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内部丑闻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翟光又说:‘放心吧,快了,你就快要坐上武堂堂主的位置了!’我当时以为他喝高了,虽然心里有些高兴,但也没抱多大期望。但从那个时候起,刘杰和翟光二人总是在谈天面前夸我,说我讲义气,能做事。谈天便真的给我下了许多棘手的任务。好在我身手不错,脑子也灵活,一次次将谈天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他便越来越器重我。”

“与此同时,刘杰和翟光则越来越不服从谈天的命令,还时常与他顶嘴,当着其他堂主的面与他过不去,折了他好几次面子。我也看得出来。谈天也越来越厌烦二人,到了后期,甚至不愿和他们说话了。所以,我和谈天的关系便越来越近,慢慢的。他连帮中一些大事都找我商量,每次也都能满意而归。”

“我并不知道翟光和刘杰为什么要这么做,便私底下向他们询问。他们则哈哈笑着说:‘你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的!’也不再和我多说。因为我和谈天之间走得近了,便和他们之间走得远了。但在我心中,他们二人一直都是我的好大哥。我想。他们这么做,一定是有苦衷有原因的。直到这个时候,我也没想到他们要离开。”

“后来又一次,翟光、刘杰和谈天之间,又发生了一次比较大的冲突。他们二人当着许多人的面指责谈天是个小人,只会跟在十二生肖的屁股后面吃屎云云,总是骂得非常狠。谈天气得要死,恨不得将他们两个杀了,甚至还找我出主意,怎么把他们两人赶走。”

“翟光和刘杰二人为恶狼帮立下过赫赫战功,即便是谈天,也不可能说赶走就赶走,所以那一阵子,谈天很郁闷,整天琢磨着怎么治理他们两人。我很担心,便私底下透露给他们两人消息。”

“我找到他们说:‘大哥呀,帮主要拿你们俩开刀呀!’二人听了,反而大笑起来,说道:‘时机终于到啦!’还拍我的肩膀。”

“到了这时,两人才告诉我他们真实的想法。原来,他们看不顺眼谈天的做派,想要离开恶狼帮,但又担心谈天不同意,只好采用迂回的方式,让谈天讨厌他们,事情就容易多了。”

“我听了二人的想法,几乎昏厥过去,立马求道:‘你们别走啊,你们走了,我怎么办?’那时我是真的舍不得他们两个,常在一起,早就成了知心的兄弟。况且我这一身的功夫,还是翟光亲自传授的,这是有知遇之恩啊。”

“翟光则说:‘你怎么办?你当然是做武堂堂主了!现在恶狼帮里里外外,除了我们俩,就是你的身手最好。这些日子以来也做了许多的事情,眼界阅历都涨了不少,遇事也能自己分析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很放心得下你。’我又求了一阵,见他们二人心意已决。也清楚他们二人这般人物,在这里呆的不痛快,只有离开,才能开心,只好作罢了。”

“接着他们二人又商量起事情来。刘杰说道:‘赵午圣年纪轻轻,倘若一下子坐上了武堂堂主的位置,被其他堂主欺负怎么办?’我插嘴说:‘我不怕被欺负!谁敢欺负我,就给他一顿老拳吃!’翟光笑道:‘傻小子,在这个社会上混,只凭拳头怎么行?人心险恶,有人不费一刀一枪,就能将你逼死。’”

“我听了知道他们说的不错,混了这么久,也确实见过一些死于阴谋巧计之下的人物。刘杰又说道:‘要想赵午圣安安全全的,就得让其他人对他生了害怕之心,不敢对他动什么歪脑筋。’翟光说:‘怎么让别人害怕他?’刘杰说:‘咱们二人在新香市也算是号人物了吧?!’我赶紧插嘴说:‘当然当然!你们两人双剑合璧天下无敌,整个新香市谁都不敢得罪你们!”

“我承认自己确实有些拍马屁的意味,但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谁敢说自己敢欺到他们二人的身上来?”

赵午圣一问,场内果然鸦雀无声。即便是嚣张不已的姜迪,也没有说话。

赵午圣继续说道:“两人听了我的话,又是大笑。翟光说道:‘老刘呀,我明白你的意思啦。’刘杰问:‘你知道什么了?’翟光说:‘在新香市,没有人敢对咱们不敬。倘若赵午圣连咱们两个都欺负过了。还有谁敢在他的身上都歪脑筋?’刘杰哈哈笑道:‘好好好,果然知我者莫若翟光兄啊!’”

