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不自重的女生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明明已经对他死心,为何又想起他?

——或许不是他的错,而是因为我的穿衣打扮言行举止给他造成了误会,以为我是那样的人吧……

——但是,先前夸下的海口,终究是没办法实现了。其实,就算自己从现在开始消失不见,他也拿我没有办法的吧。

倪思慧整整两天没有出门,这样的行为实在太过反常,她的母亲都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倪思慧摇摇头。

母亲面色严谨,坐在她的对面:“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怀孕了?”

“妈——”倪思慧拖长了音调。她没有想到,连自己的母亲都会这样认为自己。

母亲读懂了女儿的表情,她松了一口气说:“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是怕你上那些坏男人的当。”

倪思慧低头打量着自己所穿的衣服,又站起来走到穿衣镜面前,镜子里面的她时尚漂亮可爱性感。

——看上去真的像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和男孩儿发生关系的女生吗?

在这两天里,韩冰同样如约每天到顺子的家里清理卫生。她不止一次地抱怨说:“你们家里的吴嫂越来越偷懒了。现在连表面上的卫生也不顾及了。”

顺子没有答话,他赤着脚,盘着腿坐在木质地板上,微笑着将手柄按得噼里啪啦的响。

“你不要一直玩游戏啦。”韩冰忙里忙外,三百平米的屋子打扫起来实在累得够呛,“我平时有看一些小说,里面讲有的人玩游戏过多会穿越进去的。”

“是吗?”顺子的心情明显不错,他的身体还会跟着电视屏幕中的角色一起动,尤其是跳跃的时候他也会猛地一弹,吓了韩冰好几次。

“是的啊。”韩冰暂时停下手中的活,看着干干净净,却感觉虚弱不堪的顺子,“或许明天我再过来的时候,你已经钻进电视里面去了。”

“钻进去会获得永生吗?”顺子目不转睛,仔细地将每一颗子弹躲过。

韩冰皱了皱眉头,她想不到顺子会问这种无聊的幼稚问题,可是又想起是自己先开始探讨无聊问题的,只好继续下去:“应该会吧。游戏中即便死掉,也可以重新再来。”

“那很好啊。”顺子开心地说:“那我们一起钻进去,做一辈子的恋人好啦。”

韩冰将手中的抹布掷过去,恰好盖在了顺子的脸上。

“你做梦!”韩冰哭笑不得。现在顺子再看这种玩笑,她已经不生气了,只是觉得两人的关系在悄悄飞速发展着。

“什么啊。”顺子将手柄丢在一旁,将抹布拿起来一看,不禁微微蹩了蹩眉。

“这就是你胡说八道的下场。”韩冰靠在墙边上,虽然还是冷冰冰的表情,可是她的语气听来并没有生气。

顺子缓缓站起来,手里拿着抹布,一脸欢笑地说:“你有想过后果吗?”

然后朝她走了过来。

“我可是你后妈,说话做事要有尊卑之分哦。”韩冰岔着腰,她早已习惯了关于“后妈”的玩笑。

“是,后妈。”顺子微笑着。还是朝着韩冰走了过来。

韩冰看的几乎有些发了痴,她不得不承认,顺子的笑容是她所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

如果他是个女生的话,仅凭这样的笑容,就不得不让人想起那句传诵了千百年的诗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韩冰稍微发了一会儿呆,顺子就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顺子已经将抹布披在了她的头上。

“喂,你干嘛,以牙还牙啊,肚量太小了一些吧!”韩冰伸手就去拨毛巾,却被顺子猛地一下抓住了双手。

韩冰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难道,难道,大尾巴狼终究要露出他的尾巴了吗?

“别动。”顺子轻轻地说着。

抹布盖在韩冰的头上。这块抹布是她刚从顺子家翻出来的一块崭新毛巾。在滴了花露水的清水中涮了好几遍,所以鼻间传来一丝丝花露水的清香味,十分好闻。

韩冰不知怎么,听了顺子的一声“别动”之后。竟然真的不动了。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顺子并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抹布是那种稍微薄一些的材料做成,所以韩冰可以透过抹布的缝隙隐隐约约看到站在她面前的顺子。

顺子很高,而且长了一张不输于女人的漂亮的脸。再加上如春风一般拂面的笑容,要吸引女生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韩冰的心跳微微加快了一些,她看到顺子正在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这种灼烫式的目光多少让她有些不自在。

她不明白顺子到底想做什么。所以也傻傻的干等着。

突然,顺子伸出双手,轻轻抓住了韩冰脸上垂下来的抹布的两边角,然后慢慢地。温柔地往上掀了起来。

这是……

韩冰的心跳再次加快了一些,她突然反应过来,这块抹布就像是个红盖头,而顺子此刻的行为。毫无疑问就像是正帮挚爱的新娘掀起了盖头一般!

