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 红莲的杀心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们十多个人,他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全砍倒了。”包大哥低着头,闭上眼睛。

“那个老不死的收下了他?”

“是的。”包大哥点点头。他知道问题到此为止了,而接下来的遭遇,也是他不愿去想的。是生是死,就听天由命吧。

红莲又看向包大哥旁边的一个斯斯文文的青年:“调查出此人的底细了吗?”

“查出来了。”青年斯斯文文地说:“张宇杰,十七岁,新香市人。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姐姐,却被当地一个叫做天行会的组织中的成员所杀。”

红莲点点头:“继续。”

“后来,张宇杰加入新香市另外一个和天行会并驾齐驱的黑道组织恶狼帮。并成为恶狼帮旗下武堂堂主赵午圣的亲传弟子。但是后来赵午圣判出恶狼帮,至今下落不明;而张宇杰因为得罪了新香市的市长梁东天,也无奈跑路到了广东。”

“张宇杰还有一个女朋友,是新香市当地一个有名的太子党组合十二生肖里的成员。叫做倪思慧,绰号为流氓兔。她父亲在新香市当地也很有一套,是商业巨贾。流氓兔和张宇杰一起跑路到广东,因为二人都不缺钱。所以日子过的也很潇洒。”

“后来大概是不想再过漂泊的日子,便到一家网吧里看场,因此得罪了火焰帮的人。”

听到这里,红莲突然问道:“难道说,上次以一人之力屠灭火焰帮的家伙,就是这个叫做张宇杰的少年?”

“就是他。”斯斯文文的青年点了点头,继续说:“从火焰帮本部出来之后,他也身受重伤,阴差阳错却被高健的妹妹高晨所救。”

“高健。”红莲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地握起了拳头。

“后来,就在高健和高晨的安排下,张宇杰就被送上了云山。”青年说完,便闭上了嘴。他的职责就是尽可能地客观描述一些事实,而绝不再其中夹杂自己的看法。

“看来高健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想让张宇杰经过训练之后来杀了我。”红莲扬起一丝轻笑:“将赌注压在一个少年身上,不知该说他有胆色,还是太幼稚?”

“对了,那个什么流氓兔呢?”红莲突然问道。

“被高健兄妹保护的很好。”青年说道。

红莲点点头,他知道从这个青年口中说出“保护的很好”这五个字,就是代表没有任何攻破的可能!

“你有什么看法?”红莲问道。

青年呼出一口气,刚才是客观的陈述事实,现在在红莲的许可下,才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

“高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杀了你,所以才不惜用这一招险棋。”青年谨慎地说:“但是根据潜伏在高晨身边的人的线报,张宇杰初次见到青云子的时候,便被他接连抛出去八次。所以这个少年虽然实力很强,但也没有强到一个离谱的程度。”

红莲微微点着头,听着青年的分析。

“所以说,等这个少年在青云子门下修习到能够和你一战的程度,最起码要在五年之后。”青年伸出了一只手掌:“而且这还是保守估计,算上他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时间。想要和你一战,需要五年!”

听了这句话,红莲不仅一点都不骄傲,反而忧心忡忡地说:“竟然只需要五年么?这个少年的天分竟如此强?”

“实不相瞒,按照多种数据分析来看,这个少年比起当年的你,只强不弱!”

红莲的眼睛里有了一丝讶异的神色,他知道这个青年绝不会随随便便信口雌黄,他能说出这样的结论,就证明有充足的证据。

“我们要想办法尽管铲除这个张宇杰。”红莲已经起了杀心。

“他每日和青云子在一起,我们没法下手。”青年说:“青云子住处的两公里范围内,又决不允许其他人的存在。”

“那就是没有办法了?”红莲问:“没法对张宇杰下手,又没办法抓到那个流氓兔来要挟,难道我们只能干等着他五年之后来和我一战?”

