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 小子,上去吧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明心中一震,面上却仍强作笑容:“小宇哥,仅凭传闻就来抓人,是不是太武断了?”

小宇长长叹了口气:“周明,我一直不喜欢你踏上这条路,就是因为担心有一日我们会站在对立面。现在看来,当日的担心已经成为现实了。”

“怎么会呢?”周明微笑:“我不会去做违法的事情,而且……我会尽快抽身而退。”

“但愿如此吧。”小宇看了周明一眼,像是警示,又像是劝慰,说道:“谈天派人把姜迪的尸体大剌剌地丢在了天行会总部的大门口,此举确实大挫天行会的士气。却也招来了更麻烦的东西,比如我们。”小宇耸了耸肩。

周明睡了一夜,对这些事情并不清楚。周明昨夜给谈天打电话让他料理后事,原想谈天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姜迪的尸体处理掉。然后再通过各种渠道宣扬是张宇杰做的。毕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证据,仅凭几句风言风语也不会带给张宇杰麻烦。可是谁知道谈天一丁点情面也不留,一出手就是这样极端的做法!

“有尸体了。我们就不能再坐视不理。”小宇说道:“可是没有人愿意来找恶狼帮的晦气,大家都是躲躲闪闪的,生怕这个倒霉的差事落在自己头上。我想了想,与其让别人来,还不如我来,于是就自告奋勇,上面也很开心地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出来的时候,同事们都用同情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小宇苦笑着:“那样子好像我已经是个死人。”

周明也笑了:“还好是你来,如果是别人,连这个门都进不来;即便能进来,也绝对走不出去。”不知不觉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又慢慢活跃起来。

小宇反倒摇着头:“你看看你现在说话,一嘴的江湖味儿,跟我认识的那个周明完全不一样了,大相径庭,大相径庭啊!”

周明的脸微微一红,任何人在经历过他身上的那些事后,难免不会蜕变。相比在X县的时候,周明确实更坚决果断、心狠手辣了一些。

看周明这个样子,小宇反倒欣慰了一些,说道:“也希望真如你所言,能够尽早抽身而退。只是这黑道,岂是说退就能退的?一旦进来,就像入了沼泽,当真是身不由己!”

周明低下头,缓缓道:“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完,我就离开这个沼泽。”

“好吧,你自己好自为之。”小宇说完,欲言又止,似乎还要说什么话。顿了一下,才狠心说道:“姜迪的尸骨未寒,这件事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新香市人心惶惶。上面催得紧,张宇杰身为第一嫌疑人,是一定要带回去的。”

周明问道:“带回去以后呢?”

小宇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证据确凿的话,就移交法院,看他们怎么判。”

“一定要带走?”周明咬了咬嘴唇。

小宇像是意有所指,缓缓道:“只要他在,就一定要带走。”

周明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说道:“那真是很抱歉,他不在这里。”

“如果你见到他,记得让他去公安局走一趟。”小宇摸了摸帽子上的国徽,轻声道:“拖不了太久的,上面铁了心要拿他,除非他离开新香市!”

“没事。”周明沉沉道:“恶狼帮会搞定的。”对黑道来说,处理这种事也很简单,要么搞定公检法。要么随便拉一个小弟出去顶缸。而恶狼帮玩这种事也是相当炉火纯青,否则怎么对得起新香市第一黑帮的名声?

“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小宇说:“如果我没猜错,这次的事端是天行会恶意挑起的吧?他们没有些准备,怎么敢先下手为强?据说这次……”指了指天花板。“上面是和他们在一起的,也不知张扬那个老狐狸使了什么手段,据说搞定不少领导。白道和天行会一起夹击恶狼帮的话,还不是势如破竹?”

周明的头又大了起来。这代表着什么?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几天一旦开战。两帮互相扫场子是最稀松平常的事情。而恶狼帮的人去扫天行会的场子,就会遭到警方的大量逮捕;而天行会的人来扫恶狼帮的场子,就会平安无事一路绿灯!

不过他又想,张扬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和白道不干不净地搅在一起,谈天岂有不知道的道理?说不定他心中早就有了主意和计较,自己又在这瞎操什么心了。

于是周明不动声色地道:“天行会要想一口吃下恶狼帮也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小宇点点头:“这话倒是说的不错。天行会和恶狼帮,无论谁想干掉谁。都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话锋一转,问道:“张宇杰真的不在这里?”

