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老子不缺那点钱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到干儿子这副模样,张主任不由怒火中烧,握紧拳头说:“儿子,没事,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那个周明,我必然会让到受到惩罚!”

“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审讯室里又出来一个年轻的警察,一脸冷漠的表情,手中提着一卷案宗,“你儿子全招了,就是他把人捅了的。”

张主任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些事了,他傲然说道:“捅了就通了,怎么样?大不了就是赔几个钱呗。有什么大不了!老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警察冷笑一声:“钱?恐怕你有多少钱都摆不平,你干儿子恐怕得判刑!七年左右!”

“怎么可能!”张主任惊呼道:“他不就是捅了个人吗?又没造成什么严重伤害,还是未成年。怎么会判的这么重!”

“你儿子除了捅人,把人家的钱包也都摸走了,里面有银行卡和现金,这就构成了抢劫。按照国家法律,这是要重判的!你儿子情节恶劣,肯定会获得最高刑罚!”警察冷哼一声,押着赖小易就走了。赖小易也不辩驳,神色呆滞地跟着走了。

张主任只觉得五雷轰顶,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快!他手忙脚乱地又把刚才那位有些关系的警察叫过来,商量怎么办。

那位警察眉头一皱,说道:“这事情难办了,抢劫是要重罚的,这个没错。你儿子到底抢了没有?”

“没有!”张主任信誓旦旦地说:“我了解我儿子,肯定没有抢!”

“又来了!”警察厌烦地说道:“刚才就和你说过了,多少父母不知道自己儿子私底下在干什么勾当。你这样护着儿子,我和你就没办法交流了。”

“那……那……”张主任结结巴巴地说:“如,如果他真的抢了,有什么办法?”

“那可就糟了!”警察说的张主任心中一紧,“判刑是铁定的,不管你怎么活动,无非就是轻重的问题。”

张主任的双腿哆嗦了起来,他不敢去想赖小易被判刑的后果,那等于他这一辈子都毁了。

“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张主任只觉得晴天霹雳,想死的心都有了。

“有。”警察说:“现在趁着还没有公诉之前,尽快找到原告,让他改口说自己的钱包还在,没有被你儿子抢走。”

“这……这可行吗?”张主任哆哆嗦嗦地问,同时心中燃起一丝希望。

“可行。”警察肯定地道:“那个原告如果改口,虽然会被办案的警察骂一顿,但你儿子肯定是不用坐牢了。”

“我……我要怎么样去让他改口?”张主任现在很慌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糊涂了呀?”警察有些怒意:“拿钱砸呀!”

“哦,哦……”张主任连连点头,转身就去找林玉峰了。

林玉峰刚和周明讲完中午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张主任突然闯进来说:“林玉峰,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林玉峰心里一阵暗笑。果然事情的进展都如同小宇所料的那样啊!本来他们没计划栽赃赖小易抢劫的,毕竟让赖小易承认捅了林玉峰都需要花费一番功夫。但在审讯过程中,小宇发现赖小易神情麻木,说什么都点头承认,于是又赶紧和林玉峰、周明二人合计了一番,将他被抢钱的事也栽赃给了赖小易。

今天应该是赖小易活这么大最倒霉的一天了,先是被全校的同学围攻,再被数十个人排着队打耳光,又被带到警察局来栽赃了一身的罪名。人活到这个份上,真是不如一头撞死。不过,谁让他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至于老魏,早就把他打发走了。他几乎是泪流满面地离开的,临走的时候还跟林玉峰和周明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表达了他们之间深厚的情谊。

现在,张主任果然如同小宇所料的一样,站在他们面前。一脸急切的样子。

“我没时间。”林玉峰端着架子:“我一会儿还要去上课呢。”

“不,不用上课了。”张主任结结巴巴地说:“我准你的假。”

“那可不行。”林玉峰白了白眼道:“我可不敢旷课,还怕被你开除呢!”周明被开除的罪状里,就有一条旷课次数过多。

说到这。周明有了些厌烦之意,便说道:“林玉峰,你和他谈吧,我看见他恶心。”

“你去哪儿?”林玉峰赶紧问道。

“我去找我爸妈。顺便净化净化灵魂。”周明说:“千万别让我看见赖小易,不然暴戾之气大涨,我怕自己忍不住要杀了他!”

