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 师父果然厉害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明当然还记得之前张宇杰对他说过,平日里除了练习黑虎十形拳外,青云子还总是让他喝院中那口井里的酒,一次就是一桶,每次都喝的七荤八素,昏迷个一两天。

正在此时,屋中走出一长袍大袖的老人,微微轻咳着,正是脾气古怪的青云子。

“周明,你来啦?”青云子的语气中有难以掩饰的惊喜。

“师父。”周明将背包放在一边,跪在地上磕了个头。还是有些不熟悉,叫起“师父”来有些不大适应,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快起来,快起来。”青云子走过来,双手将其搀起:“好啊。好啊,你终于来啦。”

“说了一个月的嘛。”周明笑嘻嘻的:“张宇杰怎么喝成这样?”心里却在琢磨,怎么在青云子门下学艺还要喝酒的?难不成他以后也要和张宇杰一起烂醉如泥?

“你师哥呀?他早晨喝的,现在也差不多该醒过来了。”青云子摸了摸胡子,脚尖一挑张宇杰的腰。他的身体便腾空而起,快要落下之时只听一声:“哎呀!”

张宇杰来了个后空翻,双脚着地,但酒劲明显未过,身体还摇摇晃晃的。眼神迷离,茫然地看着周明说道:“二哥,是你来了么?”

周明本来听青云子称呼张宇杰是他师哥还有些不大高兴,现在听张宇杰叫自己“二哥”又得意起来,说道:“是我来了,你快去喝点水醒醒酒!”

“好。”张宇杰摇摇晃晃地就往屋子走去。

青云子脸一沉说道:“不许去,先把黑虎十形拳操练一遍!”

“是!”张宇杰站住身形,做了个起手式,便打了起来,但步伐歪歪扭扭,招式亦不成章法,像是三岁小孩胡乱抡拳,令旁边的周明都大为汗颜。

周明第一次到云山来的时候,和张宇杰在后山的泉潭边曾经对打过。那时张宇杰意识清醒,这套黑虎十形拳打起来和周明的太祖长拳不相上下,各有千秋,有攻有守,有快有慢令周明大为叹服。但张宇杰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就是个喝多了的醉汉,随便来个乡野村夫都可以将其撂倒。

周明小心翼翼地看了青云子一眼,发现他果然脸色很黑,一副不快的样子。又不免疑惑,无论是谁喝了酒都没办法像往常一样练功,青云子干嘛又这副样子?莫非是要锻炼张宇杰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打出黑虎十形拳?可醉酒就是醉酒,脑子都不清醒,又怎么打拳?

张宇杰的拳打的杂乱无章,身形也是东倒西歪,好几次差点跌进井里,让周明捏了把汗。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张宇杰的酒劲似乎慢慢消退了,拳也打的越来越好,招招虎虎生风,式式龙啸九天,让周明不由大呼一声:“好!”忍不住也跳将进去,和张宇杰打在一起。

青云子坐在门口的青石上捋着胡子,得意地看着两个爱徒对打。虽然在他眼中不过是像两个顽童打架,但他的脸上仍然挂满了笑容。

两人打了一会儿,突然对视一眼,竟然齐齐朝青云子攻来。青云子长袍一卷,将二人的拳都包裹起来。胳膊一带,两人都腾空跃起。

“哈哈……还差得远!”青云子的笑声响彻在这古朴的院子之中。

“师父果然厉害!”两人站在院子中,脸上也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好,好啊,没想到我青云子在晚年还能收到两个如此优秀的徒弟,真乃我之大幸也!”青云子微微晃着脑袋说:“今天晚上咱们吃大餐!”

“好啊。”周明一脸的惊喜。

“好什么啊。”张宇杰哭丧着脸:“是咱们俩准备大餐出来孝敬师父他老人家!”

晚上,一顿丰盛的晚餐过后,青云子满意地睡觉去了。张宇杰捏着鼻子又灌下一桶酒,和周明说了一会儿话,便昏厥过去了。夜凉如水,周明在院中的石桌石凳上摊开书本,打着手电筒学习起来。看着上面熟悉的笔迹,以及淡淡的芬芳,让周明夜不能寐。

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写日记,这是按照楚婷婷特意吩咐过的指示来办。

广东行,夏季,某日,晴。

今天是我来到云山的第一天。广东很热,云山之巅却很凉爽。见到了久违的三弟张宇杰。自然又是一番热情相拥,我们二人在一起永远有说不完的话,似乎对方就是这世界上的另外一个自己,只是走了不同的路而已。

