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暗恋的女生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过了一会儿,就来了四个穿黑衣服的男人,把大头抬走了,整个过程一句话也没说,估计接到了小海的特殊指示。

人走了以后,超叔说:“今天的单挑课程结束了,相信你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吧。”

我说:“我知道了,先用语言吓唬,吓唬不行,就伺机偷袭。”

超叔皱了皱眉头,说:“什么呀,是先用气势压倒,如果不行,再伺机攻击。”

我说:“一个意思。”

超叔也不管这些,又说:“现在是不是对你叔的敬仰之情又加深了一层?”

我说:“是,简直太深了。”

又在超叔家坐了一会儿,确定小海没有找麻烦,我就回家了。

到家以后,我想着超叔的打架理论,把人当做蝼蚁一样对待,我做不到。用气势去压倒另一个人,那也不是我的风格。如此看来,我就只剩下兄弟和偷袭两条路了。

可我上哪去找一帮子和自己忠肝义胆的兄弟啊。平时玩的几个人,都是出了名的软弱,根本指望不上,比我还朽木不可雕也。而那些耳熟能详的大混混的名字,又没有一个肯来和我结交的,真是头疼。

看来我只能做个软蛋了,老老实实的,就在家呆着吧,外头那地方,不适合我!

又在家呆了几天,把从李栋那里借来的几本小说啃了个精光,那些学习的书反而一本没看,不由感叹自己堕落了。

这天晚上,天气终于凉快下来。我爸妈坐在院子的椅子上乘凉聊天。家里电话突然响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我一直暗恋的女生家里!

我暗恋的女生名字叫秦洁,名字很普通,但真的非常漂亮!是我们班最引人瞩目的女生,唱歌跳舞样样在行,就是学习成绩不怎样。不过这都没关系,关键是,我很喜欢她,非常非常喜欢她!

由于我们是两个路子的人,所以平时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就在我被通知考上市一中以后,心情特别激动,第一个就把这件事情打电话告诉了她。她也很高兴,跟我说了好多恭喜。

我一下没忍住,就和她表白了。然后我特别酷的说:“你先别回复我。不管你是拒绝我还是接受我,我都要好好学习,没空去谈恋爱。十年以后,我一定要回来娶你!”

然后就挂了电话,真觉得自己酷毙了……

今天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心中的激动程度倍增了好多。秦洁软绵绵的声音通过电话的那头传过来:“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我说:“有,有!”

什么好好学习,什么十年以后,去尼玛的吧,老子今天就要怀抱美人归!

我和秦洁约了广场见面,扣下电话,就出了门。

现在想想,当时我真是精虫上脑了,完全忘记四大金刚(我呸这个名字)还整天在街上找我。

走在路上,我就把缠在脑袋上的纱布揭了。虽然刚拆线,但是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了,再说去跟女孩子约会,缠个纱布多难看啊!

我到了广场,就看到秦洁已经在等我了。我们这小地方,广场也小,正中间有棵不知道多少岁的大槐树。秦洁就站在树底下,穿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蹬一双白色的小皮靴,远远看着就把我醉倒了。

我轻轻走过去,一步步迈的都非常有风度,不急不躁。秦洁看着我,眼神复杂。

我轻轻问:“等很久了吗?”

从树后面闪出一个人来说:“我都等了你一个礼拜多了。”

我往后退了两步,看着眼前这人,又看看秦洁,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眼前这人模样猥琐,尖嘴猴腮,和马良一伙儿的,四大金刚排行老四的老鼠。

老鼠站在秦洁身边,右手搂住了她的腰,问我:“说说吧,这么晚了,把我媳妇约到广场想干什么?”

我愣了一下,说:“秦洁咋是你媳妇了?再说,是她约的我啊。”

老鼠问秦洁:“媳妇,你约的他?”

秦洁摇摇头,说:“他给我打电话,叫我在这等他的。”

我急了,说:“秦洁,好歹咱俩是同学,你不能这么诬陷我!”

秦洁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我。

老鼠拍了两下手,又是四个人从槐树后面走出来,围着我站成了一个圈。

老鼠说:“兄弟们,有人挖我墙角,我很难过。你们说咋办?”

