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缅甸玉石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进了6月天了,天气热得不象话。这天早上,望着窗外的太阳,真是不想出门啊。妈的,冲了个澡,去老大那里碰面。

进门,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套装的女的在老大身上乱摸,*,我第一个。我马上点头说:“老大,继续,当我没看到。”

老大打了一下那女人的手,说:“没事,进来,介绍个人给你认识。”那女的这才从老大身上直起身子,嗯不错,将近30岁的样子,挺正经的一个ol。

老大指着那个女的:“城里‘珠光宝气’珠宝店的苏老板。”然后指着我:“我公司里最能打,脑袋最灵活的小萎。”我和那苏老板打了个招呼。老大说:“等老肥他们来了,一起商量点生意。”

过了不到半个钟头,4个老哥,10个大哥全会齐了。老板这才说到:“苏老板最近决定到缅甸进一批玉石原矿。大家知道,缅甸玉石是现在世界上最有名的。不过,大家和南方生意坐多了,也知道缅甸是什么情况。一不小心就会被吃掉。苏老板这次就是特意请我们派人手帮忙护送的。以后也算是生意上的伙伴了。”我心里笑到:“妈的,恐怕还是床上的伙伴吧?”

老肥问苏老板:“以前你店子的玉石不也是缅甸玉么?怎么这次冒风险自己过去收购原矿?”

苏老板很无奈的表情:“提供玉石的那边,要涨价15%。利润就很薄了。如果是自己买原矿回来加工,2万一块的原矿,可以提出起码价值20万的玉石。如果碰到极品的,2万起码可以变200万。”

老肥问:“那你准备这次多大的规模?”

苏老板说:“不多,3000万的本钱,1500块原矿,估计可以弄到价值5亿的玉石。”

老大这时候插口:“苏老板准备让给我们3成的利润,我们就出动20个好手,带重火器,跟着两个苏老板的手下过去。”

大家没意见,来回一趟大概3个月时间,可以拿一亿多的利润,猪才不乐意。不过,又是刀口子上舔血的生意。我就知道,少不了我。妈的,这么热的天跑缅甸,而且是深山里的玉石矿区,我操。

果然,老大点将了:“老炮,长脸,小萎,选17个硬把子,带齐火器,每个人5万的费用,跟苏老板的人明天出发。”

到了公司的秘密基地,一个地下30多米的仓库。每人一把ak-47,一把54,然后是两个rpg-7发射器,10发火箭弹,所有的军火全部藏在了4辆面包车的夹层里。我问长脸为什么不用精度高的m4等,长脸嘿了两声:“妈的,美国鬼子的货在缅甸那边吃不开,边境附近那是没话说,我们要进山,潮湿大,可能打不响。”

我只有一个字来形容美国人的东西:操。

大清早,会齐了苏老板派的两个人,一个40多岁的文文弱弱的,一个浑身漆黑瘦小的。一个专门管探矿,一个专门负责向导交际。4辆面包车一溜烟的开向和越南交界的边境城市。我问炮哥:“怎么不直接进缅甸?”炮哥摇摇头:“缅甸边境不安全,从越南进去,直接插山区过去。”

到了边境城市,顺着一条路笔直的开,我正诧异:“还要多久啊?怎么不见边防的?”

几个有经验的人全笑了:“妈的,这里就是越南了。”我操,从窗子看出去,一样的人,一样的房子,一样的装饰,说的都还是普通话咧。我大乐:“妈的,纯粹就是中国的地方嘛,什么时候灭了越南都不用殖民,妈的,和中国内地有什么区别。”大家都点头称是。

车子晃悠了5个多钟头,终于到了越南境内的一个小城市。同来的小个子说:“随便活动活动,这里中国人比越南人吃香得多。讲华语,用人民币,和国内没什么区别的。明天就找向导进山。”

我,炮哥,长脸肯定是一伙了,三个人带了3个小弟就去看越南的色情表演。妈的,都说东南亚是色情天堂,不见识见识岂不是亏了。喝着正宗蓝带,看着台上拼命扭动的小妞,乐死我们了。炮哥兴致勃勃的说:“晚上去看人妖表演去,妈的,都不许推,陪老子过瘾。”

我和长脸一脸苦相,妈的,我们只对妞感兴趣,人妖?操,算了,操都不能操的。

好容易死拖活拖的拉了乐不思蜀的炮哥回旅店,我和长脸以及几个小弟一脸轻松,妈的,那个人妖真是恶心得,算了,说出来影响大家胃口。不过说良心话,盘儿挺靓的。

第二天一早,小个子就带了一个满口土话的漆黑的家伙。听不懂两个人在“叽里咕噜”些什么。直接开车杀向缅甸。过境的时候,大家都掏出了家伙。妈的,越南和缅甸边境可没有中国和越南边境那样轻松,两边随时可能交火。

