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意外相逢,爆破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日本的外围据点差不多被扫光了。剩下也就大概500号人,现在全龟缩在一个居民区的买下来的大楼里。妈的,我们又没办法冲进居民区大肆杀戮吧?虽然我们无所谓,火凤的人承受不了后果。

打了半个月,我们青火素质就是够硬,只轻伤了20来个小弟,别的公司多少挂了100多个了。妈的,小日本,这笔账慢慢和你算。连续3天,我们都在商量怎样干掉剩下的杂碎。没有太好的手段,大家都是一筹莫展,妈的,小日本国内肯定正在调人买军火准备突围呢。广州深圳那边的消息,香港的兄弟联合澳门的,一顿火并干掉了1000多个杂碎,赶得山口组回岛上去了。妈的,就我们这里麻烦。

这天,还是候老大,带我们去火凤的总部,一栋50层的写字楼去参观参观。

正在大厅,迎面是巨大的金子招牌:火凤实业。*,够威风。那个前台的小姐正一脸不耐烦:“告诉你了,你们这些小厂子的产品我们公司不会有兴趣的。你来了这么多趟,怎么还不烦呢你?我们经理不会见你们的。还不走?是不是要我叫保安踢你们两个出去。”

不关我的事情,小姐的态度虽然恶劣,但是和我无关。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这位小姐,麻烦通报一下你们经理,我们的产品好不好,起码你们作个评估,是不是?我们来了4次了,你一次都不帮我们传一下,我们的产品其实质量真的很不错的。”那个小姐不耐烦了,狠狠的奚落了几句极其难听的话,说:“你这么一把年纪了,你儿子怎么不养你的老,还在外面奔波,不累啊?保安,保安…”

妈的,老子浑身杀气狂冒,弄得附近的人全部一个哆嗦。蚩尤惊奇的问:“那老的不是你老头么?你就让那小娘皮这样糟蹋你父亲?”我操你祖宗,妈的,蚩尤的话,火上添油啊。

冲到前台,二话不说,一耳光抽那小姐脸上,抓住她的领子从前台提了出来,贯在地上就是一顿拳脚。疯子和白傻一看我动手了,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一顿狠扁。估计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不过,老子大哥都出手了,你们不出手,算什么小弟?

回过头,对老头子嘿嘿几声:“老爸,你怎么在这里推销来了?”

长脸他们反应够快,恭恭敬敬的跑上来鞠躬叫了声:“伯父。”妈的,我们出来混的,讲究就是一个义气,我的老头子和他们的老头子有什么分别?

候老大也愣了,自己的手下得罪了人,得罪的偏偏是现在的主力。就看他怎么处理吧。

结果,没20分钟,火凤定了老头子他们厂子的3000万的电子器件。附带摆了酒席对老头子赔罪。本来也是,你们他妈的前台小姐就这德行?妈的。别逼我半夜摸你们总部把你们全掐死。

老头子和他的搭档很是吃惊了一把。我没说多话,叫他赶紧回去,等我回去了再解释。老头子说:“反正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回去也行。”

我加了句:“回去了就辞职,您也别当什么业务员了,我养您。省得出来让这些贱货欺负。”老头子摇摇头,不说话。妈的,看样子是被人气惯了,我差点就想拉兄弟找人算帐。

晚上,火凤一堆大哥吃饭的时候狂说对不起,底下的人不懂事。我无所谓,反正面子已经捞足了,人嘛,还是光棍点,很漂亮的说了几句场面话。

席间,大家继续讨论怎样干掉小日本杂碎那剩下的500人。

我啃着一个鸡翅膀,嘟囔着:“妈的,不就一栋楼吗?炸了它,连楼带人炸里面去。”

柳老大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最近那附近是不是有施工啊?弄个借口在那个楼体里装上炸药,整个楼给它来个整体爆破。”

嘿,一群人眼睛全亮了。什么爆破应该请什么人,附近的工地怎样打招呼,最后怎样掩盖问题等等等等。

我和长脸不怎么懂这些,专心吃喝,这里的粉蒸排骨是一绝啊…蚩尤暗地里抱怨:“阳痿的,爆破是不是?不见血啊,不过瘾,还是你一个人冲上去吧。”我无语。

计划定下来了,瞒天过海,反正小日本现在不敢出来买东西,没几个人知道那栋楼里有人,计划是装成整个小区施工,每栋楼底下都装上5米高的障碍物,然后,用什么装修改造的名义给那栋楼塞满遥控的炸药,到时候一家伙爆了他个杂碎的。500个人,保证死光光。所有的行动由政府的关系出头,这样才不会让人怀疑。

这次行动,也就出动几个专业的拆大楼的人就够了。我们另外有任务。

王老大说:“最近的情报,日本人抢购了一批重火力的军火,400个人,准备偷渡过来,接他们这边的伙计回去。我们准备海滩上伏击一下,搞掉这400个杂碎,大家轻松。怎么样?”还有说不好的么?妈的,最后的400个生意啊。

长脸醉醺醺的说:“妈的,我赌10块钱,这次我们杀的杂种最多。”中部的黑虎堂的老大也醉了,咕哝着:“我赌5块,我们杀最多。”

