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老土的挑衅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说说吧,怎么回事。”韩冰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却硬要装出一副知心好大姐的样子,让我哭笑不得。

“冰姐,你真对我的事感兴趣?”不知怎的,自从看到韩冰出手教训那帮学生,而他们不敢多嘴,只敢夹着尾巴逃跑之后,心里的压抑轻松许多了。

“瞧你说的。”韩冰撇了我一眼:“白让你叫一声姐呢?”

我嘿嘿笑了起来,便故作轻松的,用平淡的语气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最后,好不容易放松一些的心情,又有些阴霾遍布了。

“就是这样。”我低下头,等着韩冰骂我。

什么也好,懦弱,胆小,优柔寡断,随便骂我几句吧。

“多大点事。”韩冰哼了一声:“你的意思就是,两边你都认识,本来想做个好人让他们和解,结果现在反而弄的里外不是人。”

“对。”经过韩冰一总结,我发现事情似乎确实没那么复杂,但心中的疼痛,仍然是那么的深切。

“说开了就行了。”韩冰起身,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放在我身前:“刚流了那么多泪,身体的水分缺失不少,补补吧。”

刚才哭那事确实挺幼稚,现在回想起来也是羞的不行,结果韩冰又提。

我拿着杯子,假装喝水,心里想着赶紧跳过这个话题。

“哎,我说你一个男人,怎么在公共场合那么没志气呢?”

又提,又提!

我索性又把手指伸进鱼缸里,逗着那两尾金鱼,装作没听到韩冰的话。

“小心,那是食人鱼,虽然小,但是把你指头咬下来还是没问题的。”

“啊?”我赶紧把手指抽出来,看着韩冰一脸严肃的样子,“真的吗?”

韩冰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跟你开玩笑的。”

你妹啊!你明明一点都没有笑好不好!

“这事其实处理起来也简单。”韩冰又站起来,站在窗户前面,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校园中的景色,“两边的人我刚好都认识,交给我来办吧。”

“真的吗?”直到此刻,我才真正喜悦起来。如果真的能让两边和好,大家都做好朋友,好兄弟,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

韩冰刚点了点头,还准备说什么,一段美妙的和旋音乐响了起来。

那时的我对手机铃声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下意识的看向那个高端的播音设备,还以为是它发出来的。

结果我就看到韩冰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红色手机来……

我目瞪口呆,魁叔家不是很穷吗,不是连填饱肚子都很困难吗,不是连韩冰的学费都要发愁吗,怎么还用得起手机这样高端的东西?

满脑子的疑问根本来不及去得到答案,只听韩冰说:“人全部到齐了吗……领导们呢……校长也到了吗……那些老家伙,哪次不是晚半个小时才去……好了,我现在就过去……我知道啦,真啰嗦……”

韩冰挂了电话,扭过头来看着还在发呆的我,问道:“我要去代表学生去开学仪式上讲话了,你去不去?”

我有些愣愣地问:“冰姐,你在学校里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韩冰皱了皱眉:“就是个学生,怎么了?”

“不是。”我无奈地说:“为什么要叫你去代表新生讲话?”

“这个啊。”韩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我是学生会主席啊。”

我心里那个震撼啊,韩冰的能力无容置疑,我也知道她在学校里肯定大小也担任着一个什么职位,谁料到一下子蹦出这么个词来。

我又盘算着,自己这后台可不算小啊,保卫科科长刘杰,学生会主席韩冰,这么大后台,竟然还能被一群学生在大庭广众之下欺辱……

可是如果以后再被人欺负了,我能哭着鼻子去找刘杰,还是耸拉着一张脸去找韩冰?不管哪个似乎都不太合适啊……

我这后台怎么感觉跟没有似的呢,不过我还是表现出了该有的反应:“啊,冰姐你竟然是学生会主席啊,好了不起啊,以后靠你照顾了啊……”

其实我并不想去参加开学仪式,因为要和刘星他们站在同一个方队里,实在不敢想象他们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

