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 那我只有杀了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宋颖在心中默默数道:“1、2、3。”然后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宽大的横梁之上,四周一片漆黑,黑蝴蝶早已不知藏匿到何处。下方有一处灯光,距离她的位置大概有五六米的高度,仔细看去,马良正在其中,旁边还站着一个面带凶狠的中年人,两人身前有一张钢丝床,床上五花大绑着一个少女,嘴里还塞着抹布,竟然是楚婷婷!

宋颖差一点又叫出来,连忙捂上了自己的嘴巴,她还记得黑蝴蝶消失前吩咐的话语。宋颖又往四周望去,只是一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但显然都空荡荡的没有路,只有自己所站的这一处横梁,也不知道黑蝴蝶是怎么把她带上来的!

宋颖站在这个位置,身处下方的马良等人确实看不到她。而她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下面的情形。这时,那个面相凶狠的中年人又说话了:“这才多长时间?你很少这么急躁的。”

“师父。”马良看上去焦急不堪:“我很担心我妈,这世界上很少有她那样善良温柔的人。这周明也太狠毒,竟然去绑架了我妈,我……”

宋颖听了此话又喜又气。喜的是周明原来也握到了可以反败为胜的王牌;气的是这卑鄙无耻的马良竟然也有脸说别人狠毒,真是贻笑大方!宋颖真是想现在就破口大骂,但又不能违拗黑蝴蝶的吩咐,只得在心中暗暗生气。

不过,看到楚婷婷还安然无恙,宋颖一颗心也放松下来。虽然还被五花大绑着,但这情况已经很乐观了。

不知大叔到哪里去了?宋颖四处张望着,却寻不到任何身影。如果大叔出手,下面那两个家伙肯定毫无还手之力吧?宋颖对黑蝴蝶的实力充满了信心,因为他自己说过,根本就不将天行会和恶狼帮放在眼里!

“你放心吧。”那中年人又说道:“只要楚婷婷还在咱们手里,周明就不敢将你母亲怎么样!”

宋颖看着这中年人就讨厌,想起马良刚才叫过他师父,便推测这人应该就是传说中天行会四大护法之一,将一手刀法玩的出神入化的姜迪!

宋颖在心中暗骂道:长得这么猥琐,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这个道理我自然知道。”马良的语气还是十分焦急,一边说,一边摇头。

“等人质一交换,咱们就把流氓兔抓出来。”姜迪阴狠地说道:“看看周明是不是真的有情有义,是不是能够为兄弟的媳妇也能牺牲一切?”

宋颖再一次心中惊呼,从姜迪的话中来看,流氓兔倪思慧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来,那么她在哪里呢?宋颖再一次仔细地观察起下面的情况来,但依旧一无所获。

就像是找不到黑蝴蝶一样,宋颖也寻不到流氓兔的身影。刻意藏起来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就被人找到?想到黑蝴蝶,宋颖反倒放下心来,她坚信只要有大叔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此一来,她的心一横,反倒坐下来,准备安心的看戏。

不料坐下来的一瞬间发出了一些声响来,马良立刻抬头朝上方看去,那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但他还是皱着眉头。

“怎么了?”姜迪也跟着抬起头,一样什么也看不到。

马良说:“那里好像有声音。”

宋颖大气也不敢出,更是一点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了。

“可能是老鼠什么的吧,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姜迪说:“那么高的地方,有谁上的去?”

马良咬了咬嘴唇,还是将视线移开了。或许。只是幻觉吧,自己确实太紧张了。

“来了!”姜迪突然叫道,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仓库的大门口处。

宋颖也定睛望去,只见仓库大门口两道车灯照过来,只是距离略远,射程毕竟不够,看上去影影绰绰,模模糊糊地瞧不清人影。

马良和姜迪都是一语不发,冷冷地看着对面。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响起,在模糊的灯光映衬下,像是起了一场大雾,隐约可见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

待到两人走近,马良失声叫道:“妈妈!”语气悲怮婉转,显然伤心至极,几乎令现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姜迪不禁心中琢磨,这徒儿平日里看上去冷酷狠毒,对待敌手毫不留情,隐隐有黑道新秀之风,怎地如此恋母。在妈妈面前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坐在横梁上的宋颖也是瞠目结舌,现在的马良看上去哪还有先前在市一中小花园里那股子恶劲儿?最了解马良的当属周明,但他也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显然也没想到马良如此沉不住气,听声音似乎要哭出来一般。

