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最后睡一次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是一间很普通很普通的卧室,与其他房间甚至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一些“老旧”的味道,这代表着确实有人在这里住过。按理来说,这间房门长期没有被打开,应该是一片灰尘仆仆才对,但令韩冰惊讶的是,这里面竟然很干净,几乎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据她所知,即便是吴嫂都不可以进来这里打扫卫生。那就只能证明一点,顺子会趁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到这间房来。他除了清理卫生,还在这里做什么?

韩冰发挥着她不太丰富的想象力,坐在地板上,回味着一家人曾经其乐融融的模样?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对夫妻的相框。

相框中。男人看上去气质儒雅,风度翩翩,正是年轻时的沈轩无疑。而女人也知性大方,婉约内敛,应该就是顺子的母亲了。

在这之前。韩冰从未见过顺子母亲的照片。在她的刻板印象里,那应该是个时刻都火药味十足的泼妇。因为沈轩是个极其温柔的男人,试想,能和他吵架的女人,该有多泼辣?

但是韩冰不曾想过。现在的沈轩也是经历过岁月的摧残之后,才逐渐形成了现在的模样。年轻时的沈轩自负自傲自大,仗着有些才气和头脑,加上自己也确实优秀,所以时常对人出言不逊,和身边的人闹翻是常有的事。

男人越老才越有味道,这句话被反复提起并不是没有道理。韩冰看到顺子母亲照片的时候,确实被惊艳了一把,两人的照片放在一起,真正担得上“金童玉女”四个字。

大概也只有这样的夫妻,才能生下顺子这样的儿子。看到自己最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摆在一起,韩冰却没有丝毫吃醋的意味。她只觉得,他们真配。

不过这间房里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下面这幅景象更值得让韩冰惊讶了:

整间卧室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笔法稚嫩的一张张画作。因为有了上一张的对比,韩冰一眼就看出来这些全都是顺子画的。

最起码有上百幅了吧?韩冰觉得有些眼花缭乱。她信步走到其中一张画之前,上面的内容是一对夫妻正牵着孩子的手高高兴兴地往前面的动物园走去。

另外一张画,一个孩子正坐在秋千上,旁边站着的一对夫妻正开心地将他送往高空。

再另外一张画,一对夫妻正在厨房手忙脚乱地做着菜,孩子也在旁边开心地呼喊着什么。

韩冰一幅一幅看过去,所有画的内容上都是这一对夫妻和这个孩子。而且隐隐约约看出,顺子想要画的,正是他自己和爸爸妈妈。

看着看着,韩冰的眼眶也微微有些湿润了。她不知道,要完成这些画作,到底花去了顺子多少的时间。这一幅幅画里,承载着顺子心里唯一的梦想。

韩冰叹了口气,突然觉得门口似乎站着一个人。

她以为是顺子,猛一回头,却发现了沈轩。

“是你?”韩冰有些意外。

“是我。”沈轩面带悲伤地说:“不知怎么,我突然很想回来看一看。顺子睡了?”

“他睡了。”韩冰说:“他喝了点酒,现在睡着了。”

沈轩走近屋子,抬头看着墙壁上的画作,眼神里也是充满了震撼,很显然,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盛大的作品。

“我们一开始就错了。”韩冰看着沈轩的背影,幽幽地说。

沈轩没有说话,仍旧抬头看着,一幅都不想放过的样子。如饥似渴地一张张看过去。

从一开始稚嫩的笔法,到后来逐渐成熟的人物素描,可以显而易见地发现顺子在绘画上面缓慢进步的轨迹。可以想象得到,顺子每完成一幅的时候,就小心翼翼地贴到墙面上去,慢慢的,慢慢的,许多年慢慢过去,墙壁上的画也越来越多。

顺子心中的梦想却从未放弃过,他一直坚持用自己的画笔,去描绘心中的完美世界。

“能使顺子迸发出求生意志,到医院做手术的,根本就不是我,也不是爱情;而是你和顺子的母亲,是亲情。”韩冰知道沈轩已经明白,可她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是的,我错了。”沈轩喃喃地说道。他这样的男人,也会犯错?让他这样的一个男人主动认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他是很喜欢我,但还不足以令他想要活下来。”韩冰的语音中似乎带着一点点的哭腔:“能让他活下来的。是你,是你啊!”

