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背道而驰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看到阿蛇,我本人就萎了,但还是昂着头说:“我后悔个球呀,是真有事!”但脚步还是没有再往前挪动半分了。

我们两边隔空对话,此时放学高峰期已过,但三三两两的学生还是不少,纷纷指着我们两边切切私语着。关于我和阿蛇之间的事情,恐怕在这几天是市一中内的最热话题,不过为了能够恢复学籍,也顾不得那么多面子了。

阿蛇等人在窗边一闪而过,看样子是要过来找我。果然,不到一会儿。数人从教学楼中走了出来,我心里咒骂着这帮人阴魂不散。

周围有几个围观的学生发出了吃吃的笑声,也是做好了看好戏的打算,我朝他们一瞪眼。学生们纷纷退走几步,但还是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观望着。

我承认自己始终没办法像张宇杰那样狠辣和潇洒,如果是他,才不管什么开除与否。先让自己爽了再说。一个人始终是有一个人的好处,虽说有时候会难免觉得他很孤单。

阿蛇等人走近了,便问我:“你要去哪里?”

我略一思索,便说:“我要去找张宇杰!”

阿蛇的脸色变了变,说道:“赵午圣还没把那个叛徒抓起来?效率可是真够低的!”

实际上我这几天也没接触过张宇杰,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被抓起来,但还是说道:“张宇杰不是叛徒,他也没有被抓起来。”为了避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我又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找我?”

阿蛇面色突然变得很严肃:“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喂喂。”我颇为无奈:“你能不把我当跑腿的使唤吗?关于前几天的事件实在是个误会,我不相信你没听到后来的传言,我根本就没有生过要收拾你的心思。”

阿蛇竟然很诡异的笑了笑,又说:“误会也好,真实也罢。现在的情况就是,我捏着能把你赶出学校的把柄,你就得无条件为我做事,还有异议吗?”

我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阿蛇说的有道理。

“那你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我脑海里浮现出无数幅自己气喘吁吁地去做一些无意义事件的画面来。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阿蛇只要无聊,就想拿我取乐。

阿蛇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记得上次你说,倪思慧现在和张宇杰在一起了,对不对?”

我愣了一下,说:“是啊,怎么?”难道这家伙要扮演王母娘娘的身份,想要强行拆散他们两个?张宇杰可不像我这样被你捏着把柄啊,以他的脾气,一拳就把你这条垃圾蛇轰到宇宙外面去了!

只听阿蛇继续说道:“几天前,倪思慧神秘失踪,她的父母很着急,到现在还没有和家里联系。如果你能联系上他们,麻烦你能告诉她这件事。”

我的神情也凝重起来,点了点头答应道:“好的。”

阿蛇松了口气,又说:“我们十二生肖。就这么一个女孩儿,大家都很宠她。所以,麻烦你一定要把话传到。”

我像看外星生物一样看着阿蛇,说道:“如果你每次说话都能像现在这样,咱俩之间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次冲突了。”

阿蛇耸耸肩说道:“你又何尝不是呢?”

说完之后,我们两人竟然很默契地笑了笑。我一看有门,说不定能趁这个机会跟阿蛇化干戈为玉帛,然后把那个内存卡要过来。

结果还没说话,只听阿蛇说:“你不要想和我套近乎,把我交代你做的事情都做完。”

“我呸!”我吐了一口,然后转身就要走。

“等等。”

“还有什么事?”我不解地看着阿蛇。

“我虽然不知道张宇杰在哪里,但是看你这样火烧火燎的样子,也能猜到距离有些远,你怕耽误了下午上课。这样吧,我找人开车送你过去。”阿蛇递给旁边小弟一把车钥匙。

我瞅了瞅他,说道:“你不要想和我套近乎。即便你找人开车送我过去,也阻挡不了我心中对你的厌烦。”

阿蛇的小弟车技不错,一会儿的功夫就把我送到了恶狼帮俱乐部门外。我下车的时候说:“你不要走远了,就在附近等我。”

小弟瞪着眼睛说:“蛇哥没说还要负责把你接回来啊。”

“他也没说不用把我接回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如果你饿了,就自己去旁边永和豆浆买点吃的,但是不要走远了。”说完就下了车。

胖瘦保安还是那副鸟样子,我过去和他们打了招呼。重点感谢上次半夜到金海娱乐城宿舍救我的事情。结果二人并不怎么吃我这套,依旧吊儿郎当的。

我只好进入主题,直接问道:“张宇杰还在上面吗?”

