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终于闹出事来了(1)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九章终于闹出事来了(1)

月底,元庆去木器厂上班了。活儿很累,往电锯上抬木头。木头大的时候,八个人抬,木头小的时候两个人抬。

跟元庆一起抬木头的有一个叫穆坤的小伙子,长得很精神,比元庆小几个月,喜欢开一些不分尺寸的玩笑。

一次,穆坤攀着一个姓李的师傅的肩膀,小声说,你妹妹长得真漂亮,是男人看见她**就得硬。

李师傅上火了,要揍他,穆坤跑出去老远,嘿嘿地笑:“我是你妹夫!”

李师傅彻底恼了,拎着一块木板追得穆坤满院子跑,最后在女厕所里揪出了穆坤,一板子敲肿了他的脸。

下班的路上,穆坤对元庆说,李师傅太不给人面子了,弄得我以后在厂里没法混了,元哥你能不能帮我修理修理他?元庆对李师傅也有意见,因为他偌大的个子,抬木头的时候偷奸耍滑,别人都在起身,他只喊号子,腿上不用力气,大家都知道这事儿,不跟他计较,抬木头的时候有他没他就那么回事儿罢了。可是元庆不那么想,元庆想,你他娘的工资拿得比我们多,凭什么不出力?穆坤一说,元庆点了头。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元庆拦住了李师傅:“你凭什么欺负穆坤?”

李师傅当胸给了元庆一拳:“小屁孩子想当侠客是吧?”话音刚落,李师傅就蹲在了地上。

当月,元庆没有领到工资,因为李师傅的“**”肿成了西瓜,住了半个月的院,元庆的工资做了李师傅的医药费。

元庆不想在木器厂干了,他觉得那个地方很“妖”,不是年轻人呆的地方。

八月份的某天半夜,元庆被一阵接一阵的警笛声惊醒,一宿没睡着。第二天一早,元庆去合家乐餐厅问胡金,昨天半夜那是干什么,怎么跟世界大战要爆发似的?胡金说,严打开始了,警察连夜抓捕那些社会混子呢。元庆不懂,又问,什么是严打?胡金说,严打就是严厉打击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还要从重从快从严,彭真签的命令,报纸上都说了。元庆的心忽然就是一紧:“没咱们什么事儿吧?”

胡金摇了摇手:“有咱们什么事儿?咱们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又没犯法。”

元庆说:“咱们也打过架,还强买强卖来着……”

胡金说:“你别乱说话呀,哪有的事儿?”皱着眉头想了想,对小满说,“你跟彬哥还是出去躲一躲吧。”

小满在吭哧吭哧地啃一根黄瓜:“躲他爹那个**呀?我犯过法吗?”

胡金讪笑着点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小满哥正人君子,不做犯法的事情,咱不怕警察……”外面蓦地传来一阵警笛声,胡金下意识地往里躲,一怔,又踱了回来,“呵,警察神经了,白天晚上不闲着……”抻着脖子往外看,“这又是在抓哪个呢?”

元庆出门看了看,三辆警车掠过街道,车轮下拽出一溜灰黄的尘土。

小满冲元庆笑了笑:“不用怕,那不是抓你的,你是个老实孩子。”

元庆不理他,问胡金:“彬哥呢?”

胡金愣怔一下,脸色有些发白:“对呀,彬哥哪去了?小满,彬哥今天怎么没来?”

小满淡然一笑:“没事儿,警察没去抓他。你们就别问了,他这几天不能来了,过几天再来。”

“呵,现在你跟彬哥的关系比我跟他还铁,”胡金嘬了一下牙花子,“这就叫后来者居上啊。得,没事儿就好……小满哥,你也不用跟我‘藏猫儿’,我知道彬哥的意思,不就是估计形势不好,出去躲躲吗?这样很好啊,我还害怕他在这里,警察过来找,影响咱的生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