周明一怔,道:“确实不在。”心中却暗自疑问,小宇究竟在搞什么鬼?

“周明。”小宇突然叫了一声。周明便抬起头来看他。目光坦然。小宇说道:“咱们两个不是外人,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周明点点头,表示答应。小宇继续说道:“我既然已经出来,就一定要带个人回去才能交差。”

周明面色一变:“这……”

“你放心。”小宇说:“只是交差而已。如果不是凶手。顶多盘问几天,再有人担保,极易可以平安无事地出来了。”其实他的意思很简单,要周明随便找一个小弟出去顶几天就好。姜迪那件事,再由恶狼帮出面斡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很有可能。

“我明白了。”周明笑着说道:“这件事容易的很。不过我现在还有些事要处理,小宇哥你可以多等一会儿吗?”小宇痛快地说道:“没问题。”又不自觉地去摸帽子上的国徽。痛心疾首地说道:“我很想做一个好警察,可为什么总是想要去帮你,甚至不惜徇私枉法?”

周明笑得更加灿烂了:“或许是因为……我总是代表着正义和光明吧?”

甘雷将小宇带到附近的休息室之后,又折了回来,问道:“师父,这个条子要干嘛?”

“没事,一个老朋友而已。”周明淡淡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甘雷心中庆幸自己没有对那个条子如何。又道:“师父,那我现在去把李政带上来吧?他已经等了很久,据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周明想了想,道:“还是先把隐堂的人带上来吧。”

甘雷心中一惊。小心翼翼地看着周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反而幸灾乐祸了起来,他平时就不大看得上那些堂主。现在能亲眼看到他们吃瘪,当然开心不已,立马就乐呵呵地直奔楼下。

李政坐在车子里,一张脸阴寒无比。向来只有别人等他,什么时候他等过别人?要不是谈天交给他的这件事无比重要,早就拂袖而去了!甘雷再次从俱乐部里出来的时候,李政没有再主动走下车去,司机也识趣的没有动弹。李政要让甘雷亲自来请,给足了面子之后再去考虑下不下车的事。所以李政目不斜视,直视前方,端足了架子。

这些情景全落在二狗眼里,以二狗察言观色的能力,自然早已明白李政的意思。所以他依然坐在马路牙子上,知道这第二个进去的人肯定不会轮到自己。但甘雷出来之后看都没有看,直奔二狗。胖乎乎的手掌径直拍到了二狗的肩膀上,吓得二狗一哆嗦,差点趴到。

“小子,上去吧。我们老大要见你!”

甘雷肥大的身躯站在哪里,抵得上瘦弱的二狗好几个。二狗哆哆嗦嗦地站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

甘雷揉了揉鼻子:“对,你。”

“确定是我?!”二狗将信将疑,斜眼瞥过去车子里坐着的李政。李政虽然不动声色,但二狗能透过他铁青的脸色看到他心中冲天的怨气,鼻子几乎都要气歪了一般。

二狗低下头,跟在甘雷身后,夹着尾巴走进了俱乐部。大门轰隆关上的一刻,眼前瞬间黑了下来,一阵刺鼻的气味猛然袭来,熏得二狗差点吐出来。要不是他低调惯了,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我靠,什么味儿!”甘雷的脚步丝毫没有停留,穿过一截走廊,便来到人声鼎沸的大厅。二狗也慢慢习惯了这个味道,知道那不过是各种汗臭脚臭夹杂起来的东西。

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二狗张大了嘴巴。看不清有多少人影,黑压压的一片,呼呼喝喝地打在一起,漫天的拳影,此起彼伏的吼叫,深深刺激着二狗的视觉神经和听觉神经。

实在是太酷了,这才是男人的天堂!素来不爱打架的二狗,也不禁热血沸腾起来。

在这种地方,即便是被打,也是一件无比痛快的事情啊!相比之下,二狗觉得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每天就是跟踪偷窥,像只老鼠一样阴暗地活着。

“别多嘴多舌,跟紧了!”甘雷说完,整个人便窜进了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