在山里绕了整整两天,还好领头的车上装了gps,虽然是民用品精度不高,也够用了。不然,我们方向都弄不清楚了。

前方终于有了人烟,一个山谷,里面有条河,入口的地方是两个木头的哨楼,长脸极其羡慕的死盯了一阵子他们上面架着的m60班用机枪,对于旁边的14。5口径的重机枪却是看都懒得看。可以理解,我们用m60还可以拉着跑路开杀,14。5口径的,估计全世界也就我一个人可以抗着它冲锋了。

向导看来很熟,露了个面,叫嚷了几声,两个哨兵顿时脸露喜色,飞快的跑进去了。

小个子说:“我们算是大客户了,一般的最多100块矿石就走。这样的矿区,一般一年的开销不超过50万。”长脸问:“那他们这样一个矿区多少人?”小个子估计了一下,说:“不多,矿工2000多人,卫兵7,800的样子。”

我只有一个念头,***,缅甸的东西真他妈的便宜。

4辆面包缓缓的停在了山谷最好的一块平地上,前面20米就是他们的主楼,全木制的2层楼,长却有200米。

每辆车留了个人,我们的3000万就在其中一辆车的夹层的保险柜里。我们三个大哥带了13个小弟,跟着苏老板的人走上了楼。当然,身上全带了短家伙。

一个白净的胖子坐在大厅里,后面是20来个抗着ak的保镖。大厅中间的地板上挖了个大火坑,上面掉着个硕大的水壶。蚩尤又开始叫唤了:“萎小子,商量一下,杀光这个山谷的人…3000人咧,杀了他们,多过瘾。”我操他妈的,这么久不叫唤了,我还以为他变老实了,我呸了一口:“妈的,是不是要灭口杀了我的兄弟,然后一个人抗1500块石头回去?”

蚩尤估计了一下一个人抗1500块石头的样子,妈的,他又舍不得钱,不吭声了。真不明白,他要钱有什么用。

我们的小个子和那个向导叽里咕噜的和白胖子说了一阵子,百胖子笑得合不拢嘴,但是后来又不说话了。小个子马上从背后的背包抓了10条精品香烟,20块砖茶放在地上,那胖子才笑着挥挥手,几个老成一点的人带我们下了楼。

矿区,一辆破烂到了极点的小卡车停在那里。周围是穿的更加破烂的矿工,一个个神情木然的机械的敲打着山体。长脸哼了一句:“好像是奴隶,不是自由的矿工。”我和炮哥点点头。

开始了。矿区的人牵了根电线,一个大概小孩子的小手指粗的电钻,人头大小的矿石上面就钻了一个不到2寸深的小洞,我们同来的中年人就要从这个小洞,判断这块矿石是玉石还是普通的石头。买对了,马上发财,如果错得太多,别说发财了,我们第一个剐了他。

2分钟才能分辨一块矿石,分辨出来的马上搬上卡车。小个子仔细的计数。我们抗着m4和周围的警卫一起守着。我有点着急,问炮哥:“一个钟头才30块,妈的,岂不是要几天的功夫?”炮哥回了句:“这是规矩,别想矿区的人老实的交给你矿石,这两天是最累的,我们吃喝不能离开这货车。”

妈的,吃喝拉撒不离开。苦啊。

第二天的功夫,离我们几十米远的地方传来女人的惨叫和一阵枪响。我们马上紧张起来,枪口全抬上了。小个子马上招呼我们:“没关系,没关系,和我们没事,他们的女奴隶逃跑。”我*了过去,问:“女奴隶?怕是妓女吧?”小个子淫笑一把:“差不多,不过是不给钱的。”操,缅甸这jb地方。

紧张了3天,终于选足了1500块矿石。中年人双眼通红,好像要滴出血来。小个子马上给他滴上眼药水,戴上眼套,送他上面包车了。

接下来还算顺利,交了3000万,额外给了50万,矿区的首领派了一支50人的队伍护送我们过边境。妈的,都是些什么装备,最先进的m4和最次的一战的毛瑟枪混在一起,看这些警卫,就他妈的抗枪的缅甸农民。这样的队伍有个屁的战斗力。

越怕鬼,鬼越来。刚到离边境还有10来公里的地方,我们的车队被围了。

对方响起了ak特有的清脆的枪声,我们这边的护卫马上倒下去了20来个,还没见人,就损失了一半,还好我们自己的兄弟没有中弹。果然不出我所料,剩下的20多个护卫,撒丫子就跑。长脸急促的对着对讲机下令,我们把火器全放进了夹层。

四周浮现了100来个人,大声叫嚷了几句。小子个马上跳下车,回了几句,然后低声安慰我们:“不要紧,游击队,有钱就可以脱身。”

炮哥骂了句:“妈的,钱,我们身上那里还有钱,加起来不到50万了,他们肯放么?”小个子也愣了,问了几句,然后说:“我们算倒霉,当人质,要我们交200万才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