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武堂好可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两保安无比心惊,这些人明明看上去都是乌合之众,随便打一打就会哭爹喊娘迅速落跑的人,可为什么会被天行会派到这里来找武堂的茬?实在摸不清对方的意图!

胖瘦保安虽然做出简单判断,但还是不敢怠慢。毕竟天行会做了恶狼帮这么多年的死敌,那张扬岂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此安排必有他的深意,要么这些人其实非常厉害,要么后面还有埋伏,总之一定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我要进去找周明,快开门!”虾子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同时用手去推门。

来不及了!

胖瘦保安同时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哨子吹了起来,三长两短。这代表着武堂的一级戒备!

三长两短的哨声过后,武堂俱乐部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做出最紧张的防守姿态!

这三长两短的哨声,本就是为了防止天行会的突然袭击而创造出来的,这些年来一次都没有用过。今天终于用到了!

哨声过后,武堂俱乐部的大门敞开。

虾子的嘴角撇上一丝笑意,他就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必须要用暴力手段解决的。

“兄弟们。记住要活捉周明,冲啊!”虾子首当其冲,第一个冲了进去。

身后的人们士气大振,一股脑地也跟着冲了进去。他们在X县已经久不打架,拳头都痒痒的快生锈了。一百五十多人往武堂俱乐部大门里冲的场景,唯有小学放学时学生们背着书包争先恐后地冲出来可以比拟。

不,不是一百五十多人。有二三十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动,他们是一群少年。少年们的老大叫做阿正。阿正说道:“刚才虾子说什么?活捉周明?有没有搞错啊,周明可是我的大哥,我怎么能去活捉他?”

旁边一个少年说道:“那咱们进去帮周明好了。”

阿正挠挠头,说:“你觉得咱们这几个人是虾子那帮人的对手吗?”

众少年都沉默了。

“帮不了明哥,又打不过虾子,只好装作没看见了。”阿正打了个呵欠,左右看了看,“这里可是新香市最繁华的一条街,不逛逛就可惜了,走吧兄弟们。”

阿正带着一帮兄弟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武堂俱乐部,他后来才知道,这个决定做的有多么的正确,简直就是他这一生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武堂俱乐部内。

甘雷、武峰、赵弘三大高手站在最前,身后是一百多名武堂成员。因为这些天形势严峻,武堂成员无故不得外出,所以罕见的十分齐全。他们一直在俱乐部内待命,没想到敌人已经主动找上门来,纷纷摩拳擦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甘雷的脸上是少有的严肃,他在武堂资历很深,自然知道这“三长两短”的哨声意味着必须要全力以赴,代表着对方是很难缠的敌人!

一大群人的脚步声冲了过来,甘雷大喊道:“兄弟们,这次的对手非同小可,大家切勿掉以轻心。使出所有的实力来!”说完,第一个冲了上去,目光已经瞄准对方一大群人中冲在首位的那人。甘雷判断:那人显然是这群人中的老大,必定是个实力超强的高手!

他一冲过去,身后的武堂成员也都神色严峻地冲了过去。

甘雷甚至来不及去看清那人的长相,奔过去之后双手一抓,大喊道:“甘雷摔!”一出手就是他最狠辣最擅长的招式,誓要将对手一击而跨!虾子被他举在半空,然后迅速落下,狠狠磕在甘雷的大腿之上。甘雷一击得手,将瘫掉的虾子扔在一边,又去找下一个看上去强悍些的目标,选中目标,双手一抓,再次大喊:“甘雷摔!”

如此摔了四五个,甘雷累的气喘吁吁。这一招是他生平最强最毒最狠的招式,可是费力着实不少。他弯下腰,按着双膝,不禁奇怪:对方不是很厉害么。怎么如此不堪一击?他抓一个中一个,开始还能说打了对方个猝不及防,可到后来依然如此,又怎么解释?

他环顾四周。惊讶地发现,地上已经躺了不少人,全是刚才冲进来的那批。而自己武堂中的兄弟们全部都好端端站着,有的人甚至还在为找不到对手而生气。

“那个家伙明明是我先看见的。怎么你先打了?”

“你先看见就是你的?那你去外面使劲瞄漂亮姑娘去吧……”

“别跑!我们武堂就这么大,你要跑到哪儿去?”

