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龙哥的惋惜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龙哥突然问我。

“是的。”我也被刚才龙哥发狂的情景吓了一跳,酒也醒了一半。

“那这些人的身手很利索啊……”龙哥若有所思,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大哥,小麦被人劫走了……”

我心里一紧,龙哥口中的“大哥”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金毛鼠吧……

还有,他刚才说心中已经有了怀疑对象,是不是赵午圣?

只听龙哥接着在电话里说:“好,那麻烦大哥查一查刚才那个人在哪里……”

此时的龙哥,已经恢复了往日冷静镇定的神色,眼睛里露出令人战栗的寒芒。

龙哥挂了电话,突然转头看向了我:“周明。”

我脑子有些晕晕乎乎,还是应了一声:“啊?”

“你和小麦……是很好的朋友对吧?”龙哥的神情突然变得极其严肃。

“是的……”我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此时说起这个。

“所以。”龙哥突然朝我缓缓走了过来。握住了我的双手:“如果你知道了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龙哥为什么会这样说,但嘴里还是应道:“一定会的。”

“好。”龙哥突然朝身后挥了挥手。那些小弟们都哗啦啦走出了院子。陈志鹏见状,知道我们要谈一些私事,本来还想留下,我冲他使了个眼色。他只好出去了。

此时的院子里空荡荡的,只有我和龙哥两个人,地上躺着一只双脚朝天的死鸡,气氛显得十分诡异,就连先前“咯咯咯”叫个不停的一群母鸡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那些人的容貌,你看清楚了吧?”龙哥的眼睛又眯了起来。

我心里一惊,上次陈哲在旅馆被群殴的时候,第二天龙哥就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我以距离太远没看清楚为由回避开了。

可是这次,小麦被擒的地点离我只有几米不到,完全没有理由再回避了。

我只好点点头说:“看清楚了。”

心里却百转千回,龙哥他们是否已经盯上了赵午圣?身为老土哥哥的他,无疑是最有嫌疑做这件事情的。如果我将他的那些贴身小弟的容貌都说出来,岂不成了最直接的证人,将赵午圣摆在了台面上?

我心里“怦怦”直跳,那些微微的醉意在这一连串让人喘不过气的事件下逐渐消逝,头脑也逐渐清醒过来。

说,还是不说?

我突然发现自己又在面临着站队的问题。

一方面是为老土报仇的赵午圣,一方面是好友小麦的十二生肖。

我不愿赵午圣浮出水面,也不愿小麦遭到什么不测。

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我呼呼喘着气,龙哥的眼睛直视着我。

良久,他微微皱眉:“你不愿说?”

我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

“我在回忆?”

“回忆?”

“喝多了酒,眼睛难免会花,刚才事情又太紧急,光顾着喊人了,所以……”我紧握着拳头,发现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看龙哥了。

这么拙劣的谎言,他怎么可能看不透?!

龙哥叹了口气:“所以,你还是没有看到那些人长什么样子?”

我感觉到他语气中有些轻微的讥笑。

时至此刻,我也只能点点头。心中却在说着:小麦,撑着,我会亲自去救你。

龙哥笑了笑。一直盯着我眼睛的视线终于移开,仰头望向快要落山的夕阳。

整个院子撒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一片静谧。

“那件事情,其实不怪我们。”不知过了多久,龙哥突然说出这句话。

我心里还在盘算着如何解救小麦,突然听到龙哥的话,下意识说:“什么?”

“那天晚上在龙凤楼,其实我们不会真的对老土下死手,毕竟要给他哥哥几分面子。我们只是想借那个机会逼老土认输而已。”

听到龙哥提起老土的哥哥,我的心又是紧了一紧,又淡淡地应了一声:“哦。”又想,现在你跟我提这个干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老土的死也无法挽回!