“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难道他就没有任何弱点供我们下手?”红莲不可置信地看着青年。在他印象里,只要是个人,在这个青年面前就一定会有弱点。而别人却找不出这个青年的弱点。

“有。”青年说:“任何人都有弱点,张宇杰也不例外。”

红莲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知道任何人在这个青年面前都无所遁形。

“张宇杰唯一的弱点就是流氓兔。”青年说:“上次张宇杰以一人之力单挑火焰帮,就是担心流氓兔受到骚扰。由此可见。为了流氓兔,张宇杰会丧失所有的理智。”

“可是你刚才也说了,流氓兔被高健兄妹很好的保护着,我们又怎么办?”红莲小心翼翼地询问着青年。

“流氓兔现在怀孕了。”青年说:“已经三个多月。而预产期就在六个月之后。到时候她一定会到医院去。而医院里所接触到的人就很多了……”

青年的嘴角扬起一丝狡黠的微笑:“我们可以做出一些足以让张宇杰丧失理智的事情。六个月之后的他仍旧不是你的对手,到时……”

云山之巅,茅草屋前。

在一阵悠扬的琴声下,张宇杰虎虎生风地耍着一套拳。时而有龙之威,时而有虎之势,时而有蛇之刁,时而有豹之捷。时而有鹤之傲……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山顶上的雾气还没有消散,院中的桃树早已落尽了花瓣,绿叶上沾满了露水。叶子下面却隐藏着一只只刚成型的果实。

张宇杰在云山上,已经呆了三月有余了。这三个月来,他一有空便耍这一套黑虎十形拳,到现在终于初具雏形。看上去也很有气势了。青云子也为张宇杰的进步感到开心,但他心里也知道,张宇杰的实力距离红莲,实在还差得远。

这期间。倪思慧起初一个星期便要来一次,后来肚子越来越大,上下山不方便,在张宇杰的要求下。她只好安心住在了高健兄妹为她安排的地方,不再上山了。

不上山,便等于切断了联系,因为云山之巅并没有覆盖手机信号。当然,这反而能让张宇杰能够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修习中去。

这一套拳,翻来覆去地耍了好几遍,一直到雾气消散,拨云见日。张宇杰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这才停了下来。他像往常一样走进屋子,取下墙壁上挂着的弓箭,对院子里仍在抚弄古琴的青云子说道:“师父。我出去了!”

青云子点点头,张宇杰便大步踏出了门外。这些日子以来,他不止练拳,青云子还教他学习射箭。事实证明。在舞刀弄枪这方面张宇杰确实极有天分,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凭着手中的弓箭猎到一些普通的野物了。

“嘿!”随着一声大喝,一支箭忽地飞出,正中一只在树下食草的野兔。

张宇杰笑嘻嘻地走过去。提起奄奄一息的野兔,自言自语道:“还挺肥的,不过这么点还不够我一个人吃的,还得多打一些。”

在树林间穿行了一个多小时,张宇杰手中已经拎了四五种野味,估摸着差不多够了,便又向泉潭奔去。到了泉潭边上,张宇杰把野物放下,又脱去衣服,跳进水里洗了个澡。

回到住处,张宇杰生火做饭,师徒二人吃过饭后。青云子道:“现在该做什么不用我再提醒了吧?”

张宇杰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院子中的古井边上,提上来一桶酒,不由分说地灌了下去。这三月以来,除去练拳、打猎、吃饭的时间。张宇杰都是在醉酒中度过的。只是他的酒量也慢慢长进,一开始灌下一桶酒后可以一直昏睡三天,后来便慢慢成了两天半、两天、一天半。到现在,也仅仅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恢复了。

张宇杰灌下这一桶酒,没有像以前一样立马倒地,而是昏昏沉沉地说:“师父,说真的,我不知道每天喝这么多酒有什么用……”脚步歪歪扭扭,“扑通”倒在院子里。

青云子看着昏睡过去的张宇杰,叹了口气:“凭你现在的实力,想要追上红莲,只能出奇制胜啊……”只是这些话,张宇杰自然是听不到的了。

这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张宇杰朦朦胧胧醒过来,看到旭日初升,朝霞遍地,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又开始打拳。只是酒劲还没过去,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脚步也沉甸甸的,所以打的不太理想,许多招式颠三倒四,明明还打着龙拳,突然就转到鹤拳去了;明明还在逞虎之势,突然就变成了象之拙。

不过打着打着,就出了一身的汗,酒劲也慢慢消散去了。张宇杰这一套拳越打越利索,最后打到“貂之迅”的时候,神清气爽,全身上下无不舒服通透。

“师父,怎么样?”张宇杰转头对院中抚弄古琴的青云子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沾沾自喜的味道。刚才那一套拳打下来,让他感觉自己又上升了一个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