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 让那个条子上来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听到这,张宇杰又“嘿嘿”笑了起来:“咱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所以听到‘黑蝴蝶’这三个字也没有太大的感觉,更不会被一个弄虚作假从不露面的家伙被吓住。”

周明的面色一变:“你的意思是?”

“不错。”张宇杰说道:“二哥,不如咱们也去做一些蝴蝶纸片来,吓唬吓唬天行会剩下的几个护法,兵不血刃地收拾掉他们?”

“不行。”周明马上拒绝道:“通过今天晚上的事情,已经证明黑蝴蝶确有其人。而且他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那个仓库,而不被我们所有人所发觉,足以证明其实力高深莫测。再撇开他的实力不谈,咱们和马良、姜迪谈判,黑蝴蝶去做什么?他是敌是友?是善是恶?他是不是一直都在监视着咱们?如果我们就这样贸然借用他的名号去吓唬其他几个护法。谁知会不会弄巧成拙,反而引来黑蝴蝶的报复?”

几句话说的张宇杰冷汗涔涔,不由在心中感慨还是周明思虑周全,但嘴上还是满不在乎地说道:“哎呀怕什么。黑蝴蝶也不一定能打得过咱们两个。”

周明反问:“我问你,如果师父现在还在世,咱们二人联手,能否取胜于他?”

张宇杰一怔。细细在心中盘算过,但还是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直到现在我还是摸不清楚师父的真正实力,他老人家究竟到了什么境界,我也估算不出来。”

周明点点头:“所以说你要记住,在任何时刻都不能轻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张宇杰嘴里嘟囔着:“黑蝴蝶算什么东西,也能和咱们师父比?”可是心里却也认同周明所说的话。周明素知他的性格,知道他虽然嘴硬,但还是把话听到了心里,也不计较,只是微微一笑道:“好了,快回去休息吧,我打探到冯波的消息,就去告诉你。至于黑蝴蝶,也不要去想太多,毕竟按照年代去推算,他就算再年轻也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了,或许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近几年来很少下手的原因……不过,还是尽量不要去招惹的好!”

“哈哈哈……”张宇杰大笑起来:“我怎么就没想到?不错,黑蝴蝶可是比姜迪他们还要大上一个时代,怎么想也该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啦,还怕他个蛋?”

说完,张宇杰扔下一包烟,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一句话却远远地丢过来:“二哥,和嫂子有什么没解决完的事情可以继续了,除非你来找我,否则我决不会再打扰!”

这一觉睡的很踏实。

知道周明在养伤,再无人来叨扰他,哪怕是天大的事!

刚从广东回来的时候,周明虽然知道恶狼帮和天行会马上要开始一场大决斗。但没想到来的竟然如此之快,以至于让他连一天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在他休息的时间段里,恶狼帮的帮主谈天已经安排卓丹将姜迪的死讯发布了出去。

风堂,大风起兮云飞扬。一夜之间,不管是不是道上混的,都已经知道了天行会的四大护法之一姜迪死在了恶狼帮武堂一个默默无名的少年手里。而张宇杰的名字也随之口口相传,成为新香市最新的传说。更大的消息接踵而来,天行会和恶狼帮即将决一死战!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未免吃了一惊。新香市平日里热闹非凡的街道也变得冷清无人,谁都不知道纷争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发,不知哪里会窜出两帮人来拿着砍刀互砍。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人人自危,小混混们窝在自己的地盘上随时听候老大的吩咐;普通老百姓更是连门都不愿意出了,宁肯缩在家里看电视。

两个大帮派蠢蠢欲动,却各自按兵不动。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出手,自己才好占尽舆论上风出师有名后发制人。其余的小帮派们也在观望着,各方势力头领也都知道两大帮派一旦打起来,他们绝不可能置身事外。无论是天行会还是恶狼帮,都会强迫他们站队,然后成为两大帮派手中的棋子,奋战在第一线。而若谁站错了队。最终胜利的是相反的一方,那在最后的大清算里,仍旧逃不过一劫。

所以,这些小帮派更是大为紧张。他们其实比谁都更希望两大帮派能够和平稳定。有小道消息,有十几个二三流帮派的首领准备聚集在一起商讨下一步的对策,他们是除恶狼帮、天行会之外的佼佼者,能够代表其余小帮派的大致立场。

而无论是谈天还是张扬。都极需要获得这些小帮派的支持,原因是他们知道,这些小帮派或许总体实力不行,在恶狼帮和天行会面前实在算不得什么。但某几个小帮派的首领。却是绝对不逊于八大堂主或是四大护法的人中之龙!