“翟光一说,我也明白了。吓得我浑身哆嗦,说道:‘大哥呀,就是给我几个胆子。也不敢欺负你们俩呀。’翟光说道:‘这倒无妨,我只问你,你想不想做武堂堂主?’当时我混黑道没几年,正是野心勃勃的时候,说不想是假的!便心一横说道:‘想做!’”

“翟光便说:‘既然想做。就别多说废话,一切按照我们二人的法子来做。’说完,翟光起身,刘杰也起身,两人到内屋商量了许久。我也在外面等了许久。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两人终于走了出来,坐在我面前,说了许许多多的话,听得我是一惊一乍。”

“不等我提出反对意见。二人已经拍板决定。我一夜无眠,到了第二天,刘杰便叫来谈天和其他所有堂主,当着他们的面说道:‘武堂成员赵午圣,胆大包天。竟敢睡我的老婆。我刘杰在新香市好歹是恶狼帮二把手的人物,自认无人敢欺,无人敢辱,今日被一个毛头小伙欺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谈天那些日子正和刘杰、翟光二人闹着矛盾。和我走得很近,听到刘杰此言,喜不自禁,说道:‘老刘啊,这事空口无凭啊。你得拿出什么证据来啊?’刘杰怒道:‘还要什么证据?直接问问赵午圣不就好了?’谈天一想也是,便找人将我带了上来。”

“我早已候了多时,所以有人一来找我,我便跟着他到了现场。我一到,刘杰便指着我鼻子骂道:‘好小子,做出那样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受死吧!’说着便双拳齐出,就朝我挥了过来。”

“现场登时一片大乱,各位堂主都不知该怎么办。只是一味躲闪着,怕误伤了自己。谈天那时很厌烦刘杰,又很倚重我,所以理所当然地站在我这边,他大叫道:‘都站着干什么。赶紧拦住刘杰啊,事情还没有弄个水落石出,干嘛出手打人,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众位堂主一听,这才纷纷出手。有几个也是功夫很硬的好手,加上我们二人也并没有真的要打,所以便很轻易的被拦了下来。”

“饶是如此,刘杰仍然大叫道:‘你们拦我干嘛,让我杀了这个兔崽子!’我则按照之前说好的故意做出轻蔑和高深莫测的样子站在一边默不作声。谈天又说道:‘刘杰!别忘了我还站在这里!’刘杰这才停下手来。看着谈天说道:‘帮主,你今天可一定要为我出这一口气。’说完,也站在了一边。”

“谈天说:‘刘杰,不是我说你,俗话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赵午圣不是你和翟光两人最疼爱的弟子吗?何必为了这点事闹翻呢?依我看,你就当做这事没发生过,不要伤了兄弟们之间的和气呀。’谈天此言一出,现场几位堂主都是大吃一惊,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做事。但翟光和刘杰早就预料到了,刘杰佯装气愤地说道:‘谈大哥,你这样做事,就不怕寒了我的心吗?!’”

“谈天皱了皱眉头:‘怎么说话呢?我不是想让你们和好如初嘛,如此良苦用心,你不领情倒也罢了,还说什么寒不寒心的!’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谈天已经不仅仅是站在我这边帮我说话了,而是想借机赶刘杰出帮而已。他哪里知道,刘杰早已将他每一步都算计好了。”

“我还记得事后,谈天曾跟我说:‘小赵啊,你那件事办得好啊。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看到刘杰那样气急败坏的样子呐。真是给我出了口恶气啊。’其实他哪里知道,这些全都是刘杰演出来的戏罢了。”

“刘杰跺着脚说道:‘谈大哥,你可真是糊涂啊!难道你看不出来赵午圣这小子的狼子野心吗?他故意这样做,其实是想让我受尽侮辱,然后自觉退出帮派啊!你不要中了他的挑拨离间之计啊!’我当时想,刘杰这演的也太像了,生生把我塑造成一个大奸大恶之人啊。”

“谈天就更不高兴了。其实我觉得谈天的‘不高兴’是装出来的,其实他那个时候心里不定怎么美呐!谈天不高兴地说道:‘刘杰,你也把我想得太不中用了吧?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你们之间起内讧而已,怎么就成中计了?’说起来,谈天也很会装模作样。”

场中响起一片吃吃的笑声,除了天行会的几个护法,十二生肖几个成员也控制不住乐了起来。这场恶狼帮内部丑闻,被拿出来摆在台面上说,几个堂主都很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