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韩冰的计划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看了看翠绿的茶叶,还没有完全泡开,漂浮在水面上,一片一片的,煞是好看,却叫不上来名字,随口便问:“这是什么茶?”

“青山绿水。”韩冰淡淡地说,又站起来,踱步走到窗户前面。韩冰的办公室本来就在阳面,这扇窗户又做的格外大,似乎恨不得将整个墙面都砸了改成玻璃,所以这办公室里格外的敞亮,阳光就更十分配合的全数洒进来。

窗外正好能看到学校里的小花园,绿油油的草地,姹紫嫣红的花,还有一些粉蝶在花枝间翩翩起舞。

我发现一些人很喜欢站在窗户边上,远眺一些风景。比如高小山,再比如韩冰。

而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极富野心,希望将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阳光正好,迎面扑在韩冰的脸上,也从她的双腿间穿过……好吧,我的眼睛又不老实了,我强迫自己把头颅往上看。

“老土他们,正在准备反击。”过了许久,韩冰淡淡地说出这句话。

看来韩冰已经在短时间内,分析好了所有的局势。这背后隐藏的阴谋,和所牵涉到的人,才令她好几天都惴惴难安,迟迟没有联系两边的人,完成她口中“很简单”的事情。

至于老土准备反击,我是一点意外都没有感觉到,他那种脾气,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韩冰接着说:“据我所知,老土他们已经准备了大量的家伙,但是藏匿的地点却不清楚。我担心这事情一旦爆发,便会带来无法预计的后果。”

话题一旦挑开,我也不再说那些虚头八脑的话,将我自己的分析娓娓道来。

韩冰面带惊讶,似乎没料到我竟然分析的如此入木三分,“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四大金刚也败在你的手下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四大金刚那件事,有太多的运气成分。起码小宇的出现和顺子的退出,还有金仁金义两兄弟的加盟,这几点才是能够胜利的关键之处。

“这所学校……终究要经历一场血雨腥风啊……”韩冰淡淡地说,“现在的老土,就像是被逼到悬崖边上的恶狼,是纵身一跳还是回过头来和面前露着尖牙的怪物拼命……”

我没有接话,等着韩冰继续说下去。

韩冰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将十二生肖的人比作怪物有些不妥,便接着说:“这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拖了,你来的正好,也让我打定了主意。身为这所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必然不能置身事外。”

韩冰下了决心,转身从办公桌上的包包里拿出那支红色手机,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我的嘴巴也越张越大。

韩冰打出的所有电话,都在昭示着一件事情:明天晚上八点,校门口的龙凤楼酒店。

出席人员:十二生肖骨干成员,老土一帮人骨干成员,保卫科骨干成员。

目的:解决即将到来的纷争。

我的心中如同万马奔腾,韩冰这几个电话打的极其简短迅速,却能让几方人马齐聚在一个酒店里吃饭,所发挥出的能量不得不让我震惊。

明天就已经是周末,学生们都已放假,而韩冰安排在这一天的目的很明确,尽其所能的让越少人知道这件事越好。

那么,周末过后,是和谐重现,还是血雨腥风?

“刘杰会来吗?”我小声问,在韩冰面前,我发现自己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他?”韩冰冷冷地说:“这种小场面,他哪里看得上眼。”

这竟然还是小场面!我有些战战兢兢地问:“那我能去吗?”

“你?!”韩冰冷笑了一下:“你去的话,准备站在哪一边?”

——这倒的确是个十分为难的问题。

可是这样的场面,如果不让我亲身经历一下,恐怕一辈子都是个遗憾!

我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韩冰,极其肉麻地叫了一声:“冰姐……”

韩冰皱了皱眉,无奈地说:“好吧,你跟着我,作为我这边的人出现。但是切记,千万不要胡乱开口说话,小心引火烧身!”

