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这事就算过去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宇惊呼道:“你最近竟然出了这么多的事!在那个姜迪手上竟然可以安然脱逃,还真是不简单,那个奇怪的瞎子周叔,听起来似乎来头不小,莫非真是陈云超假扮的?”

“哥,这些事都过去了,要谈的话咱们以后再谈。现在咱们还是说说我这‘开除学籍’的事怎么办,虽然我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大不了换一家学校。但不到山穷水尽,我也不愿意走那条路啊。我倒是没什么,就怕我爸妈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

“嘿,现在知道怕啦?当初你揍那个情敌赖小易的时候,怎么不考虑考虑今天可能会面临的处境呢?”小宇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哎,那会儿就想着给他一点教训就可以了,谁知道那帮王八蛋下手那么狠!而且……”周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咱也不知道那小子后台竟然那么硬。”

“所以就不小心踢到铁板上了吧?”小宇摇摇头:“周明。我必须得说你两句。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要留一手,给自己也留一条后路。今天你仗着人多,把人家揍了,人家当时心下忍了。可是这仇都在肚子里记着呐!过个三年五年,八年十年,没准你再去办一件事,就得求到人家的头上去,你觉得人家还会帮你吗?不落井下石踩你一脚都算好的!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慢慢的,你就会明白这些道理了。”

周明一言不发,以他对小宇的了解,当然知道一顿“教训”是少不了的,一开始就做好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打算,但小宇现在说的这几句话,却都说进他心坎儿里去了。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

这句话在周明脑海里嗡嗡作响,振聋发聩!如此简单易懂的道理,周明直到此时此刻似乎才多少明白了一些。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已经很少再发脾气,对待任何人都谦卑有礼,但在老对手马良面前,以及楚婷婷面前,都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冷静和淡定。

修炼,不只是身体上的,还有心性上的。

“我明白了。”周明喃喃地说着,脑袋里瞬时间闪过许许多多的事情。他已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在面对任何事情上,都要三思而后行,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刻不会再和人发生冲突。当然,如果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击出重拳!

小宇满意地点点头,他做这一行自然阅人无数,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周明全部听到耳朵里去了,便欣慰地说道:“现在谈谈你被开除的事吧。其实……我已经想好了策略,包你平安无事,只是有些不太光彩,要不是你的事,我是绝不会这么做的。”

周明的眼睛顿时放出光芒,他被小宇的话完完全全的吸引了。

“要怎么做?”

让周明死心塌地信任的,不止有韩冰,还有小宇。

在另外一间问讯室中,鼻青脸肿的张主任正接受着严厉的讯问。

在小宇的“特别安排”之下,他已经不再是万人之上的教导处主任,随便两个小警察都能将他训斥的跟孙子似的。如今的小宇,在本身的实力和父亲光环的照耀下,已经荣升为一个小头目了。大家都很给他面子。

当然,张主任作为市一中教导处主任那么多年,在新香市还是有些人脉的。但他一进来,就被强行搜去了手机,和外界隔绝联系,只能老老实实地接受讯问。

“说,人家为什么会好端端的对你动手?!”一个警察横眉冷对。

张主任摸了摸眼睛处发青的部位,可怜兮兮地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嘛,那个学生违反校内多项纪律,所以被开除学籍。他恼羞成怒,就在办公室里打了我。”

“胡说八道!”小警察的语气极其不耐烦:“你的口供和那边的对不上,老实说来,不然就别想从这走出去了!你对人家的父母是什么态度,都说了一些什么不尊重的话,一句一句的全部交代清楚,不要逼我们使些手段!”

