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 财神的选择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谈天斜了一眼,不无讽刺地说:“现在那个位置已经是你的了,我哪还有资格坐在那里?应该是你坐才对。”

金忠摇摇头:“帮主此言差矣,目前为止,这个位置还是你的。而且,手中掌握着权力大小,并不是以座位来论定的。”

谈天拍了拍手,赞叹道:“说得好,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你也能说出如此高深的理论,佩服,佩服!”也不再谦让,慢条斯理地走过去坐了下来。

一股悲凉自心底油然而生,这将是此生最后一次坐这个位置了吧。

时间再倒回到九点,这一刻,新香市发生许许多多的事情。这些事情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影响着新香市未来的道上格局。

周明关掉手机走进了天行会总部,谈天下令全面扫平天行会的场子,张扬下令攻下恶狼帮武堂俱乐部,二狗拿着梯子眼巴巴地守在药池窗户下面,金忠使计用麻药挨个迷倒了各分堂堂主……

与此同时。在“BOBO”KTV二楼尽头的储物室中,随着轻微的一声响动,张宇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惊喜地说道:“成功了!”

另外一只铁笼子内也响起一个稚嫩的童声:“终于成功了吗?都过去好长好长时间了!”声音中也是隐藏不住的激动,正是小晨。

张宇杰从铁笼中钻出来。嘻嘻哈哈说道:“不错了,这可是我儿时做的玩具,自然没有那么锋利,日后再改良一下好了!”将十字架收好重新戴回颈间,第一件事就是绕到后面的窗户边上,抓着手机伸出窗外,被屏蔽的信号果然重新显现,忙给周明拨过去电话想要报一声平安,结果却听到“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

张宇杰心中生疑,心知周明不会在这种时刻关机,莫非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正思虑间,小晨叫道:“大哥哥,你在做什么?快把我放出去,咱俩一起去救我姐姐和你老丈人!”

张宇杰“嗯”了一声,仍满腹心事,但现在最紧要的还是完成自身的任务,才能回去寻找周明一探究竟。

按照原先的计划,张宇杰断定冯波赶往天行会总部,KTV的防守必然要松懈一些。他便大大咧咧地走出门去,即便有人从监控上看到这一场景也来不及做什么了。

张宇杰一开门,守在门口的两个大汉皆是吃了一惊,他们从未见过还有人能从里面逃出来的。惊还没来得及吃完,张宇杰三拳两脚,两人已趴倒在地。又从其中一人口袋中搜出遥控器,忽听隐隐传来喊打喊杀声,KTV中也像是发生暴动一般,无数人涌了出来,怒吼声谩骂声交织成一片。

张宇杰还以为这些人冲自己来的,连忙摆好阵势,做好了大打一番的准备。谁知那些人对他理都不理,惊慌失措地均往楼下奔去,这才知道和自己无关。

这时又有人叫道:“恶狼帮大举进攻啦,所有人拿上家伙朝楼下冲啊!”张宇杰面色一喜,心想来的正好,省的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又返回去,操作了一番遥控器,小晨也从笼子里钻了出来。

二人出了储物室,只见KTV中更乱,且不说看场子的流氓混混们各自凶神恶煞。那些寻乐的客人也乱作一团,一时间东奔西走、鬼哭狼嚎。有女人哭道:“明知道这几天恶狼帮和天行会要打架,我说不来吧,你偏要来,说这是冯波的地盘准没事!”在她旁边的男人怒不可遏,一脚将她踹到一边,骂道:“烂婊子,滚!”便想办法独自逃走了。

张宇杰和小晨挤在人群中,众人的声音虽然聒噪,却比不得隐隐传来的杀伐之声,那是令人胆寒恐惧的声音,不知谁吓得尿了裤子,空气中一股骚臭味。

两人费力地挤到三楼,人已经不多,张宇杰抓了个包房少爷,问出小雪的下落,依着路线找到冯波的办公室,小雪果然被关在里面。救了小雪出来,三人又赶到倪震被关押的地方。

“财神”倪震是重要人物,铁门也是精钢所制。没有钥匙,张宇杰连踹了许多叫,只留下几道凹印。小晨急道:“现在去哪找钥匙嘛!”张宇杰不动声色地又从颈间拿下十字架,轻轻一按又弹出一根尖刺,蹲下身将尖刺往那铁门的锁眼中捅去。

小晨震惊道:“这你也行?”

