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诛杀令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过现在应该用不到了。梁东天很欣慰地想着,本来用一个死士去对付一个少年,还让他觉得肉痛不已,现在有另外一种“教训”张宇杰的方法,当然要充分利用。

任何一个黑社会对付叛徒的手法都是极端残忍的,最轻也是断胳膊断腿。所以梁东天轻蔑地笑了笑,又说道:“你们三方大打出手的原因,归根结底竟然是为了一个孩子。也就是说,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被冤枉的,他都非死不可。”

梁东天轻轻将茶杯端起,抿了一口,方才说道:“刚才我一直没有说。直到现在,才到了喝茶的最佳时间。你们刚才根本不叫喝茶。”

谈天等人没有说话,他们低着头,冷汗不觉从后背浸出来。他们知道。刚才在梁东天看似“平平凡凡”的一番话里,已经给一个孩子确定了死刑。

其中最为不安的当然是赵午圣。他感觉到,给张宇杰下“诛杀令”的梁东天,一定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听张扬继续说道:“张宇杰死不死。和我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们天行会没有和他合作共同对付十二生肖,这一点务必要弄清楚。”说着,张扬的双眼射出两道冷光:“而且,即便我们想要对付十二生肖,也不会用一个未成年孩子的。”

赵午圣默默地退了出去,他知道接下来已经轮不到他说话了。他向来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什么时候该走,什么时候该留。

他一出去,高阳便迎了上来,火药味十足地说:“他们叫你进去干什么了?”

赵午圣知道此人一向嫉妒于自己,便笑了笑说道:“也没什么,问了问我关于张宇杰的事情。”

“他是你的人,问你是应该的,哈哈!”高阳得知赵午圣进去不是因为他比自己更有能耐,便欣慰地笑了两声,又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抓张宇杰?上次在金海娱乐城后面看到那个小子,说话做事可不是一般的嚣张啊!”

赵午圣淡淡地说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你……”高阳气的直瞪眼。

赵午圣默默走到一边,倚在墙上,闭目养神。

市一中里,正是晚自习期间。

我在教室中坐的实在无聊,便从抽屉里拿了两罐啤酒——自从开了小超市,这些东西从来不缺——直奔阿蛇的教室。

近几日,我和阿蛇的关系突飞猛进,相处之下才知道我们的性格十分契合,这个被老土刘星认可过的男人,果然为人处事都深得我心。

至于晚自习期间逃跑这种事,倒没什么可担心的。一来在几天的努力下,楚婷婷已经把我所落下的课全帮忙补了起来,虽说还有些不懂的地方,但应付考试应该是没问题了。二来即便班主任突然到访,发现我不在,林玉峰也能迅速打电话告知。

然后再借口刚才去上厕所了。在市一中。晚自习毕竟长达两个小时,所以上厕所就属于没有明文规定的潜规则了,秃顶老头也不能抓住这个为难我。

找到阿蛇之后,我们站在走廊边上,一人一罐啤酒对饮。不时有半中间上厕所的学生路过,看到我们二人之后都会恭敬的打招呼。

我跟阿蛇又开始聊天。阿蛇有个好处就是,他身上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也不会在言行之中有意无意的露出“我很有钱”的姿态,这点颇令人欣赏。

我再一次表达了前段时间他恶整欺负我时候的不满,他则再一次表达了歉意,并且声明改天会请我吃饭。而我则得寸进尺地选择了龙凤楼。

聊了一会儿,我随口问道:“这几天怎么没有见到龙哥?”

阿蛇说道:“他还在处理跟天行会之间的事情啊。天行会近几天否认张宇杰是他们的人,并且请来了梁东天做和事佬。”

“梁东天?”我怔了一下,说道:“就是市长啊。”

阿蛇点了点头。

我想起曾经在林玉峰手中看过的那段张宇杰殴打梁东天的视频,但此刻在阿蛇面前肯定不能将这段过往说出来,便继续说道:“那很不错啊。前几天的舆论风向。大家都以为天行会会发动反击报复呢。现在看来,天行会不愿发动战事,想要和平解决此事。”

“算了吧。”阿蛇嗤之以鼻:“他们这种做法只不过是想多捞点钱罢了。如果真的错在我们,那我们就要支付一大笔的赔偿金。”

“赔钱总好过战争啊。”我幽幽地说:“这世界上又不是非得暴力才能解决事情。”

“我同意你的看法。”阿蛇笑了笑。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个和平主义者。”

“希望你这样的和平主义者多一些,这个世界就多一份安宁。”我也笑了笑,说道:“对了,你们和天行会之间交涉的怎样?”

