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初见成效(2)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十四章初见成效(2)

其实朱大志的第一句话说出来,元庆就明白了,孙奎把“喝茶”那事儿“点”给政府了!

“没弄明白……”元庆说,“你的意思是我以后躲着点儿孙奎?”

“你已经明白了。你小子啊……”朱大志按按元庆的肩膀,仰着脸笑了,“我就喜欢你这劲儿!这不叫装,这叫‘抻头’。你刚来没几天我就看穿你了,你小子心眼儿好使,不会害人,但你绝顶聪明,是个江湖人儿,哈哈。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再捻捻灯芯子。我先问你,孙奎和夏世虎动过手你知道吗?”见元庆点头,朱大志又问,“孙奎在夏世虎的被子里抹了屎,然后往‘三迷糊’身上赖你也知道吧?”

“听说过。”其实,这事儿元庆也知道。

前几天的某个上午,磨床组一个叫“三迷糊”的犯人肚子疼,没有出工。世虎说他是装的,拿他练了一阵拳击,“三迷糊”被打“哗啦”了,拉了一裤裆屎。世虎害怕了,去内管打电话给马队,孙奎偷偷在外面听,回来对元庆说,世虎对马队说“三迷糊”故意拉裤裆里一泡大稀屎,演戏给他看,目的是让他汇报给政府,想去住院。问元庆,你说这种人是不是应该修理修理他?元庆不回答,溜达去厕所抽烟。一根烟刚抽完,世虎就跟孙奎在走廊上争吵起来。元庆故意不出去,听他们说什么,最后明白了,世虎在自己的被窝里发现一摊屎,怀疑是孙奎拉上去的。章四十二第孙奎不承认,说是“三迷糊”拉的。世虎拉出“三迷糊”,说,他拉的是稀屎,那泡屎是干的。正闹着,马队回来了,调查了没有多长时间,孙奎就被马队带到了楼下,上来的时候,元庆发现,孙奎的一面脸是青的,好像挨了电棍。马队看见效成见初元庆,扫他一眼就走了,目光怪怪的。

现在,元庆恍惚明白了:孙奎为了减轻处罚,把“喝茶”那事儿供出来了。

“朱哥,你别说了,我全明白了,”元庆有些紧张,“我不明白马队为什么不找我。”

“慢慢你会明白的,”朱大志咬着牙笑,“哪个政府也不想往自己的脸上抹灰。”

元庆的脑子亮光一闪,笑了,再不明白就是个“彪子”了……朱大志叹口气,踱到窗前,望着白雪皑皑的窗外,高声唱道:“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望飞雪漫天舞,巍巍丛山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怎容忍,虎去狼来再受创伤……”猛地转回头来,“政府为什么连你也不找呢?怕你‘牙口’不好!万一这事儿‘抻动’起来,我走不了,政府难看,牵扯到的不是一个人……孙奎,你**的太‘彪’了,你这是引火烧身知道不?还想不想出去了?元庆,我不想你因为这事儿对孙奎下拳头,你不应该干这种粗活儿……别插嘴,听我说。我来问你,你给家里写过信是吧?”

元庆点点头,不知道他又要说些什么。

朱大志说:“所有的信,第一个看的都是马队,这是规矩。”

元庆说:“我知道。”

朱大志一笑:“所以,对付孙奎这种‘血彪子’,必须用这种‘血彪子’才会用的招数。”

元庆跟着笑了:“我明白。这个招数确实‘血彪子’,比明着点眼药还‘血彪子’呢,不过够阴险的。”

朱大志收起了笑容:“这都是被环境、被某些人给逼的。给家里写信吧,你知道应该怎么写。”

元庆坐不住了,转身就走:“我这就回去当一把‘血彪子’!”

坚决不能就这么闲着了……元庆回到值班室,瞅瞅屋里没人,拿出信纸开始写信: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在这里的改造日新月异,政府队长对我比你们对我还好。现在我的思想认识提高了一大步,悔恨自己少不更事,努力洗刷对人民、对党和政府所犯下的罪行,前途一片光明。我们组里的同犯对我也很好,尤其是组长孙奎同犯,经常教育我好好改造,随时跟他汇报思想动向,因为他怕政府忙不过来,不让我随便麻烦政府。有一次他对我说,要相信政府,要相信组长,组里偶尔发生违规行为,不要跟队长汇报,他代表政府监督我们的改造。孙组长经常在我想家的时候开导我,他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连马队长都有难处呢,比如,他经常跟老婆吵架,还打孩子。我在这儿很好,吃得饱,穿得暖,还可以喝酒,但我从来没有违反监规纪律。有一次孙组长拿出珍藏多年的酒让我喝,我想起他教育我的话,坚决拒绝。孙组长骄傲地说,元同犯在我的帮教下,思想有了很大进步。请爸爸妈妈放心,我一定听政府和孙组长的话,改造路上阔步走……刚写到这里,孙奎推门进来了:“给政府写思想汇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