薇薇就安然无恙地站在马良面前。周明既没有打也没有骂,反而以礼相待未加束缚,但马良还是双手颤抖个不停,看向周明的眼神不时露出凶光。

“良子,别着急。”薇薇也说话了。语气温柔内敛:“周明待我很好,他是专门请我过来的。既然看到妈妈没事,就赶紧把床上的那个小姑娘放了吧。”

这时双方距离不过数米之远,马良连连点头:“好,好。我这就去放。”便转头去解楚婷婷身上的绳子。周明望过去,正好和被五花大绑着的楚婷婷四目相对,二人同一时间读出对方眼神中的含义,知道双方都没有大碍,才松了一口气。

坐在横梁上的宋颖眼见事情进展顺利。却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刚才从马良和姜迪二人的谈话中得知等交易成功后,他们便会把流氓兔倪思慧抓出来继续威胁周明,是以心中始终阴霾密布,不知道周明接下来会有什么遭遇。不过一想到黑蝴蝶。宋颖的心还是稍稍安了下来,只要有大叔在,想必一切都会平安无事的。

宋颖的注意力又转移到薇薇身上,先是惊艳于她的美貌和风韵,实在看不出竟然是个十七岁少年的母亲。竟然保养的如此之好;后又被其沉稳大方、波澜不惊的气质所折服,心中对这位母亲更是暗暗赞叹起来。

趁着马良给楚婷婷解绳子的空当,薇薇又说道:“良子,你和周明这个孩子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冤仇了?我和他相处了一会儿,觉得他很不错。你们本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现场的人都没想到薇薇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都纷纷向马良看去。马良解着绳子的手僵在半空,恨恨道:“我给过他机会,是他没有珍惜!”这句话只有马良和周明才懂得其中含义,指的是马良曾在X县的下水道中邀请周明加入四大金刚。却被其拒绝的事情。

只听周明冷笑一声:“真是抱歉,时至今日,我还是不愿和你这种人同流合污。”

“那我就只有杀了你。”马良目露凶光,“咱们一会儿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了。”

“不错,咱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不妨就在今夜解决清楚,省的以后聒噪!”周明言语之间也是气势凌人,并不给二人之间留任何余地,显然也是心中恨极了马良。

坐在横梁上的宋颖则是大摇其头,心想薇薇一片苦心。两人却完全不领情。她晚上被马良折磨了许久,又眼见马良刀捅翟光、抗走楚婷婷,本来也是心中恨极了马良,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但后来又经历过和黑蝴蝶相遇等一系列事情后。心态竟然也平和不少,希望真如同马良的母亲所说,二人握手言和,也可永消后患。

但照现在的情形看来,又似乎完全不可能。两人已经完全容不下对方的存在!

宋颖居高临下,窥视全场,突然目光闪动,觉得下面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人在缓缓移动。心中一惊,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忙跟着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不知在做些什么。只是那人不在灯光之下,又刻意隐藏身形,宋颖自然看不清他的相貌,只是隐隐觉得也是个和周明、马良年龄相仿的少年。

可是,有谁会在这种情况下跑到这种地方来,又是何种居心何种目的?周明、马良、姜迪三大高手都在这里,此人竟然能悄无声息地潜藏在这里,看来也是个实力强劲的高手。

只是不知此人是敌是友,所以宋颖不自觉地多望了几眼,但仍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只知道他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寻了一会儿,似乎未果,便藏在某个掩体之后,观察场中动静。灯光之下。楚婷婷身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马良看到她胳膊上被勒下的红印子,面露不忍之色,轻轻说道:“回去吧。”

楚婷婷并未注意到马良的神色和语气,眼睛始终只在周明身上。身子一获得自由。也不去管嘴巴里还塞着的抹布,拔腿往周明身边跑过去。周明见状,便对身前的薇薇说道:“阿姨这次委屈您了,回去吧。”

薇薇点点头,叹了口气,也朝着马良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