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好戏刚刚开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马良根本不看金仁,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神情十分傲慢,长长吐出一口后,转过身去,刚才背上被金义砍过的一道血痕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把这三个人给我往死里弄。”

短短的一句话,网球场顿时沸腾起来,二十多个嗜血的少年眼睛里放出绿色的光,纷纷举起家伙,朝着我们三人排山倒海般打来……我本能的护住头部,背上,胸上,腿上,便同时挨了三记重击。我跌倒在地,身体蜷缩在一起,有三五个人围着我,狠命的用脚踹,偶尔一记铁棍上来,全都打在身上。

我透过眼角的余光,看到金仁金义的情况和我类似。只不过金仁的双手仍旧将小娇护在身后,没有保护头部,所以头上鲜血直流,终于晕了过去,双手却仍然扑在小娇的身上。

小娇突然发了狂,扑在金仁身上:“都别打啦,别打啦……”抬起头,血水混在脸上,嘴巴大张,像一个丑陋的女妖怪,恐怖的模样将围在金仁身边的几个人惊的退了几步。

一时间,只觉日月无光,天地失色。不断有人往我这边挤着,争抢着想要在我身上踹一脚,不知挨了多少拳打脚踢。只听一个声音说:“你不是让我给你擦皮鞋吗?”我睁开眼睛,原来是混江龙。

我看着他笑了笑。混江龙大怒,“你还笑!”将皮鞋一下踹在我的脸上,我头朝地狠狠磕了一下。混江龙又扯着我的头发,将自己的皮鞋脱下来,塞进我嘴里,“你给老子吃了它!”

一股恶心的臭味顿时呛进我的喉咙,没有人再对我动手,嬉笑着看着我的惨样。“吃了它,老子就放过你!”混江龙有甩了我一记耳光,又将皮鞋朝我的嘴巴里塞。我一个忍不住,呕吐了起来,本能的一记直拳,朝着混江龙的眼睛砸了下去。

我把混江龙的皮鞋扔在地上,剧烈咳嗽了几声,腰间不知又被谁踹了一脚。混江龙捂着眼睛,弓着肚子,隔了一会儿抬起头,赫然已经成了熊猫眼。

“都给我住手!”网球场外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却想不起来是谁。转头一看,竟然是虾子!身后还跟着大头,以及几个年轻后生,岁数比我们这些人自然大了不少。

马良也惊讶地说:“虾子叔,你怎么来了。”

“你的事情闹的这么满城风雨,想不知道倒也难了,是不让你爸省一天心么。”虾子带着人走到大门外,摇了摇铁门,怒声说:“给我开开!”

马良说:“钥匙在周明他们手里!”

这时已经没人在动手了,那些小弟们眼见马良对这中年男人毕恭毕敬,也大致猜到了他的身份。虾子看了看我,神色缓和了些:“周明,要是想让你那几个朋友还有命在,就赶紧开门吧。”

金义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冲到金仁身边:“哥你没事吧?”金义和我一样,被打的时候护着头,所以只是身体受到了些皮外伤。而金仁就没那么好运了,因为双手护着小娇,现在头破血流,已经昏迷不醒了。

我看看虾子,这个稳重的中年男人也镇定的看着我。我和金义要了钥匙,开开门。虾子走过来,看了看金仁的伤势,又摸了摸小娇脸上的伤痕,叹了口气,瞪了马良一眼,便吩咐身后几个人:“把他们两个先送到医院去!”

几个年轻后生迅速而有力,将金仁和小娇一起抬上了场外的汽车里,扬长而去。虾子看看周围这些人,淡淡地说:“年轻人不要玩的太过火了!”马良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周围那些小弟也面面相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虾子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你和良子其实可以做好朋友的。”

我冷笑一声:“虾子叔,你是来这做和事佬的么?”

虾子眉头一皱,还在身后的大头猛的一脚,又把我踹翻在地。我又摇摇晃晃站起来,嘴角咸咸的,似乎有点血渗出来了。我用手背擦了擦,面色惨然的笑了笑,说道:“做和事佬也行,我们四个人,一人三万块医药费,一共十二万,你拿得出拿不出?”

虾子的脸一下子阴沉起来:“周明,你是不是觉得有陈云超撑腰,就肆无忌惮起来了?这几天做的事有点太出格了吧?”

马良也一下跳出来,指着我说:“别得寸进尺!还要三万块,老子今天打死你都算白打了!”

我依旧嘿嘿的笑,不过却可以想象到自己现在凄惨的样子,全身疼痛的几乎快要失去知觉,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或许,一会儿就该你们求我了……”

话刚说完,场外又是一阵喊杀声震天,大概有五六十个少年手拿家伙,朝着网球场冲了过来,跑在最排头的,正是小宇!他手里什么都没有拿,但是焦急的神色让我心里一暖。

一大帮人几乎将网球场塞得满满的,全部站在了我身后。小宇气喘吁吁,站在我身边:“我没来晚吧?”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把手扶在小宇肩膀上,金义也走过来站在我身边,盯着面前有些惊慌失措的马良,和依然面无表情的虾子。

我轻轻说:“不晚,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身后又有一个人拍我的肩,我一扭头,却是阿正。他手里持着一根铁棍,露出一脸灿烂笑容:“明哥,我第一次拿这东西,还真有点紧张呢。”

他这句话,使得对面马良那一帮人全部哄笑起来。“哈哈,第一次拿家伙……”“他们都是一帮什么人啊……”“哎那个孩子我认识,上次还跪在地上叫我爸爸呢。”“唉,那个不是被我一耳光打的哭着回家找妈妈去的学生么。”“哈哈,整这么一帮菜鸟过来有个屁用啊,我一个可以打三个啊。”……

阿正面色焦急起来:“明哥,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我摇摇头,等对面的人全部笑完以后,我手指着马良,对着身后的人说:“兄弟们,看好了,就是他。今天把他打趴下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骑在你们头上了,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所有人举起家伙,呼声响彻天空。

虾子的脸色变了变,走到马良的面前,用身体护着他。“周明,这样做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一点好处也没有。”我静静地说:“造成今天这一步的,全是马良作茧自缚。”

马良从虾子的身后闪出来,阴狠地说:“周明,你自己算算,你栽在我手里多少次,哪次我没放过你?就因为我爸说了一句你这人不错,我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你隐忍,结果换来的却是你变本加厉!”

我闭上眼睛,把那句在心里演练过无数遍的台词说了出来:“马良,只要你今天宣布解散四大金刚,而且发誓不再欺负任何一个无辜的人,我就放过你。”直到今天这一刻,我才知道,谁的拳头硬,谁才能在谈判中占到上风。

“你做梦!”马良憋红了脸:“你没有资格教训我!”

虾子又将马良置于身后,示意他别再说话了,“周明,你这样做没有丝毫意义。即便马良现在答应你,等过一段时间,仍旧可以东山再起。”

“确实是这样。”我点点头:“所以我才让他当众发誓,如果他改日食言的话,所有人都会瞧不起他。你们这种在道上混的人,不是最看中誓言吗?”

我冷冷的笑着,今天这个场面,如果马良真的当众答应了,凭在场的将近快一百号的人,就会把这个事情传遍X县。而到时马良自然骑虎难下,等他这个魔头一除,其他小混混自然树倒猕猴散,成不了气候,就能还X县一个安宁了!

“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目的。”我抬头看着虾子等人,缓缓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