张宇杰笑嘻嘻说:“我以前什么没干过?”只听“吧嗒”一声。门便开了。

小晨的眼睛中只剩崇拜,旁边灿若桃花的小雪看着张宇杰也露出不一样的神色来。张宇杰推门而入,倪震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街道上的恶战,听到声音便扭过头来。见到准岳父,张宇杰又紧张起来。强装镇定道:“我来救你啦。”

倪震点了点头,却不说话,又将目光转向窗外。昏黄的路灯下,杀意正浓,数百人交战在一起。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不时有人惨叫着倒下,这是一副犹如人间地狱般惨烈的画面。明明是无冤无仇的双方,甚至互相之间并不认识,为什么会像仇人一般厮杀?

张宇杰走到倪震身边。也向外望去,看到那幅惨烈的画面却是完全不同的想法。他的眼睛通红起来,热血也沸腾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跳出去痛痛快快厮杀一番!

倪震突然问道:“是阿祥通知你来救我的吧,他怎么样了?”

张宇杰想起那个怀揣断臂仍坚持报信的阿祥。热血渐渐冷了下来,说道:“我已经送他去医院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倪震点了点头,突然说了一句:“今夜过后,谁将是这个城市最后的霸主?”张宇杰自信满满地说道:“肯定是我们!”倪

震看向张宇杰。这个少年人浑身散发着蓬勃的朝气,和年轻时张狂的他几乎一模一样。是该欣喜,还是欣慰,亦或是无奈?如此不顾一切的拼搏,最终又将换来什么样的后果?

倪震反问道:“你知道现在局势如何吗?”张宇杰看看窗外。说道:“我知道打起来了,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样子的。”

先前在这里看守着倪震的还有二人,实力不弱地位不低,外面乱起来才把门反锁冲出去支援,由于行动匆忙。把对讲机丢在了房间内。倪震通过对讲机中的声音得知武堂俱乐部门口也乱作一团,而且恶狼帮由于赶去的人数不多,总体还是处于下风的。

倪震将这一情况如实说了,张宇杰果然大急:“什么?他们要去攻破武堂?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我现在就赶回去!”

“没脑子!”倪震瞪了他一眼:“对方有那么多人,你赶过去有什么用?你实力再强,能杀了几个人?累也累死你呀!”

张宇杰想起自己在广东时攻入火焰帮总部时的经历,知道倪震说的不错,单人实力再强,面对多人的时候总还是吃亏的。便道:“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武堂遭此大难而袖手旁观啊。”而且最重要的是流氓兔等人也还在武堂俱乐部里,不知她们安危如何?

只是张宇杰不能告诉倪震,毕竟他年龄已大,怕他承受不了这件事情。

倪震哼了一声。说道:“把手机给我。”

张宇杰递过去,问道:“做什么?”

倪震接过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道:“在这之前,我还在恶狼帮和天行会之间摇摆不定,始终在考虑谁能为我带来更大的利益。如今天行会对我如此不堪。你又不顾一切来救我。我欠你一份人情,便是欠恶狼帮一份人情。”

正说着,电话已经拨通,倪震清了清嗓子说道:“金毛鼠么?是我,我没事了。是张宇杰把我救出来的。召集十二生肖所有成员,前往烟花巷武堂俱乐部门口,支援恶狼帮!”

张宇杰的眼睛一亮,喜悦之情溢于脸上。挂了电话,倪震看着张宇杰又说:“金毛鼠还告诉我一件事。”张宇杰疑道:“什么事?”倪震说:“倪思慧她们几个女生已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让你放心。”张宇杰惊喜道:“那实在是太好了!”

倪震把手机还给张宇杰,张宇杰急不可耐地又拨出去一个电话,大大咧咧说道:“还泡着温泉呐铁钳老哥,我把我老丈人救出来了,你跟他说几句话吧。”又将手机递给倪震。

倪震匪夷所思地接过,心想张宇杰什么时候和火龙帮的铁钳牵扯在一起的?不可思议地说道:“铁钳兄?我是倪震。”

温泉中,一直稳坐如山的铁钳“噌”一下站起,面色恭谨地说道:“是倪震大哥么?你脱身了吗?实在是太好了!”池水中其他大哥也纷纷掉转过头来。

倪震笑道:“谢谢牵挂,我没事的。”

铁钳面色有些激动地说道:“倪震大哥,当年我好赌成性。欠了一屁股的债,被对手追着砍了两条街。是你慷慨解囊帮我还清债务。我……我听说你被绑架,就一直担心的很,现在好了!请你告诉张宇杰,我现在就联合坦克他们。前往武堂俱乐部门口协助恶狼帮!”

这些大哥虽然身在郊区的温泉山庄,但对外界的局势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