韩冰的语气虽然并不严肃,可是几句话说出来,却让我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

当天晚上,我找到赵亚男,告诉他我家的地址,让他下个星期来了帮我捎上生活费,又到校外的小超市里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如此交代了一番。

又想起好久没有和超叔联系,不知道那个老单挑王生活的如何,便又打了电话过去。超叔的老婆接住,说那个死鬼又去外面喝酒了。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超叔会这样的嗜酒如命,很大一部分可能就是在逃避现实。昔日的风光和今日的落魄反差太大,让他不得已一次又一次陷入醉生梦死之间。

第二天一大早,宿舍里的同学开始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我躺在床上,兀自一动不动,王强问我:“周明,你不回家?”

“回。”我说:“我再多睡会儿,晚点回家。”我缩在被窝里,又伸了个懒腰。

我注意到高小山虽然已经起床了,但并没有收拾东西,难道他也接到了龙凤楼的邀请?虽然他是站在十二生肖这边的,但是以他的地位,还远远算不上骨干成员吧?不过如果顺子要执意带着他的话,恐怕也没有人会有异议。

高小山在宿舍里素来不爱说话,或者是他不屑于和这些人说话。其他人也知道他的秉性,平常也不去招惹他,所以也没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回家。

王强他们逐渐都走了,只有钱快来仍坐在床上发呆。

我觉得奇怪,随口问他:“你怎么不回家?”

“我想坐晚上那趟循环车,这样的话就能省下五毛钱了。”正式开始上课后,放假时间不再如同军训期间那样宽松。那时候星期五下午就能回家了,而现在则必须等到星期六的早晨,可是因为贪睡,钱快来很明显误了早晨的那班循环车。

高小山扑哧一声笑了,我也哭笑不得,给他算着帐:“可是你为了省五毛钱,呆在宿舍里,又吃早饭,又吃午饭,要花掉多少钱?”

“那我就不吃饭了。”钱快来说到做到,直挺挺躺在床上,决定在赶上那趟循环车之前,不再消耗任何能量。

“这怎么行呢。”我从枕头下拿出一块钱来,冲着他挥了挥,钱的味道和声音立刻将钱快来的眼睛吸引过来。

“你现在就坐车回家吧。”我苦笑着说。

钱快来高高兴兴的拿着钱走了,临走前还帮我叠了被子,说是不能白拿我的钱,得让我觉得物有所值。

……可我明明还没有穿衣服啊。

我只好又摊开被子,钱快来走后,宿舍里终于彻底安静下来。

阳光从窗户外洒进来,高小山的床铺就在窗户边,他坐在床上,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手里捏着一根挖耳勺,正轻轻掏着耳朵,掏一会儿,便竖在嘴巴前吹一吹。

看着他的动作,条件反射似的,我的耳朵里似乎也发起痒来,越来越觉得难受,便说:“一会儿也给我用用啊。”

“嗯。”高小山应着,又掏了一会儿,便问我:“今天晚上八点?”

我知道他说的什么,淡淡地回了一声:“嗯。”

高小山没有回话,宿舍里再次安静下来,我们两个人也都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高小山终于将两只耳朵都清干净了,拿出一张纸巾将挖耳勺擦拭干净后,走过来放在我床边。

“一会儿我去找我哥他们吃饭,你去不?”

高小山用了“我哥他们”这四个字,意思已经很明显,肯定都是今天晚上会出席龙凤楼的十二生肖骨干成员。

而这个“吃饭”而是十分暧昧,高小山只是随口说说,还是想趁这个机会拉我入伙?

不管是哪个原因,我当然都会拒绝,便笑着摇了摇头:“今天晚上我跟着韩冰,到时候咱们在龙凤楼见吧。”

高小山何其聪明的人,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哪边都不站。

他笑了笑,便撇开这个话题,随意问我:“你跟那个韩冰,到底什么关系?”看来这个问题确实是很多人心中的一大疑惑啊。

这就属于闲聊了,反正背后也没有隐藏着什么秘密可言,更不会涉及到我的立场问题,也就老实告诉他,韩冰是我一个叔叔的女儿,关系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