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流氓兔被绑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刚才站在门外,其实也在想一会儿再编个什么理由,现在看到倪思慧,心又软了。我看得出来她对张宇杰是一片真心。

既然如此,我有什么资格,又怎么忍心去骗她?

我决定,将事实的真相告诉她。即便这和赵午圣千交代万嘱咐的相违背,但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判断的能力。

我知道赵午圣那么做是为了保护张宇杰,可是我不认真倪思慧知道以后,会做出什么不利于张宇杰的事情。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轻轻说道。

我看了看身后的其他女生,又说道:“我想跟倪思慧说些事情,你们先出去一下吧。”便将之前带过来的零食递给她们,又说道:“对不住了。”

其他女生拿了零食,又对倪思慧说了一些关切之语。才退了出去。

宿舍里只剩下李思佳、楚婷婷、宋颖三人,以及躺在床上的倪思慧。

倪思慧此刻看上去十分脆弱,完全不是那个叱咤风云、专踢男人裆的小恶女了。

我坐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倪思慧。你答应我。听了之后,千万不急不躁,也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好。”倪思慧点了点头。

“你们也一样。”我回头看了看李思佳等人。

“好。”她们也一起答应道。

我又左右看了看,确保宿舍里没有了其他人,门也紧紧闭着。才说:“你们还记得上次在美杜莎酒店,张宇杰揍的那个市长吗?”

“记得。”众人一起点头。

“张宇杰闯下这样大的祸,怎么可能安然无恙?有消息传出来,如果张宇杰继续呆在新香市里,将必死无疑!”

众人都是一个哆嗦,床上的倪思慧更是眼睛一眨不眨。

“所以他连夜跨上了去外地的火车。至于去了哪里,恕我不能说。”我对众人点了点头。

众人也一起点了点头,表示谅解。

“事情就是这样。”我对倪思慧说:“希望你能谅解他。”

“他为什么不带着我走呢……”倪思慧小声地说着。

没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我也不能,所以只好沉默。倪思慧又问:“那他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话留给我?”

看着倪思慧满怀期待的眼神,我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狠心说道:“他让你……忘了他吧,别在等了。”

倪思慧听了此言,竟然咳嗽了起来,李思佳等人忙过来搀扶的搀扶,捶背的捶背。

稍稍平复之后,倪思慧又问道:“只有这些,再没其他的了么?”

我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倪思慧看似绝望了,一双眼睛顿时空洞起来,呆呆看着眼睛上方。

我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也不出口安慰,也不再说重话刺激她。

过了许久,倪思慧叹了一口气,轻轻说道:“罢了。”便半坐起来,对李思佳说:“这身衣服就送了我吧?”

“姐姐要是喜欢,就拿去穿吧。”李思佳点点头。

倪思慧双脚准备下地,但是没有鞋。李思佳便问:“姐姐是穿多大的?”

“36。”倪思慧有气无力地说着。

宋颖说道:“我是36的,穿我的吧。”便拿了一双鞋出来。

“谢谢了。”倪思慧足足穿了五分钟,才将鞋穿好,站起来身体也晃了一下。几个女生马上过去搀扶,倪思慧又说道:“没事,我没事!”甩开众人,失魂落魄地走了。

我和李思佳她们跟在倪思慧身后,宿舍走廊里站满了看热闹的女生。倪思慧轻轻说了一句:“都滚,别碍我眼。”霎时间,走廊里便干干净净了。

我们依旧跟着倪思慧,下了楼,出了女生宿舍,穿过校园。到了市一中的大门口。

倪思慧跨上自己的摩托车,摸了摸身上,好像是在找自己的蛤蟆墨镜,但半天没找着,只得作罢,对我们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我也回家去呀。”

“姐姐,你真的没事吗?要不叫周明送送你。”李思佳关切地问道。

“他啊。我怕忍不住踹他。”倪思慧竟然破天荒地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我们看到倪思慧会开玩笑了,也都松了一口气。但愿她真的没事,不要再想不开了。

可我们还是不放心倪思慧就这样离开。倪思慧又笑了笑,说道:“行了你们,别矫情了,我冲动过一次就可以了,刚才那水可把我呛的。哎呦,现在想起来都难受。”

“哈哈。”我们一起笑起来。李思佳走上前去,拉了拉倪思慧的衣襟,说道:“姐姐,起码你还有个念想,我……我……”

看来倪思慧的事让李思佳又勾起了那些回忆。倪思慧抱住李思佳说道:“好妹妹。起码他始终都是爱着你的呀,我……我……”

“姐姐,有时候男人说的话当不得真。”

“你的意思是?”倪思慧的眼睛又有一些亮了。

我一听,就知道李思佳要说些什么安慰倪思慧的话了,这样的话恐怕要让倪思慧的心又死灰复燃!

