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 一箭三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原来刚才咬下张宇杰小腿一块肉的老虎又窜了过来,从另一个方向攻向张宇杰的脊背。

周明正要冲过去,但张宇杰急急说道:“你的那两只老虎也奔过来了,小心!”

周明扭头一看,果然见两只老虎齐齐张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他本能地往旁边一闪,却突然想起张宇杰还在危险之中,忙抬眼看去,只见张宇杰也已经躲开了,只是背上血淋淋的,似乎又被老虎咬噬了一口。

周明用诡异身法暂时躲着老虎一次次攻击,一边躲一边说:“张宇杰,你受伤太重,赶快先上去,咱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然喂进老虎腹中可就不值当了!”

张宇杰胳膊、腿、脊背都鲜血淋漓。只能靠“貂之灵”勉强躲着,受了如此严重的伤,更别提再去打老虎了。他正要说话,突然又发现周明转瞬间击倒了一只老虎,心中的不甘又激发出来。豪迈说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三只,我三只!”

说完不再废话,忍着剧痛又和老虎搏斗起来。

虎池外的青云子紧张地看着场中的一切,不止一次地摸向腰间的一只葫芦,那里面装着自家院中那口井中的酒。他准备在关键时刻再丢给张宇杰。

这样,才能将这“酒”带给张宇杰的最大潜能激发出来!

虎池中,周明已经将两只老虎打的爬不起来,只剩一只还在缠斗,且身体毫发无伤,一招一式如同行云流水般潇洒;而张宇杰击倒了一只,和另外两只缠斗,却是伤痕累累,胳膊、腿、脊背上都被咬了一块肉,鲜血淋漓,身法也仓皇失措,狼狈极了。

虎池后方的管理处,站着两个人看着场中发生的一切,正是红莲和白文。

“那个周明,使的不是我们本门的武功。”红莲看着周明有些飘忽的身法,有些担心地说:“张宇杰倒还罢了,虽然进步很快,但想要短时间内超过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这周明,如果任其发展,恐怕会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啊。”

虎池中的一切自然也落进白文的眼中,只是他不太懂打斗,只知道周明肯定是要比张宇杰厉害一些的,便说道:“那今天就尽量将他们一并收拾了。”

红莲点点头,又将目光转向虎池中的恶斗。此时的张宇杰在他眼中已经费了,浑身伤残,收拾他简直易如反掌;有些难缠的是周明那个家伙,和他打起来可能会费一番周折,但还不至于打不过。

所以,红莲将更大的注意力集中在周明身上,试图从他诡异的身法和神秘莫测的出招中找到些破绽,但看了一会儿仍一头雾水。在广东,鲜少人练太极拳,甚至见都没见过。也就是像青云子这样的大宗师才博文多学,对各家各派的功夫有些了解。

但红莲终究是红莲,资质之高令人咋舌,已看出周明是在用一种巧劲,可以以柔克刚,看上去似乎没用多大的力气,但却将数百斤的老虎玩弄于股掌之间。

红莲虽也能轻松地劈落老虎,却不能像周明这样潇洒轻松自如!所以他不知不觉间。已将周明看作是比张宇杰更重要的潜在对手。

虎池之中,身体各处受伤的张宇杰已经不是两只老虎的对手,只是在苦苦支撑着,对他来说哪怕是死在这里,都不可能对两只畜生认输!

“如果老虎能再多一些就好了。”白文说:“可是没办法,这已经是在最快时间内所能调来最多的老虎了。”

“你办事,我放心。”红莲微微一笑:“你看到了吗?那个张宇杰自尊心很强,他不会让周明来帮他的。也只有青云子那个老不死的出手相助,他才不会说些什么。”

虎池中,张宇杰一个躲闪不及,被老虎的爪子扑中肩膀,身体朝后翻了出去。

护栏外的青云子眉毛一拧,手又摸到了腰间的葫芦上,他已看出张宇杰已到了强弩之末!一般人受了这样的伤,谁还能站得起来?

但是张宇杰偏偏就站了起来,而且还冷笑地看着狂奔过来的老虎。

“张宇杰,不要硬撑!”在旁边和老虎缠斗的周明突然插了一句:“你是想把命丢在这里吗?”

“怎么可能!”张宇杰躲闪着老虎的攻势,强装笑颜道:“你别忘了,我可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啊,头上可是有主角光环的。怎么可能会死在两个畜生爪下?”

