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 凶神冯波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旁观的张扬等人连口大气也不敢出,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的局势。冯波甚至在想:“如果是我,躲开躲不开这一刀?如果躲不开,如何将伤害降到最低,转而攻向对方,变被动为主动力图一击致命?”

小海心中“砰砰”直跳:“原来我和其他护法的实力相差如此之大!可怜我在X县这么多年称王称霸,真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却不知新香市里有如此厉害的高手!如此看来,唯有超哥才能和他们一战!”

周明惊险地避开这一刀,又用“四两拨千斤”的招式将蔡志勇的力道卸去。蔡志勇越发觉得邪门,一刀刀接连挥出、劈出、砍出、刺出,一刀比一刀凌厉,一刀比一刀凶狠,一刀比一刀霸道,转瞬间又砍出数十刀。每一刀都是底层混混的惯用招数,可是却没人敢轻看。

因为蔡志勇代表了平民打架的巅峰境界,他是真正靠一拳一脚打出来的天下!

蔡志勇完美的诠释了“再普通的招式从真正的高手使出都拥有无穷的威力”这句话!

这一战,激发出蔡志勇所有的潜能,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辈子都大概不会再有这样的巅峰状态!周明严阵以待,规规矩矩地应付着蔡志勇的一招一式,面对他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不断使出“四两拨千斤”的技巧,一次次将他刚猛的力道化于无形。

从表面看。周明仍旧处于“守”的姿态,只有他知道自己仍未使出所有的实力,因为他还有顾虑,所以他还在等!

按照时间推进来看,甘雷等人已经攻向“BOBO”KTV,只是不知能否顺利见到张宇杰?能否顺利将消息带给他?张宇杰到底能不能来?

“不要走神!”蔡志勇突然爆发出一声狂吼。

周明猛然一下惊醒,只见头顶亮起一道白光,砍刀已呼啸而来。他不慌不忙,又推起双掌向蔡志勇手腕“化”去。蔡志勇哼了一声,右腿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踢向周明小腹。

周明这才知道他“声东击西”的计策,已来不及再推出双掌化去他腿上的力道,本能地抬腿相抵,后发制人地踹向蔡志勇的小腹。

比速度,周明快出蔡志勇不是一个档次,电光火石之间,蔡志勇已发出一声闷吼,整个人向后摔去,骨碌碌翻了好几个滚。蔡志勇尴尬地爬起,但腹中的剧痛让他的身子又闪了一个趔趄。

张扬的脸色难看起来,呈现一片铁青之色。冯波忽地冲出,嘴中丢出一句:“丢人!”已持着宽大的斩马刀朝周明举头劈去!周明“噔噔”退后两步,他发觉冯波的刀势并不快,甚至有些缓慢,但偏偏就带着开山裂石般的威力,使得他不得不暂时避开。

斩马刀劈空,周明仍密切注意着刀的去向,因为像冯波这种高手,在半途中变招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谁知那斩马刀去势不改,仍直直向下劈落,“轰”的一声落在地上,坚固的大理石地面竟被轰开了一个口子,碎石迸溅,细小的烟尘腾空而起。

周明一惊,浑不知冯波这么做的用意。冯波嘴角抹上一丝邪笑,将斩马刀重新横起,用左手轻轻摸着刀背,冷然道:“斩马刀挥出,连我都不能控制得了它!”

周明更加迷茫,身为刀的主人,怎么会控制不了刀?“嗡”的一声。斩马刀再次挥出,明明来势缓慢,却能够发出刀锋割破空气时的声音,朝着周明的胸膛划来!本能告诉周明,如果被这刀劈中,身体瞬间就会变作两半!

一股危险的气氛笼罩在周明的四周,他发觉自己无论左闪、右避、后退,似乎都无法脱离出这氛围之中。宛若一团乌云笼罩大地,周明的心头也随之蒙上一层阴影,这是自从进来这练武厅之后,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

重剑无锋!

无论怎么看都笨拙无比的斩马刀,竟然能发挥出这种威势,不愧是天行会四大护法之首!

周明退,那宽大的斩马刀却不紧不慢地跟着,始终距离他的胸膛三寸的距离。周明想故技重施使出“四两拨千斤”的招式,但斩马刀过于宽大,他一时“推”不着冯波的手腕。

周明只有不停地退。

如果是蔡志勇,这时间里已经攻出十七八招,而冯波却还是这一招。

这一招竟还没使完!

