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也是大哥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7月,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知道一件大事会发生。那个就是决定很多人前途命运的高考。但是呢,我坐在考场内,心里直叫嚷:“妈的,还不赶快打铃,搞定了收工。”

我参加高考,也就是给在外地跑业务的老头子一个交代,他们厂子不容易,西南地区的电子元件厂想打开北方的销路,够他跑的。一年里面有9个月不在家。这样也好,省得和我在一起被人认清楚了日后有麻烦。我们流氓啊,家属向来是居住地保密。你砍我自己不要紧,连累自己老头子老妈就不好了。要说孝顺,我们比那些上了大学的人渣估计会孝顺过个10倍左右。他们还*父母养,我们怎么也自己自食其力了。而且,大学需要粉和颗粒的人也不少。

得,说了这么多,考卷都忘记坐了。怎么的交张白卷我的面子也太垮了点。选择啊,给你个abcd乱填,填空啊?英语和语文的不会,数学的给你1010的填下去。

*,不就3天的功夫,我愣是瘦了3斤肉。上次在舞厅摸了一把一个纯纯小妞的屁股,被她凯子砸了一酒瓶子在脑袋上,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我都还胖了5斤呢。扯远了,不过,那小妞最后被肥哥给上了,她凯子被肥哥的手下拉黄鳝皮拉了72刀。大家见过拉黄鳝吧?黄鳝头钉在木板上,刀子从上到下一下子,内脏和骨头就全拉出来了。不过我们下手没这么狠,也就拉了72个一寸深3寸长的口子,那家伙送医院打血瓶打了2000多毫升进去。

终于解放了,懒得听班主任什么的做的交代,书包一踢,文具盒做了个手雷,砸进了20米外的垃圾桶(小弟一片马屁),向班主任竖了根中指,嘿嘿笑着出了校门。不要说我不尊师重教,这家伙不值,一天到晚发给我们他妈的自己拉关系弄来的参考资料,一个星期交100块不止,管理?我们这个班就从来没见他管理过。其实,初中的语文老师对我多好,是我自己不学好而已。我也在外面放风了,谁敢惹她一家的人,就等于惹到我了。那时候我还是学校的老大,但是我后台硬啊,一般的小混混哪里敢得罪我。

又扯远了,妈的。看到考卷我就头疼目眩,都是这高考害的。

上午考完最后一门,给斜眼交代了一些注意的地方,这个学校的地皮和附近的几家歌舞厅什么的就正式给他罩了。*,现在我也是大哥了,打个d,一溜烟的跑到青火的总部青天娱乐城。其实,学校离这里走路也就10分钟,但是我现在身份不同了,知道不?

老大和肥哥,炮哥,钢哥,马哥就等在老大的办公室里。我一进门,老大就从肥哥手上抽了一叠子钞票:“妈的,我就说我了解这小子,这不,上午刚散了,就跑过来了。”肥哥挺不乐意,没办法,拿我打赌,*,输死他。

肥哥等四个人,是我们青火的四大天王,和老大青眼狼一起起家的,那时候没什么好火力,一人一把砍刀,就*他们5个够狠,够毒,够冷,够义气,砍下了我们这座城市的天下。别看还有4,5个小公司和我们在一个城,那是因为老大要流着他们吸引条子的眼睛,全灭了就专门瞪我们了。虽然条子的老大成天到青天白吃白喝白打炮,关系够硬,天知道什么时候风向一变就卖了你?

肥哥冲我点点头:“萎子,现在该叫萎哥了,哈哈。萎哥,嘿嘿。”旁边4个人一通哄笑。妈的,我就知道我这外号有毛病。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那种蓝色小药丸呢。怎么的,我纯情处男,不行啊?

老大说:“你的地盘,本来是半条街的。但是呢,老肥要和南边的谈生意,你也知道,4个老哥平均分管了16条街。老肥的手下,得力的都要带身边,剩下的人手最多管得住2条,总部这里,人手是不能动的,其他几个老哥,自己场子也太多了。所以,给你200个直接的小弟,管两条热闹点的街,能不能撑下来?”

