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你惹了一头不该惹的老虎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袁俊凌也眯起了眼睛,四个大汉则互相对视了一番。

“在新香市,这个名字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袁俊凌说道。

“我和张宇杰之间发生的事,就和梁东天有关。”倪思慧轻轻说道,仿佛在阐述一个很重大的秘密。

“等等。”袁俊凌说:“你们几个先避一下。”

大汉们一起退到了仓库之外待命。

“你可以继续说了。”袁俊凌继续眯着眼睛说道。

倪思慧看到此景,心里有些窃笑。她已明白,梁东天恐怕已经将此事封锁,没有对外透露半个字。

“大约在两个星期之前,我们十二生肖曾经抓住过张宇杰——这事情你知道吗?”

倪思慧的态度看上去十分诚恳:“你来。来,坐我旁边,就当是朋友聊天好了。”

袁俊凌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生。明明被绑架了的被动者,而神情却像是绑架了别人的主动者似的。他迟疑了一番,最终还是坐到了倪思慧的身边。也靠在了柱子之上。

——这下真的像是一对老朋友了。

倪思慧知道自己的攻心策略暂时成功,接下来,她还需要进一步的获得此人的信任。

“之前的事,略有耳闻。”袁俊凌说道。

“那就好。”倪思慧继续说道:“我和张宇杰就是在那时认识的。后来他找到我,问我想不想赚一笔钱。”

袁俊凌没有说话,在此时,他做了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而且,他试图从倪思慧的言行之中仔细地观察出对方有没有说谎作伪的痕迹。

“开玩笑,我是那种缺钱的人吗?”倪思慧反问道。

“你不是。”袁俊凌也很老实地说道。

“看来你还是很了解我的嘛。”倪思慧的双手被反绑着,否则她一定会大力地拍一拍袁俊凌的肩膀,表示对这位“蓝颜知己”的喜爱。

“你的名声如雷贯耳,不知道的只怕很少。”袁俊凌微笑着。

“嘿,是吗?”倪思慧又甜甜地笑着:“那我继续说?”

“你继续。”

“所以我当时一口就回绝了张宇杰。但是他说,不只是钱那么简单,而且赚钱的过程也很惊心刺激。嘿,本小姐最喜欢的就是刺激,所以就问了他到底有什么计划。”

“他说的那个计划果然让我眼馋不已,迫不及待地想去试一试!”倪思慧充满回味地说道:“他竟然说,让我负责勾引梁东天,然后他在时机成熟之际拍下视频,接着我们再以此勒索梁东天一大笔钱!”

“不得不说,这个计划吸引了我。”倪思慧用肩膀碰了碰袁俊凌:“如果你了解我的话,就知道我常干这种勾当。我确实不缺钱,但是却很享受这种赚钱过程的刺激。”

说谎话的最高境界。就是十句话中只掺三句谎话,其余七句全是真话。

倪思慧之所以没有全部和盘托出,是因为她无法向袁俊凌解释“自己为何会答应张宇杰”这件事。她既然已经知道袁俊凌等人的身份,以及寻找张宇杰的目的。那她就一定要在他们面前想方设法地和张宇杰撇清关系,方能自保。

——也能避免为张宇杰添一些不该有的麻烦。

所以,倪思慧绝对不能说出那时她就已经对张宇杰芳心暗许这回事,更不能承认自己和张宇杰是一对恋人这件事!

“你惹了一头不该惹的老虎。”袁俊凌惋惜地说道。

“谁说不是呢?”倪思慧显得十分后悔:“后来我成功的把梁东天勾引到了美杜莎酒店的包房之内……”说到这里,倪思慧还假意左右看了看,仿佛怕被别人听到一样。

“结果进了房间,梁东天……”

倪思慧还没有说完,袁俊凌就截断了她所说的话:“中间的过程你可以直接略去了,我只想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你和张宇杰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

倪思慧一怔。一般人听到这里的时候,只会瞪大眼睛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字。可是眼前这个人却让她跳过。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过程?

梁东天竟然会把那样的丑事告诉他,看来此人和梁东天关系匪浅啊!

“当然是因为钱啊。”倪思慧大惊小怪地说:“我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得到一分钱,还搞得浑身伤痕累累,如果是你。你气不气?”

