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流氓兔行动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队的脸青一阵红一阵,心想:别看你现在嘴硬,你爸虽然地位不小,但是想要斗过十二生肖还是嫩了一些,我就不当这个出头鸟了,等阿蛇他爸过来处理就好了。

李队嘿嘿一笑说道:“定了定不了罪,可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决定的。我只是过来好心和你提醒一下,没别的意思。我先走了。”

阿蛇一直在旁边听着,看到李队要走,说了句:“哎……”

李队回过头来说:“没事,侄子,你委屈一下。这里就是咱们的家。”

阿蛇耸拉着脑袋,双手被拷在暖气包上,站不起蹲不下,痛苦极了。

接下来的几天。形势像是发生了转变,十二生肖不断有人强烈要求放掉阿蛇,但是以小宇父亲和林玉峰父亲为首的一批人,则表示:周明重判。阿蛇也要重判,不能顾此失彼。

一场新的论战又开始了,只是先前自诩正义的那一帮人,完全换了一个角色。而我们这边则趾高气昂起来,逮着阿蛇的过错不肯松口。

小宇告诉我这一切的时候,乐得我一蹦三尺高。

“那他们是什么态度?”我喜笑颜开地问着。

“他们已经派了代表和咱们这边谈判,意见是一起撤诉,就当没这回事好了。”小宇微微笑着,也显得很是开心。

“他们没有推脱说阿蛇拿错了之类的?”我有些疑惑。

“没有。”小宇也有些疑惑:“我本来还想了一堆的理由驳斥他们这个说法,比如‘钱快来曾经哭喊着说这些货是他们自己的,而他们仍旧我行我素地全部搬走’之类,但是他们完全没有提到,我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那就答应他们的条件啊,我马上就可以出去了吧?我好久没洗澡都臭了……”我挠着自己的脊背,表示很难过。

小宇捂着鼻子说道:“今天晚上会进行最后一次谈判,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十二点,你就可以出去了!”

“小宇哥万岁!”我兴奋地大吼着。

我真的很庆幸身边有这样的一帮朋友,这一生都算是没有白白度过!

等我出去,要重新拿起枪杆子向十二生肖宣战,你们这些曾经骑在爷脖子上拉屎的出生们,速速前来受死吧!

我并不知道,除了小宇在想办法救我以外,韩冰和张宇杰都在用自己的办法想方设法的同样要救我出去。

在这一晚上,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时间往前倒退两天,倪思慧和张宇杰分开之后的晚上。

倪思慧回到家里,在父母的卧室里翻箱倒柜地找着一些东西,这种地毯式搜索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她终于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一张名片。

新香市某位领导的名片,倪思慧的父亲这样身份地位的人,当然会有。

这张名片很普通,既不花俏也不胡哨。就连字体也是很常见的黑色宋体,并没有加粗。但是上面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能令看到这张名片的人心里猛地一颤。

梁东天。

下面是他的职务。

下面还有一些挂名的职务一类,再往下,就是梁东天的手机号。

拥有这张名片的人,在整个新香市绝不超过五十个人,而且每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无论是政界,商界,或是令人胆寒的地下,无不以能拥有这张名片而自豪。

这张名片上所记载的手机号,是绝对私人秘密的,和梁东天对外宣称的手机号并不同。

也就是说,如果你拨打他对外宣称的那个手机号,听到的永远都是忙音;而拨打这个名片上的手机号,就可以听到他那声沉稳有力的:“喂?”

每一个拿到这张名片的人都知道,不到万不得已。命悬一线的时候,绝对不能轻易拨打这个号码。如果仅仅是吃饭,送礼,那么梁东天会把你永久地划为黑名单。

所以说。梁东天的这个私人秘密手机,很少会响起来,一个月甚至没有五个。

现在,倪思慧颤颤巍巍地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了这个号码。

倪思慧的心悬了起来,耳边响起一声不长不短的:“嘟……”

“嘟”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只有短短的一秒,可是在倪思慧听来。仿佛有一万年那么漫长。

只是这一秒的时间,倪思慧手上的汗就密密麻麻地沁出来不少,都有些快握不住手机了。

两声“嘟”过后,有人接起了电话:“喂。是谁?”

