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赵午圣的故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个……”谈天似乎也舍不得将赵午圣家法处置。

“你要弄清楚一点。”梁东天冷冷说道:“在这其中,赵午圣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屡次偷袭十二生肖,并且挑动十二生肖和天行会的战事。如果你们一味包庇他,有没有考虑过十二生肖的感受?他们可是你们的盟友!”

梁东天最后一句话说的众堂主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下来。不错,倘若赵午圣只针对天行会还好说,两帮之间素有隔阂,搞点小动作根本不在话下。可是现在,赵午圣无疑将十二生肖也算计进去了啊!

众堂主纷纷朝着十二生肖众人打量过去,果然看到他们一个个阴沉着脸,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恶狼帮众人。

“十二生肖重要,还是赵午圣重要,是到了一个选择的时候啦。”姜迪得意的笑道。

这句话无疑也说中了谈天的心事。近几年来。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和十二生肖搞好关系,就是为了能在白道也能占一席之地,想方设法的漂白。

如果今夜为了赵午圣和十二生肖撕破脸皮,对谈天。对恶狼帮来说,无疑都是得不偿失的。

而且在十二生肖背后势力的帮助下,恶狼帮的诸多生意也是顺风顺水一日千里,让各位堂主也是赚的盆满钵满。如果成为敌人……

各位堂主都逐渐冷静下来,再也无人声张了。

“喂,你们干什么?!”高阳瞪大眼睛:“平常你们这些人不是最看不顺眼谈天在十二生肖面前谄媚的模样吗?现在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和对方一刀两断,怎么都哑巴了?”

“高阳,做事要冷静一些。”花白胡子的上官尧说道:“赵午圣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如果我们一味护短,以后谁还看得起我们恶狼帮?”

“是啊,是啊。”其他堂主也纷纷附和道:“虽然我们也很欣赏赵午圣的为人,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功不能抵过,在这件事上,他的确错了。”

“你们这帮白眼狼!”高阳气愤地说道:“老赵,你看看,你平常处得都是些什么兄弟!”

“我从来没把他们当兄弟过。”赵午圣冷笑了一声:“在恶狼帮之中,能称得上是我赵午圣兄弟的,只有翟光、刘杰二人。”

赵午圣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惊。所有人都知道,当初翟光刘杰退出恶狼帮,就是因为赵午圣在其中使诈,怎么到了现在,他反而说将他二人当做兄弟?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啊。”姜迪冷笑道:“据我所知,他们二人退出恶狼帮就是因为你吧?”

“嘿嘿。”赵午圣笑了笑:“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人了,今天不妨就将那段尘封已久的秘密说出来吧。”

众人都对这一段往事感兴趣,所以赵午圣提出要说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反对,也没有人再嚷着执行家法了。

赵午圣将众人扫视了一圈,缓缓道:

“众所周知,刘杰曾任恶狼帮二把手的位置,也就是副帮主;而翟光则是武堂前任堂主。刘杰和翟光的战斗力究竟谁更强一些,到现在也没有个最终结论。但翟光身为武堂堂主,自然到外面征战的次数要多一些。久而久之,就得到了个‘战神’的称号。所以普遍认为,翟光才是代表恶狼帮最高战力的存在。”

“他们二人还在的时候,无疑是恶狼帮最鼎盛的时期,内部团结,外部敬仰。即便是天行会都不能与之相抗衡……”

“喂,幻想过头了吧?”姜迪翻了翻白眼:“我还说天行会自从创立以来就一直将恶狼帮踩在脚下呢,你有何意见?”

“我没有意见。”赵午圣笑着说:“嘴巴长在你的脸上,爱怎么说便怎么说。但是刘杰翟光在的时候,恶狼帮是什么样,我相信身为对手的你要更为清楚一些。”

这一句话将姜迪说的哑口无言,只好闭上了嘴巴。

赵午圣继续说道:“就在这个时候,十二生肖在凤凰小区内宣布成立。”摇着头说道:“一帮顽童,不过是在背后利益的驱使下,一群大人不好出面,便让自己的孩子挡在前面。明目张胆的结成一股势力。”

“按理来说,一群顽童搅不起什么风浪,也没有人将他们当回事。他们的父辈也并没有想发展成一个黑社会帮派,无非就是大家有个理由聚在一起做点生意。赚点钱罢了。这群政客和商人的结合,无疑会将新香市大部分生意所垄断。”

