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小试牛刀(3)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三十章小试牛刀(3)

走出门,天林对抱头蹲在墙根的几个人说:“各位不要委屈,我们不是冲你们来的,注意你们的嘴,不然还会找你们。”◎那几个人似乎连说话的胆量都没有了,哆哆嗦嗦地点头。

刀牛试小小满挨个踢了他们一脚:“回去告诉吴长水,我是小满,感觉委屈的话就让他过去找我。”285四个人没有赶去坐车,沿着工地后面的墙走了一气,突然掉头往一处峡沟走去。

翻过这座不高的山,四个人找到了天林的那个牢友。

坐在那个牢友开的农用车上,元庆对小满和胡金说:“你们不要回去了,我先回去,没事儿了就让岳水找你们。”

天林说:“去我那儿吧。小军和大龙说中午要过去,大家一起喝点儿。”

一听喝酒,胡金要哭:“打死我吧小哥……”

元庆问小满:“行不?”

小满摇头:“这种事儿我办过不少,不怕,我是一员福将,从来没有出事儿。”

元庆知道自己拗不过小满,只好嘱咐胡金当心点儿,没事儿之后让岳水去天林那边喊他。

小满确实是员福将,正因如此,临死他都不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上,死在一个不起眼的人手里。

在距离大院不远的一条马路上,四个人下车,天林和胡金往东走,元庆和小满往南走。

小满走了没几步,转身去追胡金,回来的时候手里抓着那把沾满泥浆的雨伞。

两个人刚走进通往大院的那条胡同,元庆就看见德良站在大院门口朝这边张望,身边藏獒似的蹲着穿一身黑色运动衣的魏大浪。元庆拽了拽小满的胳膊:“一会儿你直接回家,我跟德良说点事儿。”小满一怔,两眼慢慢瞄上了元庆的眼睛:“你有事儿。说。”

无奈,元庆只好将早晨跟魏大浪的那场事情说了一下。

小满瞅瞅蹲在那里的魏大浪,扑哧一声笑了:“他就是魏大浪啊?根本对不上号嘛,听说他以前是瓦西最得意的弟子。”

元庆见小满笑了,放了一下心,跟着笑:“你别过去‘戳弄’人家。我估计他这是心理不平衡,过来找补找补。”

小满瞥了元庆一眼:“二哥,你劳改打‘愚’了吧?哪那么复杂?他绝对是来当迷汉的。”

元庆说:“反正你别掺和,这个节骨眼上,咱们不能节外生枝。”

元庆的话音刚落,德良就看见了元庆,摸一把魏大浪的肩膀,撒腿往这边跑。魏大浪冷不丁站起来,揪住德良的后领,往后一带,德良呱唧一下摔在墙根下,眼巴巴地望着魏大浪的背影:“咱们的这点儿派头就这么‘抖擞’掉了……哥!别说不卫生的话啊……”

魏大浪跑几步,急刹车,站住,双手猛然往起一抱:“二位贤弟在上,且受愚286兄一拜!”

元庆一愣,慌忙还礼,但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脑子里急速地转圈儿想《水浒传》里的某些段子。

小满以为这是到了梁山,跟着朝魏大浪作揖:“大哥,承让了。”也不知道这样回答是否对路。

魏大浪阔步过来,一手拉着元庆,一手拉着小满,朗声一笑,望一眼天上的浮云,扯起两人就走:“吃酒!”

这样的景象,多年以后元庆在电视连续剧《三国》里见过,是不是刘关张就记不起来了。

德良见此情景,长舒一口气,躺在墙根嘿嘿:“大哥就是大哥啊,不服不行……”

魏大浪的手劲很大,元庆被他拽得难受,往后挣:“魏大哥,我一宿没睡,改天陪你喝。”

魏大浪不依不饶:“这酒我必须跟你喝!今天早晨我酒后失礼,多有得罪,这算是赔礼酒。满弟弟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