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明哥好福气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句话一出,又在我心中响起无数个炸雷。这都是哪跟哪啊,和他们作对的是恶狼帮的赵午圣,怎么会扯到天行会的小海了?

我一下想到肯定是赵午圣使了个什么计,让十二生肖的注意力一下子转到了小海身上,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他是如何办到的。

几人看我目瞪口呆的表情,纷纷笑着说:“所以说呢,只要和我们十二生肖作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明哥,你到底有没有看到一个负伤的中年男子从这里经过?我们还得赶紧把他抓回来。”扁脑袋的人又问道。

“有有。”我赶紧说道:“刚才确实有个中年人捂着肚子从这边过去了,打扰了我和我女友的兴致,真烦!”

“哈哈!”其中一人说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明哥的兴致了,赶紧去追那个小海要紧!”

“成,你们赶紧去!”我指了指继续往前的路。

扁脑袋的小弟看了看在大门口坐着的小娇,咽了口口水。悄悄说道:“明哥好福气,这样的美妞,怎么也得折腾个一夜吧?”

“别贫了。”我拍了拍他的屁股,哈哈笑道:“再美也是我的。你们可吃不着!”

“那我们先走一步啦。”几人的身影逐渐远去。

我回过头,“噔噔”跨进屋子说道:“他们走了。”

金仁金义扶着小海从杂物后面走了出来,皆是一脸的沉默。

“我从来没有和十二生肖的人作对过,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小海静静地说道。

我看了看金仁金义,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娇走过来说:“事不宜迟,你们赶紧走吧,如果那几个人一会儿反应过来,再返回来就不好了。”

“金仁金义,你们两个送我到天行会的总部去,这件事情需要弄个明明白白。”小海被金仁金义两人一边一个的架着。

“周明,你跟小娇就在这里,以防他们再返回来。”金仁谨慎地说道。

我看了看小娇,点了点头。小海肯定不会让我也跟着到天行会的总部,这一点我无比清楚。

我走到门口,看了看路说:“只有这一条路,要么从巷子返回去,那就势必要和上百人碰在一起,沿着刚才那几人的路走,免不了和他们撞上,怎么走?”

金仁出来看了看说道:“从房顶走。”

这是一大片的平房区,家家户户紧紧相连,从房顶走确实又隐蔽又宽敞。

金仁从屋子里搬出梯子架上,本来还担心小海的身体不足以爬梯,结果小海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扶梯率先爬了上去,在房顶上站着瞭望附近的情况。

金仁金义各自带了一把短刀,爬了上去,搀扶着小海在一家家的房顶上悄悄走了。

我将梯子搬回屋内,又出门看了看外面的情况,便退回来把灯熄了。

“他们会返回来吗?”小娇有些担心地问道。

“会的。”我坚定地说:“他们紧追一段路,发现根本没有小海的身影,就一定会返回到这间屋子查看。”

“那咱们赶紧睡吧。”小娇摸着黑爬上了床。

刚才我们三人睡觉时。每人一条被子,所以小娇裹了其中的一条。我也爬上了床,裹了另外一条被子,耳朵竖着,时刻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们一定还会回来的,我十分确定。

“周明。”小娇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我应着。

“我害怕。”小娇颤颤巍巍地说着。

“没事。”我的心里也打着鼓,想到娱乐城里这会儿有上百名凶神恶煞的混混,也有些慌。

“能拉着我的手吗?”小娇伸出了一只手。

“好。”我握紧了她的手,只觉得十分冰凉,看样子确实吓坏了。

我的心里本来也有些慌,拉着小娇的手反而镇定下来,应该是两个人的勇气默默地叠加起来了吧,而颤抖的小娇也慢慢平稳下来。

“咱们就这样,等着他们来?”小娇问着。

“你想睡会儿也可以。”我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屋子中的黑暗,将头看向门外,等着那几道黑影什么时候会窜过来。

“怎么可能睡得着。”小娇轻轻说道:“咱们做点什么吧。”

“啊?”我的心一下慌了。不会吧……这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我们二人这时在一张床上躺着,又紧紧拉着手,实在是非常暧昧啊!