“恶狼帮的帮主谈天,也就是在座的这一位。他独具一双慧眼,看出了十二生肖未来的发展潜力。他认为。如果和十二生肖发展成盟友的关系,一起打天下,一起分赃,出什么事对方也有足够的能量担下来。实在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谈天从那时起,便极力拉拢与十二生肖的关系。那时的十二生肖,还完全不成气候,无非是一群孩子小打小闹而已。这群孩子都在新香市长大。都听说过恶狼帮的威名。乍一见恶狼帮的帮主亲自找上门来,一个个开心得很。”

“十二生肖各个都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打架滋事仗势欺人的勾当不用教便会,与恶狼帮帮主谈天平起平坐之后。更是尾巴翘上了天,比之以往更加嚣张。十二生肖背后的势力们,合计了一下,生意场上却是有许多事不方便他们出面。有个黑社会协助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所以两边各怀鬼胎,便走到了一起。”

“当然,这世界上只有共同的利益才能将两边牢牢拴紧,这是无容置疑的事情。我也没有对此事表达出任何不满的意见。但十二生肖和他们背后的势力们,几乎将恶狼帮当做了打手,无论大事小事,都要这边出马。于是就发生了一件搞笑的事情。恶狼帮包括翟光在内的八个堂主,每一个都被十二生肖和他们背后的势力命令过去做某件事情。”

“你们能想象吗?十二生肖随便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都可以招呼恶狼帮八大堂主去做事。而谈天为了长久的利益,更是对他们言听计从,暗地里吩咐大家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当然,近些年来是少了,毕竟十二生肖也逐渐成长,慢慢有了自己的势力。但刚开始的那段时间,连在学校被人欺负了都要我们出马,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赵午圣,你不许再说下去了!”谈天意识到这些事情都对他的形象不利。急忙喝止赵午圣。

“让他说。”梁东天缓缓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让他一次说个痛快把。”

梁东天都这么说了,谈天只好闭上了嘴巴。冲着赵午圣吹胡子瞪眼。

赵午圣扫了谈天一眼,说道:“你又何必着急呢?后来我仔细想过,只有你这种人,才担任得了帮主之位啊。”

面对赵午圣这句不知是褒是贬的话。谈天无可奈何。

“当时的我,还仅仅是武堂一份子而已,翟光是我的大哥。那时我就亲眼所见,翟光不止一次因为十二生肖某人的求救,而不得已到学校去恐吓一些学生。当然,这些也都无所谓,最多是心里有些厌烦罢了。翟光真正讨厌的是谈天。”

谈天很想说些什么来表示抗议,但又碍于梁东天,只好继续吹胡子瞪眼。

“因为我在武堂里表现不俗,进步神速。翟光亲自指点过我几次,便发现了我与众不同的天赋,十分喜欢我。做事的时候便常常带着我。翟光和刘杰关系也是非常不错,二人之间的兄弟情坚若磐石,更是让我羡慕。翟光和刘杰喝酒的时候,便常常带上我。我给他们二人斟酒夹菜。听他们说一些恶狼帮过去的事情。”

“久而久之,他们便不再顾忌我,越说越大胆,连谈天都骂起来。一次外头下着小雨,翟光又和刘杰喝酒,我在旁边听故事。只听翟光骂道:‘他妈的,谈天那个乌龟王八蛋,好端端一个顶天立地的恶狼帮,现在竟然要巴结一群孩子,本来是站着,也跟跪着差不多了!’刘杰心有戚戚焉地说:‘其实我在私底下也劝过他几次。我说咱们本来就是黑社会,跟他们白道上的人瞎扯什么关系?结果反而被他骂了一顿。’说完,两人一起叹气。”

“那时候我才知道,其实两人都对谈天极其不满。后来两人逐渐喝高,话题也越来越放肆,将谈天几乎骂了个狗血喷头,说着说着,两人竟然相视一笑。当时我在旁边看着有些奇怪,怎么两人刚才还气愤难平,现在又笑了起来?后来过了许多时日,我才明白,原来他们两人一起想到了退隐江湖,所以才相视一笑。这才是真正的知己啊。”

“他们两个笑完,翟光便问我:‘赵午圣,你想做武堂堂主么?!’我并没往深处想,只以为又是一个‘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故事。”

“我略一思索,便答道:‘当然想啦。可是您老在位一天,我就不敢奢望!’翟光和刘杰哈哈大笑起来,说我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