“嘿嘿,好的!”林玉峰说:“这里就都交给我吧。”

周明走后。张主任赶紧靠近林玉峰,拿出自己的芙蓉王递给他。

林玉峰翻了个白眼,没有接,拿出自己的冬虫夏草抽了起来。张主任有些尴尬地收回烟。但他知道林玉峰既然没走,这事情就有商量的余地。

“那个……”张主任说:“能不能把他检举赖小易抢劫的案子收回?我……”

“不行!”林玉峰手一挥:“你干儿子太欺负人了,捅了我也就算了,还把我的钱全都抢走。真当我林玉峰是泥巴捏的好欺负不成?”

“这个,我可以给你钱……”

“老子不缺那点钱!”林玉峰骂道:“我就纳闷了,赖小易不过是你干儿子而已,至于这么为他拼了老命一样跑前跑后吗?”

“这个……”张主任有些尴尬地说道:“其实。赖小易是我亲儿子……”

“什么?!”林玉峰惊呼道。同时心想,我操,无意之中逮着一条大鱼啊!如此劲爆的消息,竟然就这样被自己知道了!“你不是有老婆孩子吗?”

“他……”张主任彻底豁出去了:“他是我在外面的私生子。不过这事情赖小易还不知道。也希望林同学,你也能帮我保守秘密啊……”

“嘿嘿。”林玉峰冷笑道:“想用这个博取同情么?一点用都没有!我告诉你,这只能增加我对你的反感,赖小易。我是告定了!”

“别,别呀!”张主任痛苦地说道:“这样会把赖小易这孩子毁了的,他本来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这样一闹,以后还怎么活呀?”

“哟,轮到自己的孩子就考虑前途啦?开除我明哥的时候,怎么不考虑考虑他未来的前途?”林玉峰挖苦地说道。他按照小宇的计划,先吊一会儿张主任再说。

张主任心中一阵抽搐。一想到赖小易以后要面对的事情,心脏如同被重锤击打一般难受,身不由己的“扑通”一下跪下了。

“林玉峰,就当是我求你了。你就饶过赖小易这一次吧!”

“哎呦!”林玉峰可真没想到张主任会来这一出,心有些软了。在这一刻,张主任已经不是那个禽兽一般的人渣,而是个可怜的老父亲了。

“你先起来。咱们有什么事再商量!”林玉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张主任见此举奏效,更是跪着不肯起来了:“林同学,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站起来了!我这把老骨头,就给你跪在这了!”

林玉峰一阵头疼,权衡过以后,只好说道:“好吧,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张主任已经做好决定,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换回林玉峰不上诉!

“把我们明哥的学籍恢复,同时在校园大会上亲自给他道歉!”林玉峰吐出一口烟。

“没问题!”张主任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简单,赶紧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给杨文琪打电话,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林玉峰走到小宇的办公室,周明和他父母就在这里悠闲地看着电视。进来后,林玉峰笑着说:“明哥,全都搞定了!”

周明点点头。没有过多的惊喜,此刻的他只想早点回到楚婷婷身边,摸摸这个因为他受了不少委屈的小姑娘的头。

“什么搞定了?”周父有些茫然。

“学校把明哥的学籍恢复了!”林玉峰开心地说道。

“真的?!”周父和周母同时站起来,都是激动不已。

“当然是真的。”林玉峰说:“而且张主任觉得愧对周明。冤枉了他,还自愿拿出五千块钱来补偿明哥呢!”

“这怎么行!”周父说道:“这钱我们不能要。学籍能够恢复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还有精神损失费呢,不需要,不需要!”

周明无奈地笑着,他十分了解父亲,一个老实木讷,不会占别人任何便宜的人。

“叔叔,没事!”林玉峰笑道:“这钱你们要是不要,我可就收下了啊!”

“不行,你不能收张主任的钱。”周父坚定地说着:“小峰,我也知道你跑前跑后辛苦了,我自己拿出五千块钱来补偿你行不行?”儿子能恢复学籍,周父很开心。

“哎呀,叔叔,我咋能要你的钱呢……”林玉峰就是有再大的担子也不敢这么做呀。

屋子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雨过天晴一般的美好绽放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半个小时后,张主任带来了五千块钱,周父说什么也不肯收。张主任又是差点跪下,周父菜勉为其难地收下了这五千块钱,但也不知道放在哪里好,总觉得这钱十分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