“气。”袁俊凌点了点头。

“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在恶狼帮的药池之中泡着。在这期间,我不止一次地询问钱什么时候可以到账。他却说快了快了,等我伤势完全好了就给。结果到了昨天晚上,他突然神秘失踪。我想他是市一中的学生。或许是去上学了?便到那里去找他,结果还是无功而返。”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你说我们之间的纠葛大不大?”

袁俊凌说:“很精彩的故事。但我有两个问题要问。”

“你说。”

“你和张宇杰有没有那方面的关系?”袁俊凌瞪着眼睛问道。

“开什么玩笑!”倪思慧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个音度:“我看见他就恶心。恨不得撕了他的肉来吃,怎么会有那种关系?!”

“可是据我所知,你们在同一间药池里泡了好多天。总不会是穿着衣服吧?”

“穿着衣服倒没有。”倪思慧说:“不过张宇杰之所以也泡药池。是因为他被当做叛徒,武堂中人将他打成重伤。但是他每次进来都在眼睛上蒙着黑布。如果你能走进那间药池中去,或许还能在池壁边上看到那张黑布。”

袁俊凌沉吟了一番。这番话里确实没有什么漏洞,于是又问了第二个问题:“那么,下午你出来的时候,为什么会心事重重,泪流满面?”

“袁哥啊!”倪思慧又大惊小怪地说:“我心里委屈啊,能不心事重重吗。能不泪流满面吗?我又不是男人,干嘛要憋着?”

“你是会流泪的女人?”袁俊凌疑惑地问道。

“这可就是你不了解我了。”倪思慧眨了两下眼睛,泪水竟然淙淙而下:“袁哥。你知不知道,流泪对女人来说只不过是小把戏而已。”

袁俊凌看得目瞪口呆,他轻轻摇了摇头。叹道:“你果然厉害。”

“那当然。”一瞬间,倪思慧就收了泪水,笑容重新挂在脸上:“你看我们之间。是不是可以消除误会,成为朋友了?”

“还没那么快。”袁俊凌说:“那么你的意思是说,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失去了和张宇杰之间的联系?”

“对啊。”倪思慧垂头丧气地说:“我现在只想找到他,将他生煎活剥了!”

从流泪到笑容满面再到垂头丧气,倪思慧完成这一系列表情转换根本不费多大的事。袁俊凌叹了口气说:“你太厉害了。”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倪思慧说道:“我想,我们之间合作的话,一定可以将张宇杰那个王八蛋揪出来!”

袁俊凌却摇了摇头:“你的故事虽然精彩,但我还不能全信。”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倪思慧有些不可思议。

“我想要证实一下。”袁俊凌站了起来:“我现在再去寻一个人来。或许能将事情弄得明明白白。”

倪思慧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他要去找谁?知道她和张宇杰,以及梁东天之间事的人可是不少啊。除了李思佳她们三个小姑娘。还有张宇杰的那三个小弟……

而且自己和张宇杰后来成为恋人之后,周明也是知道的,他有没有对其他人说?

一时间,倪思慧心乱如麻,如果自己的谎言被识破,不知道对方会使出什么手段?

袁俊凌拍了几下手,之前的那四个大汉都走了过来。

“看紧她,别让她跑了。”袁俊凌吩咐两个大汉留下,自己带了两个大汉走了。

倪思慧惊喜地发现,其中一个就是之前为自己说话,反被“袁哥”甩了一耳光的大汉。

她认为这一定是个很好的契机,只要自己能够把握住,就一定可以逃出生天。

大汉拿了绳子,又要过来绑倪思慧的双腿。倪思慧可怜巴巴地说:“能松点吗?我怕疼。”

大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松了一些。

“谢谢你。”倪思慧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

“没事。”大汉憨厚地笑道。

“丁六,你别和她太近乎了,小心袁哥回来收拾你。”另外一个大汉小心地提醒道。

“没事。”被叫做丁六的大汉说:“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没有什么威胁的。”

“唉。”那个大汉不说话了,将身子扭了过去,看着外面的太阳。

夕阳西下。一天又快要过去了。

“六哥,你人真好。”倪思慧甜甜地笑着。

“没有,我很坏的。”丁六板着脸说。丁六觉得自己的心痒痒的,在面对这个女孩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我也很坏。”倪思慧依旧笑着:“不知道你以前听说过我没?”

“听说过啊。”丁六憨厚地笑着:“十二生肖的流氓兔嘛。”

只有两个人看守自己,一定要在“袁哥”找到证人来之前逃掉!倪思慧这么打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