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又一个周明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至于阿蛇,据楚婷婷说心眼还不算坏,只不过因为长期以来的养尊处优,以及周围人的阿谀奉承,久而久之,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罢了。至于为什么一个本地的学生,家境非常不错,还是个出名的混混,中午要跑去学校的食堂吃饭,还规规矩矩的排队,就不得而知了。

我突然想起,如果十二生肖的人只是绕过老土所罩的寝室不收保护费,那其他寝室不是全部无一例外的要交钱?那赵亚男他们宿舍呢?便跟楚婷婷说:“你们人脉挺广,帮我打听个人吧。和我都是X县的,不知道被分到哪个班里去了,叫做赵亚男。”

楚婷婷点点头,表示记住了。我们又在小花园聊了会儿天,除去秦洁外,楚婷婷算是我第二个能与之单独相处,聊天这么久的女孩。和她说话总有一种恬淡安静的感觉,让人心里生不出任何杂念,只觉得她是个纯洁无暇的女神一般。而和秦洁在一起时,心情总是保持在极度亢奋的状态,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惊险刺激,一刻也消停不下来。

回到宿舍休息了一会儿,又到了军训时间。换上汗臭味浓郁的迷彩服,和宿舍几人懒洋洋的往大操场走去。教官似乎有无穷的精力,指挥我们一遍又一遍的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稍息立正向右转。一会儿的功夫就头晕脑胀了,其实他们也都是新兵蛋子,感觉是在部队被老兵压迫久了,这次终于逮到机会,翻身做主人,转而压迫我们。

终于到了休息时间,累得一屁股坐在石阶上,楚婷婷又走了过来。王强他们对着我挤眉弄眼,发出“哦哦”的怪叫。我冲他们比了个中指,叫他们离远点。楚婷婷坐在我身边,“打听出赵亚男了。”便告诉了我赵亚男现在的班级和宿舍。

我点点头:“那能不能麻烦叫老土也把赵亚男他们宿舍也罩一下,我和他姐姐关系不错,来的时候还托我照顾。”说完当即后悔,以为楚婷婷会吃醋,谁知她依然面色沉静:“嗯,这个简单,你放心吧。”

自己又觉好笑,还以为楚婷婷会因为我说和赵亚男他姐关系不错就不开心呢,谁知人家根本不当回事。是啊,楚婷婷至始至终也没表现出来任何一点喜欢我的样子啊。看样子我这个自作多情的老毛病得改改了。

楚婷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便问她怎么了。她说:“那个赵亚男,好像不太招人喜欢的样子。”我心想,肯定又是那种好学生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吧,便说:“没事,只要他在市一中能平平安安的就行,”楚婷婷点过头,便回去女生那边了。

又在原地坐了一会儿。一帮同学正围着教官,听他吹自己当兵时候的牛逼事迹,周围响起一片片惊叹声,美得教官喜滋滋的。“所以啊,你们这些人就是太娇生惯养,把你们扔到部队里去练个三年,才能成长为真正的男人!”教官自豪的说出这句话,仿佛围在他身边的学生都是娘娘腔和没卵的太监,只有他是雄壮威武的男人一样。

算起来,自己已经来到这里五天。除了和宿舍的人相处比较融洽之外,还意外的交到了刘星一帮算得上“侠肝义胆”的朋友,心里别说多惬意了。可是在宿舍仍旧不能提和刘星他们关系不错,因为毕竟高小山和刘星之间的间隙还在,说这个多尴尬。

又想着明天就是周末,能回家转一趟,自己并不太乱花钱,所以爸给的生活费还剩下一大半,琢磨着买瓶小酒给超叔送去,再买点其他东西去拘留所看看金仁金义,两天休息时间也算没白费。

混混沌沌的又过了一个下午,好不容易挨到下午解散,赶紧回宿舍收拾东西回家。回X县只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感觉刚打了个盹儿就到家了。回到X县,感觉格外亲切,一草一木仿佛都是属于我的,迎着风跟我颔首微笑。

我愉快的走在大街上,回想自己曾经在这里成长,在这里战斗,在这里与四大金刚交锋,顿时百感交集。经过一家商场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约莫十五岁的孩子站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往里张望,似乎准备干些什么。

我好奇心起,假装进商场,却悄悄偷听他们说些什么。

“真的要进去偷吗?被人发现怎么办……”个子稍矮的孩子哭丧着一副脸。

难道他们准备偷东西?我的心中一动,看他们衣着也不像是生活窘迫,怎么打起商场的主意了?只听个子略高的孩子说:“那怎么办,三狼会的人还在文化宫等着咱们。偷不到就要挨揍的呀,你不嫌他们怕吗?”

三狼会?!什么三狼会,我怎么从来没听过?难道X县又有了新的帮派?真的就如同虾子和超叔所说,这些肮脏的东西真的就层出不穷,永远不能赶尽杀绝?我心里十分着急,刚要走近一些去听,两个孩子似乎发现了我,以为我是商场的人,慌慌张张的择路而逃。

我忙紧跟上去,想揪住一个孩子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他俩跑的更快了,我连忙大喊:“你们等等,我有话问你们!”

两个孩子根本不听,全速跑了起来,看样子正是去文化宫的方向。也好,让我去看看三狼会的人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家伙吧!我紧追不舍,跟在两个孩子屁股后面。

突然,一个孩子一边跑一边扭过头来对我说:“你还追?我们可是三狼会的人!”

我便说:“什么三狼会,你们老大是谁?”

两个孩子仍旧没放慢速度,另外一个孩子也扭过头来说:“我们老大是周明!周明你总知道吧,四大金刚就是被我们老大打散的!害怕的话你就赶紧滚吧!”

我一惊,难道有人在打着我的名号在X县招摇撞骗,为非作歹?这一迟疑,速度就慢了许多,前面的两个孩子飞速奔跑,和我拉开了一大截距离。

我紧追两步,可平时只注重学习,从未锻炼过身体,再加上刚刚军训了一天,身心俱疲,一番激烈的奔跑下,气都快喘不上来了,两条腿也酸痛酸痛的。终于放慢了速度,心想反正他们都在文化宫,我赶过去就行了。那两个孩子以为我听到“周明”的名声怕了,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逐渐随着他们的身影远去。

我叉着腰,呼呼喘着气,这时才真正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虚弱,额头上的汗也大片大片流下来,淌的脖子上都是。等我赶过去文化宫的时候,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那里哪还有半个人影?只有些学龄前儿童跟着父母从门里进进出出,我总不能怀疑三狼会便是他们几个人吧。

我在文化宫门口站了一会儿,没发现任何异状,知道恐怕等不到什么了。

我懊恼的回到家里,爸妈见我不开心,便询问了一番,随口编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吃过饭后,和爸妈闲聊了会儿,主要讲自己住宿的事情。说到钱快来非要我买五毛钱的创口贴的时候,老两口乐的嘴都歪了,连连说这种人现实中挺多的,不要和他们计较;说到食堂那起纠纷的时候,老两口表情很严肃,谴责了半天这些学校里的坏孩子;说到李思佳楚婷婷她们几个女生的时候,老两口表情诡异的相视一笑,还旁敲侧击的告诉我,现在应该以学业为重云云……

聊了好大一会儿,没什么可说的了,看看表已经晚上八点了,便给秦洁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妮子真的在家。

“嘿,我回来了。”

“你,是周明?”

“是啊,你不是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我乐了。

“哼,我讨厌你!”说完便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