我挺不是味道,妈的,你杀猪起码都是上百吧?这次是400个杂碎,只赌10块钱?不过想想,日本人也就值这么点。妈的,不必要为它们报委屈。

5天后的午夜。所有堂口的2000多个兄弟携带火器围在了上海30公里外的一个海滩上。附近日本人准备的接应的人手全部被杀,车辆全部开走。

远远的传来水拍击木板的声音,所有的兄弟低下头,来了。妈的。

我和长脸很是得意,通过火凤的关系,我们补充了100发火箭弹,妈的,看你们和我们比杀得多。4个小弟已经瞄准了半天了。来的时候,我们只让别的大哥看到了ak啊什么的,rpg-7可是我们的秘密武器。

海上出现了8艘船的影子,大概离我们500米,长脸动动手指头,4个小弟各自瞄准了一艘。船上面放下了10来艘皮划艇,慢慢的划向海滩。他们距离海滩有100米左右。

蓦然,我一声尖锐的口哨,4个小弟马上发射了手头的火箭弹,然后再接上一枚。海面上4艘木船已经变成了4团火球。又是4发,接着又是4发。和我们打赌的老大们坐不住了,招呼兄弟就冲向海水。妈的,他们想抢皮划艇的的杂碎。*,长脸一声招呼,所有的兄弟对着皮划艇拼命的开火。海上一时间到处是漂浮的黑影。

妈的,8艘船是废了,日本人没退路了,可是居然抵抗的力量不小。还是我们的火箭弹好,一发就是半径8米左右的弹片雨。弄得那几个大哥拼命的叫嚷:“妈的,你们用火炮,操,不公平。”

*,只管谁杀得多,谁管你公平不公平。

日本的杂碎拼命一样的游向海滩,妈的,如果是朝别的方向,估计会被淹死。这些杂碎还不知道我们大陆的黑道联盟出动了多少人手对付他们,妈的,你游,游上来我们操死你。

交火大概20分钟不到,海面上没活人了。我们是不打扫战场的,长脸特得意的从几个老大手上抽了5元或者10元的票子,和我带人上了大吧。

我远远的听到火凤负责打扫的人在抱怨:“妈的b哦,这样的天,在海里收拾尸体,命歹势咧。”一个带头的人骂到:“妈的,不叫你来拼命就是好是,抱怨什么,我们只要抬海滩上的杂碎,海上的兄弟还要用探照灯找。你看谁辛苦。”呵呵,没听到人吭声了。

第二天,我,长脸带着5个小把子,10来个心腹小弟,看大楼的爆破。妈的,好厉害的技术,50层的公寓楼,不到2秒钟就成了碎片,连尘土都没多少,声音夜不大。

我和长脸大眼瞪小眼:“这就是高科技吧?妈的,500个人,现在成罐头了不是。”

飞快的,来了50辆封闭式的垃圾车,准备清理尸体。外头看热闹的群众在拼命叫好。我恶意的想到:“妈的,告诉你们这里头还有500条日本的杂碎,你们是更加叫好呢还是拼命跑开?”

蚩尤不乐意,拼命鼓动我去近距离观看一下尸体。我和长脸也好奇,150米高崩下来的**会变成什么样子?看看,开开眼界。妈的,一群小弟更加是看希罕,拼命的往里面挤。

抬了几具尸体出去,一个服装奇特的杂碎露了出来。妈的,什么破烂衣服,一个小弟说:“日它母,好像是游戏里的日本古代的衣服。”候老大走上来说:“操它娘咧,日本神社的神官,估计是给这些杂种鼓气的。”

蚩尤猛的说了句:“这个杂碎尸体上有我手臂的味道。”我愕然。

蚩尤说:“我的手臂,如果在日本,估计会被当作神来供奉的。但是我的手臂没有自我的意识。这些杂碎只是供奉,没有继承我的力量,身上只有我手臂的味道,没有能量反应。”妈的,还好没继承你的力量,不然我的小弟不死光了。

蚩尤阴笑起来:“有空去日本吧,去他们的神社逛悠一下。”我邪笑:“妈的,趁机杀多点杂碎,多搞几个贱货。”

我们一起嘿嘿的笑起来。我问蚩尤:“怎么,不急着找回自己的手臂么?”蚩尤满不在乎的说:“急什么,还有300多年我的刑期才会满,一条手臂,反正这个球上现在没东西毁了我的手臂。我急什么。”

嘿嘿。我商量到:“如果你有了手,给我多点力量行不行?”蚩尤一口包揽:“没问题,不过,你要多杀2万人,多搞死200个妞,我才给你力量。”操,我没兴趣奸杀的。我协商:“杀4万个杂碎,不搞死妞怎么样?”蚩尤想了想:“ok,就这样,杀4万个,嘿嘿,杀光他们,嘿嘿,烧光他们。你他妈的多带点炸药去日本…炸了他们的皇宫,强奸他们的…”

我呸了一声:“妈的,老太婆,没胃口。”不过炸皇宫,真是美妙的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