但现在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李思佳说道:“就好像老土吧,他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就对我口出恶言,叫我跟着周明走,但实际上。他是真的在乎我,怕我有危险才会那么说的。”

“你的意思是,张宇杰说不爱我了,就是怕牵连我?”倪思慧的眼睛闪着火花。

“我是觉得,如果张宇杰真的爱你。他一定会在临走前这么说的。”李思佳笑着。

倪思慧拉住了李思佳的手,有些激动地说道:“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

李思佳不说话了,只是甜甜地笑着。

倪思慧很开心地从车后座里拿出头盔戴上。说道:“你们走吧,我要回家去了。”

李思佳在倪思慧心里又点燃了一盏希望的灯,只是这灯,对倪思慧来说是好是坏,并没有人知道。

倪思慧驾着摩托车。轰隆隆地离开了市一中。我们下午照常上课,此事略过不提。

单说倪思慧。她驾了摩托车,走出几千米后,突然缓缓停在路边,人下来后。坐在路肩之上吃吃地哭了起来。

一辆面包车突然也停在路边,倪思慧抬起头,刚皱了皱眉头。面包车上下来几个彪形大汉,朝着倪思慧围了过来。

“你们是谁……”倪思慧刚喊了一声,几个彪形大汉捂嘴的捂嘴。抬腿的抬腿,就将倪思慧扔进了车里,五花大绑起来。

你道这几人是谁?他们当然是梁东天的手下。梁东天昨天夜里和三帮帮主开完会后,得知多日来遍寻不见的张宇杰在药池之中泡着,立时喜不自禁。

梁东天在会上使了个“借刀杀人”的法子。即要求谈天、金毛鼠、张扬三人,无论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如何,张宇杰都必须得死。

对几个帮主来说,此人死不死,当然都无所谓,所以也决定照办。但是梁东天还是有些担心张宇杰突然消失,开完会后,便给自己的得力部下打了个电话,告知他在恶狼帮的俱乐部外盯紧了张宇杰。

这个得力部下就是先前在医院和梁东天密谋的那个戴眼镜青年,名字叫做袁俊凌。是梁东天的外甥,当真是一表人才,智谋过人。但心思用在了邪门歪道上,常配合着梁东天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

梁东天对这个外甥极其信任,也很倚重他。经常交给他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这次盯梢张宇杰,事关重大,也就少不了袁俊凌。

袁俊凌接了电话,马上带着人潜伏到俱乐部门口。但那时候张宇杰早就出来了……

袁俊凌等人苦等了一夜,没有任何消息。只以为张宇杰还在里面。直到了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下午,看到倪思慧走了出来,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袁俊凌认得她就是倪震的女儿,也就是那天晚上约梁东天到美杜莎酒店。后来张宇杰等人闯进来,才发生了那件事。

袁俊凌并不知道她和张宇杰的关系,但还是吩咐人跟上她,自己仍旧守在俱乐部门口。但他心思过人,心里隐隐觉得不太对劲,便托了几层关系,找了个武堂的熟人,麻烦他到药池看看张宇杰还在不在。

这人昨天晚上就在大厅之中,亲眼看到张宇杰出去了。袁俊凌听了一拍大腿说:“坏事了。”

他又打电话询问之前跟着倪思慧的几个人,得知她去了市一中,便也赶了过去。袁俊凌等人毕竟是暗中做这件事的,不敢光明正大地闯进市一中里去,便埋伏在校门口。

袁俊凌认准了倪思慧一定知道内情,等倪思慧再次出现之后,便找准机会抓了她。

倪思慧被绑上了车。不叫也不闹。她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无法和这些彪形大汉相抗衡,索性安安静静的,既能避免吃一些苦头,又能冷静下来分析现在的情势。

此刻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缚了。但是嘴巴没有被堵,眼睛也没有被蒙。坐在倪思慧对面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青年,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不时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