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保卫科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下午军训的时候,老土果然被保卫科的人带走了,距离我们方阵遥远的另一边,阿狗也被带走了。

我焦急地问刘星:“现在怎么办?”

刘星悠然说:“别着急,一会儿就到咱俩了,阿狗那个混蛋肯定先把咱俩供出来。”

我吐血:“……我急的不是这个。”

刘星拍了拍我肩膀:“放心吧,该来的,躲不掉!”

一时间心乱如麻,担心老土是不是真的会被保卫科的人毒打一顿,然后被扔到宿舍的床上躺三个月,那我可就罪过大了。

经过中午刘星他们对我的普及知识之后,我已经知道保卫科的人大都是以前曾经在市一中混过的流氓学生,校内校外都吃得开,毕业以后如果没什么出路就留在学校做一份贡献——专门整治低年级不听话的小混混。

而其中的保卫科科长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据说他的名字说出来,整个市里都会抖上一抖,总之是个十分吃得开的人物。所以不管是外地的小混混,还是本地的小混混,都对这个科长特别敬畏,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据刘星他们描述,保卫科科长就是中午那个说“高一的老土阿狗”的那个面色严峻的中年人。不过当时我也只顾着和大家一起仓皇逃跑了,没怎么注意他长什么样子,但是只听声音就知道绝不是一般人。其实想想也是,如果不靠这样一个牛逼的主儿来镇着点场子,还不知道市一中到底会乱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这位科长的名字倒是十分熟悉,叫做刘杰,我依稀在哪里听过,就是想不起来,急的我踢正步的时候都顺拐了,引起大家一阵大笑。

本来就烦的够呛,教官还在休息时间组织大家玩游戏,要求输了的人给大家唱首歌,因为我心不在焉,所以屡屡被抓住典型,在大家的怂恿下唱起了歌。

我张开嘴就开唱:“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教官耸拉着脸:“这里不适合唱这歌。”

我问:“那唱什么?”

教官宛若人生导师,深沉地说:“你唱个咱当兵的人吧!”

我两眼一瞪:“我又不当兵。”

“那你可以向往当兵嘛。”

“我不向往当兵。”我是故意跟教官杠到底了。

“那你就向往当大哥了?”教官也伶牙俐齿的。

“……”我心想,以前还有人叫我组建过明教呢,而且现在还有人冒充我建三狼会,我要想当大哥那还不是小意思。

教官看我不说话,以为说服我了:“我给你起个头,你唱啊,咱当兵的人~~~唱!”

我觉得这教官白痴透了,就没吭声。围坐的同学们哄然大笑,教官脸面上挂不住:“当兵多好,保家卫国,强身健体,男人中的男人!”

“周明,刘星,到保卫科去!”一个学生干部模样的人突然大喊。

我如获特赦,刚才还对保卫科怕的要死,现在竟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照这情况,教官非逼着我把“咱当兵的人”唱完不可。

其实当兵挺好,这歌也很有教育意义,但是那个教官真的很白痴……那一副总觉得比我们高上一等的样子着实很讨厌。

我和刘星出了队伍,问那学生干部:“你也是保卫科的吗?”

学生干部态度傲慢地说:“我是学生会的,只负责传话。”看样子牛逼透了。

刘星插了一句:“哦,就是个跑腿的嘛。”

那学生会的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你们去吧,我还得再去那边叫几个人。”说完一溜烟跑了,都不肯再回头看我俩一眼。

我就问刘星:“他又去叫谁了?”

“阿狗把咱俩供出来了,老土就把阿狗那边几个认识的人也说了呗,不然保卫科这边也交代不过去啊,好歹中午在食堂有好几十号人呢。”

我就喜欢和刘星在一起,因为我比他高一些,有些骄傲感。

我虽然不知道保卫科怎么走,但刘星是老学生,自然轻车熟路,领着我到办公楼去,又拐到一楼东边最阴暗的角落里。

越往里走越觉得阴冷,加上灯光越来越昏暗,我恍惚觉得自己要去地狱里受刑。

到了保卫科门口,刘星喊了声报告,然后推门进去。

我跟在刘星后面,尾随而入,有点像他的跟班,这点尤其不爽,明明我比较高。

进去之后,发现屋子很小,跟我们住的宿舍似的,因为背阴,所以大白天也开着灯。里面两边沙发上分别坐着两三个保卫科的年轻人,正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却不见老土阿狗他们,更不见那位传说中的科长。

