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 我的妈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明背对着,可楚婷婷正好面对着。她轻轻地“啊”了一声,然后惊讶地说道:“王冉?”

周明一怔,轻轻说道:“你也知道这个人?”

楚婷婷的语气颇有些无奈:“何止知道,这几个月来,他在市一中简直红翻了天呢。”

周明听罢,慢慢地放开了楚婷婷,缓缓回过头去。一群人正奔向这里,为首的是个戴着眼镜的小胖子,看上去人畜无害,憨厚老实,只是眼睛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似乎确实是个不大好惹的角色,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冉哥”?

小胖子的身边正是在厕所被周明教训过的,唇边有痣的学生,正对着周明这边的方向指指点点。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其他也都是些陌生的面孔,稚气未脱却又嚣张无比,一个个都是大摇大摆地走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好不威风。

周明只觉得那小胖子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楚婷婷却问:“王冉怎么会来这里,你叫他了?”

周明知道楚婷婷说的“王冉”就是那几个学生口中的“冉哥”,便点点头,又说:“不过我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你不知道他是谁?”楚婷婷惊讶地说:“你忘了吗?这人进入情义门还是你亲自批准的。”

“怎么可能?!”周明一头雾水:“我确实看他眼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再说,情义门的事一向由林玉峰代为管理,我才懒得管这些事情……”

正说着,周明突然“啊”了一声,立时想起这小胖子是谁了!

还记得那一次,周明和楚婷婷、宋颖等人在校园里走着,突然闯出来一个戴眼镜的小胖子横在他们的面前,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自己被欺负够了,想要加入情义门,还手捧着一堆零钱想要献给周明。

周明当然没要他的钱,却有些可怜他的遭遇,便破例让他进入了情义门,免遭他人的欺负。没想到几个月之后,这小胖子竟然上位了,成为市一中新一代炙手可热的一方老大!

“原来是他啊……”周明想起了往事,却还是有些疑惑此人究竟何德何能,竟然混到今天这个位置,还能逼得林玉峰对其束手无策?

“他叫王冉。”楚婷婷悠悠地说:“托咱们情义门老大周明的福,现在可不得了啦!”

周明还想再问,那群人正好走过来了。

唇边有痣的学生指着周明,对那王冉”恨恨说道:“冉哥,就是这个王八蛋,把我的脑袋塞到茅坑里面,熏得我差点晕过去。”

“弄死他,冉哥弄死他!”旁边的学生顿时起哄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在市一中欺负咱们冉哥的人,真是活腻歪了!”

周明摸着手指,脸上阴冷阴冷的。小胖子王冉眼睛有些近视。现在才看清楚了站在面前的竟然是周明和楚婷婷,顿时大惊失色,转手就甩了那唇边有痣的学生一巴掌,怒骂道:“真反了天了,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那学生被呼了一巴掌有些发懵,捂着脸呆呆地问:“他是谁?!”

“狗眼不识泰山!”王冉怒道:“他就是咱们情义门的老大,周明!”

众学生都是大惊,纷纷朝着周明看过去。他们作为高一的新生,对“周明”这个名字早就如雷贯耳,都知道他年纪轻轻,不仅是市一中第一大帮派情义门的门主,更是新香市恶狼帮中武堂的堂主,兄弟众多,身份尊贵,他的传说每一个人都听得不能再听。如今看到真人,却是在这种场景之下。都有些尴尬。尤其是那几个在厕所和周明发生过冲突的学生,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明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王冉一个箭步窜过来。像条哈巴狗一样谄笑着说:“怎么也不和兄弟们说一声,大家好设席接待您啊!”

“呵呵,我吃不起!”周明冷眼看着王冉,又扫了扫对面的一众学生。冷冷道:“你现在挺能耐的,都能在市一中呼风唤雨了是不是?”

“没有,没有。”王冉一脸尴尬,又对那唇边有痣的学生说:“李路。还不快给明哥道歉!老子的名声都让你给败坏了!”

李路讪讪地走过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胆怯地说道:“明哥,我狗眼不识泰山。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了我这次吧。”

周明正要说什么,校园里突然响起上课铃声,课间十分钟毕竟太短了。周明叹了口气:“你们先去上课吧。这件事咱们随后再说。”

众人一听,都想撒腿就走,王冉也觉得逃过一劫,便说道:“明哥。晚上我在龙凤楼设宴给您接风洗尘,咱们情义门的兄弟都在!”

