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投标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天一早,懒得理会几个还在拼死的灌啤酒的小弟,摸摸昏胀疼痛的脑袋,晃悠悠的爬上一辆面包,开车找老大报信去。妈的,三菱面包的操纵性就是没自己的宝马舒服,难怪炮哥说日本人除了拍a片玩sm外没得拿的出手的东西。

红灯,顺手扔了包软中华给路口的交警,这小子丫的叫什么,上次他们队长带头,还一起洗过桑拿的。那小子马上点头哈腰的过来了:“萎哥,早啊。哎哟,喝酒了?”我点点头,那小子四处望望没司机注意,马上笑着说:“萎哥,自己小心点啊,早上上班的人多。等下弄点清淡的稀饭喝,护护胃。”这小子的话我喜欢,赫,马上在座位上摸了摸,得,还有半条中华,一下全塞了给他。绿灯,走人。

老大他们5个人这两天都在办公室等消息,我一路飞窜顶楼,半路上吃吃服务生的豆腐,不错,弹性不比莉莉差。一开门,5个人马上瞪向我。

“老大,搞定,那小子刚开始挺硬实,后来杀了只小童子鸡给他看,马上服气了。”

详细报导了一下昨天晚上行动,5个老哥全露出笑意。钢哥夸到:“你小子有前途,脑袋灵活心也够狠,不错,不错。”

老大嘿嘿了几声,说:“不错,小萎。只要深圳这公司不和我们抢生意,这个标就已经是我们的了。老肥,竞标书送了吧?”

肥哥裂开大口:“妈的,送了,真他***黑,竞标费是200万,从来没见过这样高的价钱。这次在我们前面送了标书的有27家公司,嘿嘿,我们标书一送上去,他们老总全软了,妈的,白送了上头200万。”

(竞标费,买标书用的。就等于是投标的门票,如果你没有中标,费用不退的。现在28家公司送了标书,等于开发主管单位已经收入了5600万。现在稍微正规一点的项目,多少都有竞标费的。除非是那种行政部门一手抓内定的项目,那么你外面根本收不到风声,就已经开工了,这是特殊情况,不是正常的步骤。)

“好,估计也就意思意思的降个几百万的费用,拿到标,我们扣一半,老马,一拿到标,你就负责转包给黄老板。他妈的老滑头,拿1000万也可以修个3亿的房子出来。什么豆腐渣工程,就是他这种老板搞的。好啦,大家休息,散了,最近少玩妞,9天后我们全体压阵看投标。小萎长点见识去。老肥送300万上下打点一下那几个主管的部门,省得他们抱怨好处少了。”

妈的,老大真不愧是老大,一针见血的指出黄老板就是造成豆腐渣的罪魁祸首啊,不过,好像我们也不怎么光彩,毕竟我们没做事还拿了一半。嘿嘿,他妈的,有钱不赚是傻b啊,过路财神,见者有分。

9天的时间,就跟着猴子疤脸几个每个场子坐一下,玩一玩,走人,真清闲啊。手下小弟招呼一起玩游戏,妈的,老子这么好的身手,偏偏鼠标都快抓破了,就是玩那狗屁的cs打不中一个。我是大哥咧,不让我一下?妈的,谁刀子捅死我。*,没面子。

蚩尤也是闲得无聊,自己又没办法开杀,只好成天灌输我杀人的,玩妞的,破坏的各种手段。附带把他那个牛头里面记得不多得几种黑巫术教给我。我大吃一惊,还一直以为蚩尤就会砍砍杀杀,没想到这种东西也会。追问了一下还有什么好东西,蚩尤很干脆的回答:“除了族里禁传的天魔斗气,我全教给你了。对了,还有些小玩意,学不学?”

“学,干嘛不学?什么玩意?”“嗯,我看看啊,用身体养蛊,玩蛇,配毒,养恶鬼邪灵,身上带五毒装饰增加功力什么的。”

妈的,我倒,我就怕这些东西,学,学了自己虐待自己,我有毛病啊?很干脆的回了一句:“不学。”蚩尤很是有点伤心:“这也算是你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么不学?”

*,忘记告诉大家,我给蚩尤说最后他的手下还是并入了轩辕族。蚩尤马上认为我居住在南方,说不定他的手下就有一个是我祖宗…我无语。

正式日子到了,一身华贵西服,精品鳄鱼皮鞋,板寸头梳理得是油光发亮,看看所有得大哥们,各个衣冠楚楚,不说出去,还当我们是跨国公司的老板呢。

背后的50来个小弟,各个全身黑西服,黑领带,雪白的衬衫,墨镜加皮靴,*,一排高档轿车后跟着8辆三菱面包,够气派,够威风,也够嚣张的。毕竟我们是黑社会是不是?这个,有点夸张了。

坐在投标现场,老大淡淡的对我说:“我们就是流氓,怎么的?他们谁敢管我们,上下官方都知道我们是流氓,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意他们不清楚,这个最重要。而且,知道这附近4座城市最大的上税公司是谁?就是我们青火。我们的人是黑的,但是钱是半黑半白。你当我们开娱乐城,酒吧什么的干什么?就是争取社会地位,没有地位,你再狠也玩不了多久。”我马上点头,老大,真是我的偶像啊,绝,真绝。

老大看到我脸上明显的崇拜,很是有点不好意思:“社会上打滚多了,你也会有经验的,小意思,嘿嘿,不要太个人崇拜了。”

妈的,主管投标的那个局长进来了,*,和肥哥有得一比的肚子和脸蛋,很是官样的在上面罗索起来。

肥哥手顶顶我,低声说:“这儿子最贪,妈的,就他一个人收了100万。别的最多的只敢收20万。这小子迟早会高血脂马上中风死。”

官样文章结束,开始投标,很明显,报价高于我们公司的。深圳那个姓张的,看都不敢往我们这里看,直接报了个最高价。

不到10分钟,我们公司中标。所有的老总们苦着脸蛋向老大道贺,妈的,白丢了200万,看你们晚上不哭死。

一溜烟的,本城最大的天府酒楼,据说是按照超5星标准建造的。没办法,官员**的太多了,旅游的人也多,造点高档酒楼,增加政府收入是不是?