周明又好气又好笑,有时候他真不知道,张宇杰是从哪里而来的这般自信?

密切观察着场中形势的红莲突然说道:“差不多了,是该把青云子引走的时候了。”

“好。”白文转身就走。他对红莲所下达的任务一向只用这一个字来回应。

护栏之外,青云子已将腰间的葫芦解了下来。然后大喊一声:“张宇杰!”已经到了传授那拳法的最佳时机!

“师父,有什么事?!”张宇杰一边躲闪老虎的攻势,一边问道。

“接着!”青云子将葫芦举起,正要抛下,突然整个人都呆住了。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两只眼睛愣愣出神。

因为一阵歌声,正在悠然响起。

这是一首曾经流行一时的广东老歌,风格缠绵悱恻,当年不知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

最关键的。这是蓝鹫的成名歌曲!

张宇杰和周明听来自然没有多大感觉,最多奇怪这种地方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响起歌声?张宇杰奇怪地问道;“师父,你要我接着什么?”

这么一分神,老虎又逮着机会朝张宇杰猛扑过来,那一双利爪更是锋利无比。像是要将他的头颅切下!而张宇杰大部分注意力还在青云子身上,浑没注意到危险已经临近。

“张宇杰,小心!”周明忍不住提醒道。只和一只老虎缠斗的他还可以分得出神来关注一下张宇杰。

张宇杰猛然回头,那两只利爪已经临至眼前。他倒吸一口凉气,忙侧身避开。利爪自眼前划过,相差几乎不到半秒钟的时间。

张宇杰感激地看了周明一眼,又投身于和恶虎的缠斗中,至于青云子叫他所为何事,则全然不管了。而青云子则一副傻愣愣的模样。像是突然被抽走了灵魂。

“师父好像有些怪。”周明身法飘忽,那仅存的一只虎伤不了他,所以他仍有闲暇顾及身边之事,自然注意到了青云子的奇怪之处。

“老头就是这样啦。”张宇杰满不在乎地说着:“时不时地发神经,我早习惯了。”

护栏外的青云子。听到那熟悉的歌声,熟悉的语调,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他颤颤巍巍地循向声音来源之处,只见一个身着蓝色旗袍的年轻女人。正站在虎池的入口处,已经转过身去正朝外走。

青云子只是看到了半边侧脸而已。就是这半边侧脸,让他霎时间思绪翻腾,往日诸般回忆涌上心头,多年来努力克制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

“蓝鹫!”青云子吼了一声,便追了过去,完全忘记了还在虎池内拼杀的两个徒弟。

在青云子的眼睛里,什么都不存在了,什么都没有了,世界是苍茫的一片。他的眼中只有前方那个身着蓝色旗袍的女人。那个朝思暮想的女人,那个牵肠挂肚的女人!

“蓝鹫,蓝鹫……”青云子低吟着,脚步像是失了魂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脑子一半清醒一半模糊,他隐隐告诉自己。那不可能是蓝鹫,蓝鹫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可他又不愿轻易放弃这样的幻想,死去多时的蓝鹫突然又出现在眼前,无论是幻想还是梦境,青云子都愿意就这样追随下去!

无论前方是悬崖峭壁也好。还是险山恶水也罢,青云子就这样一步步地跟了过去。

他甚至没有勇气追上去看一看那究竟是不是蓝鹫,他害怕面对真相,所以就是这么跟着。

一步步跟着。

“蓝鹫”走一步,青云子就走一步。不多不少,不远不近。

“蓝鹫”引着他,走过猴山,穿过龙洞,绕过石廊,踏过绿水。青云子浑然不觉,他只希望这是个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

有多少年了?他已记不清楚。可是他知道,这些年来,他一刻都没有停止过思念她。

白文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观察了一阵子之后,他给红莲打了个电话。

“效果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好。”白文说:“那个老头像是中了魔障,神神叨叨的,嘴里也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好。”红莲说:“叫那个女人继续引着,接下来照计划发展。”

“恐怕咱们要一箭三雕了。”白文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红莲疑惑不解。

白文解释道:“红莲大哥,即便你现在把那两个兔崽子杀了。可只要青云子不死,他还是可以源源不断地收更多徒弟来找你的麻烦。”

“那个老头哪有那么容易死?”红莲说道:“当今广东,能杀死他的人根本不存在。”

“或许现在是个好机会。”白文看着失了魂一样的青云子,又说道:“今非昔比,现在只要是个会拿刀的三岁孩童。都可以轻松取他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