这样看来。小娇是继秦洁、李思佳、楚婷婷之后的第四个和我睡过的女生了……

刚才并没有觉得什么,只是一心想着一会儿怎么应付那些十二生肖的人,却没往其他方面想,小娇的一句“咱们做点什么吧”让我的脑袋更加混乱起来。

这是个什么情况啊……这种万分为难的时刻。怎么……

这可是我结拜大哥的女朋友,不能乱想!我很想扇自己两个耳光。

其实以小娇魅惑、妖娆的身姿,没对她产生过幻想肯定是假的,但这是金仁最爱的女人。我就是丧尽天良也不能打她的主意啊。

所以我一下子就沉默了,脸红耳烧,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周明,你睡着了?”小娇又问。

“没……没有。”我定了定心神。说道:“嫂子……”我叫这一声也是希望她能够注意自己的身份。可是我的脑子反而不受控制,莫名其妙地想起以前的事来。

第一次见到小娇的时候,她还是做那种……职业的,被四大金刚的老三流氓包了好几天夜夜笙歌。后来又出了网球场那档子事,跟了金仁以后才改邪归正。

当然我心里倒没有鄙视小娇以前身份的意思,她那么做也是为了赵亚男那个混蛋的学费和生活费嘛。但就是不知道怎么了,想到她的职业。再想到现在我两人在同一张床上的样子,浑身又发烫。

“做点什么吧,我这样好紧张,好害怕。”小娇像是哀求着。

“你说……做点什么好?”我一个字一个字吐着。感觉喉咙像是被焚烧过一样,心里也下了决心,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发生那种事……

“嗯……”小娇想了想。说道:“说说以前的事,你跟我聊会儿天。这样下去我非被逼疯了不可。”

“就是聊会儿天?”我惊讶地问着,原来是我想多了啊。

小娇仿佛也一下子明白了我在想什么,恨恨地说:“你要想做其他事,那就掏钱。还有,如果你不把金仁当大哥的话。”

“什么呀……”我把脸转向一边:“嫂子,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实际上是我胡思乱想了,深深地鄙视一下自己肮脏的思想!

“还叫嫂子!”小娇突然伸出另一只手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好玩不过嫂子是吧?”

“……”我是无话可说了。

“原来你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小娇似乎在气。又似乎在笑,竟又拍了拍我的下体:“告诉你周明,好好学习,别胡思乱想。小心你大哥收拾你!”

搭上这么一个嫂子我是彻底无语了,小娇说话的风格比起李思佳、秦洁这两人来更加辛辣大胆,当然也因为她本身一些经历的原因。

再次声明,我没有鄙视她以前身份的想法!

“好好。”我赶紧求饶:“小娇我错了。咱们好好聊天吧。”

说来也怪,这样一番玩笑过后,我们二人都平静下来,没有了先前的紧张。

小娇也放松了。但我们二人仍旧拉着手没有放开,她说些以前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我们一起经历过的,包括被马良毁容以后,躺在病床上几乎想死的那一段时间。

这我倒还有印象,那时候小娇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还是金仁帮她走过了那一段时光。

聊着聊着,我们二人都渐渐忘记,或者说选择性忘记了刚才发生的那些恐怖的事情。

说到在娱乐城的时光,小娇显得更加开心了。她说:“金仁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男人,将来无论如何,我都要嫁给他。”

我刚要表示几句羡慕之情。只听门外传来几个人快速跑过的声音,但并没有在屋子这里停留。

“是他们么?”小娇低声说。

“应该是。”刚才他们跑过的时候,我透过门窗外看到了影子,确实有五六人。

“看样子是扑了个空。但是为什么没有来找咱们?”小娇继续问道。

“不知道,或许是没有想到?”我小心翼翼说着,门外已经没有了声响。

“这事会不会就这么过去了。”小娇再一次抓紧了我的手,她的指甲几乎陷进我的肉里。

“不知道。”我心乱如麻,开始思考要不要带着小娇逃跑。但如果此时走了,十二生肖的人再找回来,自己就更无法洗脱了,基本间接证明和小海脱离不了关系。

我们两人又躺了一会儿,已经没有了聊天的心情,寂静的气氛下使得我们更加压抑。

挂在墙上的钟表发出单调的声音,一下一下像是利剑般穿过我的心。

全身上下莫名慌乱起来,我感觉似乎有事要发生了。

每一个毛细孔都流着冷汗,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杀气正往我这边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