那四个人仿佛像训练好了一样,一起说:“揍他!”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个套,一开始就安排好了,从秦洁给我打电话开始,就注定我今天晚上要悲剧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慌不要慌。老鼠在四大金刚里战斗力是最差的,他以阴险出名,从来不和人正面交锋,善于在背后捅刀子。

老鼠放开秦洁,过来搂着我肩膀,说:“走,咱去那边谈谈心。然后指了指广场上的一个边角,那里没有灯光,非常适合‘谈心’。”

我顺从的和他一起走了,脑子里拼命在想中午超叔教我的一切。

蚂蚁,对,我要把他们几个人看做蚂蚁,这样他们就会被我的气势所吓退!

——可是哪有和我一样大的蚂蚁啊,超叔你又玩我!

对,还要用语言吓唬,我就说:“老鼠,你听说过单挑王么?”

老鼠说:“没听过。”

我步子稍微顿了顿,说:“那么,单挑,还是一起上?”

老鼠说:“一起上。”

这次我是彻底无语了,估计这次栽这了。现在的人都没有以前那种纯朴的风气了,打个架都要一起上,相比之下,大头选择单枪匹马找超叔单挑实在是太有混混范儿了。

离那块黑暗的边角越来越近,我的心里一团乱麻,超叔教我的一切都派不上用场,怎么办?

就在我和老鼠的脚步刚刚踏进黑暗的边角第一步的时候,我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的闪过一个念头。

老鼠为什么要这么费尽周折?或者说,对付我,需要设计这么大一个套吗?

他想替马良出气,但找不到我,就让秦洁把我“钓”出来。现在目的达到了,秦洁功成身退,然后老鼠利利索索的收拾我一顿就完事了,为什么这么麻烦,还要继续演戏?

想到这,我又问了一句:“老鼠,你为什么要揍我啊。”

老鼠毫不犹豫的回答:“你这不废话么,你打我老婆的主意,我当然要揍你了。”

我心里马上明白了几分,肯定是马良不让他来找我事,所以他得另外找个理由!

那么,马良为什么不让?他在忌惮什么?

不管怎样,我都准备蒙上一把,总比白白挨顿打强。

结果老鼠手太快了,刚进来黑暗处,抬手就甩了我一个耳光,嘴里骂骂咧咧:“勾引老子的老婆,活腻歪了吧。”

我嘿嘿笑了笑。

老鼠说:“你还笑,兄弟们,给我照死里打。”

那四个人对着我就冲上来,我心里紧张的要死,退了两步,说:“老鼠,你知道马良为什么不让你找我事嘛吗?'

那四个人愣了一下,没有动手。

老鼠说:“为什么?”

我呼出一口气,这次赌对了,看来马良真的和他说过。

我脑海里回想超叔对敌时的气势,不指望像他那样充满霸气,但力求说话沉稳总可以吧。

我假装叹了口气,说:“小海都不再来找我麻烦了,你还这么不识相,挺有胆子啊。”

老鼠明显被我唬住了,问:“对,这事我也奇怪呢,马良他爸不是跟你家要一万块的么,后来好像没拿到,是为什么?”

我又说:“我有个亲戚和马良他爸关系特别好,年轻的时候在一起混,关系老铁了。我跟马良之间那点事根本就不叫事,我们早和解了。我们现在是好兄弟。”

老鼠说:“是么,良子没跟我说这些啊,只让我们几个别动你……”

我点点头说:“那肯定啊,他被我闷了一棍子,虽然和解了,但是还有点尴尬啊。不和你们说也正常。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要整天打打杀杀的,伤了和气咋办。”

老鼠想了想,说:“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我今天先不动你。我回去问问良子,如果没这回事,下次我绝对不轻易饶过你!”

我的身子抖了一下,老鼠的手段我也听说过,非常之变态,听说被他修理过的孩子,全都变得沉默寡言,性格内向,不愿与人来往!

我强装微笑,说:“哪能骗你呢。”

我过去搂着老鼠肩膀:“大家都是自家好兄弟,以后互相照顾!”

老鼠不理我,但也没有挣脱开我的胳膊。

我们一帮人又走出边角地带,往大槐树走去。秦洁刚才没跟过来,还在树底下等着。

我走过去,看着秦洁,她避开我的眼神,看向一边。