一个说:“不知道。”一个说:“不关我们的事。”

我觉得莫名其妙,只好自己进去了。轻松穿过大厅里的众人之后,直接上了二楼。

到了赵午圣的VIP单间药池,依旧大门紧锁,我重重敲了两下门问道:“张宇杰。你在里面吗?”

“在,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张宇杰果然在里面。

药池外有很多可供休息的沙发床,我随便找了一张坐下。等着张宇杰。过了一会儿,张宇杰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随便套了件衣服。一看就是刚从池子里爬出来的。

“倪思慧还在里面吗?”我问道。

“是的。”张宇杰看上去有些疲惫:“她就快恢复好了。”

“那你这几天艳福不浅啊。”我坏坏地笑着。

没想到张宇杰听了这话,神色反而痛苦起来,像是下意识地捂着下体说道:“别提了,这几天我被她踹了好多脚。实在不明白。她怎么对男人的成见这么大!”

“哈哈哈……”听了张宇杰的遭遇之后,我快要笑疯了,一想到张宇杰每天和倪思慧两人赤裸相对,却什么都没有做。实在搞笑的很呐。

“有个事我得跟你说一下。”我并没忘了阿蛇交代我的事情,便把倪思慧的父母这几天如何着急的事情告诉了张宇杰。

“最好还是让倪思慧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我这么跟张宇杰说着。

“嗯。”张宇杰点点头:“她的手机放在美杜莎大酒店了,我回去找过,但已经不见了,大概是被服务人员拿去卖钱了吧。一会儿借你的手机好了。”

这件事谈妥了以后,我又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说了,包括自己险些被开除,最后落了个“留校察看三个月”的下场。还有因为钱快来的失误,又跟阿蛇起了些冲突,还被他抓了把柄在手里,弄得我这几天不得不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等等。

张宇杰气呼呼地说:“他妈的。等我回去了,把那条蛇的皮扒了。”

我拍了拍张宇杰的肩膀说:“兄弟别冲动,想想你现在的身份,你可是流氓兔倪思慧的男朋友。如果和阿蛇闹翻,也不太好看啊。”

张宇杰则兴冲冲地说:“这个没关系,我已经和倪思慧说过了,她说。以我为主。如果我和十二生肖闹翻,她仍旧站在我这边。”

我有些发呆地说:“张宇杰你好福气啊,那么难搞定的女人都被你收拾的这么服服帖帖。”

张宇杰得意地说道:“那是当然!”

我们两人又畅快的聊了一会儿,最后才不得不转移到了那个沉痛的话题,也是我今天前来最主要的目的。

“那天晚上,你和赵大哥怎么谈的?”

“没谈,我根本就没找到他。”张宇杰提起这个,精神显得更加萎靡了。

“不会吧?!也没打电话?”

“打了。”张宇杰很无奈地说:“电话永远关机,他常在的几个地方也不见踪影。我想,就守株待兔吧,现在几乎所有恶狼帮的人都知道我就在药池之中,他如果真的想抓我。随时可以到这边来将我绳之于法。”

“也只能这样办了。”我略一沉吟,说道:“你就暂时将这里当做安歇之地吧。果腹的食物缺不缺?用不用我去给你买一些?”

“不缺。”张宇杰咧开嘴笑了:“我和倪思慧都是有钱人。”

“切~”我啧了一声:“瞧把你美的。可别忘了,赵大哥给你的那张银行卡上的活动经费,可也有我的一半!”

“你要缺钱。可以随时过来取一些啊。”张宇杰显得很大方的样子。

“我当然要取了。”我耀武扬威地晃着拳头:“事情是咱们两个一起做的,理应有我一份。”

听了这句话,张宇杰的神色突然暗淡了一些,说道:“其实……其实……根本不用咱们两个人做事情的吧?老大……老大一个人就全部搞定了。”

张宇杰这句话说的我也郁闷无比,一时间也不吭声了。

无论如何,我们两个十六岁的少年,正面和十二生肖交锋,都是必败无疑。当然赵午圣当初也没有叫我们两人做什么,只是说希望张宇杰可以打入十二生肖内部,而我则利用学校中的地位相助于他。

可是事情逐渐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不仅和当初的计划完全背道而驰,而且越来越远。

张宇杰也不再说话了,看他萎靡的神情,就可以猜测的到,即便他一直呆在药池之中,却是始终无法真正的好好休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