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少年张宇杰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发觉这人有些眼熟,仔细辨认了一下,终于从他脖颈处戴的十字架认出来,他就是最先朝我发动攻击的那个少年。

看样子和我年龄差不多,此刻趴在我面前,跟条被人打瘸的野狗似的。

呃,这么比喻好像把刚才的我也说进去了。

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扶起来,坐在椅子上之后,他仰面朝天休息了一会儿,才问我:“你是第一天来的吗?”

“你怎么知道?”

“看着你像。”

“你呢?”

“三天了。”他伸出三根指头,竟然还有些得意。

经过一番攀谈后我才知道,这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孩子叫做张宇杰。因为家境贫寒所以出来混社会,经过别人推荐后加入恶狼帮。

结果可想而知,很快就被他所在的那个分堂的堂主发现身手还行,就被扔到这里训练了。

张宇杰此刻嘴歪眼斜。但是仍旧自信满满地说:“我要赶紧将自己训练成一名合格的打手,这样才能在武堂有所作为!”

接着他又问我:“对了,你是谁推荐加入武堂的?”

“我没有加入武堂……”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张宇杰语气显得很惊讶,如果他的眼睛完好无损。此刻应该瞪得很大才对,可惜现在只是耷拉着眼皮。

“翟光带我进来的。”我实话实说。

“翟光?!”张宇杰突然抓住我的手:“你是说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那个战神翟光?!天啊,我没听错吧!”

原来翟光这么出名么?我在心里嘀咕着,又说:“应该就是他吧。”

“他今天来了吗?”张宇杰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

“是啊。”我完全无法理解张宇杰为何而兴奋成这个样子。

张宇杰一下子跳起来,仿佛瞬间血法全满一般,“传说中他光头,脸上有刀疤,是不是这个样子?”

“没错。”我又点点头。

张宇杰一下子就又冲进了混乱的人群之中,眨眼间就没影了。

过了不到一会儿,张宇杰又伤痕累累地爬了回来,握着我的脚说:“没找到……”

……我再一次很费力地将他扶了起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攀谈。

原来这所武堂自由搏击俱乐部,旨在训练加入武堂的新人。没有任何约束,唯一的目的就是将对手打倒。在一次次被人打倒或者打倒别人的过程中,学习到五花八门的格斗经验。

当你的胜率能够达到九成,而且身边的人总是自觉退避开你的时候,你就可以离开这间自由搏击俱乐部了。

正因如此,恶狼帮武堂的成员在整个新香市就是出了名的能打,随便出去一个小弟都是那么的骁勇善战,威震八方。

这些都是张宇杰口述的,我个人认为有些夸大。不然如何解释近年来能让十二生肖这个纨绔党派逐渐抢去了风头?

张宇杰仍然在不断吹嘘着恶狼帮,什么八个分堂名满天下,昔日的战神翟光等等,吹得是神乎其神,就差没有统一新香市整个黑道了。

后来实在听不下去了,我有些没好气地问:“那十二生肖是怎么回事啊,他们那么嚣张,恶狼帮怎么不出来替天行道?”

张宇杰怔了一下,说:“这个……恶狼帮高层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刚准备出言讥讽,张宇杰看了看四周。悄悄和我说:“不过我听恶狼帮的小弟们私下议论,说是恶狼帮现在的帮主想极力拉拢十二生肖这群纨绔,所以才会这样由着他们!”

“反正高层的事情,咱们也不懂啦!哈哈!”张宇杰仿佛是休息够了,又是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在混乱的人群中大展拳脚。

我也被他的精神所感染,觉得好像这样打一打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翟光和刘杰就是在这里才锻炼出一副好身手的话,那我可没有理由逃避啊!

我脱掉上衣,潇洒的扔在一边,刚迈了两步,就被人一脚踹中头部,一下就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喂,开什么玩笑啊!

我又站起来,和身边的人厮打起来……

这次只用了十分钟,我就又没力气了。爬着回到原位,全身疼的要死。

张宇杰也爬了过来,呼呼喘着气说:“受不了啦!”

“喂,尽兴了吗?”裸着上身的翟光突然走了过来。身边的人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看来已经见识过他的厉害了。

“翟哥……好尽兴……”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张宇杰趴在地上,仰头看着翟光,眼睛里放出光:“你……你就是恶狼帮的战神翟光吗?”

