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初见成效(3)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十四章初见成效(3)

元庆匆匆将信装进了信封:“想家了,给老娘写封信。”

孙奎叹了一口气:“唉!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明天开奖惩大会,大志哥要走了。”

元庆扳过孙奎的肩膀,两眼直瞪着他,故作惊讶:“不会吧?”

孙奎躲闪着元庆的目光:“你不是知道的吗?咳,大志哥肯定跟你说过什么了……别信,那是开玩笑。”

元庆的眼神更惊讶了:“谁跟谁开玩笑?哦,明白了,朱哥跟我说,他临走前要把你的腚眼儿堵上,还真是开玩笑呢。”

孙奎挣扎开元庆抓住他肩膀的手,蔫蔫地坐下,脸黄得就像抹了一层屎:“他那张嘴呀……”

元庆刚想再逗他一逗,世虎一步闯了进来,直扑孙奎:“没完了是吧?老子跟你拼了!”

孙奎躲闪着世虎挥过来的拳头,冲元庆大喊:“夏世虎哄监闹狱,快去报告政府!”

元庆当即冲了出去:“快来人哪--出人命啦!”

铁栅栏被打开,几个内管队长冲进来,直奔值班室。

元庆看看被几个队长扭着胳膊往外走的世虎,再看看鼻青脸肿地在后面跺脚的孙奎,郑重其事地说:“打架斗殴要不得。”

时间不长,世虎回来了,一脸轻松,行姿就像一个刚嫖过娼,又顺路摸了寡妇**的光棍儿。

孙奎被内管队长带走了,半小时后回来,另一面脸也有了那一面脸的效果。

孙奎没有回值班室,因为里面有正在高唱《打靶归来》的世虎,直接奔了厕所。

元庆想要过去安慰一下孙奎,见他一脸晦气,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干脆回值班室写好信封,等着交给马队。上早班的回来了,马队站在铁栅栏后边让元庆喊孙奎出来,元庆趁机将信封递给他,喊孙奎出来了。孙奎蹲在马队的脚下,哆嗦着嘴唇说了一大通话,最后跪在地上哭了。回值班室的路上,元庆问:“孙哥是不是想家了?”孙奎望着眼前的空气,一脸紧急集合:“没有屈死的鬼!”表情就章四十二第像要**。

晚上,元庆打听一个内管值班的,这才知道孙奎为什么要“**”了。原来,世虎的饭盒里被人放了一块很新鲜的屎橛子,世虎以为是孙奎放的。效成见初可是“凶手”不是孙奎,那段时间孙奎在厕所里洗澡,说要斋戒沐浴迎接奖惩大会的召开,因为风传他也要被减刑一年。可是那个屎橛子到底是怎么个来路,谁也不知道,那天监室里的人太多了,自己不“自首”,没法调查。元庆怀疑是“三迷糊”干的,可是人家三迷糊说,他那两天“结干”(便秘),所以,这事儿纯属“悬案”,得挂起来。

吃过饭,小军过来找元庆,又把孙奎和世虎撵出去了。

小军说,他看好打饭这个活儿了,打饭的老王这次要走,得想法拿下这个活儿来。

元庆直接去找了朱大志,简单一说,朱大志说:“没问题,明天一早我就去跟马队提,估计问题不大。”

元庆回来,小军问:“老朱答应帮忙了?”

元庆说:“应该没有问题。他的话在马队那儿好使。”

小军摸一把元庆的肩膀,哼着小曲走了。

趁孙奎和世虎没有回来,元庆把天林喊了进来,对他说:“朱哥明天就走了,你能不能直接上位?”

天林摇头:“我没那意思。”突然话锋一转,“大龙又出事儿了。”

元庆一惊:“又怎么了?”

天林矜着鼻子说:“昨天一早他出严管了,心里不好受,去找那个说醉话的伙计,三句话不到,直接打人,那伙计也是个不扛‘造’的主儿,直接成了虾酱。大龙估计又要回严管队深造,派人过来跟小军说,他要去砸挺了大勇。小军对那个人说,你回去跟大龙说,他要是敢再惹事儿,就不要拿我当兄弟了。小军跟我说,大龙尽管是个一根筋,但是小军的话他还是听的。谁知道,这句话还没捂热乎,那个伙计就又来了,说大龙留下一句话,说他死了也不在劳改队当迷汉,然后提着一根钢管奔了五车间。小军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劲地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