“刘星,这是你新收的小弟?”其中一个人似笑非笑。

“不,这是我兄弟。”刘星招牌式的微笑着,我心想你那套对付对付小女生还行,跟一帮大老爷们露出那春光灿烂的微笑干嘛。

刘星继续说:“小斌哥,老土跟阿狗怎么样了?”

那位被刘星称作小斌哥的,耸了耸肩:“够惨。刘科长正巧心情不太好。”

刘星皱着眉头:“刘杰这孙子……”

小斌哥站起来:“唉,唉,你可不能乱骂,叫他听见够你喝一壶的。”

刘星撇撇嘴,表示不屑,但终究没敢再骂一句。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小斌哥又坐下,姿势散漫,无论从语言还是行为上,都看得出以前是个职业混子。

刘星指指我,说:“这是我兄弟。今天中午和楚婷婷一起吃饭——楚婷婷你知道吧,就我们班特漂亮那个。”

小斌哥点点头:“嗯,我知道她,和你媳妇关系挺好么不是,再加上那个李思佳,以前并称三朵金花嘛。”

我惊了一下,没想到他们几人在校园里竟如此出名,而且看上去刘星还和这些人关系不错,属于老相识,老熟人了。

刘星接着说:“然后那个混蛋阿狗就出来了,他觊觎楚婷婷很久了嘛——你知道吧?”

小斌哥点点头,看样子他对学生间这点事了解的还挺清楚,这保安做的挺称职。

“于是呢,他就找我这位兄弟,也就是周明的麻烦,还不小心踹了楚婷婷一脚,然后叫周明去食堂外头。这小子黑啊,叫了十几个小弟等着他。”

“嗯,嗯,然后呢?”小斌哥明显是故作好奇。

“周明觉得打架这种行为非常不好,他决定要以德服人,就一个人去外面,准备和阿狗他们讲讲道理——”

“少扯淡啊。”小斌哥一挑眉毛:“阿狗说了,他带着饭盆出去的。”

“对啊。”刘星继续瞎掰:“周明准备请他们吃饭来着,你看多有诚意。”

小斌哥哭笑不得:“刘星,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啊。你也知道我是例行公事,一会儿还得把你俩交给刘科长呢。你好好交代不行么。”

我在心里狂笑,刘星这瞎话张嘴就来啊,实在是佩服佩服,对他的敬仰瞬间犹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小斌哥身边坐的几个人也笑得东倒西歪,保卫科里的气氛活跃起来。

“你们别笑啊。”刘星挠挠头,明显跟这些人玩笑惯了,又说:“十二生肖他们多混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哪一次是我们主动找的事?”

“这我们不管。”小斌哥突然严肃起来:“反正在刘科长眼里,你们都是些小地鼠,谁闹腾就敲谁,看你们谁敢先冒头。”

刘星摸了摸头,好像真有根锤子敲他似的,这一动作又让大家笑成一片。

“小斌哥,”刘星开够了玩笑,正经地说:“刘杰心情真不好?那我俩一会儿去对面,岂不是要遭殃?”

小斌哥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那是必然的啊,刘杰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刘星终于有点紧张起来,叹了口气,又看看我。

我又觉得很抱歉,“都怪我……”

“你扛得住打么?”刘星突然说。

“什么?”我有些懵。

“你扛得住打么,刘杰下手可狠了,全身上下都给你招呼一遍。”

“没问题。”我挺直了腰板,被打也不是头一回了。

“你要小心。”刘星皱着眉头,“以前打过你的,再怎么样也只是和咱们一般大的孩子,能有多大力气?这个刘杰……”

“曾经一巴掌打得一个同学耳膜穿孔……”刘星紧张的盯着门外,对面就是保卫科科长的办公室。里面坐着在市一中人人惧怕的角色:刘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