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 为何出尔反尔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明就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儿,薇薇穿着一身便装出来了,还画了淡淡的妆,看上去更加妩媚成熟,自然别有一番风韵。“走吧。”薇薇说道。

周明走在前,薇薇跟在后,一路走过去,又把灯熄灭了。出了别墅的大门,薇薇突然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薇薇阿姨。怎么了?”周明知道五叔一定就在这附近,而且在用他独特的“感觉”去感受着薇薇的存在。如此近的距离,五叔一定很满足很满足。

薇薇轻轻地叹了口气,轻轻地说道:“如果他还在附近。你一定进不了我的家门。”

周明心中一动,问道:“你在说谁?”

薇薇的眼睛里有一丝丝的泪花,说道:“没事,我们继续走吧。”

周明直接问道:“你是不是在说五叔?”

薇薇惊讶地看着周明:“你认识他?”

“有过几面之缘。”周明笑着说:“而且你们两人的故事。我也听过一些。”

此时的五叔正潜藏在附近一棵松树之后,从脚步声响起的一霎那他就知道薇薇来了,无论多少年过去,和薇薇有关的东西他都会牢牢记在脑海里。他的内心是无法言说的激动,尤其是听到周明和薇薇谈论起他时,更是忍不住身体都颤抖起来。

“我们的故事?”薇薇苦笑着:“不过是年轻时过家家的游戏罢了。”

“那你为什么一出来就找他?”周明不依不饶:“难道你知道他就在附近?”

松树后,五叔的呼吸浓重起来,他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薇薇说:“有时候我透过自家的窗户可以看到他,他有时候和花草聊天,有时候和游鱼说话,却从不上门打扰我。”

周明问道:“我想知道,你对五叔到底是什么感觉?”他知道五叔一定就在附近听着,这个问题也一定是他长久以来最想问的。无论答案是什么,相信五叔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就像是一个毒瘤,总要用刀子割开,让里面的浓彻底流干净,才能结疤见好。

“什么感觉?呵……”薇薇轻笑了一声:“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还说什么感觉不感觉的?我已经做了这么多年别人的妻子,做了这么多年别人的母亲,无论年轻时有过什么对爱情的幻想都已经成为过去。现在的我,无非希望丈夫能日日平安回来,孩子也能平安长大,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那你为什么一出来就找他?”周明盯着薇薇的眼睛:“你心里还有他对不对?你不让小海在附近安排守卫,就是为了方便五叔在这座小花园里转悠,对不对?!”

五叔靠在树上,他感觉自己的腿几乎都要站不稳了,于是便慢慢地滑下来,坐在地上。无论他对这座小花园多么熟悉,都无法探查到别墅内的状况,而薇薇却能站在数十米外的卧室窗户边,看着五叔在花园里的一举一动!

薇薇没有说话。她看着周明,周明也看着她,两人仿佛针锋相对。

终于,薇薇败下阵来,她将眼神移开,淡淡道:“第一,你不该直呼我丈夫的名字,按照辈分,你怎么都该称呼他一声叔叔;第二,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不错,我不让小海在附近安排守卫,甚至讨厌虾子时不时带着人来巡查一圈,就是为了方便五哥在花园里走动。”

五叔靠着树干坐在地上,他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睛里竟然又有泪水流下来。

“我说不清楚自己对他什么感觉。”薇薇说:“或许是同情。或许是歉意,或许是别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很小的时候就由双方父母主张订了亲。他从小就喊我媳妇,喊了十多年,我最终却嫁给了别人。”

薇薇蹲了下来,无声地哭泣着:“就算我没有嫁给他。可我仍把他当作亲人。你想想看,我们多少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可我毕竟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于是就决心和他保持距离。因为我害怕自己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难道你能说,我做的错么?”

