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 我不会求你的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等周明作答,马良又说道:“不过男人的欲望岂能因为被女人咬了一口而作罢?很多男人反而会因此而更兴奋,你说对不对?”

“马良。”周明一字一句地说着,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蕴含着他滔天的怒意:“如果你敢对她做什么,我发誓会把你的皮一寸一寸地扒下来!”

“嘿嘿,终于有点热血喷张的气氛了呢。”马良阴阴地笑着:“周明,你想做的,正是我也想做的。在你来之前,我会替你好好照顾楚婷婷的。”

“你在哪里?”周明说道:“你有什么怒火就冲着我来。不要动她!”

“你想知道我在哪里吗?”马良十分喜欢听到周明生气的声音,这让他心中十分愉悦,“不过。这可不像是求人的态度啊。你要好好求求我,或许我心软了,就会告诉你。”

“我不会求你的。”

马良又笑了:“那看来你还是不够爱她。或许让你听听她尖叫的声音会改变主意?”

“在我听她的声音以前。”周明悠悠地说道:“你不妨也来听听一个人的声音?”

“谁?”马良皱起了眉头。现场的人也都屏住呼吸,一丝不苟地听着。

电话“呲啦”地响了一会儿,像是从一个人传递到另一个人手中。

然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良子。”这是一个很好听,很温柔的女性声音。仅仅从声音就可以判断出,对方一定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可是马良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却变得煞白煞白,就仿佛听到了催命的符咒。

“妈!”马良的声音颤抖着,手机都有些握不住了。

“放了她吧。”薇薇说:“我在周明手里。”

再然后,周明的声音再一次地响了起来:“怎么样?我现在是不是还要求你?”

三秒钟。

只有三秒钟的沉默,紧接着就是长达三分钟的谩骂。马良就像是个市井间的泼妇,用人世间最卑劣最恶毒最下流最恶心的词语辱骂着周明,可是怒意却未能消解半分。

三分钟过后,马良终于停了下来,就像是经历过一场恶战一样气喘吁吁。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了吧。”周明再次开口说:“我相信你此刻一定十分急切地想要见到我。”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马良恨恨地骂道:“现在,你还肯以‘正义和光明’自居吗?”

“对付小人,我一向用小人的法子。”周明幽幽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你光明正大地找我挑战,或许我还会敬你三分。但你用了这样的法子,只能让我对你不齿。”

“不要耍嘴皮子上的功夫。”马良冷冷道:“你来吧,将两个女人换过来,然后咱们再来一场光明正大的决战,一战不定输赢,定生死!”然后报上了一个地址。

“好。”周明痛快地说道:“我很快就到。希望我的女朋友和你的母亲一样,都能安然无恙的回到各自身边。”

挂上电话的一瞬间。周明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婴儿的哭闹。他转头问旁边的张宇杰:“你听到了吗?我好想听到了孩子哭泣的声音!”

“真的吗?”张宇杰立时紧张起来:“也就是说,姜迪可能就和马良在一起?倪思慧和楚婷婷被绑到了同一个地方?”

周明说:“这很有可能!”

张宇杰搓着手:“二哥,我来找你果然没有错。无论什么问题,只要你在,就能迎刃而解。”

周明拍着张宇杰的肩膀:“不管有什么事情,我们兄弟一起去面对!连广东的红莲也能被我们干掉,还有什么能挡在咱们面前?”

这句话说的张宇杰豪气顿生:“好,前面就是龙潭虎穴,咱们也闯了!”

“不过有个问题。”周明皱着眉说:“咱们手中只有薇薇阿姨一个人,用来换回楚婷婷是没有问题的。可流氓兔怎么办?她还在姜迪手中的话,咱们二人岂不是一样受制于他?”