说完也不管周明答应不答应,领着一干小弟掉头便走,真如老鼠见了猫一般。

“等一等!”周明突然喝道。

一干人立马站住。王冉哆哆嗦嗦地扭过头来,吞了口唾沫战战兢兢问道:“明哥,还有什么吩咐吗?”

“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和楚婷婷今天在这里过。”周明的眼神冷的像刀一样:“如果我在外面听到半个字,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我们绝对不说。”王冉点头哈腰道。

“走吧!”周明手一挥。

这些人如获特赦,几乎是擦着汗离开小花园的。

“走吧,咱们也去上课。”楚婷婷拉了拉周明的胳膊。

“好。”周明若有所思。他刚才在班级窗户外面虽然没看到林玉峰,但雷海思和侯龙涛都在,正好问问他们二人市一中的具体情况。

“你先走吧。”周明冲楚婷婷笑了笑。

楚婷婷点点头,低下头走了,心里有些酸酸的。自从他们“假分手”以后,都一直在别人面前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这种感觉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难熬了。但也没有办法,周明现在的身份不同,仇家和对手都是随随便便都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如果被心怀不轨的人所利用。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周明看着楚婷婷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何尝不是酸酸的呢?他多想能和其他情侣一样和楚婷婷可以光明正大地漫步于新香市的每一条街道上,可自从在楚婷婷的家乡发生过那件“绑架事件”之后,他就知道。想要更好的保护楚婷婷,就必须远离她。

在黑道中,虽然“绑架对手的至亲至爱之人”这种事常遭人不齿,但发生的几率也绝对不小。很多人毕竟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一切手段的!

所以,仅仅是在公共场合牵起自己心爱女孩的手这样简单的事情,对周明来说都很艰难。

看到楚婷婷的身影渐渐缩小,周明才慢慢走了起来。

而最先离开的王冉一批人,却是一路小跑,不停回头张望,个个都吓得虚汗直流。

“我的妈呀,那周明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仅仅是看了他一眼,腿都直打哆嗦!”一个学生回想起刚才的事情,还是禁不住冷汗直流。

“都怪李路!”另外一个学生斥责道:“你惹谁不好,偏偏要惹情义门的老大!”

李路闷闷不作声。想起刚才在厕所说过的大话,什么“冉哥要取代林玉峰,取代周明,真正称霸市一中”什么的。还是禁不住一阵后怕。王冉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事情,等到了晚上他和周明一吃饭,不是所有事情都曝光了吗?那自己……

李路越想越怕,当然一句话都不说,满脑子都在盘算怎么办。

“以后都长点眼睛!”王冉也忍不住发了脾气:“明哥在市一中绝对是头一号人物,社会地位就更不用说了,武堂堂主那是什么概念?在新香市哪个酒店吃饭都不用掏钱!你们要是哪个不想活了就去得罪他,我可保不了你!”

众人都唏嘘不已,李路更是浑身大汗,几乎要软倒在地上了。有个学生打圆场说:“哎呀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明哥看上去也没那么可怕,咱们晚上多灌他几杯酒就没事了!”

“嗯,说的也是!”王冉点点头:“晚上都给我机灵点,谁要惹明哥一时不高兴,我让他一世不高兴!”

这群人本事没有几分,溜须拍马却是十分在行。王冉以前受欺过多,现在偶然上位,自然十分喜欢旁人奉承于他,所以身边也大都是这样的学生。其中一个学生见风使舵道:“冉哥你就把心放稳了吧!我们晚上保证把明哥哄的开开心心!”

其他学生也都纷纷说道:“就是啊冉哥,您就放心吧,哥几个都不是笨蛋,几句好听话还是会说的,保证让您在明哥面前不失面子!”

王冉点点头,稍稍安了些心,把希望都寄托在晚上的宴席上。气氛缓和了一些,不像先前那么紧张了。除了李路依然一张惨白的脸,其他学生都互相玩笑起来。

只听其中一个学生说道:“原来明哥和楚婷婷还在一起,之前都盛传他们两人分手了,真想不通他们两个,明明是令人羡慕的一对眷侣,干嘛要在外人面前装作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