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张宇杰的仇人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谁?”里面果然响起了声音,而且听来还像是农村里的方言。

“我。”赵午圣低沉地说了一声。

不消片刻,门便开了,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老农民出现在我们面前。

“只有你一个人?”赵午圣问道。

“不是。”老农民继续操着浓重口音的方言说:“他还在里面,看着那个人呢。”

“好,带我们过去。”赵午圣点了点头。

老农民二话不说,返身便走。我、张宇杰、赵午圣便跟在他的身后,穿过一个院子,这才来到里屋。

老农民推开里屋的门,我们三人便跟了进去。

屋子的中间摆着一个肮脏不堪的方桌,上面散乱的放着一些扑克牌,中间还点着一支白蜡烛。火光摇曳,将不是很大的屋子照得还算清楚。

方桌旁边一个蹲着的人突然站起,操着同样浓重的口音说道:“你来了!”

我注意到,在他旁边还躺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只是头被麻袋罩着,看不到脸。

听到有人进来,那个被麻袋罩着头得人突然“呜呜”叫了起来,身体也扭动着。只是双手双脚都被麻绳绑了,动弹不了。

“再乱踹死你!”旁边的农民突然一脚狠狠踹向那人的头部,果然消停了,只是小声呻吟着。

“他怎么样?”赵午圣问道。

“刚开始不肯吃饭,我们就索性饿了他两天,现在什么也吃了。”先前给我们开门的老农民说道,又憨厚地笑了笑:“当然,也打了好多次。”

我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还在猜测躺在地上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被绑到这里来?被人送到这样偏僻的荒郊野外,恐怕……

我不敢再想下去,只知道自己恐怕这才算是接触到了真正的黑社会行为!

心里有些恐惧,有些兴奋,有些胆颤,有些厌恶,有些迷茫。

而张宇杰自从一进来,眼睛就直勾勾盯着地上被罩着头的那个人,脸上有些不可捉摸的神色。

我脑海中猛然闪过一丝火花,难道……

赵午圣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不要走远了,就在附近等着我们。”

两个老农民一齐点了点头,便出去了,还带上了门。

方桌上的蜡烛正处于燃烧殆尽之时,忽明忽暗,张宇杰走过去挑了一下,蜡烛又恢复了一些短暂的生命力,看样子又可以持续一会儿了。

地上铺着一些散乱的稻草,还有几只残缺的碗和筷子,里面还有些剩饭剩菜。

赵午圣站在门口,一句话也不说,像是一尊入定的老僧。

张宇杰走到被蒙着头罩的人身边。缓缓地弯下了腰。

他猛地一下将那人的头套摘下,一张脸瞬时间变了颜色。

这时我才看清楚,躺在地上被绑了双手双脚的人,年龄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嘴巴里塞着一团抹布,此刻“呜呜”叫着,一双眼睛瞪得如同驼铃一般大,脸上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看样子确实吃了不少苦头。

“是他吧?”赵午圣在身后问道。

“是他。”张宇杰轻轻应着。

这一下我也终于可以确定,地上的这个人,一定就是杀死张宇杰姐姐,却到现在还逍遥法外的那个天行会小头目!

张宇杰的脸色变得一点一点煞白起来。

他在我面前曾经无数次的提起,要亲手杀死这个人,每次谈起脸上总是隐藏不住的愤怒之色,整个人也像是即将爆发的活火山。

可是现在。这个人就躺在他的面前,张宇杰反而镇静了下来!

张宇杰将那人口中的抹布抽了出来。

“你们是谁!”

“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绑到这里来!”

“我是天行会的人,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赶紧把我放了!”

那人的脸上呈现出惊恐之色。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惧。

“我们是谁?”张宇杰突然发狂地笑了:“你的眼睛还真是出了问题啊,不妨再仔细看看!”

张宇杰将脸猛地垂下,一双眼睛狠狠盯着那人。

那人呼呼喘着气,突然恍然大悟地说道:“是你……是你!”

