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穷逼就别来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个混混正握着杆打球,十分不爽地一脚将那男孩踹开:“我哪知道你姐姐是谁?滚开,冯大哥是谁想见也能见到的吗?”

那小男孩被踹的翻倒在地,却又立刻爬起来,继续去拽那混混的胳膊:“就是你把我姐姐送给冯波的,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带我去见冯波!”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弄的满脸都是。

那混混心烦不已,又是飞起一脚,将那小男孩踹倒在一边,半天也爬不起来。张宇杰连忙冲过去,扶起小男孩,对那混混怒目而视道:“你做什么,他才多大!”

那混混一瞪眼:“怎么,来了个多管闲事的?”话音刚落,本来嘈杂的台球厅立时安静下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混混都望过来,面上皆是冷笑的表情,有人甚至捏起了指骨,“咔嘣咔嘣”的声音不绝于耳。

张宇杰并不害怕这些人,如果真的打起来。就算一时取胜不了,也必让他们付出代价。但想到自己此时身负着的任务,而且怀中还有个小男孩,实在不宜多惹事,只好一声不吭。抱起小男孩往门外走去。

“哈哈,没本事还学人家当英雄!”有人朝着张宇杰的背影吐了一口。

张宇杰依旧没理,经过温泉和铁钳等人一战,他已经知道有些事情绝不能凭冲动去做。

到了外面的马路上,张宇杰将小男孩放到马路沿上,用一些简单的医疗手法给他按摩,不到一会儿,才见他悠悠醒来。小男孩一看到张宇杰,立时泪如泉涌,张口欲说话。

张宇杰马上站起,冷冷说道:“你没事就好。”朝着旁边的游戏厅走去。刚才在台球厅里他看这小男孩满腹委屈,痛哭流涕,必然有什么麻烦上身。如果放在平时,张宇杰必然二话不说拔刀相助,但现在这个情况,他只能忍痛将那小男孩抛在一边。甚至连听他诉苦都不敢,他知道以自己的性格,倘若知道了,必定不能袖手不管。

那小男孩倒也没有追上来,似乎知道自己惹上的人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解决的。

张宇杰进了那家游戏厅,里面的情景和刚才的台球厅差不多,里面呆着的大部分也都是一脸凶神恶煞、身上刺龙画虎的混混,一看就都不是善茬。他左右看了看,试图寻找些线索,看能不能找到个地位尊贵的,好挟持着他,一起去救倪震,便能事半功倍一些。

粗略浏览了一圈,觉得这些人都差不多,都是位居底层的混混,满口脏话,互相聊天也都是猥亵下流的玩笑。张宇杰买了几个币,一边玩拳皇,一边偷听旁边几个混混的谈话。

“冯大哥交代下来,这几天可能有个叫张宇杰的家伙会来找事!”

“张宇杰?是那个打死姜迪,一夜成名的少年吗?”

“没错,就是他,听说还是恶狼帮武堂堂主周明的拜把子兄弟,现在更是一跃成为武堂副堂主。哎,你说人家怎么年纪轻轻就那么厉害。咱们混了这么多年还是这副鸟样啊?”

“对了,那张宇杰为什么要来咱们这边闹事,莫非还要向冯大哥下手?”

“哈哈,这本来是个秘密,我看咱们哥几个关系都不错,就告诉你们吧!”

“要说就快说,别卖关子!”

“嘿,你干什么!”一只大手突然按在张宇杰的肩上。

张宇杰一个激灵,扭头一看,一个莽大汉正对他怒目而视。以他的实力,有人如此接近本不至于没有发觉,但他全身心都放在偷听那几人说话上面,所以没有注意到。那大汉一脸凶横之气,张宇杰心中“突突”直跳,难道有人发现了他的身份?

“我怎么了?”张宇杰反问道。

“你这条命早就死了,又不投新的币,在这瞎按什么,按坏了你负责啊?”那大汉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显然十分心疼他的游戏机。

张宇杰低头一看,画面上已经是电脑人物在自动随机对打。刚才投进去的一个币早就消耗完了,而他一直在心不在焉的偷听旁边那些人说话,竟然没有发觉。

“那个,我练练手感。”张宇杰装作菜鸟的样子憨笑着,又塞进去一个新的币。

“穷逼就别来游戏厅!”那大汉满口唾沫星子。又重重拍了拍张宇杰的肩膀,想当然的以为自己这番动作和话语一定震慑住了这个胆怯的少年,这才昂首阔步地走了。

那莽大汉走开,张宇杰又侧耳倾听过去,却见那几个混混都“吃吃”笑起来。还说些“原来是这样”的话,显然已经说完了最重要的一段。张宇杰急的心里直痒痒,但料定他们也不过是知道了自己和倪震的关系,也没什么非听不可的。再听下去,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话题也从张宇杰身上转移开去,左右都是些下流的玩笑。