似乎不砍到周明,这一招就无穷无尽;不砍到周明。这一刀就永远不会劈下。

周明的眼睛一眨不眨,直勾勾盯着那漆黑发亮的斩马刀,他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这斩马刀是活物一般,犹如一条粗大的蟒蛇。吐着信子朝他汹涌而来。可是,斩马刀在冯波的手中,怎么会是活物?但偏偏周明就产生了这种错觉!

周明的脚后跟再一次抵住了墙壁。

这一次,他没有再猛然跃起。因为他已判断出,那斩马刀举起的高度足以能将他在半空中就劈成两半!周明没有动。那宽大的斩马刀豁然劈下,几乎挡住了所有的光,让周明的眼前一片黑暗。

这一霎那,周明似乎出现幻觉,那斩马刀竟似发出狰狞的狂笑。“嗡嗡”之声在周明的耳边回响。他的头微微一侧,那斩马刀“轰”的一声贴着周明的左耳边没入墙中。

但是危险的气氛仍未消散,本能迫使周明疾速向右滑去,那斩马刀贴着墙像幽灵一般跟过来,“呲啦”一声。墙壁被豁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无数粉尘扬起、落下。周明一边向右疾奔,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紧追不舍的斩马刀,猛然发现刀身上竟闪着暗红色的光。

那是血迹!

有多少人曾死在这柄斩马刀下,又有多少冤魂附在这重剑无锋的刀身之上?

周明又想起冯波的话来:“斩马刀挥出。连我都不能控制得了它!”

莫非这斩马刀在饮过无数的鲜血之后,竟真的有了些灵性?

这想法无疑有些荒诞,但周明真实地感应到不只是冯波一个人在对付他,包括这柄刀,都在对他散发出无尽的杀意!周明猛然站住。重重一拳击出,“当”的一声,沉猛有力的拳头击在刀背之上。周明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呼,而这惨呼绝不是来自冯波!

斩马刀终于停了下来,三分之一的刀身仍在墙中。

周明收回拳头。走向宽敞的场中,回过头来等着冯波。

冯波从墙中抽出斩马刀,回过头来看着周明,脸上却是难以抑制的兴奋:“你也感觉到了是吗?它是活着的,对不对?”

周明一怔。没有说话。冯波继续说道:“我告诉很多人,他们不信。我的刀真的有灵魂!我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好友!你一定感觉到了,否则怎么会突然对我的刀出拳?”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激动。

周明轻轻点了点头。这样的事情,无论说给谁听都会觉得荒诞。如果不是他亲身经历,又怎么能够相信?冯波的声音更加激动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会控制不了它,而它每次的判断都是正确的,他比我拥有更加敏锐的直觉!”

刀,是否真的拥有灵魂和生命?是不是不断饮血。才能保持它旺盛的精神力?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刀就是刀,怎么可能会有灵魂和生命?将它丢在那里,难道它会自己蹦起来砍人不成?

冯波沉沉说道:“我刚混的时候,为了让别人注意到我。特意制定了这样一把宽大无比的斩马刀,不想却惹来无数的笑话和不屑。

但后来随着我冲锋陷阵,死在这把刀下的人越来越多,我用的越来越顺手,便变得真正离不开它了。后来道上大乱。‘黑蝴蝶’等人开始史无前例的大清洗,一时间无数道上大佬惨遭杀害,而我也是其中一个……”

冯波被称为凶神,据说是唯一从那个时代存活下来的知名大佬,很多人为此感到不解。论知名度,他当时绝对有资格成为黑蝴蝶手下的鬼魂之一,究竟是什么原因堂他逃过一劫?这也成为新乡市道上众多的疑团之一。

周明很乐意听这样的故事,一来他对这些典故本身就很好奇,二来也正附和他拖延时间直到张宇杰赶来的本意,所以做出了一副倾听的模样。

“我被黑蝴蝶找上的时候是一个深夜,我喝酒回家,路过一条漆黑的小巷子,在里面发生了一场让我毕生难忘的战斗。或者不能说战斗,因为我完全是单方面被虐,我从未见过那样诡异的身手,速度和力量都是我平生见所未见。

我很快就被打倒在地,全身上下更是没有了一丁点的力气,只有我的手还紧紧抓着这柄斩马刀。对方也毫不犹豫地对我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袭向我的心脏。那应该是他最得意的招式,速度和力量都达到不可思议的顶点,几乎从未失败过!

就在这个时候,我迷迷糊糊的,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然鬼使神差地举起刀挡住了对方这惊天动地的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