多得是。这种女人,你不怕你爽的时候一刀片阉了你?”疯子和白傻马上反应过来,不过有点奇怪的先摸了摸小弟弟,大肆开始拍马屁:“大哥,不愧是大哥…”妈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叫小弟拉了金老大开路,金老大现在浑身光溜溜的,他的内裤?哦,不就在他嘴里。小弟懒得撕窗帘什么的,直接扒了他内裤给堵上了。后头殿后的十几个小弟抗出了5桶带来的煤油,整个别墅洒满了,然后一个打火机丢了进去。

在总部的时候,我们连明天早报的头条新闻的题目都构思好了:“天干物燥,昨夜本市发生20几起火灾,幸无人员伤亡,估计损失…”

时间有多,带着小弟穿城而过,路上帮海哥他们清理了一下几个半夜在外面流窜的别的公司的小角色,尸体直接扔上了开来的卡车。云贵高原的天坑多,2000多米深的不在少数,直接扔下去,300万人口的城市少了几千人,谁在意?

到了城外仓库区的5号库房,老大他们已经带队到了。几个大哥低声商量了一下:“你这队没伤亡吧?”“没有”“没有”“没有”…

“等一下,叫兄弟们先围起来,里面有那3个城的800个好手在,5号库房的3个仓库住满了。叫兄弟们用新式的火箭弹开张,高爆的。20发。”马哥点点头,过去安排去了。

“找几个枪法好的兄弟,用带消音器的m4先干掉放哨的,兄弟们逼近去,发了火箭,直接冲进去。”炮哥带人走了。

老大冷笑了一下问我:“金老大呢?”我撇撇嘴:“那个嘴里叼内裤的。”老大有点忍不住笑的样子:“妈的,要是他刚干过,岂不是自己吃自己的?”我和长脸嘿嘿笑起来。

准点,炮哥手一晃,10几个枪法好的兄弟“嗤嗤嗤”的干掉了仓库顶上,3个仓库中间的空地上的哨兵。我们带队逼到了离仓库30米的地方。

马哥轻轻的吹了下口哨,我们马上低下了头,rpg-7特有的尖啸声铺天盖地的传了过来。娘西皮,火凤的人没吹牛,俄罗斯军方最新造的高爆火箭,才3发,一栋仓库已经彻底的垮了,里面一阵惨叫。妈的,数了20下,3栋仓库垮了2栋半。我们带人就冲。

抬手一枪毙了一个在箱子后面打黑枪的,掏了把匕首,狠狠的扔了出去,准确的钉在了一个家伙的额头正中,匕首尖从后脑冒了出来。

老大是老当益壮啊,抗了把ak清脆的点射,一路上起码干掉了10个。老大以前说他在缅甸和政府军干过,看样子没吹牛,标准的3发联射,而且基本上都是射中脑袋。*,比枪法,我差远了。

管这么多,我们子弹多,食指一抠,就是50发打出去。飞快的换了个弹夹,然后又是50发。

妈的,都打上瘾了,都没活人了,包括老大在内,是指头抠住不动乱扫,每个人都打光了10个弹夹。后来据一个去扔尸体的小弟说:“路上闲的无聊不是?找了个家伙挑他尸体上的弹头,妈的,挑出来170多个。我们下手也太浪费了点。就他一个人,用了80多块钱咧。”听到这话的老大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妈的,不是你带头乱扫,会浪费这么多钱么?年底扣你10万。”妈的咧,过瘾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

随后的5天,青火出动了所有的好手,一个城一个城的开始扫场子,那边的老大顶不住了,好手全被我们给抹了,传消息过来谈判。

这下由不得他们了,我们定了谈判地点,我们城外30里,青火开的一个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