张主任吓得全身筛糠一般,他不明白身为原告的自己,怎么处境却是如此艰难。习惯了旁人阿谀奉承的他,被小警察呵斥的魂都快吓飞了,只好一五一十地说来。

张主任心想。就算错全在他,先动手的终归是周明,这一点总差不了。本来他还准备让周明在这里好好吃吃苦头,没想到自己先栽进去了,又有些后悔不该报警。不想再搀和这乱七八糟的事了,索性医药费也不要,自己去医院擦点酒精就行了嘛。

“嗯。”小警察看着口供,满意的点了点头,上面记载着事件发生的真实经过。和另外一份基本没什么差别。有了这两份口供,就可以归结为一般的“民事纠纷”案件,对于先动手的周明,只需要赔偿一些医药费就好了,任何责任都不用承担。

“你们决定经公。还是私了?”小警察面露寒光。

“私了,私了。”张主任唯唯诺诺地点着头,时至此刻,他已经不想再节外生枝了,哪怕就是周明一分钱都不出呢。只要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就好了。

“那你等等,我把另外一个当事人叫来。”小警察站起身,出了门,寻周明去了。

过了一会儿,周明在小警察的带领下回来了。他紧紧握住张主任的手。诚恳地说道:“张主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看这事,咱们怎么处理吧!一切都听您的!”

张主任刚经历过问讯室的折磨,此刻看到周明宛若看到了救星。只想早点息事宁人,连忙说道:“其实师生之间发生点摩擦是正常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你就随随便便赔偿我点医药费,这事就算过去了。”

“这是应该的。”周明仍旧紧紧握着张主任的手:“要不咱们再去医院拍个片子什么的,看看骨头有没有损伤?”

“不用不用。”张主任连连摇头。他知道自己身上都是皮外伤,根本不妨事。只想早点脱离公安局,回到市一中,那里才是他的天下,到时候想怎么整周明都可以。

“行。那就这样了。”小宇适时地走过来说道:“你们愿意私了,我们也落个清闲。不如再作一回主,你拿出五百块钱来给你们老师当作补偿!”

“好。”周明连连点头,又问张主任:“张老师意下如何?”

“行。”张主任一句话也不愿多说,虽然这个数字距离他心里标准差了很远。他本来准备狮子大开口,讹的周明家里哭爹喊娘的。

协议达成,周明身上没那么多现金,出去取钱。周父周母呆在小宇的办公室里看电视,而张主任一个人关在问讯室里默默抽着烟,虽然心里隐隐知道这事情有些不大对劲。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攒着力气,一切等回去再说。

而在这期间,市一中里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周明被警车带走以后,楚婷婷心急如焚。坐立难安,坐在教室里一句话都听不进去,这在她十年的求学生涯里还是第一次。终于,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终于下定了决心。她没有和任何人商量。直接站起来,悄悄告诉老师要去上厕所。老师点头之后,她便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

教室里的宋颖、林玉峰等人虽然觉得有些蹊跷,但也没往深处多想,只以为楚婷婷一会儿就回来了。坐在窗边的林玉峰如果能随便看看外面。大概就能发现楚婷婷往小白楼去了。只是他也没心情这么做,脑海中还在一遍一遍回忆着刚才接到的短信。有一个能够拯救周明,堪称完美的计划,需要他的参与。

踏上熟悉的阶梯,楚婷婷来到学生会宣传部的办公室,她知道赖小易一定还在这里等着她回来。敲门之后,楚婷婷顺利走进去,一抬头就看到了赖小易志在必得的笑容。

“你果然回来了。”赖小易一点都不知道,他的笑容实在恶心极了。

楚婷婷没有说话,站在赖小易对面数米远的地方,沉默的像是个树桩。

“还在考虑?”赖小易轻笑:“这次周明可是麻烦更大了。他竟然胆子大到把我干爹都给揍了,仅仅是开除学籍已经不能惩罚他了。要知道,我干爹在新香市人脉很广,区区公安局更是不在话下,这次周明恐怕要吃牢饭喽。”

楚婷婷柔弱的拳头忽地握起。她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产生想要揍一个人的想法。

“你现在要明白一点。”赖小易指向自己:“现在能够救周明的,普天之下可只有我赖小易一个人。只要我出马,我干爹还能不由着我?”

本来直视着赖小易眼睛的楚婷婷,缓缓低下头去。聪明伶俐的她。面对这些丑恶的时候,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在犹豫什么呢?不是在教室就已经想好,只要能够让周明平平安安的,自己做什么都愿意吗?

想到这,楚婷婷终于抬起头来:“你说吧,我做什么,你才肯放过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