“你总算记起我来了。”张宇杰咬着牙。突然飞起一脚直直踹在那人的腮帮子上。

“哇……”那人口吐鲜血,两颗牙也随之蹦了出来。

身后的赵午圣,则淡定地掏出一支烟来,走到方桌旁边。用蜡烛的火点了烟,抽了起来。

张宇杰的震惊转眼间已经化作翻江倒海般得愤怒,双拳双脚齐出,狠狠招呼在被绑了双手双脚的中年人。

我站在一边。并未阻拦,心知张宇杰恨了此人多久,他在恶狼帮俱乐部中那样拼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亲手解决这个仇人。

中年人惨叫声连连。哀求声连连,求饶声连连。

可是张宇杰并没有要罢手的迹象,直到将那人揍得浑身鲜血淋漓,才退到一边。呼呼喘着气。

饶是如此,那人竟然还有力气说话:“……对不起……你……饶了我……我给你钱。”

“钱能买回来我姐姐的命吗?”张宇杰突然一把拿过方桌上的蜡烛,又将那人的裤子脱下。

那人好像意料到张宇杰要做什么,猛地一叫:“不要!不要!”

张宇杰怒火冲头。哪管得了那么多,手提着蜡烛直接对着那人的下体烧了过去。

“嗷!”那人夹紧双腿,痛苦的扭来扭去,可是下体的毛还是在一瞬间就被烧干净了。

空气中飘荡起一股烧燎毛发的味道。我皱了皱眉头,往后退了两步。

“不要啊……”那人鼻涕和眼泪一起喷出来了:“以前是我不对,小兄弟发发善心,饶过我这一次吧……”

“杀我姐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发发善心!”张宇杰大吼,将蜡烛搁在方桌上,抬起脚又狠狠朝着那男人的下体猛烈的踹了过去。

“你他妈的不是爱玩女人吗?老子让你玩,让你玩!”

张宇杰像是完全疯了,双眼通红。浑身杀气凛凛,一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模样,不消一会儿。就将那人的下体踹的血肉模糊。

“够了!”我一把拉住张宇杰,诚恳地劝道:“你这样也会犯罪的,怕是要吃牢饭!”

普通人下面被踹一脚都痛的死去活来,不用说那人被张宇杰这样的人踹了无数脚。更是痛到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喉咙里嘶吼着残缺不全的声音,听来瘆人的很。

“吃牢饭?嘿嘿。”张宇杰像是着了魔,连续笑了好几声:“那为什么他杀了我姐姐。却不用吃牢饭?”

“……”我一时发怔,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宇杰明显也累了,精神和肉体上双重的爆发,让他气喘吁吁。

张宇杰坐在一边的长凳上,回过头来跟赵午圣说:“老大,谢谢你。我一直都知道,跟着你没有跟错。”

赵午圣淡淡地说:“这只是对你的一点补偿罢了。我之前想,不能白白让你背一次黑锅,做一次叛徒,所以就把他抓来给你当做礼物了。”

“老大,你的礼物真大,大到我有些承受不起了。”张宇杰低着头说:“可是在今天晚上之前。我还对你有一些用处,能帮得上你一些忙,现在……”

“没关系,这些日子以来也辛苦你了。”赵午圣说道:“了却了着一桩心愿。就离开这个地方吧,这里不适合你。”

张宇杰欲言又止,坐在凳子上不说话。

“莫非你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

“没……没了……”张宇杰咬咬牙,毕竟还是这么说了。

可是我知道,他一定在想着倪思慧,一定是的!

“有什么愿望,就说出来,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一定满足你。”赵午圣走过来拍着张宇杰的肩:“我是真真正正地把你看做兄弟!”

“老大……”张宇杰似乎感动的很,说话都带着一些哭腔了:“我什么愿望都没有。我只想能帮你做一些事情!”

“好兄弟,谢谢你。”赵午圣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可是你再这样下去,会把命丢掉的!天行会缉捕你,我还能尽自己的力量保护你。可是梁东天的话,我实在没有办法!”

“我不怕!”张宇杰坚定地说道:“我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我头上有主角光环罩着,一定没事!”

“别说笑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主角。”赵午圣越发严肃起来:“张宇杰,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肯听了!”

“没有!没有!”张宇杰慌忙说道:“我一直都唯老大马首是瞻,老大让我往东,我就往东,绝不敢往西!”

我忍不住说道:“张宇杰,赵大哥是为了你好。你还是离开新香市吧,至于赵大哥,我相信凭他的能力,一定可以完美的处理接下来的事。”

张宇杰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在这整个过程中,地上躺着的那人一直在听着我们说话,听着听着,神色不断变幻着。

赵午圣呼了一口气,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睛突然朝着地上那人看了过去!

那人一凛,急忙说道:“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听到!”

“看来你很聪明。”赵午圣悠悠地说:“我们在你面前说了这么多的秘密,就是在暗示你,你活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