“那怎么办?”张宇杰大为焦急。

后座的薇薇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其实她心里明白。就是周明用她一个人去换那两个女生都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她心中终究还是站在马良那边的,所以便默不作声。

周明略一思考,说道:“这样。一会儿到了那边,我和薇薇阿姨先进去。你想办法潜伏在周围,刚听马良说那边是个仓库。想必还是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咱们看看情况,再见机行事,最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连流氓兔一起救了。”

“好。就这么办。”张宇杰点头。这确实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还麻烦薇薇阿姨到时候不要多嘴。”周明又看着薇薇:“自始至终,我一直对您礼遇有加,一方面是看在五叔的面子上。一方面我也不愿意做这种事情。这一次,确实是马良逼出来的。”

“好。”薇薇点了点头。

“如此,我们就出发了。”周明轻点油门。车子一骑绝尘,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朝着马良等人缩在的仓库驶去。

……

仓库之中。马良走来走去,坐立难安,一脸的忧愁之色。姜迪也恢复了体力。用两截绳子将楚婷婷和倪思慧绑起来,两人像是粽子一般倒在床上,嘴里还塞了抹布。

“早该这样了。”姜迪拍拍手。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二人满意说道:“这才有个绑架的样子。”

马良看了床上的二人一眼,脸上的忧愁之色反而更重了。

姜迪看着马良忧愁难安的模样,忍不住问道:“你急什么?”

“他竟然敢绑架我妈。”马良咬着牙,眼睛通红:“他竟然敢绑架我妈!”

姜迪倒嘿嘿笑了:“这怕什么?咱们手里还有他女朋友呢,而且还多一个流氓兔,传说中他不是最有情有义吗?咱们看他肯不肯为了兄弟的老婆妥协?”周明和张宇杰的事情。自然也是马良告诉他的。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马良依然愁眉苦脸,“如果他要一次性换走两个呢?”

“谁会做这种赔本买卖?”姜迪翻着白眼:“一个只能换一个,懂不懂规矩?”

“如果他执意要这么做呢?”马良反问:“如果他一定要用我妈换回楚婷婷和倪思慧呢?”

“你会答应吗?”姜迪不可思议地看着马良。

马良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忧愁了。姜迪瞪着眼睛问他:“你会?你真的会?”

“不管他附加多少条件我都会答应。”马良说:“哪怕是要我的命。”

姜迪倒吸一口凉气:“你疯了?”

马良说:“我没有疯,我是认真的。不得不承认,周明抓住了我最大的软肋。”

姜迪沉默了。每一个人都有软肋。正如同每一条蛇都有七寸。

“本来还以为我们稳操胜券。”姜迪苦笑着道:“现在看来,似乎还略占下风,这个周明似乎真的很不简单。”

马良咬着唇。不知该说些什么,半天才挤出一句:“都怪虾子那个王八蛋,连我家人都照顾不好。师父,我们怎么办?”又抬头看向姜迪。

“为今之计,为了不发生你所担心的情况,先把流氓兔藏起来吧。”姜迪踌躇着,转头看着床上的两个粽子。两个女生虽然四肢被绑着,嘴巴被堵着,但耳朵却还能听见。所以马良和姜迪的对话也被他们一字不落地听到了耳朵里。此时她们的眼睛滴溜溜转着,似乎在打算着什么。姜迪眉头一皱:“告诉你们,最好老实一些。否则有你们吃苦头的时候!”

姜迪环顾四周,又连开了几盏灯,才看到十几米外的墙根靠着一个铁箱子。

铁箱子原是放着些锤子、扳手、改锥、斧头等物,但随着工厂的废弃,连这整个仓库都被抛弃,更不用说这样一个孤零零的铁箱子了。姜迪走过去查看了下,发觉大小正好,便把倪思慧放了进去,果然藏的严严实实,不由说道:“这样便万无一失了!”

“那孩子怎么办?”马良忧心忡忡地看着床上沉睡的婴儿。

“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吧。想要制约张宇杰,有一个流氓兔就足够了。”姜迪面露狠色,手中变戏法似的多出一把短刀来走了过去。

两个女生同时“呜呜咿咿”地叫了起来,倪思慧的声音中更是带着些哭腔和乞求。

“我也不愿意做这种事。”姜迪说:“可是你们也看到了,周明绑架了马良的母亲——他这种行为实在是太下作了。”

马良欲言又止,却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只好任由姜迪而去。姜迪走到床边,床上被五花大绑着的楚婷婷身体蠕动着,拱到婴儿的身前挡着,眼睛里露出惊恐的神色,不停摇头,嘴里还在不停“呜呜”叫着,似乎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