韩冰不知道该怎么办,要制止吗?可是顺子什么也没有做;任其继续吗?可是他已将她当做了新娘。

顺子捏着抹布的两边角,慢慢地,将“盖头”掀了起来。出现在顺子视线中的。首先是韩冰肤如白雪的下巴,和几近于完美的薄唇,每一个线条都符合现代美女的标准。紧接着,是她玲珑剔透犹如美玉一般的鼻子。

顺子的手突然停下。望着韩冰的朱唇发起了呆。

韩冰透过抹布的缝隙,感受到了顺子狂热的目光,她好像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情。

她已经做好准备,如果她真的敢……就毫不犹豫地推开他!

顺子果然缓缓低下头。朝着她的嘴唇袭来。

韩冰的眼睛微微颤了颤,她刚把双手伸出来,就听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韩冰的心狂跳起来,他们二人此刻站的位置走在距离大门不远的走廊上,来人现在势必已经看到了两人这样暧昧的动作!

顺子欲吻韩冰,突然有人闯了进来,他略微有些不爽,回过头去。看到吴嫂。

“吴嫂,不是说了这几天不用过来了吗?”

韩冰也将脸扭过去,只是她毕竟被抹布遮着眼睛,所以只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子。一个穿着土气的中年大婶正站在门口。

“啊,我忘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吴嫂慌忙退出门去。将门“砰”一声锁上了。

趁着这个机会,韩冰猛一下将毛巾拉扯下来,从旁边的空角钻了出去,“我去清理卫生。”离顺子尽量远一些。

如果韩冰刚才看清楚了吴嫂长的什么样子。她就可以回忆起来,曾经见到过这个女人在沈轩的办公室打扫卫生。

顺子看着已经走进洗手池的韩冰,仍旧微笑着,并没有因为错过了这一吻而感到失落。

门外的吴嫂拍着胸脯,试着压下自己刚才所受到的惊吓。

虽然吴嫂没有看到那个脸上披着抹布的女孩儿的整个面容,可是她还是根据身材,穿着,气质马上将她认了出来。

那就是沈轩“包养”的女孩,韩冰。

吴嫂十分肯定,有那样身高,气质的女孩儿,她绝对不会认错。

没想到韩冰勾引了沈轩也就算了。竟然连他的儿子也勾引,真不是个好女孩!

吴嫂是故意闯进来的,她实在很想见一见顺子少爷这样的人的女朋友,到底长什么样子。虽然她知道这样很不道德。可是实在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

这是中年大婶常有的八卦之心,她们在中国的每一片土地上发光发热,道东家长西家短,戳别人的脊梁骨,吐别人的唾沫。

“小狐狸精。”吴嫂嘟囔着下了楼,她对这种不自爱的女孩儿十分厌恶。

屋子内,顺子和韩冰已经没有了先前融洽的聊天气氛,两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整个空间像是结了冰一样。

顺子打着游戏,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韩冰。韩冰冷面如霜,这是她的惯有表情,也不知她到底有没有生气。

韩冰依旧进进出出,现在她已经明白了为什么这间大屋子打扫起来这么费劲了,原来那个吴嫂已经在顺子的指示下好几天没有过来了。也就是说,自己已经紧靠一个人的力量打扫这间大屋子好几天了!

不过这是她答应顺子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刚才偷袭未成功的吻……韩冰不愿意去多想。

韩冰尽职尽责,全心全意地打扫着卫生,她想用身体上的劳累将这些都忘记。

顺子打了一会儿游戏机,突然觉得烦躁无比,便将手柄搁在了地上。

他在想着和韩冰说一些什么,才能让气氛转回来,正在思考着,只听韩冰说道:“对了,阿蛇被抓起来了你知道么?”

“知道啊。”顺子呼了一口气,笑容更加灿烂起来,终究还是说话了啊。

“周明和小宇的意思很明显,他们想以此来逼迫你们十二生肖就范。其实这个主意我之前也想过,但漏洞太多,并不能给予阿蛇致命的打击,他完全可以找理由避开刑罚,再借助你们十二生肖的能力,更是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