或许我就是这样的鸵鸟心理吧,山雨欲来的时候,总是想把自己的头埋在沙子里,逃避着一切……

韩冰也隐约猜出了我的心思,也没追问,走到办公桌前开了电脑。

我心想,冰姐实在太贴心了,怕我一个人在这呆着无聊,给我开了电脑玩儿呢。那会儿刚刚接触电脑,知道了电脑游戏的妙处,看到电脑就像毒瘾者看到大烟。

结果电脑启动好之后,韩冰直接坐在了电脑前面,敲打着什么东西。

我忍不住问:“冰姐,刚才不是打电话叫你去代表新生讲话吗,怎么……”

“对啊,我这不是正在网上搜索新生代表讲话的内容吗?”韩冰头也不抬。

“……”我对韩冰的行为感到极其无语,这才叫真正的临阵磨枪啊。

不过韩冰找到之后,只是扫了两眼,便关了电脑,又拎着包包出了门。

临走前交代了一句:“千万别动那套播音设备!”

韩冰走了以后,我在播音室里一个人呆了会儿,不过没敢去动那些昂贵的设备,我这样的性格,向来是人家说什么我听什么。

我琢磨着韩冰也够厉害,只是单单在网上扫了几眼,就能到开学仪式上去讲话,这种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是我一辈子都学不来的。

又玩了会儿电脑,广播室的电脑里并没有什么游戏,不过好在可以上网,又发现了一个叫做聊天室的好东西,可以跟天南地北的网友聊天。

我非常俗非常俗的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孤独浪子,结果显示已经有人叫这个名字了。于是我只好把“子”去掉,变成了孤独浪。

孤独浪,从此要仗义行侠闯荡江湖啦!单是注册名字就费了我好久的时间,好不容易刚刚上了手,跟一个名字很好听的女生聊了一会儿,就听到窗户外的校园里人声鼎沸,似乎是开学仪式结束了。

我担心其他在播音室工作的学生或老师进来,虽然我可以解释说是韩冰把我带来的,但终归是尽量不要给她惹麻烦吧。只好依依不舍的关上了电脑,关上门,离开了播音室。

开学仪式结束后,已经临近中午,学生们纷纷往食堂里涌去,我也不能免俗,夹杂在大部队里,虽然有点小小的落寞,但和之前比起来,应经好太多了。

到了食堂,打好饭,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一抬头,就看到老土一帮人正坐在对面!

我的心敲起了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忙低下头,用眼角的余光瞟着他们一行人。

老土还是一副大喇喇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唾液横飞,正在跟大家说着什么。

刘星的额头包着一块纱布,看样子应该没事。但是他一脸沮丧的样子,已经没有了往日微笑的迷人样子,大概他很久没这样被人揍过了。

尤其是他们这一帮人可能要强忍下这口气,对他来说,才是更郁闷的吧。

而楚婷婷她们几个女生也一字排开,也没有了平时叽叽喳喳的嬉闹模样,都是在默默吃着饭,偶尔交头接耳一句。

他们一共有大概十来个人,占了一大片桌子。

我正在考虑是不是悄悄换个位置的时候,突然感觉他们似乎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正在对着我这边指指点点。

老土突然猛地一下站起来,用很大的声音说:“咱们在这干嘛呀,老大来了,咱们给他让位置啊。”

我心里一凛,老大是谁?

只见他们一帮人也纷纷起哄说:“就是啊,老大就坐在咱们对面。咱们何德何能,敢跟老大坐在一起啊。”

对面?是在说我么?

“你们胆子太大了,人家有十二生肖当后台,保卫科的刘杰跟学生会主席韩冰都跟人家关系很硬,惹不起哦。”

一帮人非常有默契的纷纷站起来,换了个离我远远的位置坐下,但那些嘲讽的声音依然不断“刻意”的飘了过来。

“你们说话都小心点,老大过来揍你怎么办!”

“应该不会吧,老大哪里把咱们这些杂鱼放在眼里啊哈哈!”

“就是啊,咱们哪里入得了老大的法眼啊……”

我抄起一口饭,却怎么也没有力气塞进嘴里了。

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手,轻轻的颤抖着。

心,针扎似的疼。

过了一会儿,老土他们似乎吃完了饭,站了起来。

我心里一抖,他们竟然商量好了似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要做什么?我低下头,不敢抬起,腿竟然在莫名其妙的打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