周明没有说话,他确实没有理由去指责薇薇。所以他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

“有个问题。我一直很感兴趣。”周明说:“你和五叔当年是那么令人羡慕的一对,据说你们的关系也是如胶似漆,在他坐牢的时候,你也告诉他会等他出来。可为什么……”

说到这,周明没有再说下去。他相信薇薇已经明白他要问什么问题。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出尔反尔,最后嫁给了小海?”

周明点点头。他确实对这个答案很好奇。

“很多知道这段往事的老朋友们都说,我是为了小海的钱。”薇薇看着周明:“你觉得呢?”

“我不相信。”周明说:“我就是因为不相信,才会问你。”

“好,我告诉你。”薇薇不知为何。在周明面前竟然忍不住说了这么多的心理话,而且看情况似乎还要说上许多许多。有的人就是这样,总是能让你在不知不觉间就能对他产生极大的信任,心甘情愿的在他面前掏心挖肺。

薇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个埋藏十多年的秘密,她只和陈云超说过。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其实没有必要再提。但今夜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说给面前这个少年听。

五叔背靠着树干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其实他闭不闭眼睛都一样,眼前永远都是一片虚无的黑暗。只是在这个时候,他习惯性地闭上眼睛,好去用心地聆听薇薇说的每一句话。

“五哥他们刚进去的时候。我整日以泪洗面。”薇薇的声音缓慢而沉静:“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劝我另嫁他人,甚至包括五哥。我去探望他的时候,他让我不要傻等下去,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吧。当时我就臭骂了他一顿。并且告诉他,我这辈子非他不嫁,一定会等他出来。”

五叔当然也记得当年的往事,他还记得自己当时不想耽误了薇薇。却又希望薇薇能拒绝他的提议。当薇薇板着脸臭骂他,并且差点把传话器摔掉的时候,根本没人知道他有多开心。

薇薇继续说道:“我不仅是这么说的,而且也是这么想的。并且也准备就这样做下去。但直到小海在第三个月找到我。当时我还将他当作很亲的哥哥,他也为了五哥他们的事到处奔波不停。我一见到他,就问他事情有没有眉目,有没有希望将五哥他们捞出来。”

“但是,他直接把一切实情都告诉了我。其实五哥他们藏有古董的秘密,就是小海透露给黑道两道的,所以他们才会不断遭到黑道同行的骚扰,以及白道各方的追捕。当时我便懵了,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很简单,他想独吞这笔财富,以及想要得到我。”

“我当时从未想过和善可亲的六哥——当时小海在他们一帮人里排行第六,而我是七妹。我从未想过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捣鬼。为什么感情那么深的兄弟,也可以在背后捅上这样血淋淋的一刀?而我也对这个世界几乎绝望。”

“我对财物什么的根本不感兴趣,但是他想得到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当时我想。让这个混蛋去做梦吧!让我嫁给这个无耻的混蛋,我宁愿去死!”

“真的,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薇薇看着周明:“而且我也准备好了刀子。我想,五哥,我这辈子都不会对不起你,我永远都是你的人。可是小海的一句话就打消了我的想法,他说,薇薇,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以后,五哥他们会在监狱里过什么样的生活?”

“我愣住。他解释给我听:‘他们会在监狱里像猪狗一样生活,连阳光都见不到,日日饱受折磨备受欺压。薇薇,你愿意看到他们生不如死的模样吗?听我的话,嫁给我,我保证他们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完这几年牢,你好我好他们也好,你说呢?’不得不承认,小海就像是个技艺高深的捕蛇者,一出手就捏住了我的七寸。”

“小海给了我一个礼拜的考虑时间,我跑到看守所里去看望五哥,透过玻璃窗,果然看到他伤痕累累的模样,显然在里面吃了不少的苦。我强颜欢笑,和五哥聊了些家长里短,他也兴致勃勃,浑然不知那是我最后一次去看他。回来以后,我就答应了小海。”

薇薇感慨着:“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周明却沉默了。他才知道这十多年前竟然还有着这样的秘密,而这一切也确实符合小海做事的风格,如今的马良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什么事都要做绝、做尽,不留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