还有脾气古怪的师父青云子。师父。这个称呼让我一时难以适应,感觉像是回到了古代。师父的脾气难以捉摸。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是不是会生气。但他真的很强,我和张宇杰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很期待能从他的身上学到什么。

张宇杰现在又喝醉了,就躺在院子里呼呼大睡。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总是让他喝酒,难道说酒量大小也是击杀红莲时的一个必然要素?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我也要从明天开始日日饮酒?一想到可能会和张宇杰在无意之中相拥而眠。就会浑身上下打哆嗦。

第一天,没什么不适应的。没有电而已,我用手电筒学习足够,电池也很充足,提前已经做好了准备。云山。一定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广东行,夏季,某日,阴。

第二天竟然是个阴天。

张宇杰一大早醒过来,又浑浑噩噩地打起了黑虎十形拳。我发觉人在脑子不清醒的状态下真的容易做出不合常理的事情。张宇杰的“拳”根本就不能称之为拳。耍“虎拳”那一套的时候,本应双拳紧握,力拔千斤,发挥出山呼海啸的气势。但张宇杰的拳却绵绵柔柔,像是条在草丛里爬行的七步蛇。

当虎拳只徒有虚表。内在全无时,身为“黑虎十形拳”目前仅存的宗师青云子,岂能不大发雷霆?我悄悄地观察着青云子的表情,像极了此时的天气——阴沉沉的。

不过,对待一个醉酒的人。本不该如此严厉的。如果是我在张宇杰那个状态下的话,恐怕也不能打出什么效果来。所以,就让我对青云子强迫张宇杰喝酒这一行为更加疑惑。

和往常一样,张宇杰乱七八糟的拳打着打着,就越来越好。虎渐渐有了虎势,龙渐渐有了龙威,狮渐渐有了狮怒,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我也松了口气。

趁着这个空档,我也赶紧向青云子求教。毕竟我到这里是来学艺,是要和张宇杰一起去杀红莲的,岂能日日碌碌无为?可师父却说,我不适合练习黑虎十形拳。我当时就懵了,师父身为苏黑虎的后人,最擅长的就是黑虎十形拳,而红莲赖以成名江湖的绝技也是这个,我和张宇杰只能打的更好,才有机会胜过红莲。不让我练,那我做什么?

师父却说:“红莲在黑虎十形拳上的造诣很高。而且他的天分丝毫不亚于你们两个。所以就算你们两个天赋异禀,仅修炼黑虎十形拳的话是很难打过红莲的。”

听到这我就更加奇怪了:“那我练什么?”

师父就告诉我,让我继续修炼太极拳,说我在太极拳这一道上有难以预计的潜力,完全可以走的更深更远。然后。他便传给我一套太极拳的口诀和法门。原来,师父以前有个修炼太极拳的朋友,因为欠他个人情,便将此口诀和法门告诉了他。

我问他自己怎么不练。他则说太极拳不是人人都能练的,此口诀和法门应赠予有缘人。

说的还怪悬乎。

不过这口诀和法门十分晦涩。和我先前自己领悟出来的有些联系,又似乎没有联系,还需要慢慢揣摩研究。

最后,我又问师父:“既然练黑虎十形拳没用,无论怎么练也打不过红莲。那玩什么还让张宇杰每天练?”

师父则看了看还在打拳的张宇杰,微微一笑:“他,有他自己的路。”

那模样像是个走江湖耍诡计的老骗子。

…………

岁月流转,转眼间已经三个月过去。

云山之巅,一阵悠扬的古琴之声响起。院中一老两少,老者长袍大袖抚着琴,而另外两个少年确是一动一静,一个“嘿嘿哈哈”地练着拳,另一个却面容安详地坐在桃树下打坐。

“师父,这不公平!”打拳的少年气喘吁吁说:“为什么二哥每天坐在那里打坐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过我,而我比他辛勤百倍千倍还不如他?”

琴声戛然而止,老者将手放在古琴之上,笑着说道:“各人际遇不同。他所修习的太极拳就需要静坐参悟,悟的越多,进步越大;而你则需要勤学苦练。一招一式力求完美!而且,并不是说他就比你用功少了,参悟太极拳,费心费神,更加疲劳。”

老者话音刚落。那打坐的少年突然站起,在院中也打起拳来,只是拳法极慢之至,而且眼睛还紧紧闭着,像是梦游一般。

“二哥不知又搞什么鬼!”张宇杰猛然蹦过去,使了一招猛虎下山,空气中似乎都被这气势震荡起来!周明却像是未卜先知,虽然闭着眼睛,身体却奇异般的扭开,躲开了张宇杰这一记充满霸气的招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