张宇杰又四周望望,并没发现哪个可以被他利用的人物,便站起身来往外走去。眼睛无意中一瞟,发现东北角有几个混混正指着他窃窃私语。他扭过头去。那几个混混却又将目光移开去,谈论起其他事物来。张宇杰心下生疑,莫非有人已经认出了他?既然冯波已经料准他会来救倪震,还关照手下多多注意,没道理不搞到他的照片人手一张啊。想到这一层。张宇杰更加小心翼翼起来,仔细观察周遭的这些混混,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疑点。

他们总是刻意地不去看张宇杰,仿佛将他当作透明人一般!

按理来说,这样一个混混扎堆的地方。突然进来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不是会引来许多或好奇或挑衅或不屑的目光,才符合这些人的本性吗?可现在,他们却各做各的,完全装作看不到张宇杰。处处都是一片和谐——和谐的过了头。一定有个更深层的计划在等着他,或许已经有人偷偷通知了冯波,而冯波正带着人赶往这里!

张宇杰低下头,加快脚步,穿过这些“假装若无其事”的混混。脑中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冯波带着数百人在这一带和他展开一场史无前例的恶战……那后果只能有一个,就是他死的不能再死!唯一的对策就是尽快离开冯波的势力范围,再去想其他办法。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突然闯了进来,张宇杰停住脚步,注意到他就是刚才在台球厅痛哭流涕又被人一脚踹飞的那个男孩。男孩进来就抱住了靠近门口的台球桌边的一个长毛混混的腿,然后又哭道:“带我去找冯波,带我去找姐姐!”

那长毛混混一副烦不胜烦的样子,一手按在那男孩的脸上。一下就将他推倒在地,破口大骂道:“小王八蛋犊子,滚一边去,我哪知道你姐姐是谁?”

张宇杰心中微微不忍,却知道自己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好侧过脸去,假装没有看到,仍往门口走去。这时距离门口不过三四米,张宇杰正好经过那小男孩身边。就算刻意不看,也能从眼角余光窥视到整个场景。

只见那男孩立刻站起来,又扑过去。那长毛混混猝不及防,竟然又被他抱住了腿。男孩“呜呜”说道:“就是你把我姐姐送给冯波的,你怎么会不知道了?现在冯波要把我姐姐卖到那种地方去。就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你带我去找姐姐!”

“滚!”那长毛混混怒意更甚,连踢带打,手足并用。那男孩却始终抱着他的腿,死也不松开,咬牙切齿,口中只是哼哼着:“带我去找姐姐,带我去找姐姐!”

张宇杰心中一震,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往事来。眼看着那男孩倔强不屈的身影,耳听着那男孩声泪俱下的痛诉,脚下自然是一步也迈不动了。

原来,张宇杰在孤儿院时曾有过一个相依为命的姐姐(前文曾提过),出外打工时不小心被骗到那种地方,因宁死不从,和天行会一个小头目发生冲突。后被活活打死。在报警无用的情况下,为了报仇,张宇杰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黑道,一直到今天。虽然在赵午圣的帮助下早已大仇得报,但那份痛楚和仇恨却永远留在了他的心中。

“你家不是没钱吗?你姐姐做了妓女以后。就能补贴家用啦,你应该高兴才对啊!”那长毛混混抓着那小男孩的头发,使劲地摇来摇去。

“你胡说!”小男孩咬着牙,双臂紧紧箍着他的腿:“你最好想办法放了我姐姐,不然我绝不会饶过你!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杀了!”

“哈哈,你们听到了吗?他说要杀了我啊!”那长毛混混仰起头来,冲着周围的人笑道:“我好怕啊,你们说怎么办?”

四周的人似乎早就对这个场景司空见惯,都是不以为是的笑了起来,有人说道:“那你赶紧跪下给他磕几个头,求他以后饶了你呗。”又是一连串的哄笑声。那长毛混混也说道:“这个提议不错,怎么样,我给你磕几个头,你饶了我怎么样?”语气中满是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