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武峰,你怎么来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把教导处主任打了?”大汉愣了一下,随即豪迈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啊,果然有恶狼帮武堂成员的作风,打得好啊!”

有些见多识广的同学不禁心脏猛地一收缩。恶狼帮?武堂?眼前这个大汉竟然说周明是恶狼帮武堂的成员!

班上更加安静了,所有的同学都盯着他看。楚婷婷更是紧张,他担心这个人也是来找周明麻烦的,如果那样可不好了。

“喂,你是谁?找我们明哥干什么!”雷海思突然一声怒喝。

“嗯?”大汉抬眼望去,看到一个不知好歹的学生,正用极其不礼貌的语气和他说话。

大汉径直朝他走了过去,雷海思却是一点不怕,只要这个大汉敢做什么,他就集结情义门众成员出来对付他。

大汉走到雷海思身前,一只手抓住雷海思的衣领。就将其举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侯龙涛见状,猛地扑了上去,却被大汉一脚踹出老远。

“我说……你是谁,找我们明哥做什么!”雷海思被大汉的手勒住喉咙。面色顿时通红起来,此刻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让侯龙涛快点去叫人。

可大汉这一脚似乎威力极大,侯龙涛竟然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

“明哥?”大汉想了一下,又问:“周明是你什么人?”

“周明……是我大哥……”雷海思艰难地说着。已经快要窒息了。

“哼,看在是周明小弟的份上,饶过你一次!”大汉将雷海思一扔,雷海思咕噜噜滚到了一边,捂着喉咙呼哧呼哧喘着气。

“你和我大哥是什么关系?”雷海思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这个轮不到你来问!”大汉爽朗地大笑:“既然周明不在,我就明天再来找他好了。”

“他被学校开除,可能不会回来了。”雷海思不能确定眼前这人的身份,为了周明的安全只好先这么说道。

“不过是被开除而已,小事而已!”大汉快步走出教室,这一次并没有问路,似乎对这里本来就很熟悉,径直朝着教工楼走去,上了楼到校长办公室。

怦!!

大汉直接将门踹开,大咧咧喊道:“老杨,你在不在!”

校长杨文琪刚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只听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一个铁塔大汉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

杨文琪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同时双腿也如同筛糠般发起抖来。

“武……武峰……你怎么来啦!”杨文琪看到此人就欲哭无泪。他不是已经入了恶狼帮吗,又回来干什么,难道嫌以前揍自己揍的不够吗?

“不要紧张!”武峰将门一关,大步走了过来,在杨文琪面前站住。

杨文琪颤巍巍站起来,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武峰,还是禁不住的哆嗦,往事一幕幕涌入脑海。原来,武峰十多年前就在市一中就读过。那时的他就已经像现在这样壮实了,每天在校园内打架闹事,后来杨文琪拍板开除了他。武峰在校门口堵了一个多月,见杨文琪就揍,足足打了二十多次,每次都把他打的哭爹喊娘。报警也不管用,警察来了武峰就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了;警察一走,武峰就如同鬼魅般出现,专门逮着杨文琪打。

那段时间,杨文琪睡觉都不踏实,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蹦起来,以为武峰又来了。后来,听说恶狼帮有个地位极高的人看中了他。将其带走,杨文琪才算是逃过一劫。

转眼十多年前过去,杨文琪回想起往事仍旧胆战心惊。武峰砂锅般大的拳头给他造成难以磨灭的印象和阴影,杨文琪的鼻梁就是被他打断的,现在阴天下雨还隐隐作痛。

但好歹一切都过去了,杨文琪最起码能睡个好觉,不用像做贼般鬼鬼祟祟东躲西藏了。没想到今天,这个武峰竟然又回来了,杨文琪能不害怕吗?

“好……好汉爷,有什么话咱好好说……”杨文琪哆嗦不已,斗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同时在心里骂着刘杰,这么个煞星进了校园保卫科都不管,他这个科长怎么当的!

大汉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特讨厌他身上那股子文人酸气,直截了当地说道:“我跟你打听个人,周明你认识不?”

杨文琪心中一突,又是一个找周明的。加上武峰,这都已经是第七个了!乖乖隆地洞啊,这个周明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怎么什么妖魔鬼怪大罗金仙都钻出来了啊!