龙哥自然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接着说:“市一中是新香市首屈一指的高中,也是十二生肖起家的地方,收取保护费不是为了想从这里赚钱。而是表明我们在这里绝对的控制地位。换句话说,市一中就是我们十二生肖的脸面。”

龙哥苦笑了一下:“如果我们连市一中都无法控制的话,那十二生肖这个名头在新香市也不用再混下去了。”

“我明白了。”我紧紧握着拳头。

“我们在向老土发起进攻之前,已经向老土的哥哥提前打过招呼。他哥哥也很明事理。知道市一中对我们的重要性,就给老土打了电话,希望他能及早收手。但是那头倔驴……”

龙哥的语气中竟似充满了惋惜之情。

“老土这人很够义气,也很仗义。在那件事之前,其实我们的关系还算融洽。”龙哥似乎是在回忆往事,又接着说:“虽然因为一些保护费的问题,我们之间起过几次冲突。但那些都不碍事。只是……”

龙哥犹疑着,似乎不知该不该说,思索了一会儿,才继续道:“老土在外地学生心中的声望越来越强烈。也导致他这个人的思想多多少少发生了变化。他认为那些学生既然跟了他,他就要对他们负责,所以受他照顾的宿舍也就越来越多。”

“凡事总有一个底线,即便我们这些在学校的十二生肖成员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校外那些……”龙哥提起自己十二生肖的事,数次欲言又止,终究还是跳了过去:“老土死了以后,你也知道了。那些曾经跟过他的学生,有几个说他好话的?”

我的心宛若刀割一样痛苦,那时候风声鹤唳,人人自危。都在极力和老土撇清关系,没有人愿意承认和一个杀人狂有过匪浅的交情。

“老土这个人头脑简单,热血,认为对的事情便会奋不顾身的去做。”龙哥似乎是在对老土这个人做评价。

龙哥呼了口气。又说:“我们接到命令,市一中的控制权必须在十二生肖手中。所以我们数次相逼老土,希望他能知难而退,或者向我们发起进攻,再被我们拿下。”

龙哥所说的这些事情,和我之前猜测的相差不大,所以并没有显得多惊讶。

“我们提前知会过老土的哥哥。他也认为老土现在的所作所为有些过于放肆,仗着有校外的哥哥撑腰。便无法无天。所以,在这件事上,他并没有多加干涉,反而希望老土能因此得到一些教训。不要仅凭着一腔热血就去做事。”龙哥将以前的那些事情一点一点娓娓道来。

原来是这样!

我心中恍然大悟,赵午圣之于老土的做法,就像我之于陈志鹏的做法一样。

“但是后来的事情走向越发不可收拾,老土得不到他哥的帮助。在恼羞成怒下竟然劫持了高小山,在大操场向我们发起挑战!”

我心中一惊,我记得发生大操场那件事的前一天晚上,在龙凤楼的包间里。老土曾当着我们的面给他哥哥打电话,整个过程态度恭谨,言辞敬畏,打完电话之后还长长松了口气,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让我们都以为这事有了解决的办法。

现在看来,赵午圣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不会帮助老土。而老土却表现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实际上已经做好了领着自己的兄弟破釜沉舟的打算!

怪不得老土第二天早晨要将我和李思佳再度赶出龙凤楼,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要走的路,才是最艰难的时刻!

缠绕心中多日的谜题终于解开。却让我心里更加难过!

老土这个家伙,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啊?为什么刘星宋颜他们都可以呆在你的身边,而我和李思佳却要被你赶出最危险的地方?

我也不知龙哥为什么今天会说这么多的话,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

有很多人喝酒之后都会变得喋喋不休。

只听龙哥继续说着那晚的情况:“高小山是什么人?顺子最要好的弟弟!顺子将这个弟弟看的比他自己的生命还要重。所以那天晚上。他也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我们带了将近一百人冲进大操场中。那个时候,顺子的眼中只有高小山,只要能救出高小山,哪怕是将老土杀了都在所不惜……”

我只觉得四肢冰冷,突然觉得所有的事情走向果然不是人为所能控制的。

十二生肖的目的只是想逼退老土,而赵午圣的目的只是想让老土吸取教训。

他们却忘了老土是个活生生的人,也有感情,也会思考,也会为了某一件事而奋不顾身。

所以这事情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到了后来,已经形成谁也无法控制的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