比如火龙帮的龙头铁钳,赤血帮的老大坦克,刺青帮的老大长脸等,这些人物就是冯波、蔡志勇、刘杰、翟光这些人提起来也是眉头微微一皱的角色!凭他们的能力。如果来恶狼帮或是天行会,一样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官半职,但是他们心高气傲,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是以都各自开宗立派,靠着不俗的实力打下一片江山,皆是新香市内响当当的角色!

所以,获得这些小帮派的支持一样重要。得到一个。自身的力量也就增加一分,获得最终胜利的概率也就增加一分。在之前的和平时期,这些小帮派态度暧昧,没有表现出特别亲哪个帮派。到了现在的关键时刻,就必须要有个态度。因此,谈天和张扬都在卯足了劲儿拉拢这些小帮派,威逼利诱也好,好言相劝也好。都想把他们拉过来。

再说回到周明来,他睁开眼的时候,药池里十分安静,通过天窗看出去。金色的阳光斜斜地洒进来,显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进来吧。”周明对着门口喊了一声。他知道时间过去这么久,一定有人在外面候着。毕竟在他睡觉的时候,除了楚婷婷、张宇杰等人有胆量吵醒他的美梦之外。再无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门“吱呀”一声开了,甘雷肥胖的身子杵在门口,额头上满满的都是汗,还不时用袖子擦拭着。显然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慢慢说。”周明倦意未消:“在我睡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又发生了多少事情?”

“四件事,四个人。”甘雷伸出了四根指头,慢慢说道:“药池外面有一个人,是大眼仔,随时都可以进来;俱乐部门口还有三个人,他们不是武堂中人,又没您的命令,所以暂时还不能放进来。”

“都是谁?”周明的眼睛在闪烁。

“一个是隐堂派来的人,说是有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个是地堂堂主李政,虽然地位尊贵,但还是不能进来。这是武堂独有的规矩;还有一个……”甘雷的面色有些为难。

“是谁?”周明很少见甘雷有这样神色的时候。

甘雷心一横,脱口而出道:“妈的,竟然是个条子!”

“条子?!”周明的表情也是十分震惊。

甘雷以为周明不知道“条子”这样的黑话,于是解释道:“就是警察。”

“我知道。”周明问道:“我是奇怪。条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确定是来找我的吗?”

“点名道姓要见你。”甘雷说:“如果是一般的小警察,早就被咱们的人轰走了。再说一般的小警察也绝对不敢到咱们这里来,除非是嫌命活的太长。”他絮絮叨叨的,像是在为自己没有把那个条子赶走而找借口,“不过这个条子和其他人不一样,我能感觉的出来。看谈吐和气势都不像是一般人……”

甘雷一边说一边看着周明的表情:“更重要的是,那个条子自称是您的朋友。我们没法证明他的身份,只好让他在外面等着。”

周明听到这,反倒笑了起来。在新香市既是警察,又是他朋友的,只有一个人了。

看到周明的表情,甘雷暗暗松了口气,幸亏没有一意孤行地将那个条子撵走,便说道:“师父,这四个人,大眼仔、李政、隐堂成员、那个条子,您先见谁?”

其实甘雷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周明当然会先见地堂堂主李政,那肯定是恶狼帮帮主谈天派来的,必是有什么急事。但周明笑着说道:“让那个条子先上来吧。”

甘雷一脸的惊讶:“啊?”

“你没听错。”周明一本正经道:“让那个条子先上来,记得招呼好了,千万别怠慢!”

甘雷倒吸一口凉气,更加琢磨不透门外那个条子的背景来。按理来说,能让恶狼帮武堂堂主这样重视的条子,也只有市公安局局长那个级别的人物了。门口那个条子虽然气宇轩昂谈吐不凡,但明显距离那个级别还差得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