甘雷惊讶地发现,这些人在武堂成员面前完全不是对手,有的一招就被撂倒。有的撑到三四招已经算不错的了。这根本不是实力对等的群架,这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啊。

不到几分钟,对方已经倒下去一大半,武堂这边却没有半个人受伤。

甘雷有些发懵。直接到了俱乐部外边,问胖瘦保安:“你们干嘛要吹‘三长两短’的哨声?”

胖保安说道:“自然是有极其危险的情况发生了,里面什么情况了,你怎么还有空出来?”

甘雷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们俩跟我来。”

胖瘦保安跟着甘雷进到大厅,一起张大了嘴。

战斗已然结束,地上躺着一大片“哎呦哎呦”叫个不停的人。武堂成员们都还好端端站着,也是各自有些发愣。完全没有胜利之后的喜悦。

“就这些人。”甘雷指着地上的那群人:“还值得吹‘一级戒备’的哨声?”

胖瘦保安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后果。胖保安惊呼:“天啊,那个虾子说他是天行会的人,我还以为他们有必胜的把握才来呢……”

“在新香市。”甘雷无比骄傲地说道:“能把咱们武堂一锅端了的还没生出来!”

胖瘦保安苦笑连连。只得不停摇头。甘雷大声说道:“兄弟们,把这些天行会的人一个个抬出去扔到大马路边上去,让外面的人看看,天行会是多么的不中用!”

武堂成员轰然一声响,都纷纷行动起来,两个人一抬,将虾子从X县带出来的人全扔到了外边的大马路上。包括虾子在内的被甘雷“摔”过的人,完全成了一滩烂泥。就算送到医院治好也全身瘫痪。武堂成员可不管这些,一样把这几人扔了出去。

阿正领着一帮少年刚刚从一个距离武堂俱乐部不过十几米的果汁店出来,还在谈论着苹果味的好喝还是草莓味的好喝,就惊愕的发现刚才一起从X县过来的“大混混”们全被一个一个扔了出来。横七竖八地躺在大马路上。

一个少年手中的果汁“吧嗒”一声掉在地上,颤颤巍巍说道:“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另外一个少年说道:“武……武堂好可怕。明……明哥就是武堂的老大么?”

“走,走!”阿正的腿都站不直了:“记住,咱们从没跟着虾子来过新香市。也从没见到过今天的场景,知道了吗?”

一群少年心领神会,齐声道:“知道了!”说完,一群少年在阿正的带领下一路吓跑。迅速离开了这个让他们胆战心惊的烟花巷。

金海娱乐城顶层,小海的办公室里。

“昨天晚上整件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马良花了很长的时间,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尽量站在客观的角度上去讲述,好让父亲能够不加任何情绪干扰的分析。

“所以,你们本来是必胜的。”小海沉吟道:“但是突然出现了个什么黑蝴蝶,导致你们所有的计划全被打乱,姜迪更是像患了失心疯一样精神失常?”

马良点点头:“是的。我从未见过师父如此害怕,说到底那不过是个黑色的纸片而已,竟然能把新香市道上人人惧怕的姜迪吓成这样。当时我被师父的情绪感染,也慌忙拉着妈妈赶紧离开,也没顾上去看看‘黑蝴蝶’究竟是谁。长什么样子。不过这倒不是我第一次听说‘黑蝴蝶’这个名字,上次在乱坟岗子,这个名字也出现过。”

乱坟岗子那次事件,姜迪曾千叮咛万嘱咐马良千万不能将“黑蝴蝶”说给任何人听。所以马良也没有告诉他的父亲,只是一笔敷衍带过,说那次碰上了姜迪的一个故友。但现在姜迪既死,马良也就没有了保密的必要,所以对父亲全盘托出。

小海听罢,眉头皱起,说道:“我以前不在新香市混,也从未听说过‘黑蝴蝶、叶飘飞、屠人杰、莫离别’什么的。听姜迪的意思,这些人最少存在三十年了,就算活到现在,也是一把白胡子的老头,又有什么可怕的?以至于单单听到名字就吓的魂不守舍?”

这个问题马良当然也弄不清,所以他只好沉默。他们既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也就无法理解姜迪等人的恐惧。“他是死在自己手里。”小海下了定论:“就如同中国队踢球输给韩国队一次以后,就得了‘恐韩症’,以至于那么多年也翻不过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