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周叔来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第一次见有猎物选择猎人的。”马良莞尔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杀金仁,流氓杀金义。老鼠,便宜你了,那个最强的周明由你来杀。”

“好的。”老鼠一咬牙,已经朝着周明走了过去。

数米之外的姜迪,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种掌控全场、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享受到的。

恐惧一向都可以传染,情义门中四五人抱作一团瑟瑟发抖,此刻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想跑却没有胆量。生怕被姜迪拦住,成为第一个刀下鬼。

林玉峰咬着牙,看着如同恶魔一般的马良等三人,死死盯着。仿佛要记住他们的面容,即便是将来做了鬼,也绝不会饶过他们!

金仁金义浑身是伤,被姜迪踹了一脚之后更是失去了行动能力。抓着马良和流氓的脚踝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力气还不到一会儿。就用绝了。

金仁和金义相继无力的松开了手。

现在的他们,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杀人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马良作为有过经验的前辈,为老鼠和流氓介绍着:“人的身体上有很多处一刀致命的地方,比如脖颈上的大动脉,还有一刀捅进去最多还能活七秒的心脏部位……”

马良耐心地讲解着,并一一在金仁身上比划着这些部位。流氓和老鼠一边看一边点头,但依旧无法消除他们心中的恐惧心理。

老天爷呀,这毕竟是杀人,又不是宰个畜生!老鼠倒是宰过不少畜生,他残忍变态的虐杀过很多猫狗,扒皮抽筋放血个个玩的不亦乐乎。现在面对一个活人,真有些发抖。

“要实在掌握不了分寸,你们就直接把头割下来。”马良慢条斯理地说:“我师父给你们的刀痕锋利,只需稍微用点劲,并不是什么难事。”

老鼠和流氓浑身一颤,艰难地点了点头。

“那就开始吧。”马良阴沉地一笑,手中的刀耍了个花样,便要朝着金仁脖颈的大动脉切下去。

就在此时,一直照的雪白的汽车大灯,突然间熄灭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已经适应光亮的众人眼前一片漆黑。姜迪更是怒吼道:“搞什么鬼!”

马良却不慌不忙,一脚踩住金仁的胸脯,一边将刀握在手中。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浑水摸鱼的逃走。

“老鼠,流氓,看好他们两个!”马良沉稳地说道。

“好。”老鼠和流氓相继答应,皆是一脚将人踩住,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姜迪已经朝面包车走了过去,他的杀气很浓,看来这面包车司机要成为今夜刀下的第一个亡魂了。

可就在此时,“滴——”面包车长按了一声喇叭,发动机在同一时间轰然大作,接下来是轰隆轰隆的油门声。白色的面包车,在黑暗中如同一匹白色的骏马,朝着正走过来的姜迪猛地撞了过去!

姜迪面上呈现出惊恐的神色,他再怎么厉害,毕竟也只是凡人之身,和这样的铁疙瘩对撞,其结果必然是他被撞的支离破碎啊!

姜迪急速后退,但他的速度再快,哪里有面包车的速度快?

霎时间,姜迪满脑子空白,向来处事不惊的他,在面对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面包车,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后退!

面包车像是个意图吞噬一切的怪物,张着尖锐的獠牙,在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之中义无反顾地朝着姜迪冲去。撞上姜迪。也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

但姜迪毕竟是姜迪,短暂的空白过后,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和理智。但他此时却做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是对是错的决定:猛然往旁边跃了过去。

他在心中祈祷这面包车只是一时狂性大作,根本就不是冲着他而来的。只要他躲到一边。面包车则会马不停蹄地一直朝前奔去。

姜迪跃到一边的时候,重心自然有一点小小的不稳,身体自然而然地倾斜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就是说。如果面包车真的是冲他而来,姜迪的命则必然休矣。

姜迪自然考虑到了这一点,但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别无办法。不成功。便成仁;要么生存下去,要么迎接死亡。

但姜迪绝望的发现,面包车也随着他改变了方向,仍冲着他狠狠撞了过来。姜迪唉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用了。姜迪闭上眼睛,他发觉以往人们所说的“死亡前脑海里会过电影一般将这一生所经历过的事情再演一遍”竟然是真的。