“这个还不知道。”阿蛇耸耸肩:“今天晚上。恶狼帮、十二生肖、天行会三方的老大在梁东天的召集下,在美杜莎酒店中的某间总统套房里开会呢。”

“那么……”我有些发怔:“这样的会议结束之后,局势会改变吗?”

“不知道呢。”阿蛇喝了一口啤酒:“那要看大家谈得拢谈不拢了。三大帮派的精英人马此刻都聚集在酒店之内,如果谈不拢要开打。那么今夜就会血洗美杜莎。”

“精英人马……都在?”我说道:“你是十二生肖的骨干成员,怎么没去?”

“我要上课啊。”阿蛇爽朗地笑了笑:“我们十二生肖去的人不多,学校方面的只去了龙哥一个,其他都是已经在社会上混迹的兄弟。”

“那么。恶狼帮的八大堂主,天行会的四大护法,也都到了?”我又问道。

“是的,你问这个干嘛?”阿蛇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没事。”我捏了捏啤酒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些天来,我一直试图拨打赵午圣的手机,但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似乎在有意躲避。联想到张宇杰的遭遇。也是遍寻他不到,不禁让我产生怀疑。莫非赵午圣真的要把我和张宇杰推出去当炮灰?

而现在终于确定赵午圣就在美杜莎酒店之中,我是不是要通知一下张宇杰,好亲自找到他询问一番?

阿蛇见我陷入沉思。便问道:“周明,你在想什么?”

我咬了咬牙,说道:“阿蛇,你能不能叫你的兄弟。开车送我去个地方?我有急事。”

“这个当然可以。只是你旷课的话,不怕被班主任抓到?”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口气将啤酒喝完,罐子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

阿蛇见我的神态十分认真,料想到我有什么急事,便推开他们教室的门,唤了一个会开车的小弟出来,吩咐了一番。

阿蛇的小弟开车带我刚出了校园,林玉峰就打来了电话。告诉我班主任突然到访。

我心一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让小弟开车直奔烟花巷。只怕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赵午圣好不容易出现一次。我和张宇杰一定要问个清楚!

到了药池,我敲开门把张宇杰叫出来,说完之后,他神色一凛。跟倪思慧交代了一下,就跟我出了俱乐部。

美杜莎酒店之内,大厅里的三方人马各占一角,训练有素的众人并没有过多的交谈。只是在等着楼上的最终结果,以确定今晚是大开杀戒还是相安无事。

十三层楼的走廊之内,聚集着三方最精要的人物。他们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其中一个房间,在那里面,决定着新香市以后的局势。

在金仁金义也被传唤进来讲述过事情经过以后,梁东天说道:“我大概明白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刚才那两个小伙子是小海的人,说的话也只是一面之谈而已,老张,你们需要更多的有力证据。”

“很简单。”张扬说:“把另外两个当事人,周明和张宇杰都找来问一问,事情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虽然他们两个人也有可能被收买,但是。该走的程序必不可少。这样吧,两天之后,还是在这里,你们把周明和张宇杰都带过来。另外。最好你们双方再多找一些证据出来,因为这事关到很严重的后果。”

梁东天顿了顿,说道:“你们应该明白的。是战还是和,都在两天之后了。”

谈天、金毛鼠、张扬三人也是一脸的严肃,一齐点了点头。

梁东天将杯中未喝完的茶水倒在了茶桌之上,说道:“那今天晚上就先这样吧,你们都各自回去再考量考量。”

谈天等三人站起来,对着梁东天鞠了一躬,依次走出了门外。

门外众人脸上一变,各堂主、护法朝着自己的老大走去。

小海走到张扬面前问道:“怎么样?”

张扬轻声说道:“再找证据,两天后再见分晓。”

小海点了点头,面色严谨地,和其他三个护法,簇拥着张扬乘坐电梯离去。

而谈天则小心翼翼地问金毛鼠:“看张扬气定神闲的样子,会不会真的和他们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