“呵……”翟光摸了摸满是汗水的脑袋:“没想到这里还能有人认出来我啊。”

张宇杰挣扎的爬起来:“你是我的偶像啊!当初你单枪匹马……”

翟光一摆手:“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我已经退出恶狼帮了。”

张宇杰十分听话的立刻闭嘴,但还是目光灼灼地盯着翟光,如果他是个女的,恐怕此刻已经迫不及待献身了。

“走。洗澡去吧!”翟光活动了一下筋骨。

一楼是恶狼帮锻炼身手的搏击大厅,二楼则是供帮派成员们休息的浴池。

确切点来说,应该是药浴。

像游泳池一般大的池子,只不过水却是绿油油的。上空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中草药的香味,池子里还漂浮着十几个鼓囊囊的麻袋。

“那里面装的全是适合疗伤的草药。”张宇杰跟我介绍着。

原来恶狼帮有着一脉相传的疗伤偏方,从不对外公开,只有武堂成员才有资格享受到。无论受了多严重的伤,来这里泡泡绝对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翟光走在我和张宇杰前面,下身围着一条大浴巾,先在池子周围的淋浴下面冲了冲。才神色恭谨的跨入池子中。

我跟张宇杰有学有样,在淋浴下面冲过之后,一左一右地坐在了翟光旁边。

身子刚探下去,立马觉得全身的细胞如同张了嘴巴一般。拼命吸吮着药池中的能量,疲惫的感觉一瞬间就几乎扫去了一半!

“这个……太神奇了!”我用手轻轻拨着药池里的水,绿油油的液体在我手指间流淌。

“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张宇杰的双脚轻轻扑腾着,整个身体都埋进了药池之中。

翟光的大光头和脸上的疤痕实在太显眼了。刚进来池子,周围几个正在聊天的壮汉就朝着我们这边指指点点起来。

“哎那个人,相貌和传说中的翟光好像!”

“不会是他吧,他已经退出恶狼帮了啊。”

“退出又怎样,如果他要回来,老大不知要高兴成什么样子!”

“别瞎猜了,我看不是翟光……”

翟光并未有任何表情上的波动,闭着眼睛默默享受着药池带来的舒适。

刚才在大厅里。翟光也受了一些轻伤,不过并不碍事。我和张宇杰就惨了,连基本的行走都成了问题,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痛的。

张宇杰从水里钻出来。发了神经一样突然单手指着天花板大喊:“我张宇杰要成为恶狼帮新一代的战神!”

整个浴池都是一愣,接着爆发出一阵大笑。

能容纳上百人的浴池这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满打满算不过二三十个,不过一起笑出来的声音也很夸张了。

尤其在这种密闭式的空间。加上回音的影响,笑声几乎显得经久不衰。

“你们笑什么,笑什么!”张宇杰稚嫩的声音在药池内回响,“不信你们等着看好了!”

张宇杰拍打着水面。体力似乎已经回复了过来,和众人呛声。

“小朋友,不止你一个人说过类似的话哦。”对面池边一个中年男人笑着。

“以前也有吗?”张宇杰好奇地问着,随即眼神里又迸发出一股自信来:“没关系,今天我当着昔日战神翟光的面,发誓一定要成为新一代的战神!”

张宇杰此话一出,全场又愣了。

“难道,他真的是翟光?”先前还在讨论翟光的一群人里,一个剃着板寸的人指着翟光说道,语气有些惊愕。

“喂,你真的是翟光吗?”对面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吼着。

“翟光,来跟我打一架吧。哈哈!”一个几乎有二百公斤的大胖子,抖着浑身的肥肉,冲着翟光大笑。

“多嘴。”翟光看了张宇杰一眼,轻轻起身。出了药池。

张宇杰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悻悻地站在原地,水面漫到他的胸脯处。

“下次再聊。”我告别了张宇杰,赶紧跟在翟光身后出了浴池,浑身的伤痛已经好了一半,这药池的效果简直神乎其技。

擦干净身子,又跟着翟光来到休息区,我俩各自躺了两张相邻的沙发,四肢百骸舒服的跟躺在云端一样。

“以后,你就一个人来这里吧。”

“哦。”翟光跟俱乐部门口的保安介绍我的时候,我就想到这一点了。

“要想在短时间内变强,这里是最好的试炼场所。”

“嗯,我知道了。”我抠着脚趾甲,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