杨文琪在心中念叨:张主任啊张主任,你这次可是把我老杨给害惨了啊!

“认识认识。”杨文琪连连躬身,说道:“周明在我们学校成绩优异,表现突出,乐于助人。团结同学,人缘广泛,文武双全,动手能力强,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我还准备给他评个三好学生当当呢!”

武峰一怔:“既然这么好,你为什么要开除他?”

“谁说我要开除他了?”杨文琪装作十分委屈的样子:“周明这样优秀的学生,在市一中简直就是凤毛麟角,我优待还来不及,哪里舍得开除?当然。你能听到这个消息,其实也不是空穴来风,你来看。”

杨文琪从垃圾桶里翻出一个被揉的稀巴烂的纸团来,小心翼翼地打开,指着上面的字。义愤填膺地说:“这是我们学校的教导处主任呈上来的资料,上面描述周明的内容简直就是黑白不分、颠倒是非,我已经将它否决掉了!”

武峰接过来一看上面的罪状,气的肺都快炸了:“他妈的杨文琪,这上面被开除的罪行。怎么和当初的我一模一样?”

杨文琪一愣,这他倒是不记得了,一时间有些发懵:“啊……啊?”

“我做过的事,周明同样都做过。为什么你只开除我,不开除他!”武峰的情绪像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一把抓住杨文琪的衣领,将他高高举起。

杨文琪的双腿凌空扑腾,几乎都快哭了:“好汉爷……好汉爷……”

“妈的,当初我被学校开除,被我爹揍了一个多月。我却一次也没有倒下过,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武峰怒目圆睁,愤怒地咆哮者。

“因为……”杨文琪被勒得脸色发青,“因为好汉爷够威猛!”

“我放你妈的屁!”武峰说话时喷出的唾沫都全溅在了杨文琪的脸上:“因为我爸用绳子把我拴在树上了,你说我倒下倒不下!”

杨文琪几乎都快窒息了。还是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用仅有的力气说:“倒不下,倒不下!”

“倒不下你点头干什么!”武峰声若洪钟:“现在我就让你尝尝怎么打都倒不下的滋味!”

杨文琪脑中一黑,完了完了,这是武峰要把他拴在树上打呀!被全校师生看到可就把这张老脸丢尽啦!这武峰,十几年前就拿他没办法,现在他是恶狼帮成员,更是没辙呀!

“武峰,住手!”办公室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力喝。

武峰听见这声音,条件反射般的哆嗦了一下。就把杨文琪放了下来。杨文琪终于双脚着地,捂着喉咙剧烈咳嗽着,一张脸更是憋的通红。

“刘……刘哥。”武峰转过身来,刚才还犹如天神般威风凛凛的大汉,现在局促的像是个小孩子。连双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来人正是刘杰,他接到门房保安的电话,便带着人四处寻找,通过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杨文琪的办公室。

“你到这来撒什么野!”刘杰双目精光暴射。他没有武峰高大。没有武峰强壮,站在那里看上去也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而已。可就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便轻易就盖过了武峰。

“没……没有。”武峰面对刘杰的时候十分紧张,不断抓耳挠腮:“我就是来看看老朋友……是吧,老杨!”突然看向杨文琪。

杨文琪刚缓过来。就听见武峰又叫他,吓得一哆嗦:“是的,小武来找我就是叙叙旧!”

“哼!”刘杰又不傻,他当然将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但却不愿多计较。毕竟武峰是他的老部下了,当年自从在市一中门口将他带走,就一直很喜欢这个孩子。那时的武峰还很青涩,仗着天生神力,将市一中搅得风生水起,吓得杨文琪都不敢走正道,每天翻墙爬树。

后来经过他和翟光的细心雕琢,武峰快速成长,成为独当一面的好汉,在武堂中也是地位极高。当初胖瘦保安私下讨论武堂堂主最有力的竞争人选时,就有武峰的名字。只是他们二人对武峰的印象不太好。认为此人心术不正,实则有些过谬。

武峰只是太过狂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而且有些是非不分,做事不论对错和道义。只图痛快和舒服。说白了就是浑人一个,所以胖瘦保安认为,这种人若当了武堂堂主,后果绝对不堪设想。他只能是个将才,不能是个帅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