沈轩的手抚摸着其中一张画作,上面的内容是夜晚时分,男人仍旧在办公室内辛勤工作,而门外。女人和孩子正手拉着手送饭来。

沈轩看到这幅画,马上就流泪了。他还记得,这件事确确实实发生过。当时他将女人送来的饭扔出了办公室,并且大声咆哮道:“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来打扰!”

韩冰看到沈轩流泪,心里一阵疼痛。上前抱住了他的腰。

“现在弥补还来得及,一定来得及。”韩冰喃喃说道:“去和她复婚吧,她是个好女人。”

沈轩的身体一阵颤抖,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过身来便紧紧抱住了韩冰。

“谢谢你。”

“不用谢。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嫁给你。”韩冰不知什么时候也流出了泪,“你行动要快,医生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手术成功率也降到了最低,不足1%了。”

“我明白了。”沈轩仍旧紧紧抱着韩冰。温柔说道:“我想让你明白,即便我为了顺子和她复婚,但是心底仍旧只深爱着你一个人。”

“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了。”韩冰幽幽地说:“去把人家接回来,和你白手起家的糟糠之妻才是你最应该呵护的。至于我,不过是清晨树叶顶端的露珠而已。时间一到也就蒸发了。”

韩冰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啊,你要是真疼我,就给我一笔钱,好歹让我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不然以后想起你来都恨得紧,白白糟蹋了我最好的青春时光。”

“嘿嘿。”沈轩无奈地笑了笑。他听了韩冰这些话,非但不觉得讨厌,反而很舒心。这就是他爱的那个韩冰,理智、有头脑、任何时候都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和他自己。简直就是如出一辙,怪不得两人一见面就天雷勾动地火,迅速在一起了。

沈轩想,如果真的选择和自己搭配的女人,其实是韩冰无疑。顺子的母亲。虽然温柔,虽然婉约,虽然如水,按说到底,还是和他的性格不搭。

正如同狼会选择和它同样奸诈的狈为伙伴,而不是善良的兔子。

“钱,我当然会给你。”沈轩勾了勾韩冰的鼻子:“但是我不许你走。”

“拉倒吧。”韩冰幽幽地说:“很抱歉,我无法容忍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睡在一张床上,还口口声声说爱的是我。我既不想当二奶,也不想当小三。你就让我痛痛快快地离开吧。”

得知韩冰的信念已经坚定,沈轩只好沉默了。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韩冰看到沈轩这副样子,有些不忍心:“你还是想想怎么演出一部天衣无缝的戏码,让顺子相信你和他的母亲真的和好如初了才是正事。”

“我知道怎么做。”沈轩的大脑也是一部细腻精密运转的机器,他已经做好准备。最迟在明天晚上,就带着顺子的母亲回家来。

“那就好。”韩冰一向信任沈轩的办事能力。他说知道怎么做,就一定知道怎么做,不需要自己再去催促。

“那么,我现在是不是正式光荣下岗了?这些日子可太辛苦了。学校你家两头跑,我需要好好休息休息。”韩冰漫不经心地随口说着,但是她知道,这一走,就代表要和沈轩永别了。

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小感伤呢。韩冰呼了口气,仰起头看着沈轩棱角分明的侧脸,再一次忍不住上去吻了一吻。

“还是不要着急走吧。”沈轩说:“你突然一走,顺子会觉得奇怪的。我的意见是,他在做手术之前,你最好还是保持这样的身份不要变。”

“老沈,你不会是讹上我了吧?”韩冰无奈地说道:“见和我勾搭无望,就想把我许配给你儿子,给你当儿媳妇?你这如意算盘打得也太响了。我可不要在这样的家庭下生活,当过你的女人,又当你儿子的女人,我心理素质再强大也承受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我真没这个意思。”沈轩连忙摆摆手:“我只是希望顺子在做手术之前,不要再受什么感情上的波动。”

韩冰想了想,这么快就和沈轩永别。心里确实有些舍不得,只好说道:“那好吧,顺子一做完手术,我就走。”

沈轩歪着脑袋说道:“我真是想说一句成交,但又怕你说我将这当做一桩买卖。又不高兴了。”

“我心眼没那么小。”韩冰戳着沈轩的胸膛,突然媚媚说道:“怎么样,沈公子,要不要和我分手前最后睡一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