公司出头,请所有主管官员吃饭。妈的,什么叫做酒山肉海?太落伍了,吃的就是穿山甲,娃娃鱼,外带猫头鹰,孔雀什么的。海参?海参是国家保护的么?不是,那么,不够格调,不吃。

我*,大师傅就是大师傅,穿山甲这么厚的皮,愣是cook得和红烧猪肉的皮一样酥软嫩滑。这东西好啊,滋阴壮阳,这一顿,就吃了13只穿山甲,30斤娃娃鱼,10只猫头鹰,2只绿孔雀。还有些稀奇的山货,我都没听说过。最后一结帐,打了5折,23万。

娘咧,吃得我是龇牙咧嘴的摸着肚子哼哼。老大是红光满面的送走了那些官员,回来得意的嚷嚷:“妈的,有钱,什么东西吃不到?什么时候去广州,兄弟们去吃大补的小孩子肉长长见识。”妈的,老大喝多了,平时这么冷,现在也开始扯淡了。

肥哥哼道:“大哥,你要吃小孩子肉啊,也只有去广州。我们就算了,这种东西没福气。”我倒,广州还真吃小孩子啊?望着炮哥,炮哥“嗯”,狠狠的点点头。妈的,我差点吐出来。看老大,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色看样子也有点难看,要不是忍着,也就吐了。就说嘛,老大最远的地方到过北海,桂林什么地方,哪有空吃广州啊?

炮哥趴我肩膀上,有气无力的说:“上次招呼广州的两个大哥,妈的,他们说还真有经商的当官的吃过。我们出来混的,怎么搞,杀人放火没人说你什么,这是应该的,妈的吃小子,这是断天良的事情。小心关二爷劈死。”

我操,我们是流氓,不过比起那些人渣,我们太伟大了。

老大端着杯酒狠狠的灌下去压压胃,低声说:“今年生意兴旺得狠哪,现在10月低,兄弟们加油干,过年的时候争取大家丰丰富富的过个热闹年。走,有精神的陪我去按摩一下,妈的广佬儿,搞什么jb歪毛的事情,弄得我胃不舒服,走,大家轻松轻松,今天生意做成了,老大我买单。”“呼啦拉”的一声,60多号人蜂拥而出。

我们一排做大哥的躺在包房内,小把子和小弟们在外面爽得乱叫。

炮哥眯着眼睛揉动着他身边小姐的大腿,色眯眯的问我:“小萎啊,还是处男?”

我晕,当着老大问这个,看老大多正经,不过把脑袋伏在了小姐的肚子上在那里哼“威虎山”。真是不好意思啊,没辙,老哥问话,不回答怎么行,只好点头喽。

见我说是,妈的,完蛋了,一群大哥,老哥,加老大全跳起来了,乱纷纷的叫嚷:“这怎么行,我们出来混的,20岁的大小子了还是处男,妈的,丢公司的脸。”我晕头转向的被轰炸了一轮,老大扯着嗓子叫:“易经理,易经理。”一个短小身材,稍微肥点,脸上全是笑容中年人走进来。老大没等他开口,马上吩咐到:“你这里有雏儿吧?马上选个最水灵的,给我兄弟开红。妈的,老大今天帮兄弟完成人生第一步。”

我晕倒。那个易经理脸带邪笑,嘿嘿的跑了出去,一群大哥没等我开口反对,已经开始七嘴八舌的嘱咐我要拼命的上,弄死那小娘皮的。

那易老板带了个最多17岁的小姑娘进来,妈的,够漂亮,可惜,年纪太小,没感觉,不然就泡了她也不错。

老大叫嚷着:“妈的,我们公司不允许有处男的存在,小萎,今天非给我见红不可。”炮哥马上淫笑着附和。

妈的,娘西皮,谁怕谁。拉过那个小妞儿,就往里间跑。看来够脸嫩的,闭着眼睛手指头都不敢动。

我*,我真是个天生的流氓,估计也就16岁多点的小妞,我愣是趴上面动了4个钟头,最后一身轻松。看着那小妞红肿的眼睛,多少有点歉意,不过,既然出来做事,被人吃了也是应该的。摸摸口袋,刚从银行取的5万现金在包里,准备给自己的公寓陪电脑什么的,最近都被小弟们带坏了。抽了2叠子钱,扔她肚子上,说:“我老板已经买过单了,这个算小费,我会告诉你老板,日后好好对你。拜拜。”

穿好衣服,浑身轻松,步子比平时轻快了10倍啊。蚩尤也在脑袋里叫爽,说:“这小妞丑是丑了点,但是你弄得够威风,最好直接弄死她算了,现在最多5,6天走不得路,不过瘾。”妈的,我们的美女你当然看不上眼,你的美女脑袋上要长角的。弄死她?我没日本人这么变态啊。我是流氓,不是变态。

老大等不及,回家睡大头觉去了。9个大哥,4个老哥还在等我出来,见我就羡慕的说:“毕竟是年轻好,4个钟头,没打折的弄这么久,佩服,佩服。晚饭你请了,做新郎嘛。”

*,当他们这么好心,一个个都不找老婆,回家没饭吃了,等着吃我。小弟在前开路,一路杀向我们最经常去的酒楼。有人说天府干嘛不去。你当我们是billgates啊?我们的钱也不容易来,都是血汗钱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