那一幕幕曾经遇到过的喜怒哀乐,在这一瞬间光速一般在姜迪的脑海中掠过。面包车的大灯突然亮起,刺得姜迪用手捂住了眼睛。

“师父!”马良声嘶力竭地喊着。可他同样无能为力。

“吱——”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面包车停在距离姜迪身前一公分的位置,像是得胜的雄狮一般昂然站立。

这一突然的变故,惊得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现场发生的一切都太过突然。仿佛股票市场一般瞬息万变,心脏稍微不好一点的恐怕就当场休克过去了。

“师父!”马良已经顾不上金仁他们,急速奔了过去。流氓和老鼠见状,也纷纷放弃脚下的金义和周明。跟着马良跑了过去。

惊魂未定的姜迪还未彻底反应过来,他的眼睛呆呆地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点点距离的面包车,几乎怀疑这是在梦魇之中了。

“师父,你没事吧?”马良双手抱住姜迪的腰。先将他拖开到了一边。

“流氓,老鼠,你们把那个司机拖下来,老子要把他碎尸万段!”马良恶狠狠地说道。

流氓和老鼠又奔到面包车旁,一开车门,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人拄着盲杖,颤颤巍巍地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说:“抱歉抱歉。我眼睛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手痒开了下车,是不是撞到了谁?”

“你是谁?!”马良双手握拳,眼中的杀意势无可挡。他才不去理会这个瞎子说的那些荒诞的理由。姜迪也站了起来。表情愤怒地看着这个戴着墨镜的中年人。

“周叔?!”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马凯突然叫了出来。他揉揉眼睛,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真的是那个自己之前花钱在广场雇来的算命师!可是,他怎么会开车这辆面包车呢?司机小张到哪里去了?还有。这个算命的不是个瞎子吗?怎么会开车?!

一连串的疑问涌上马凯的心头,可是以他此刻在现场的地位,却没有资格说话。

金仁金义也赫然发现了这个一直以来神神叨叨的周叔,也是一脸震惊的面孔。他们当然知道这人是马凯找来的。不管他是真瞎还是假瞎,按理来说应该也站在马良那边才对,可刚才怎么差点开车撞死姜迪?

“里面还有一个人!”手疾眼快的老鼠拉开后车厢的门,又拖出一个人来。这个小伙子倒年纪轻轻,不过二十来岁,此刻却被五花大绑,嘴巴里还塞着一团抹布,眼神惊恐,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老鼠猛然扯下此人嘴里的抹布,那人立马怪叫起来:“马凯,我不干啦,钱我也不要啦。我现在就要回家,你从哪找出来这么多怪物啊!”正是马凯之前找来专门开车的司机小张,才花了几百块钱而已。

“咦,有人!”周叔本来颤颤巍巍朝前走着。听到有人说话,立马转过头来。

小张的嘴巴猛然闭上,浑身都发起抖来,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

无论谁都看得出来,这个瞎子分明就是个世外高人,只是在故意装傻而已!

马良握紧了手中的刀,一脸防范地看着这个瞎子。站在他身边的姜迪,却将他握刀的手轻轻按下,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马凯,马凯,你在哪里?”周叔手中的盲杖不停敲击着地面,看似没有意识,却毫无差错地朝着马凯走了过去。

“我在这。”马凯怯生生地说道:“周……周叔,你怎么来了?”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来了?!”周叔脸色一僵,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马凯身边,举起手中的盲杖狠狠敲了下去。

“哎呀,哎呀!”马凯痛的四处乱躲,但他不管躲到哪里,周叔手中的盲杖都能准确无误地打到他。

“好你个臭小子,翅膀长硬了是不是?说好了一块儿来这盗墓,最后得的钱由我来分。你背着我带这么多人过来,想单飞了是不是?!”周叔一边说,一边用盲杖敲着马凯。痛的马凯死去活来,眼泪都挤出来了。

说来也怪,这根盲杖这么细,在周叔手中却发挥出了极大的力量,抽的马凯哭爹喊娘。

“呜呜……周叔我不敢啦……我错啦……”马凯哭嚎着,虽然不知道这都是怎么回事,但总觉得周叔肯定能救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