我*,发了,发了,肥哥,上次那小妞的事就算了,本来我准备自己上的。现在你让了我两条街,什么概念?一年2000多万啊,提成我就有400万。我操,不要一年,我就百万富翁了。

感激涕零:“肥哥,谢谢,谢谢,上次那小妞就当我孝敬您了。老大,我肯定能管好,只要小弟听话,罩2条街的场子,不在话下。”

我*,肥哥的手还真肥啊,有我的手一样大,但是有我的三个厚的手背。猛的拍了一下我后脑勺:“妈的,还惦记那小妞,不是为了给你出气,当我乐意上她,我这个体形,做活塞运动你当容易?妈的,闹了三个钟头,最后腿疼了一个月。”

炮哥嘿笑起来:“就是,你一般办事是别人做活塞运动的。”嘿嘿的,6个人全部淫笑起来。

老大笑着说:“就这么底,小萎呢,老肥带他认认地头,17个酒楼,23个酒吧,21个歌舞厅,嗯,还有3个午夜牛肉场(h表演场),5个咖啡座,其他什么网吧什么的,老肥都带小萎认认老板。要收的费用早点收上来,底下管事的小把子也认认新大哥。就这么的。我下午要陪几个条子按摩,大家散了吧。”

肥哥答应一声,就要带我出门,老大突然叫住我:“考个驾照,我给交警大队长打好招呼了,自己好好学学开车别撞了。给你钥匙。这个是我们的门面,绝对不能马虎的。”

我当然知道老大说的门面是什么,老大,四个老哥,9个管各种事情的大哥,现在加上我了,10个。老大和老哥有保镖和司机,奔驰坐起来最舒服,用的就是最新款的奔驰。大哥自己开车,宝马车开起来最舒服,用的就是宝马。我*,我说怎么上次听老大在电话里定车,原来是给我。妈的,发了。做大哥就是好,还没做什么事情,就赚了一部车。希望交警队长识趣点,3天放我过关,就可以开车挂马子了。

先到一家海鲜城吃了午饭,付帐。我们是关系户,打了5折,总之老板保本,我们吃得也开心。

然后就是号称我们城市堕落一条街的遍布酒楼舞厅娱乐场所的新步行大道和有着很多的网吧的*近这城里一所大学的所谓的学府路。*,网吧里妹妹还真多,各个水灵灵的让我流口水。日后,这里是要经常来底…不求天长地久,只求一朝拥有。大家都知道,现在很多女大学生也就那样子。有钱有车随便泡泡就上床了。上次马哥从北京回来,说那里的老大开驾宝马在学校里面找漂亮女的问路,三天就上床,妈的,幸福死他们。

然后,身后跟的小把子越来越多,10个小把子分管了20个兄弟,照看着各自地皮的生意。肥哥仔细交代了一遍,例如那个酒楼利润好,那个生意后台和我们有关系等。还有那个生意每年交多少保护费,每个舞厅大概能卖出去多少粉。

一个下午,走得我和老肥是腰酸腿疼,我还好,起码成天和小痞子打架锻炼了不错底身体,老肥是得了甲状腺亢奋,肥肉一天比一天多,走得浑身得肉都不大抖了。看得我惊心动魄的。肥哥人很照顾我们的,这么累下去也不是办法。结果,大家一商量,跑到个咖啡厅逍遥了一阵子。等肥哥喘过了气,一个手机call过了他司机,送走了。

带着10个小把子在附近个酒楼开了个包间,大家见见面,熟悉熟悉。*,难怪老大不要他们管事情。一个个满脸杀气,浑身伤疤,都是跟着从刀剑堆里打出来的。但是看起来脑袋就是有这么点不灵活。让他们管帐,估计一塌糊涂。我成绩不好,起码脑袋比他们灵光多了吧?

也不需要立威,当我们香港黑社会啊?他们新大哥上台,压不住局面,就得下台,因为说得上话得大哥太多了。我们不同,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只要大家有钱,开心开心,谁在乎你这个新大哥是不是一个可以砍20个。

一人灌了半打啤酒,一瓶子白酒,*,感情就联络上了,称兄道弟,10个小把子拍着胸脯发誓好好跟我干。说到激动的地方,一个家伙居然嚎叫着要去砍死上次过马路撞了他一下的那个小眼镜,说是给新大哥披红。我操,有这么披红的么?还有,你上哪里找那个小眼睛去?我们这个城市不大,但是市区人口加起来也有将近300万,附近小城镇的人海了去了,你上街抓个眼睛就砍?

妈的,一群没大脑的手下,不过我喜欢。灌了那家伙2瓶子啤酒,把他放翻,几个人热乎热乎的讨论起这里的服务员那个脸蛋圆,那个胸脯高起来。

我由衷的感叹一句,做大哥真好。一顿酒喝了3500,以前做学校老大哪里有这么风光的开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