声音沉稳而浑厚,比新香电视台那个经常出现在屏幕中,到处开会演讲的梁东天的声音,要真实许多。

倪思慧知道。这个说话的人,就是整个新香市站在权力顶峰的男人——梁东天。

而她的任务就是要用自己年轻的身体,去勾引将近五十岁的他。

倪思慧从来就不惧怕任何男人,她认为那些男人都该俯首在她的石榴裙下。任她践踏。

可是现在,倪思慧知道了什么叫做紧张害怕,做贼心虚。

短暂的沉默了几秒,梁东天也没有说话。他知道能打过这个电话来的,一定不会是有冤要诉的冤的人。

在这之前,倪思慧并没有做出具体的计划,她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只要听到梁东天的声音就能自然而然地做出反应。

她知道怎样的言行和动作可以撩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有的人甚至只要听到她的声音全身都会酥麻起来。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轻轻的,用带有一点诱惑力的语气说道:“梁叔叔,我是倪震的女儿。”

倪震就是倪思慧的爸爸,在新香市提起这个名字,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梁东天当然也知道,他的脑海中一下子回忆起了那个脑袋略微有些秃顶。肚子略微有些发福,总是喜欢一脸笑眯眯的商人。

“嗯,有什么事?”梁东天的语气依旧很沉稳,这种父亲出事。女儿打过电话求援的事情并不在少数,所以他也没有多想。

梁东天的声音多多少少让倪思慧心里觉得安慰了一些,“那个……也没有什么事。”倪思慧鼓起勇气说道:“想和您一起吃个饭。”

倪思慧对于自己的魅力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自信,这种自信主要来自于那些曾经对她有过非分之想的猥琐男们。经历的多了。倪思慧已经知道,那些和他一起吃饭的男人,往往在点菜的时候就已经在盘算,用餐完毕后找一个什么理由带她到酒店去。

——只是他们往往等来的不是酒店。而是倪思慧的一脚。

梁东天说道:“我没有时间。另外,如果你还想让你爸爸在新香市有一席之地,那就再也不要打这个电话给我。”

说罢,梁东天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扔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继续伏案写着文件。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窗外的街道上车流不断。

这里是新香市的某栋大楼,梁东天坐在其中一间办公室里,穿着一件灰色的薄毛衣,不停地用笔划写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停下了笔,脑海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倪震的女儿叫做倪思慧,梁东天一向对自己的记忆很有自信。他立马回忆起了倪思慧的容貌长相,记得初次见面时确实让他觉得有一些惊艳。

年近五十岁的他,头发已经白了几乎一半,但是多年来从未放弃过身体锻炼。体型也保持的十分健硕,只是面容没有了年轻时的清朗,刻上了一些岁月的痕迹。

梁东天很快就把这些杂念抛在了脑后,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倪思慧握着手机,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她听着那空荡荡的“嘟嘟嘟嘟”的声音,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难过。如果真的搞砸了父亲在新香市辛辛苦苦布下的关系网,她唯有以死谢罪。

又过了一会儿,倪思慧决定使出杀手锏。年仅十八岁的她知道如何能将男人的欲望一下子就提升至巅峰。

她着手编辑了一条短信:梁叔叔,我已经是个大人了。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您儒雅风度的模样,心里十分爱慕。我很想和您过一次夜,可以满足我这个愿望吗?

编辑完之后,倪思慧并没有考虑,直接按了发送键。

她相信,世界上能经得起这样诱惑的男人很少很少。

倪思慧将手机放在一边,极有耐心地等着手机铃声响起,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都好。

梁东天看着这条短信足足有一分多钟,最后他轻轻操作了几下,这条短信就被删除了。他将手机重新扔回抽屉里去。

他知道这一定不是倪震的意思,那个家伙一向最宠爱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把女儿当做礼物献给自己?

那么,就是她自己的意思了。

梁东天面无表情,没有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倪思慧等了五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手机铃声都没有再响起来。

倪思慧知道没有希望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对美色提不起兴趣的男人。

她坐在沙发上,将脚也踩了上来,然后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里去,脑海中又想起了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男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